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3-10-23 | 《經濟日報》

有知識,冇創新?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十月初發表網誌,談及香港在創新科技的研究和應用成果。[1]其實自1980年代工業大舉北移,香港已步入經濟轉型。過去十數年資訊科技高速發展,更令人關心香港知識型經濟的走向。九月初,政府統計處發表《香港——知識型經濟統計透視》報告 (下稱「報告」),通過評估資訊及通訊科技、人力資源發展、創新系統和營商環境,量度本地知識型經濟發展。[2]參考報告內容,香港有不少值得自豪的地方,也有需要正視的隱憂。

資訊及通訊科技

先看資訊及通訊科技的發展,從滲透率到對本地生產總值(GDP)的貢獻,香港表現不俗。去年每百名人口中,有228個公共流動電話用戶,即是每人擁有多於兩部手機,滲透率甚高。擁有個人電腦並接駁互聯網的住戶,也達到全港住戶總數的77.9%,遠高於2002年的52.5%。資訊及通訊科技對GDP的貢獻,近年亦甚為顯著,2011年達1,154億元,比2008年的808億元多出42.8%。以基本價格計算,這界別在2011年的增加價值佔GDP的6.1%, 同樣高於2008年時的5%。

人力資源

人力資源發展方面,從專上教育的普及程度看來,表現頗佳,受過專上教育的人口比例,在2002至2012年間不斷上升。15歲及以上、曾受專上教育的人口,由2002年的20.7%,升至去年的27.7%;勞動人口中受過專上教育的百分比,也從26.3%升至34.3%。曾接受「專上教育-深造」(post-graduate)的勞動人口比例,去年達5.4%,較2002年的2.8%增加接近一倍。但要注意的是,大專教育普及不等同普遍人的學識提高。過去多年,坊間就有不少人批評大學生水平每況愈下。

說到勞動人口,香港的知識型行業[3]從業員為數不少,2011年有58萬人,佔整體就業人數的16.2%。以職業劃分,去年有37.9%從事管理或專業職級,略多於2011年(37.5%)。另外,香港亦較以往吸納更多外地人才。與2002年相比,非本地專才獲准來港就業的人數顯著增加,由當年的17,475人,增至2012年的43,961人,升幅達1.5倍。

創新系統

不過,對比資訊及通訊科技和人力資源的發展,本港的創新表現可謂差強人意。本地研發開支雖然由2001年的71億元穩步增加至2011年的139億元,但佔GDP的比例一直低於1%,2011年只有0.72%。

拿香港的數字與其他國家或地區對比,更是相形見絀。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在2010年的研發開支,佔成員國的GDP達2.33%。[4]香港當年的研發開支,僅佔GDP 0.75%,低於OECD的整體數字,只高於30多個成員國中的五個國家,包括墨西哥、智利、斯洛伐克、希臘和波蘭。再參考世界銀行的資料,2009年香港研發支出佔GDP比率為0.79%,低於中國(1.7%)、南韓(3.56%)、新加坡(2.43%)等鄰近經濟體。[5]

以上佔GDP不足1%的研發資金,主要來自工商機構。2011年本港高等教育機構、工商機構、政府的研發開支比例,分別爲44.4%、51.3%和4.3%。高等教育機構專注基礎及應用研究,工商機構的研發則以市場為導向。

然而,近年工商機構從事創新活動已不如早年活躍。曾進行創新活動的工商機構比例,一度由2001年的16%大增至2005年的48.5%,但隨後逐漸大幅回落,2011年只剩下21.5%。

所謂的創新活動,據報告定義,包括技術創新及非技術創新活動。技術創新活動包括產品、程序的研發以及將研發成果轉化為具商業價值的產品;非技術創新則指組織架構和市場推廣的創新。[6]由於本港大部份工商機構提供的業務以服務性質為主,2011年從事非技術創新活動的工商機構佔21.3%,遠高於技術創新機構的2.9%。而這2.9%,是2001至2011年最低的數字。

