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8-03-09 | 《經濟日報》

莫待場地擴建 會展商機在眼前



政府在新一份的財政預算案中,建議增撥資源協助香港提升作為國際高端會議展覽中心的地位[1],多少反映當局對本港會展業定位的重視。其實近年亞太區的會展業生機處處,競爭也日趨激烈,香港業界如何各種發展局限中脫穎而出,確實值得關注。

國際展覽業協會(UFI)今年1月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與2011年相比,2017年全球可供展覽的空間增加了7.7%至3,480萬平方米。[2]當中亞太區的室內展覽面積增長最大,新增了162萬平方米,增幅為24.4%。與此同時,亞太區佔全球市場的比重亦增加了3.2%至23.6%,除了是唯一有增長的地區外,亦成功超越北美,成為僅次歐洲的第二大市場。[3]

在行業前景向好的同時,香港兩大主要會展場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會展)和亞洲國際博覽館(亞博)──的展覽場地卻因為在旺季期間出現飽和[4],間接令本地舉辦國際會議數目落後於區內主要城市。2016年國際會議協會(ICCA)的統計報告顯示,以舉行會議的數目計算,香港排名較之前一年下跌四位,至第19,低於新加坡、首爾、曼谷及北京。[5]

場地有限成為香港會展業發展的樽頸。雖然現屆政府在《施政報告》宣布進行增加會展場地的工程,[6]財政預算案亦有增撥資金的建議,不過工程需時,遠水難救近火;在既有條件下香港如何發掘增長空間,考驗各方智慧。

鄰近地區場地面積大增 香港「輸硬」?

香港鄰近地區近年均積極增加會展場地,例如面積達50萬平方米的上海國家會展中心、新加坡面積達12萬平方米的會展中心,以及深圳正在興建面積達30萬平方米的國際會展中心。[7]

雖然香港現時可提供的總展覽面積超過15萬平方米[8],但仍然不敷應用,會展及亞博在2016年更分別因此推掉35及51個場地申請。[9]

需要更多空間的,不只是會展場地,還有其他與會展業環環相扣的行業。以搭建攤位行業為例,由於香港欠缺工場,因此攤位的製作大多在內地工場完成後運至會場搭建,待展覽完成再拆卸運回內地。[10]

然而近年內地的租金及人工上調,對業界構成營運壓力,不少港商曾考慮過轉移陣地。[11]有業內人士向智經表示,在計算保險、工人的住宿及膳食等因素後,內地與香港兩地的人力成本相若,因此,若香港有足夠地方興建工場,相關業務有機會重回香港。[12]

雖然政府已計劃增建場地,然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表示,估計要至2020年代中期,才可遷走三座政府大樓內29個政府部門,意味要在2020年代中期之後才可開展擴建工作。[13]擴建工程需時,要以現有場地保持本地會展業的競爭力,香港需要認清自己的賣點。

經歷多次擴建 阿姆斯特丹的反思

以荷蘭阿姆斯特丹為例,為回應愈趨成熟的會展產業及活動機會,阿姆斯特丹RAI國際會展中心(RAI)經過1961年、1965年、1969年及1982年的多次擴建以後,成為一處面積達7萬平方米的會展場地。1980年代中期,會場再次不足以應付需要,但由於擴建計劃需要跨越公園,因此引起居民反對而一直被擱置。[14]

擴建不成未必是禍,因為自1990年代開始,大部份在RAI舉行的會議,根本不需要用到計劃中擴建的會議廳。即使有機會用到,預計擴建部分也會在多數時間閒置,造成資源浪費。[15]

最重要的是,有條件及需要如此大型場地的展覽,往往屬工業行業。但荷蘭並非工業大國,相關公司大部分都不是植根於荷蘭,而且與歐洲其他工業國家的關係更密切。這些工業國家的大城市,如米蘭、慕尼黑和法蘭克福,亦已有較RAI大四至五倍的會議中心。[16]

