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康樂文化及藝術 | 2018-04-16 | 《星島日報》

從銀幕到螢幕 新世紀光影時代



過去一年,香港各區陸續有新電影院落成,位於沙田新城市廣場、重建逾十年的電影院,亦預計在今年年中開業。[1]此外,政府去年公布會在兩幅商業用地的土地契約中,加入電影院最少座位數目的規定,並表明會研究在啟德發展區及西九文化區興建電影院的可行性。[2]種種跡象顯示,香港未來將會有更多電影院。

本地製作票房佔比低 與檔期欠佳成惡性循環?

問題是:香港的電影製作會否因而受惠?從近年票房數據看來,情況不宜過分樂觀。相對內地和海外電影,香港製作的影片在本地只佔據極小的市場份額,過去數年的票房只佔總票房不足一成。

翻查資料,雖然在2012至2016年這五年間,香港全年總票房從15.6億元,增加兩成至18.6億元,然而香港電影(包括港產片和香港與內地合拍的電影)佔總票房的百分比,卻從22.2%跌至16.0%。其中港產片票房更在2016年錄得五年來的低位,只有3,200萬元,佔總票房1.7%。[3]

單看票房數據,或會得出本地製作缺乏競爭力的結論,不過有業內人士向智經表示,票房與檔期亦有關係。因為戲院不足、地鋪租金昂貴,令多數戲院偏向先排上能確保票房的荷里活片及大製作,導致港產片難有足夠檔期,亦變相減少了票房收入。[4]

票房低會打擊投資意欲,而資金充裕與否又會影響成品質素,繼而降低戲院排出檔期的意願。可以想像,這種惡性循環長遠會窒礙香港的電影製作工業。

爭取參展機會 有助擴展境外市場

戲院數目不足,也會影響電影揚威海外,從而開拓境外市場的機會。目前的國際發行渠道,主要是在洛杉磯、康城及柏林舉行的三大影展。這些影展匯聚不少製片商、發行商及買家,洽談影片發行事宜。

香港發行商在這些影展中十分活躍,2017年,天馬電影就在康城電影市場中,成功預售兩齣電影的北美及英國發行權;韓國及新加坡亦在電影節中購買了《英雄本色4》的發行權。[5]此外,2016年貿發局在康城電影交易市場設立香港館,展示香港最新電影作品,以助推廣小型獨立電影。[6]

不過,「在戲院放映」是不少影展對參選電影的要求。早前康城國際電影節便決定,由於網上點播平台Netflix的電影不會在電影院中放映,因此不能參選電影節。[7]再以今年4月15日舉行的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為例[8],「曾在影院中放映」亦是自動參選比賽的條件之一。[9]因此,若香港有更多電影院落成,增加本地製作的放映及參展機會,間接也能幫助電影推廣並發行至海外市場。

一帶一路關電影業事?

除了這些固有市場外,有業界認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是具潛力的發展地域。[10]但要打進這些國家,往往涉及政府與政府之間的磋商,不能單靠業界力量成事。南韓政府為了協助當地影視娛樂業進入緬甸市場,便曾與緬甸簽訂協議,自2016年起向緬甸提供免費電視節目,供當地電視台播放。[11]

從香港與東盟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可見[12],港產片亦有攻進這些市場的潛質。雖然目前緬甸未如馬來西亞及泰國般,放寬香港公司在當地進行電影與錄像製作及發行、以及廣播和電視服務等視聽服務,但當地已向香港開放電影投影及電影院這兩種視聽服務。[13]本地業界投石問路,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穫。

大發行公司主導 不利小型製作出口?

