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8-04-06 | 《經濟日報》

以保障換自由──slashie的退休難題



大部分打工仔每月都會供強積金,不過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積金局)的數據顯示,自2015至2017年第四季,每季都有2%至3%的就業人口「應參加強積金計劃但尚未參加」[1],若根據最近一份報告估算,實際人數達八萬人。[2]

僅約七成自僱人士參與強積金計劃

強積金作為市民退休的支柱之一,存在數以萬計的「漏網之魚」,自然值得關注。根據積金局統計,自2016年9月至2017年12月,無論僱主還是僱員,強積金計劃登記率在絕大多數時候都是100%[3],但同期自僱人士登記率卻僅有68%至70%。[4]按法例規定,凡年滿18歲至64歲,以生產或買賣貨品或提供服務賺取收入的自僱人士,除豁免者外,不論入息高低[5],均須登記強積金計劃。[6]

智經今年初曾向三名按項目承接僱主或客戶工作的自由職業者查詢其強積金供款情況,他們均表示在從事自由職業期間,沒有登記強積金計劃。有受訪者提及當局沒有與其接觸,就覺得沒有必要;而且每月收入不固定,希望保留更多現金在手,以備不時之需。

斜槓青年興起 追求工作自主權

這類自由職業者,即時興的「斜槓族」(slashie),根據青年創研庫在2016年發表的研究報告(創研庫報告),是指沒有從事專一職業,而是擁有多重職業和身分的青年人,他們往往以「斜槓」來區分不同的職業。[7]

一般而言,slashie屬自僱人士。根據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在2016年發表的研究簡報,本地彈性工作者的總數和比例[8],自1999至2015年期間由37.5萬人增至52.4萬人,即佔工作人口比例由12.1%升至13.9%,升幅主要由兼職僱員帶動,但其間自僱人士也有增多。[9]此外,隨着新商業模式如共享經濟的興起,人們往往沒有意識到,將家中閒置房間出租,也可算作提供服務賺取收入的自僱人士,因此社會上的自僱人士或遠多於官方數字。[10]

根據創研庫報告,受訪青年曾從事彈性就業的最主要原因,是「可以自己控制時間」(52.4%),有案例希望透過這種就業模式發展興趣、實踐自己喜歡的工作,以及開展業務。[11]積金局在回應智經查詢時解釋,要區分「自僱人士」和「兼職僱員」的關鍵,在於公司對有關人士的工作控制權,而非着眼於「按件付費」之類的工作形式。例如若公司對僱員工作程序、時間及工作方式有較高控制權,該僱員就不能被視為自僱。

食得鹹魚抵得渴 做得slashie就要放棄退休保障?

在強積金問題上,做個「真‧slashie」雖可追求工作自由,但這種自由,某程度上是以一些相應的保障作交換。例如現時勞工法例對僱傭關係有規管,對兼職僱員亦有一定保障[12];但對於自由職業者,由於他們與機構之間不存在僱傭關係,故也沒有任何勞工保障。[13]青年創研庫指不少接受他們訪問的自由職業者,也抱着以保障換取自由的心態,認為勞工保障並不重要。[14]

當年青力壯,一些人會願意承受欠缺保障的風險。但臨近退休,是否仍能保持淡定?英國獨立專業人士及自僱者協會(IPSE)在2016年發表報告,指英國在2015年第二季有190萬名獨立專業人士,即有較高知識或技能的自僱人士,當中60歲以上的人數,較2008年增加63%,是人口升幅最大的年齡群組。[15]

IPSE在研究中訪問了798名獨立專業人士,當中有接近八成認為,財務安全是最影響他們何時退休的三大因素之一,其餘兩項則分別為健康(48%)和工作享受(44%)。[16]

需為slashie設立另類資訊平台

在香港,雖然強積金長期被詬病不足以保障退休生活,但作為退休支柱之一,強迫市民在有工作能力時,按月將部分收入作為退休儲蓄或投資,多少仍有積穀防饑的功能。但以智經接觸到的slashie看來,他們一方面不知道強積金制度在自僱人士方面的安排;另一方面因為收入不穩定,希望多保留現金在手。

以其中一個案例看來,開設公司承接工作項目的自僱人士,會較了解強積金的有關規定,並參加供款。他指自己在銀行開立公司戶口時,職員已向其講解強積金安排,而該銀行同時作為強積金受託人,相關手續也透過銀行完成,每年只需計算一次總收入並供款5%,程序算是簡便。

不過,對於沒有開設公司的普羅slashie來說,除非主動接觸,否則未必會意識到自己需要了解強積金資訊。其中一名接受智經訪問的自僱人士認為,由於現時許多自僱人士承接的工作項目多來自本地公司,如果當局鼓勵本地公司在發放項目時,向自僱人士轉達有關強積金安排,或向其轉發政府有關宣傳單張,應該會有幫助。