從事技術創新的機構稀少,由本港技術國際收支平衡表也能窺探一二。[7]2002至2011年,香港的技術國際收支平衡表一直錄得赤字。2011年,香港在知識資本及服務的交易赤字達86億元,相當於當年GDP的0.45%,意味香港工商機構從境外輸入技術的總值,高於技術輸出所得。

技術轉移

要扭轉技術國際收支的長期赤字,將更多高等教育機構的研發成果轉移到工商業,是一個可行方法。事實上,現時廣泛應用於社會的科研產品,也不乏「大學製造」。香港中文大學曾在2010年推出可加速骨折癒合及預防骨質疏鬆的互動負重運動儀,獲得了過百所醫療及復康中心採用。八大院校中,有六所成立了技術轉移部門,負責將科研成果走出實驗室。註冊及授權專利、合作研究、顧問項目及成立附屬公司,均屬於這些部門的工作範疇。

另外,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自2009年起連續三年,每年撥款5,000萬元予八大院校發展「知識轉移」。[8]2011-12學年其中七大院校知識轉移的總收益超過10億元,並申請了近500項專利。[9]2013-14學年開始,政府亦透過創新及科技基金向六所大學各提供上限1,200萬元的支援,同樣為期三年。不過有媒體報道,業界仍然認為政府的長期撥款不足。[10]

即使有足夠的撥款,如何「走出香港」又是另一回事。Google即將推出的尖端科技產品「Google Glass」,其重要組件利用的微顯示技術正源於香港科技大學。多年前科大研究人員成功研發打算推向市場時,找了數間公司卻無一有興趣投資,最終將技術賣予一間台灣公司。Google今年七月入股該公司6.3%的股權,打算合作開發「Google Glass」,市場估計投資額約2,000萬至4,000萬美元。

誠如財政司司長所言,在經濟全球化下,採用單一間公司的技術、在單一個地方生產的產品,為數已經不多。[11]但「香港製造」的技術以這種方式傳到Google,難免會令人覺得肥水流到別人田。

在創意轉化為產品的過程,究竟本地企業能否擔當更大的角色?九月中,政府就「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展開公眾諮詢,在技術轉移範疇,諮詢文件提到未來將舉辦研討會,向業界推廣各大學的研發成果,並鼓勵業界將現有技術應用在新的業務解決方案。[12]希望是次諮詢,能為香港的技術轉移發展找到方向。

 

 

1 「港產混能小巴」,我的網誌,財政司司長,2013年10月6日。
2 《香港——知識型經濟統計透視》,政府統計處,2013年9月。
3  香港的知識型行業的涵蓋範圍是參照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的有關定義而訂定,包括:高科技製造業、中高科技製造業、通訊業、金融和保險業以及商用服務業(不包括地產服務)。來源:政府統計處。
4  Expenditure on R&D, OECD Factbook 2011: Economic, 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Statistics, OECD, Dec 7 2011.
5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expenditure (% of GDP), The World Bank. Retrieved 18 September 2013. http://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GB.XPD.RSDV.GD.ZS/countries/1W?display=default
6  市場推廣的創新包括產品外觀的改變或採用不同的營銷策略等。
7  技術國際收支平衡統計數據記錄國際間技術轉移相關的商業交易,涉及估算使用專利權、特許證、專門技能、商標、設計、圖案、技術服務以及向海外研發活動提供資金等交易的收入和支出。
8  在高等教育院校和社會之間轉移知識(包括科技、技術、專業知識及技能,所用的系統和方法),從而帶動經濟上或民生上的效益, 與及帶來創新及有經濟效益的活動。來源:教資會。
9 「助科研成果商品化預算案向學界送禮」,《文匯報》,2013年3月1日。
10「城大技術授權收益增逾三倍」,《星島日報》,2013年5月20日。
11 同1。
12「『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展開公眾諮詢」,商務及經濟發展局,2013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