論及擴展境外市場,不得不關注非主流及獨立電影的情況。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香港主流商業片的發行,主要由幾間大發行公司包辦,較小規模的發行公司愈來愈少。與此同時,亦有電影公司買下戲院,令電影由拍攝製作、發行、以至上畫,都能「一條龍」處理。[14]

不過非主流和獨立電影的製作商,卻未必有財力發展「一條龍」模式,若他們的作品沒有給大發行公司看中,過去一般只能透過各大小電影節和社區放映帶到觀眾面前。[15]

銀幕處處滿室光影 獨立電影新出路

幸而隨着科技發展,現在如美國的Netflix、中國的愛奇藝,以至香港的My TV Super等網上點播平台,亦為各小規模製作提供一條「殺出重圍」的渠道。

組織European Audiovisual Observatory自1990年代起提供關於歐洲影視業統計及分析[16],其中一份報告(EAO報告)提及,網上點播平台可以幫助電影的跨國流通,令沒有上畫的電影亦能在平台上播放。[17]EAO報告解釋,由於小型電影較難在境外覓得發行商,因此可能完全無法在某些地區放映,這個時候,網上點播平台就能擴大受眾範圍,在不影響票房紀錄的情況下,讓小型製作可以選擇在某些地區作院線上畫,同時在另一些地區作網上點播。[18]

以挪威為例,幾年前源於美國的Netflix,在當地還是無人知曉,不過到現在,已經有超過七成家庭使用。有觀點認為,這正正代表當地製片人在選擇發行電影時,錯誤估計了一些觀眾對電影的需求。另一方面,Netflix至今已經在超過190個國家中,擁有超過8,000萬用戶。[19]Netflix在2017年7月公布的季度業績亦顯示,其海外用戶的數量已經超過美國[20],突顯這類平台用作推廣電影的潛力。

香港也有業內人士反映,內地的網上點播平台愈趨普及,不少未能在內地上畫的電影,亦會轉用網路電影方式放映。如果能吸引到觀眾付款收看,盈利可能勝於在院線上映。[21]

原創網路電影 扼殺戲院?

不過,一眾小型電影能否借助網上點播平台覓得生存空間,也要視乎這些平台有多銳意進入不同市場。因為當它們決意打入新市場時,為了與當地業界一較長短,會較有動力與小型電影的製作商合作,將業務本地化。有市場報告舉例,亞馬遜的網上點播平台Prime在德國的訂戶較Netfilx多兩倍,原因正可能是前者很早就引入一些當地影片。[22]

這種本地化的經營策略,一方面可以協助網上點播平台打進不同市場,另一方面也讓小型電影能夠利用這些跨地域的平台,接觸以往無法接觸的觀眾。今年初就有曾在YouTube上播放的港產粵語劇集,登陸Netflix,發布地區多達195個。[23]

若這類平台走上原創之路,就更有望促進電影製作。愛奇藝在2014年起,開設子公司IQIYI Motion Pictures,自製電影進軍影院,同時又開設網上電影中心,製作網上電影。[24]Netflix在去年便宣布和台灣幕後製作團隊合作,製作驚悚劇作,作品會全球同步上架[25];與此同時,Netflix亦有拍攝只供自己平台放映的電影。

不過從另一角度看,這些原創電影也可能反過來破壞當地電影業的發展。有研究指出,Netflix這類公司的服務性質,令它一定會將自家製原創作品優先放映或作獨家播放,或對傳統電影院線的生意構成影響。[26]此外,網上點播亦可能會逐漸改變觀眾看電影的習慣,對傳統院線造成衝擊。

而在一些人眼中,不能在戲院上映的,根本稱不上是電影。去年康城電影節中,兩齣由Netflix出資開拍,但只在Netflix平台播放的電影入圍康城電影節,便惹來法國電影業不滿。[27]今年康城國際電影節更決定,不在電影院中放映的Netflix電影不能參選。[28]在香港,也有業內人士表示,他所接觸的新一代電影製作者,主要仍是渴望作品能在院線上播放。[29]

不管業界如何定義在網上點播平台呈現的作品,這些平台為整個電影業帶來的新模式及新衝擊,始終不能漠視。當每個人都能在小螢幕觀看首輪放映的影視作品,對電影製作行業是福是禍,留待日後歷史說明。

