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樽制能有效處理香港廢膠樽嗎?


環境保護 | 2018-02-14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外出時,樽裝飲品是解渴的便利選擇,不過飲用後,你有否將膠樽放進回收箱中?根據政府數字,香港每十個膠樽當中,大約只有一個獲市民分類回收。[1]

垃圾徵費和專人回收皆有漏網之魚

未來數年香港料將實施都市固體廢物收費安排,屆時家居垃圾愈多的市民,為處理垃圾所付的費用也將愈多。[2]雖然措施能推動市民回收家居垃圾,但對街上廢物就鞭長莫及。市民外出消費產生的垃圾中,不乏可回收的資源,要加強它們的回收,社會有需要另作籌謀。

增加膠樽回收量的一個方式是聘專人回收。以將於今年推行的飲品玻璃樽生產者責任計劃為例[3],政府會委聘回收商,在全港回收玻璃樽,最終目標是每年回收五萬公噸廢玻璃容器。涉及的回收及處理開支,政府會以徵費形式向分發玻璃樽的製造商和進口商收取。[4]當局希望計劃可將玻璃樽回收率由一成左右增加到至少六成。[5]聘用回收商作回收,雖然有一定幫助,不過由於部分消費者可能會胡亂處理飲品容器,令回收商的工作事倍功半。

按樽制或可動之以利

另一種增加回收量的手段,正是向消費者提供誘因,讓作為回收物料最終用家的他們,有動機自行將垃圾分類及交予回收商。近期政府和環保人士都有提及香港可考慮採用按樽安排,改善膠樽回收情況。[6]簡單而言,在按樽安排下,消費者在購買受規管種類容器例如塑膠樽時,要額外付按金;當消費者向零售商店等指定收集點退回容器,可取回按金。[7]

做回收,有錢收,金錢誘因有助消費培養回收膠樽的習慣。再者,隨着內地收緊進口回收物料的要求,香港面對的不僅是能否回收廢膠樽的問題,還有回收質素的問題。香港政府近期就宣傳「乾淨回收」,勸籲市民把膠樽稍為沖洗才放進回收箱內。[8]按樽制提供的金錢誘因,或有助鼓勵市民更進一步,實踐乾淨回收。

按樽制的實踐,也能夠補充都市固體廢物收費安排的不足。在該安排下,住在使用食物環境衞生署垃圾收集服務樓宇的市民,處理家中垃圾時,需將垃圾放入指定垃圾袋,而這些袋會按其容量大小收費;居所若聘用私營廢物收集商,他們的垃圾被送到處理垃圾的設施時,亦會按其重量收費。[9]這個安排有望推動市民自行將垃圾分類,避免將可循環的物料當成要額外付費處理的一般垃圾。

表面來看,都市固體廢物收費安排已經能夠起到鼓勵回收的作用,另行按樽制似乎多此一舉。然而,前者處理的是家居垃圾,而後者則可以針對消費者在街上購買而即席飲用及棄置的情況。其次,人們可能為避免垃圾徵費而非法傾倒,而按樽制則提供誘因讓人們為追求「回款」,循正確方式處理可回收的物料,而非鑽空子胡亂處置。[10]兩種安排並行並非無例可循,德國柏林便是垃圾徵費以及按樽制度並存的一個例子。[11]

按金水平設定大有學問

雖然按樽制有潛力鼓勵回收,但要在本地落實,還有不少地方要注意。其一是按金金額。按樽制度在海外不少地方都有實施,包括挪威[12]、愛沙尼亞[13]、澳洲新南威爾斯等[14],按金的設定各有不同。有些無分容器大小、飲品種類,劃一按金,例如在澳洲新南威爾斯,退回150毫升至三公升由PET(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醇酯)、HDPE(高密度聚乙烯)、玻璃、鋁、鋼等物料製成的飲品容器,劃一獲得一毫澳元。[15]有一些地方,例如加拿大育空地區(Yukon),則按容器的容量和飲品種類釐訂出不同的按金水平。[16]

要注意的是,按樽制度並非靈丹妙藥,因為世上總有消費者是有樽不回,有金不取。在加拿大魁北克,在2016年便有約5.7億件容器沒有被消費者退回,佔賣出的可回收容器三成。以當地按金五仙加元計算,消費者全年放棄的按金多達2,800萬加元。[17]

若香港大多數消費者也抱有這種「視退款如糞土」的心態,按樽制度當然難以在本地實施,即使能像現時般由拾荒者代替那些不志在微量金錢的消費者把膠樽送到回收地點[18],但已不是計劃本意。

從常理推斷,退還款額愈高,理應愈會吸引人們作回收。在南澳洲,當地在2008年9月將退款額由五仙增加到一毫澳元,結果退還容器的比率由之前年份的約七成,增加到往後年份的至少75%。[19]不過環保顧問公司eunomia曾比較九個推行按樽制度的地方,人們退還容器比率與還款定價的關係,結果發現雖然似乎定價愈高,退還率也增加,但關連並不強。[20]此外,將退還款額訂得太高,也可能衍生欺詐[21],吸引一些人輸入外地容器,賺取按金,甚至令按樽制「入不敷支」,瀕臨崩潰。

運送、儲存、防詐皆成本

另外,按樽所涉及的成本,也需要列入考慮。按樽制對香港人而言,應非完全陌生。過往本港零售商曾廣泛地推行按樽制,回收玻璃容器清洗後再重新充填,循環使用。直至後來飲品生產工序北移,令運輸和回收成本上升,失去成本效益,按樽制才告式微。[22]