積金局在回應智經查詢時指出,過去曾聯絡與自僱人士相關的團體,為他們安排講座及合作推廣,例如向的士及小巴司機進行外展宣傳;於的士車身賣廣告;印製及派發宣傳單張及海報;及在不同刊物撰文。在社交媒體方面,積金局又曾邀請全職運動員和電競選手拍片宣傳強積金。

建立自僱者協會 多方位豎立退休支柱

除了冀望官方宣傳,slashie之間互通消息,也相當重要。創研庫報告也提及,本地彈性就業者缺乏資訊平台,難以互相交流,也缺乏處理稅務、會計、法律等問題的諮詢指導,以上都是從業者普遍遇到的問題。[17]

在退休問題上就更是如此。上述IPSE就曾與保險公司Aegon合作,為英國的自僱人士組織IPSE退休金計劃,管理及行政費用僅為0.43%。[18]值得注意是,IPSE在一份報告當中提及,為自僱人士而設的退休金計劃,有必要設計得更為靈活,例如允許他們提取過去兩年的供款。這是因為自僱人士的收入不穩定,如果計劃容許他們在面對經濟困難時,提取一定現金,可讓他們在供款過程中更為安心。[19]

在香港,截至2017年年底,總共有4,394個職業退休計劃,其中有3,406個計劃獲強積金豁免[20],是否可就自僱人士設計更靈活的安排,需要更多討論。[21]不過除了強積金之外,要有妥善的退休安排,單憑一根支柱並不足夠。上文提及一名有開設公司的自僱人士告訴智經,他除了每年供5%收入在強積金基金之外,還自行建立投資組合,包括購買股票、保險和退休年金等產品,以準備日後退休生活。由此看來,要獲得自由不一定要犧牲保障;相反,再無後顧之憂,也是放膽追逐自由的本錢。

1 「強積金計劃統計摘要」。取自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網站:http://www.mpfa.org.hk/tch/information_centre/statistics/mpf_schemes_statistical_digest/index.jsp,查詢日期2018年1月25日。註:自2015年第一季至2017年第二季,本港就業人口保持平穩,在379萬至382萬之間,包含僱主、僱員、自僱人士和無酬家庭從業員。此外,應參加強積金計劃但尚未參加者的數字,已撇除受其他退休計劃保障者、家務僱員,和65歲以上或18歲以下等沒有法律責任參加任何本地退休計劃的僱員。
2 「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統計摘要」,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2017年12月,第1頁。
3 註:只有2016年9月30日時段,僱主的登記率是99%。
4 「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統計摘要」,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2017年9月,第3頁;「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統計摘要」,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2017年12月,第3頁。
5 「自僱人士」。取自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網站:http://www.mpfa.org.hk/tch/information_centre/faq/self_employed_person/index.jsp,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20日。
6 「強積金僱員精明貼士」。取自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網站:http://www.mpfa.org.hk/tch/information_centre/publications/booklets_publications/mpf_system/files/EE_leaflet_chi.pdf,查詢日期2018年1月25日。註:雖然必須登記,但若每月入息低於低於7,100元,或每年低於85,200元,則無須供款。資料來源:「自僱人士」。取自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網站:http://www.mpfa.org.hk/tch/information_centre/faq/self_employed_person/index.jsp,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20日。
7 「新生代的彈性就業模式」,青年創研庫,2016年12月,第15頁。
8 註:所謂「彈性工作者」,包括自僱人士、兼職僱員和臨時僱員。
9 「人力調整為香港帶來的挑戰」,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2016年6月,第5頁。
10 「零工經濟 全民撈散?」。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97,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5日。
11 同7,第ii頁。
12 舉例來說,積金局指出,若僱傭關係達60日或以上,即使僱員實際工作日數及時數不多,僱主也必須為兼職僱員參加強積金計劃。資料來源:「強積金法規知多D」。取自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網站:http://www.mpfa.org.hk/tch/member_protection/mpf_regulations/files/Learn_more_about_MPF_regulations_C.pdf,查詢日期2018年1月25日。
13 同7,第24和50頁。
14 同7,第50頁。
15 "Independent Professionals: Pensions and Retirement Savings - Attitudes, Motivations and Methods," The Association of Independent Professionals and the Self Employed, November 2016, p.1.
16 同15,第4頁。
17 同7,第iii頁。
18 "Pension," The Association of Independent Professionals and the Self Employed, https://www.ipse.co.uk/what-ipse-does-for-you/growth-and-support/pension.html, accessed January 25, 2018.
19 同15,第16頁。
20 「職業退休計劃統計數字」。取自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網站:http://www.mpfa.org.hk/eng/information_centre/statistics/orso_schemes_statistics/files/Quarterly_Stat_20171231.pdf,查詢日期2018年1月25日,第1頁。
21 註:積金局回應智經的查詢時指出,根據現行《職業退休計劃條例》註冊成立的全新職業退休計劃,除非是因為重組或真正業務交易(例如公司合併、重組及聯營)而註冊設立,否則豁免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的申請於2000年5月3日後已經不再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