#MeToo之後 如何保護兒童


法律及監管制度 | 2018-01-29 《星島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早前有運動員於社交媒體公開中學時被性侵犯經歷,引起社會關注本地保護兒童及少年免受性侵犯的措施是否有效。其中,不少討論針對「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查核機制)」涵蓋的查核對象範圍,以及服務對象主要為兒童及少年的機構有否制定防止性騷擾政策。

按法改會建議 2011年設立性罪行查核機制

查核機制的設立,源於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於2010年發表的《與兒童有關工作的性罪行紀錄查核:臨時建議》報告書(《報告書》),建議設立一個行政機制,「令從事與兒童有關工作的人及從事與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有關工作的人,其性罪行的刑事定罪紀錄可供查核。該查核機制中應設有恰當的措施,以顧及人權及罪犯自新問題的關注。」[1]

按法改會的建議,香港警務處於2011年推行查核機制。[2]可申請進行查核的人士包括:向機構或企業應徵與兒童或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有關工作的準僱員、合約續期僱員,以及由外判服務機構派往其他機構或企業,提供與上述工作有關的僱員。[3]

有關機制推出後,申請查核的數量由2012年的3.8萬宗增至去年的5.1萬宗(見圖一)。[4]

機制是一個「既疏且漏嘅天網」?

儘管申請查核的數量有上升趨勢,其經常被批評在落實執行及涵蓋範圍上存在漏洞。首先,即使有查核機制,僱主未必會要求準僱員使用,亦不能自行查詢準僱員的紀錄。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於2012年進行的調查,便顯示有80%私營教育機構未曾使用查核機制,主要原因是覺得沒有需要。[5]教育界立法會議員則認為,部分私營補習社可能由於資源不足或僱員流動率高,而未有查核。[6]

其次,查核機制只涵蓋準僱員及合約續期僱員,並不包括現職僱員。[7]《報告書》當時就機制的涵蓋範圍進行討論,當中極大部分發表意見人士支持查核機制應進一步適用於現職僱員,否則會產生很大漏洞,無法有效保障兒童。法改會因此建議在切實可行的範圍內,盡快擴展至現職僱員。[8]不過有關建議其後未有落實。

除此之外,查核機制不涵蓋義工及家長聘請的補習導師。[9]《報告書》指出,有很多在工作時與兒童有密切接觸之人士,包括補習導師、音樂教師,以及青少年中心、宗教團體的義工等,皆缺乏查核他們刑事罪行紀錄的途徑。[10]這問題不容忽視,在2016年,在兒童受到性侵犯的個案當中,涉及補習教師/教練的有25宗,佔所有性侵犯兒童個案的8.4%。[11]由此可見,擴闊查核機制涵蓋範圍的意見,有一定的理據支持。

查核機制不會顯示在《罪犯自新條例》中被視為已失時效的定罪紀錄[12],同樣為部分人詬病。該條例訂明,首次被定罪但並未因此被判處監禁超過三個月或罰款超過10,000元,而且在三年內沒有再被定罪的人士,其定罪便可被視為已失時效。[13]對於有關做法,護苗基金認為會對僱主造成誤導,因為他們會以為申請人是沒有性罪行紀錄。[14]《報告書》則指出,有學校、宗教機構和專業團體認為即使案件事發已久和性質輕微,有關紀錄都應予披露。[15]但法改會認為,就建議的臨時措施而言,不應披露已喪失時效的定罪,理由是不希望這個機制違反《罪犯自新條例》的條文或精神。[16]

最後一個備受批評的地方,是由於偷拍裙底和露體等行為不屬於性罪行,故此並未列入查核機制。[17]法改會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在2012年初步建議,新增涵蓋以上行為的性侵犯罪,但有待委員會在考慮諮詢期內所收集的意見後作最後建議。[18]

多年來,社會各界就查核機制提出不少建議,如涵蓋範圍擴展至現職僱員和義工[19]、讓家長在聘請補習導師時使用查核機制[20],以及立法規定凡從事接觸兒童工作人士須被僱主查核曾否干犯性罪行。[21]去年,有法官在審訊一宗侵犯智障男童的案件時,表示希望當局改善查核機制,否則只會換來「既疏且漏嘅天網」。[22]《報告書》已發表接近八年,查核機制亦已推出超過六年,或許確有檢討需要。

法改會指,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正就香港的性罪行進行全面檢討,待完成後才檢討查核機制,現階段並沒有具體時間表。[23]但這是否代表當局不可以在完成性罪行檢討前,考慮調節查核機制的涵蓋範圍?未必。事實上,當局自2015年4月起,已將查核機制擴展至智障人士院舍、私營補習中心、私營興趣活動機構的合約續期僱員。[24]

防止性騷擾政策不受社會重視?

