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8-04-02 | 《星島日報》

自資院校前路──學士與副學士之爭?



近年坊間愈來愈多自資或資助院校提供自資專上課程,供莘莘學子選讀。自資專上課程由市場主導,能彈性回應社會需求。舉例而言,鑑於近年香港醫護人手短缺,有自資院校表示希望推出物理治療等新的學士課程。[1]適值現屆政府正在檢討自資院校角色[2],社會是時候思考,這些院校日後該如何定位。

政策推動 自資院校如雨後春筍

過去十多年,可以說是香港的自資院校創建潮。本港的自資認可專上學院,由2006年的兩間,大增三倍至2016年的八間。[3]追本溯源,政府自2000年開始,推動專上教育普及化,希望將當時約33%的高等教育普及率,在十年內提升至60%,以切合知識型經濟的需要。[4]

2009至2011年,政府以預留土地、提供貸款、設立基金等政策,鼓勵辦學團體開辦自資課程。[5]隨着課程數目遞增,近年政府亦成立質素保證聯絡委員會,推動各辦學機構採用良好規範,並提高一致性和透明度[6],從而完善自資課程的質素保證機制[7],又藉資助計劃鼓勵學生選讀配合本港人力需求的自資課程。[8]

發展經年 副學位課程減少五分之一

於今回顧,當初將高等教育普及的政策目標,早在2005/06學年超額達成[9],2015/16學年專上教育參與率更首次超過七成。[10]儘管政策已達標,政府依舊支持公帑資助及自資專上教育界別相輔相成地發展。[11]在自資及資助院校並行的環境下,現屆政府在首份施政報告中提到,會成立專責小組討論自資專上院校的角色和定位。[12]

在政府政策支援下,撇除銜接學位課程,自資的全日制專上課程數目近年近乎直線上升。在2016/17學年共有452個學士學位、高級文憑及副學士學位自資課程,較2007/08學年的331個,增長達36.6%。[13]當中,副學士學位是唯一數目下跌的課程,雖然其數目一度多於學士學位及高級文憑自資課程,不過在2016/17學年已下跌至125個,較2007/08學年的158個課程少20.9%。與之相反,學士學位課程在2016/17學年的數目卻增加至153個,較2007/08學年多近兩倍。[14]

修讀人數反增 與人力資源需求背馳?

副學位及學士學位自資課程的數目在過去多年一減一加,間接反映其靈活度。相對數目穩定的資助學額,自資課程的供應量有更大彈性。政府也一直視自資課程為可提供多元靈活及多階進出的進修途徑,認為其可因應社會需求而迅速應變,提高香港的人力資源質素。[15]根據《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2022年達文憑或副學位程度的人力會過剩29,300,相反,達學士學位程度的人力將出現50,800的短缺。[16]自資院校過去多年調節不同學位課程的供應量,可說是配合了政府對人力資源需求的預測。

課程數目有所增減,按理學生人數也會相應改變。不過實際數據反映,課程數目與學生人數卻未必成正比。換句話說,學生意願可能與社會人力需求估算有所出入。以副學士學位課程為例,2016/17學年課程數量雖然較2007/08學年下跌約兩成,但學生人數卻有20,743,較2007/08學年的20,558增加9%。[17]

合資格讀自資學士 卻選修副學士?

副學位學生人數的歷年變化,受多項因素影響,不能單從整體數字的升跌斷定學子們「逆風而行」。不過,當某些學科的副學士自資課程收生成績,竟然高於同類學科的學士自資課程,情況便值得關注。

在2016/17學年,一共有61,266人就讀本地的全日制自資專上課程。當中以商業及管理最為熱門,包括副學士及學士學位在內,共有18,785個學生,佔總數30.7%。[18]