運輸成本只是其中一類成本,零售店鋪若成為容器收集點,商戶賣貨之餘還要兼顧回收容器及退款工作,這些都會帶來額外的人手成本[23];雖然安裝自動回收機或能節省一些人力,但這些機器會佔用空間。[24]另外,過往香港按樽制普及時,辦館及雜貨店扮演「玻璃樽庫」角色[25],若然現時推按樽制,便利店、超市等零售點可能亦需提供空間,儲存回收的膠樽等相關容器。[26]在寸金尺土的香港,上述的各類空間成本不容忽視。

涉及成本的,還有為防詐而加入的識別措施。如前文提及,人們可能將外地容器帶入境賺取按金。要防止這種情況,辦法之一是為容器加上識別標記。以德國的按樽制為例,加入按樽計劃的公司會在其容器上加上具有保安特徵的印記,自動回收機器需辨別到條碼以及在保安標誌中的特別墨水,才會接納容器。[27]

回收了,然後呢﹖

要讓整個計劃真正發揮到環保功效,關鍵還在於為收集所得容器尋找出路。以玻璃樽為例,廢玻璃容器壓碎成細粒後,仍可用作建築物料,包括製作環保地磚,也可作為填海填料。[28]當局曾指如將回收的玻璃磨碎成河沙用作填海,並大規模落實,可能不會愁需求不足,而是怕供應不夠。[29]

不過玻璃樽能夠重用在香港可能只是特例,回收後的膠樽,出路就似乎沒那麼明朗。綠惜地球在2017年11月曾隨機向74間回收商進行電話調查,結果發現多達84%表示不回收膠樽,即使是會回收的12間,幾乎都要求客戶自行運送或支付運費,才會接收[30],間接反映私人市場對於回收膠樽的興趣不大。政府推動「乾淨回收」,或許會有助提高回收物料如膠樽的經濟價值,並回應內地對進口回收物料的更嚴格要求。[31]不過更為根本的,是消費者要懂得「應使才使」,避免浪費。減少製造垃圾,自然會少一些回收再造的煩惱。

1 「立法會十四題:實施乾淨回收政策」。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1/24/P2018012400479.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月24日。
2 「都市固體廢物收費實施安排(附圖)」。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3/20/P2017032000447.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3月20日。
3 同2。
4 「《2015年促進循環再造及妥善處置(產品容器)(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報告」,《2015年促進循環再造及妥善處置(產品容器)(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立法會CB(1)791/15-16號文件,2016年4月14日,第9、10、13、14、18、19頁。
5 「環境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5/28/P201605280933.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28日。
6 〈膠樽按樽 冀增回收率〉,《東方日報》,2017年12月24日,A13頁。
7 Dominic Hogg et al., "A Scottish Deposit Refund System: Final Report for Zero Waste Scotland," eunomia, May 7, 2015, p. i.
8 「新一輪乾淨回收宣傳運動展開」。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news.gov.hk/tc/categories/environment/html/2017/12/20171219_165036.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9日;「應對內地提升回收物料的進口要求」,環境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1)233/17-18(04)號文件,2017年11月,第2、3頁。
9 同2。
10 Robert N. Stavins, "Market Forces Can Help Lower Waste Volumes," Forum for Applied Research and Public Policy 8 (1993), pp. 8, 9, 11 and 12.
11 「選定地方的家居廢物分類及收集」,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立法會IN08/16-17號文件,2017年3月20日,第8頁;"Compulsory deposit," Deutsche Pfandsystem GmbH, http://www.dpg-pfandsystem.de/index.php/en/compulsory-deposit-for-one-way-drinks-packaging.html, accessed January 30, 2018.
12 "How to join," Infinitum, http://infinitum.no/english/how-to-join-norways-refundable-deposit-system-for-refundable-packaging, accessed January 18, 2018.
13 "How Does The Deposit System Work?" Eesti Pandipakend, http://eestipandipakend.ee/en/how-does-the-deposit-system-work, accessed January 18, 2018.
14 "Return and Earn," NSW Environment Protection Authority, http://www.epa.nsw.gov.au/your-environment/recycling-and-reuse/return-and-earn, last modified January 17, 2018.
15 同14。
16 "Beverage Container Recycling Information," Environment Yukon, July 2017.
17 "Environmental and financial harm," consignaction, http://consignaction.ca/en/environmental-and-financial-harm, accessed January 18, 2018.
18 同6。
19 "Container deposits," Environment Protection Authority South Australia, http://www.epa.sa.gov.au/environmental_info/container_deposit#litter, last modified December 7, 2017.
20 同7,第10、11頁。
21 同7,第12頁。
22 「6. 香港廢玻璃容器的回收及循環再造」,環境保護署廢物管理政策組,2015年12月,第1頁。
23 Dominic Hogg et al., "A Scottish Deposit Refund System: Appendix to the Final Report for Zero Waste Scotland," eunomia, May 7, 2015, pp. 37 and 38.
24 同23,第36頁。
25 同22。
26 同22,第37頁。
27 同7,第13頁。
28 同4,第22頁。
29 同5。
30 「7.6% 的警號 廢膠回收系統瀕臨崩潰」。取自綠惜地球網站:http://greenearth-hk.org/2017/12/20171213/,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3日。
31 「應對內地提升回收物料的進口要求」,環境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1)233/17-18(04)號文件,2017年11月,第2、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