不過,無論查核機制是否修訂,社會也不宜視之為唯一防範措施。畢竟,雖然查核機制能讓機構在聘請僱員前知悉其曾否犯性罪行,但並不是所有性侵犯者皆有前科。故此,在查核機制以外,還要有相關的預防政策。

以性騷擾為例,有律師指出,性侵犯可以有兩種情況,一種是身體上的接觸,另一種是俗稱的性騷擾。[25]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認為,書面政策是防止性騷擾的關鍵因素。[26]防止性騷擾政策包括表明機構不會容忍性騷擾的原則、機構的目標和責任、機構全體成員的義務和責任、性騷擾的定義和例子、受害人的權利及可採取的行動、處理性騷擾投訴的原則和機制、投訴的時限、處分、防止性騷擾的措施等。[27]

參考平機會就學界、體育界和社福界等與兒童及少年有密切接觸的界別進行之調查,這些界別的防止性騷擾政策制定情況,或許會令部分人失望(見表一)。

按照平機會的標準,三個界別之中,以體育界的情況最為惡劣,接近九成的體育總會沒有制定相關政策,當中不足兩成在接受調查時表示會在一年內制定。[28]

學界方面,雖然只有約一成學校沒有制定相關政策,但當中僅約一半在接受調查時表示會在一年內制定。值得留意的是,受訪的小學中,有14%沒有制定相關政策,比例高於中學(10%)和大專院校(0%)。[29]

至於社福界,接近五成的社福機構沒有制定相關政策,而服務對象主要為兒童及青少年的社福機構,更有55%沒有制定。[30]

在三個界別中沒有制定防止性騷擾政策的受訪者,皆指出主因是員工沒有受過相關訓練,以及覺得沒有迫切性。[31]平機會補充,由於社會普遍缺乏防止性騷擾的意識,有關人士亦可能恐懼揭露事件的後果及感到羞恥,而不願舉報。[32]這再次說明,處理投訴程序、處理投訴人士的聯絡資料,以及紀律處分,是制定防止性騷擾政策時值得認真討論的方向。

家長需教導兒童保護自己

當然,正如查核機制,防止性騷擾政策也未必能百分百保護兒童及少年免受傷害。家長仍然需要教導子女保護自己,例如認識自己的身體、表達自己的感覺,以及學習遇事時的處理手法[33],包括盡快告知可靠和信任的人。

此外,父母要留意子女有否經常發脾氣和情緒不穩定等異常的言行,亦應多了解性侵犯者的特徵,例如會用甚麼手段和在甚麼地方犯案。[34]總的來說,社會需要多管齊下,向同類事件說不。

1《與兒童有關工作的性罪行紀錄查核:臨時建議》,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2010年2月,第89頁。
2「『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將於十一月二十八日起接受預約申請」。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111/27/P201111270169.htm,2011年11月27日。
3「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常見問題」。取自香港警務處網站:http://www.police.gov.hk/ppp_tc/11_useful_info/scrc_faq.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
4 智經於2017年12月1日發出電郵向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辦事處查詢,其於2018年1月2日回覆。
5「『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意見調查」,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2013年1月15日,第11至12頁。
6「性侵女生教師獲法庭保密身份 如何平衡公眾知情權與保障受害人?」。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55638/,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2月31日。
7 同3。
8 同1,第71、89、90頁。
9 同3。
10 同1,第6、7頁。
11「立法會十一題:虐待兒童個案」。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1/17/P2018011700687.htm,2018年1月17日。
12「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12月推行」。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news.gov.hk/tc/categories/law_order/html/2011/11/20111115_140833.shtml,2011年11月15日。
13「立法會十題:根據《罪犯自新條例》可免予披露的定罪紀錄」。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6/21/P2017062100711.htm,2017年6月21日。
14 賴銘傑,〈性罪行查冊連年升 去年4.3萬宗 6年7人查出定罪紀錄 團體稱具阻嚇〉,《明報》,2017年9月21日,A04頁。
15 同1,第86頁。
16 同1,第87頁。
17 現時就偷拍裙底所提出的控罪,通常是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遊蕩,或有違公眾道德這項普通法罪行。如果以上三項控罪均不適用,則在攝影涉及使用電腦時,控方可能會提出不誠實地使用電腦的控罪。至於露體,則按《刑事罪行條例》第148條,某人如無合法權限或辯解,在公眾地方或公眾可見的情況下,猥褻暴露其身體任何部分,即犯猥褻露體罪。資料來源:「『強姦及其他未經同意下進行的性罪行』諮詢文件摘要」,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立法會CB(4)225/12-13(03)號文件,2012年12月,第22、23頁。
18 智經於2017年12月1日發出電郵向法改會查詢,其於2017年12月6日回覆。
19〈性罪行名冊查核增 11個月逾四萬宗 智障者家長指 機制未涵蓋私舍〉,《星島日報》,2017年1月8日,A06頁。
20「補習老師非禮案 葉建源:政府應檢視性罪行紀錄查核機制」。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549409/,2016年12月1日。
21 蔡少玲,〈法官促設性罪犯名冊〉,《蘋果日報》,2015年10月6日,A09頁。
22 楊家樂,〈狎三童 教學助理囚37月 官促改善性罪行查核「否則只是疏漏天網」〉,《蘋果日報》,2017年1月18日,A12頁。
23 同18。
24 同19。
25 皓騫,「習慣性直譯英國法律出事       麥明詩性侵被指誇大」。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s://hk.entertainment.appledaily.com/entertainment/daily/article/20171205/20234624,2017年12月5日。
26「社福界防止性騷擾政策問卷調查報告」,平等機會委員會,2017年,第2頁。
27「參考資料:制定社福機構防止性騷擾政策」,平等機會委員會,2017年,第2至8頁。
28「性騷擾—體育界問卷調查:調查結果摘要」,平等機會委員會,2015年,第7、9頁。
29「性騷擾—學界問卷調查2014調查結果概要」,平等機會委員會,2015年,第4、7、9頁。
30 同26,附件2第1、8頁。
31 同28,第9頁;同29,第6頁;同26,附件2第4頁。
32 同28,第5頁。
33「預防及處理校園性侵犯參考手冊(小學篇)」,護苗基金,查詢日期2017年12月20日,第6、10頁。
34 同33,第3、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