從這個熱門範疇的2016/17學年收生成績中可見,不少合資格入讀某些院校學士學位課程的學生,最終卻選擇到資助院校轄下的自資院校,就讀同類學科的副學士學位課程。舉例而言,明愛專上學院的工商管理榮譽學士課程,入讀學生的香港中學文憑試(DSE)的平均成績為13分,而由東華學院開設的工商管理學士(榮譽)課程,平均收生成績則為14分。兩個課程的平均分數,都低於香港大學附屬學院(HKU SPACE)及香港理工大學轄下的香港專上學院(HKCC)所有相同範疇的副學士學位課程--最大的差距為3.46分。[19]

這種現象也許不難理解,畢竟挾着香港大學等資助院校的品牌,關聯自資院校開設的副學位課程,對學生自然有一定的吸引力。一項在2016年發表的本地研究也提到,由於品牌形象和聲譽等因素,本地學生往往更信任附屬於資助院校的自資院校,因而影響了他們挑選自資課程時的意願。[20]

畢業生收入影響選讀意向?

除了品牌形象外,畢業後的前景,亦是影響學生選讀意向的因素。從2015/16學年的數據可見,自資院校學位課程畢業生的平均年薪,固然多數不及八大資助院校學士學位畢業生,部分亦不見得勝過副學位課程的畢業生很多。[21]

舉例而言,只提供學位課程的明德學院,其畢業生平均年薪為135,818港元,只較HKU SPACE及HKCC的副學位課程的畢業生多3.7%(多4,887元)及2.7%(多3,577元)。香港城巿大學轄下的香港城巿大學專上學院(CCCU)的副學位課程畢業生的平均年薪(163,045元),更是高於香港科技專上書院、明愛專上學院以及珠海學院學位課程畢業生(分別為155,731元、143,112元及156,433元)。[22]

在下表用作比較的院校中,不論是副學位抑或學位課程的畢業生中,只有東華學院學士學位畢業生的平均年薪(234,712元),是高於八大資助院校學士學位畢業生(228,000元)。[23]

綜合生活經驗、學院研究和收入數據,不難明白為何在副學位人力預計過剩的同時,一些學生仍然情願修讀副學士課程,也不選擇自己合資格讀的自資學位課程。畢竟副學位課程畢業生初時的平均月薪,與自資學士學位課程的畢業生未必相差太遠,而且還有搏取升讀資助學士學位課程的機會。學生「進可攻,退可守」的心態,令副學士課程保持了一定的吸引力。在政府檢討自資課程的角色時,亦可留意學生的主觀意願。

提升資歷認受性 開拓更多出路 方為長遠計

但長遠而言,若政府的人力需求推算成真,那些抱着「進可攻,退可守」心態的學生,最終只會進退維谷。要避免這種情況出現,當局必須進一步提升副學位資歷的認受性,並為一眾畢業生開拓更多出路。

《2013年度學士及副學位課程畢業生的工作表現僱主意見調查》中,僱主對副學位畢業生的整體表現評分較2006年輕微下跌,只有約六成僱主對畢業生的整體表現表示滿意。調查亦顯示,僱主除了重視工作所需的專業技術,還包括僱員的工作態度、人際技巧、分析和解決問題的能力。[24]

智經認為,了解僱主的期望,有助院校及副學位學生改善不足之處,以提升副學位的就業認受性。政府在尊重市場自由競爭及院校自主的同時,亦應定期監察自資院校的課程能否培育切合本港社會及經濟未來對人才的需求。此外,智經認為除了鼓勵學生爭取職場上的表現外,專上教育界的持份者亦須加強宣傳,向商界及僱主推廣副學位資歷,從而增加社會人士對該資歷的認識。

另外,自資界別能靈活開辦課程,為學生增加出路,令院校課程更多元,更可配合本港的人才需求,協助解決人手荒問題。現時便有院校加緊籌辦物理治療新課程,以回應政府推算物理治療師在中短期出現人手短缺的問題。[25]

同樣的策略及目標,亦可套用在副學位課程上。根據《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本港對資訊科技從業員人力需求的按年升幅,較同期整體人力需求的按年增長高逾一倍,預計在2022年,資訊科技、資訊服務、創新及科技產業需要9,100名擁有副學位學歷的人才。[26]若自資界別開辦相關課程,增加培訓學額,不但可以紓緩行業在未來人手失衡的問題,亦可為副學位畢業生創造多一條出路。