儘管RAI在2009年還是擴建了一棟新建築物,不過RAI明白自己價值不在會場大小,而是在於其主辦活動的能力,會場位置鄰近大型國際機場,位於阿姆斯特丹這個極具吸引力的城市之內。[17]

在2016年ICCA歐洲區排行榜中,阿姆斯特丹排第6,總共舉行了144場會議[18],世界排名第7位。[19]由此可見,在這個競爭激烈的會展產業中,面積大小固然重要,然而,決勝關鍵絕不止於大小,會場的地理位置、其他軟件配套、主辦活動的能力、會場的定位等,同樣是一個會展城市的賣點。

虛擬展覽時代 實體會展更強調體驗

在網絡上能輕易展示商品的時代,實體空間再大,也比不上虛擬空間的無邊無際。展覽場地能否因應不同活動主辦者的需求作出配合,以及加強參與者的現場體驗,有時更是決勝關鍵。以在亞博舉行的香港馬術大師賽為例,為配合賽事,亞博將室內的會場改裝為賽馬的沙地及馬欄,並在展覽攤位和餐飲服務外,提供兒童玩樂的娛樂設施。[20]

亞博在接受智經訪問時提到,近年會展業講求其他配套,令展覽步向愈來愈全面的嘉年華模式。亞博亦引入其他旅遊景點服務,例如在珠寶展舉行期間與香港賽馬會合作,安排嘉賓到馬場看「跑夜馬」,以提升用家體驗。[21]

在場地擴建需時及科技日新月異的挑戰下,展覽方式變通的能力、多元的現場體驗,以及跨界別合作,都是維持香港會展業競爭力的重要方法。

維也納與巴塞隆拿的合作之路

要拓展業務,各會展場地還可選擇互相配合,紓緩場地供應緊張問題之餘,同時提升對活動主辦者的吸引力。會展及亞博也會在珠寶展期間透過「一展兩館」,分別展覽珠寶成品及原材料。[22]類似的合作,其實可以不限於一城之中。

由於每年舉辦的會議或展覽場數有限,因此相同區域內的會場,素來視其他城市的會展場地為競爭對手。然而,奧地利維也納與西班牙巴塞隆拿,卻證實不同城市未必需要時刻競爭,也可以選擇攜手合作,尋求雙贏。

兩城合作始於2007年,其時兩者以新興亞洲市場為目標,在北京國際商務及會獎旅遊展覽會透過共用攤位聯合推廣,結果反應良好。及後兩城加強合作,將這種聯合推廣延伸至美國市場,在2009年更在印度一起進行銷售簡報。[23]

另外,由於維也納位處中歐,巴塞隆拿則屬於南歐,各具地理優勢,能同時吸引美國及亞洲市場的主辦者,因此後來兩地的合作已「進化」為聯合招標,讓中標的展覽會主辦機構可以在兩城交替舉辦展覽。[24]

2016年ICCA統計數據顯示,維也納和巴塞隆拿分別在世界排名中排第2及第3,前者共舉行了186場會議,而後者則有181場[25],較2009年分別多出26場和46場[26],兩者的協同效應可見一斑。

香港的未來定位

綜合阿姆斯特丹、維也納和巴塞隆拿的例子,香港會展場地縱然有待擴建,但只要了解自身定位,仍有能力走出一片天。參考香港展覽會議業協會(HKECIA)2016年展覽業統計數字,或許亦可得到啟示。

2016年全球會展業疲弱,然而香港卻錄得不錯成績,除了全年展覽訪客人次逆市微升至220萬外,參展公司數目亦較2015年輕微上升2.3%,至68,544間,數字增長主要依賴內地參展公司近12%的升幅。香港和內地的參展公司,抵消了其他地區回軟的需求,令全年展位租金總收入維持在近34億港元的水平。[27]

在近年內地城市爭相發展展覽設施的情況下,香港仍能持續吸引內地參展公司和展覽訪客,既顯示香港在展覽業中的地位,亦反映了對內地參展商而言,香港仍然是一個向全球工商業界展示產品和服務的重要貿易平台。[28]