1 鄺曉斌,「公大護理大樓2020年落成 冀推脊醫博士、物理治療學士課程」。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161757,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2月21日;姜嘉軒,「東華籌辦物理治療課程育『新血』」。取自文匯報網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8/03/20/ED1803200001.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3月20日。
2 「自資專上教育小組冀明年底交報告」。取自明報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1114/s00002/1510595816331,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1月14日。
3 「按院校類別及資助類別劃分的教育及培訓機構數目」,《香港統計年刊2017年版》,政府統計處,2017年10月20日,第342頁。
4 「本港自資專上教育的相關事宜背景資料簡介」,教育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279/12-13(02)號文件,2013年1月4日。
5《二零零九至一零年施政報告》,2009年10月14日,第28段;《二零一零至一一年施政報告》,2010年10月13日,第135至136段;《二零一一至一二年施政報告》,2011年10月12日,第157段。
6 「自資專上教育界別的管治及規管的相關事宜 最新背景資料簡介」,教育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1090/15-16(02)號文件,第5頁。
7《二零一三年施政報告》,2013年1月16日,第155段。
8《二零一四年施政報告》,2014年1月15日,第96段;《行政長官2017年施政報告》,2017年1月18日,第213至214段。
9 「統計」。取自自資專上教育委員會網站:https://www.cspe.edu.hk/tc/Statistic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6日。
10 同9。
11 「政府政策」。取自自資專上教育委員會網站:https://www.cspe.edu.hk/tc/Overview-GovPolicy.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6日。
12 《二零一七年施政報告》,2017年10月11日,第124段。
13 同9。
14 同9。
15 同6,第1頁。
16 《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勞工及福利局,2015年4月,第x頁。
17 同9。
18 「全日制經本地評審自資專上課程 2016/17 學年按學習及培訓範疇劃分的學生人數」。取自自資專上教育委員會網站:https://www.cspe.edu.hk/resources/pdf/tc/Number%20of%20Full-time%20Locally-accredited%20Self-financing%20Post-secondary%20Programmes%20by%20Academic%20Programme%20Category%20and%20Relevant%20Student%20Enrolment%20for%20the%202016-17%20Academic%20Year.pdf,查詢日期2018年1月10日。
19 「收生成績」。取自自資專上教育委員會網站:https://www.cspe.edu.hk/tc/admission-scores.page,查詢日期2018年1月11日。
20 Phoebe Wong, Peggy M. L. Ng, Connie K. Y. Mak and Jason K. Y. Chan, "Students' choice of sub-degree programmes in selffinancing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s in Hong Kong," Higher Education 71 (2016), doi: 10.1007/s10734-015-9915-5, p. 469.
21 「進階數據搜尋」。取自自資專上教育委員會網站: https://www.cspe.edu.hk/tc/customised-data-retrieval.page,查詢日期2018年1月11日;「按修課程度及主要學科類別劃分的已全職工作的教資會資助的全日制課程畢業生的平均年薪, 2009/10 至 2015/16」。取自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網站:https://cdcf.ugc.edu.hk/cdcf/searchStatSiteReport.action,查詢日期2018年1月11日。
22 「進階數據搜尋」。取自自資專上教育委員會網站: https://www.cspe.edu.hk/tc/customised-data-retrieval.page,查詢日期2018年1月11日。
23 同22。
24 《關於2013年度副學位課程畢業生的工作表現僱主意見調查-報告摘要》,取自自資專上教育資訊平台網站:https://www.cspe.edu.hk/resources/pdf/tc/Survey%20on%20Opinions%20of%20Employers%20on%20Major%20Aspects%20of%20Performance%20of%20Sub-degree%20Graduates%20in%20Year%202013%20-%20Executive%20Summary.pdf,查詢日期2018年3月15日。
25 姜嘉軒,「東華籌辦物理治療課程育『新血』」。取自文匯報網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8/03/20/ED1803200001.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3月20日。
26 同16,第A7-5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