協同效應 開拓內地會展業市場

新市場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一帶一路」和大灣區,都能為香港會展業帶來新動力。剛出爐的《財政預算案》就向旅遊發展局(旅發局)額外撥款,以支援業界開拓「一帶一路」、大灣區及高鐵和港珠澳大橋開通帶來的旅遊商機。當中提到的「一帶一路」和大灣區雙主題旅遊論壇及商業配對會議[29],都透露着跨城的合作機遇。

在這方面,珠海國際會展中心(珠海會展)與亞博的合作,是一個可以延伸的模式。在2015年,兩方簽訂戰略合作協議,聯合推出「一會兩地」博覽計劃。[30]目前計劃以協助宣傳為主。在國外展覽中,亞博帶上珠海會展的資料,一併宣傳及介紹,而珠海會展亦有與亞博一起參加北京的全國展覽業博覽,為亞博製造窗口,接待以往主要在內地大西北舉辦展覽的公司,讓他們認識香港。[31]

可以想像,港珠澳大橋通車以後,香港與珠海,以至大灣區內其他城市的會展業,會有更多的合作空間。香港只要善用既有優勢,拓展更多商機,自能鞏固「亞洲展覽之都」的地位。

1 《二零一八至一九財政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財政司司長辦公室,2018年2月28日,第110段。
2 "World Map of Exhibition Venues 2017 Edition," The Global Association of the Exhibition Industry, January 2018, p.5.
3 同2,第7頁。
4 〈會展業排名跌 政府稱亞洲首選〉,《星島日報》,2017年10月26日,A08頁。
5 "2015 ICCA Statistics Report Country & City Rankings: Public Abstract," International Congress and Convention Association (ICCA), June 2017, p. 19; "2016 ICCA Statistics Report Country & City Rankings: Public Abstract," International Congress and Convention Association (ICCA), June 2017, p.20.
6 《行政長官2017年施政報告》,2017年10月11日,第41至44段。
7 「立法會五題:增強會議展覽業競爭力的措施」。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0/25/P2017102500623.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0月25日。
8 「香港會展服務業概況」。取自香港貿發局網站:http://hong-kong-economy-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article/香港行業概況/香港會展服務業概況/hkip/tc/1/1X000000/1X0018NP.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16日。
9 〈會展擴建最快2020 年尾開展〉,《明報》,2017年10月14日,A08頁。
10 資料來源:智經於2017年12月15日訪問香港展覽業服務聯盟主席黃超民先生。
11 同10。
12 同10。
13 同9。
14 Vermeulen, R, "Spatial opportunities of exhibition centers: Explaining path-dependencies in Amsterdam, Frankfurt, Munich and Milan." PhD diss., Universiteit van Amsterdam, 2013, pp.68-70.
15 同14,第73至74頁。
16 同14,第73至74頁。
17 同14,第74頁。
18 "2016 ICCA Statistics Report Country & City Rankings: Public Abstract," International Congress and Convention Association (ICCA), June 2017, p.38.
19 同18,第20頁。
20 資料來源:智經於2018年2月7日與亞洲國際博覽館副行政總裁高樹楷先生進行訪問。
21 同20。
22 同20。
23 "Global Report on the Meetings Industry," 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 (UNWTO), March 2014, pp.48-49.
24 周23,第49頁。
25 同18,第20頁。
26 同18,第19頁。
27 「本港展覽活動訪客去年首破220萬 整體表現穩健」。取自香港展覽會議業協會網站:http://www.exhibitions.org.hk/tc_chi/media-centre/153-exhibit-survey2016,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9月27日。
28 同27。
29 《二零一八至一九財政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財政司司長辦公室,2018年2月28日,第105至106段。
30「亞博館與珠海國際會展中心簽署加強合作文件 推廣『一會兩地』」。取自亞洲國際博覽館網站:https://www.asiaworld-expo.com/zh-tc/news/detail/joint-cooperation-between-asiaworld-expo-and-zhuhai-zhicec,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4月1日。
31 同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