1 「2017新戲院相繼落成 香港電影迷必知情報」。取自Unwire.hk網站:https://unwire.hk/2017/01/20/hong-kong-cinema-2017/hottopic/,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月20日;「中環娛樂行戲院再現 英皇戲院 16/10 開幕試業」。取自Unwire.hk網站:https://unwire.hk/2017/10/15/emperor-cinemas/hottopic/,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0月15日;「沙田新城市廣場戲院明年中開業 營運商到最後磋商階段」。取自地產站網站:http://ps.hket.com/article/1956543,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1月27日。
2 蘇錦樑,〈推動影院發展新措施〉,《大公報》,2017年4月5日,A12頁。
3 《香港電影資料彙編2016》,創意香港電影服務統籌科,2017年,第13至15頁;《香港電影資料彙編2012》,創意香港電影服務統籌科,2013年,第10至12頁。
4 智經在2018年1月17及18日就本地影視業行業實況及經驗,分別查詢一位剪接、一位電影監製及編劇,以及一位獨立電影製作人。
5 Liz Shackleton,「康城電影節:香港發行商活躍但內地製片人卻感失望」。取自香港貿發局網站:http://economists-pick-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article/國際市場簡訊/康城電影節:香港發行商活躍但內地製片人卻感失望/imn/tc/1/1X000000/1X0AAD2V.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7月3日。
6 「香港影視及娛樂業概況」。取自香港貿發局網站:http://hong-kong-economy-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article/香港行業概況/香港影視及娛樂業概況/hkip/tc/1/1X000000/1X0018PN.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2月16日。
7 Rhonda Richford, "Cannes Artistic Director Explains Netflix Competition Ban," The Hollywood Reporter, https://www.hollywoodreporter.com/news/cannes-artistic-director-banning-netflix-competition-why-he-allowed-streaming-movies-last-year-1096800, last modified March 23, 2018.
8 「本屆頒獎典禮主題「青春常駐」 大會公布19項入圍候選名單」。取自香港電影金像獎網站:http://www.hkfaa.com/news.html,查詢日期2018年4月4日。
9 「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評選細則」。取自香港電影金像獎網站:http://www.hkfaa.com/rules.html,查詢日期2018年4月4日。
10 馬逢國,〈支持香港電影發展〉,《都市日報》,2018年1月10日,P21頁。
11 毛詠琪,「【香港電視之死】政府銀彈催谷影視業 打造『韓流』外交軟實力」。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83033,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10日。
12 「中國香港與東南亞國家聯盟的自由貿易協定」。取自工業貿易署網站:https://www.tid.gov.hk/tc_chi/ita/fta/hkasean/ti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月31日。
13 "Specific Commitments1 of ASEAN Member States (AMS) on Audiovisual Services and Other Communication Services," Trade and Industry Department, https://www.tid.gov.hk/english/ita/fta/hkasean/files/tis_Sector02D.pdf, accessed April 4, 2018, pp. 5-7.
14 同4。
15 同4。
16 "The European audivisual observatory," Europe in Strasbourg, http://en.strasbourg-europe.eu/the-european-audiovisual-observatory,41342,en.html, accessed February 27, 2018.
17 Gilles Fontaine and Patrizia Simone, "VOD distribution and the role of aggregators," European Audiovisual Observatory, May 2017, p. 5.
18 同17,第25頁。
19 Fran Royo and Sandra Echeverri, "In search of a European alternative to the Netflix phenomenon," in Industry Report: Distribution and Exhibition, Cineuropa, http://www.cineuropa.org/dd.aspx?t=dossier&l=en&tid=1369&did=320584#cm, last modified March 24, 2017.
20 "Q2 17 Letter to shareholders," Netflix, https://ir.netflix.com/static-files/f2e5425d-6c9f-4c96-89a0-752aeb33a084, last modified July 17, 2017.
21 同4。
22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Market Report 2017," Ofcom, December 18, 2017, p. 93.
23 「【反黑】下架三個月後登陸Netflix 導演宋本中:4K拍攝只係基本」。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155900,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2月1日。
24 毛詠琪,「【香港電視之死】港劇台劇去哪兒?  亞洲影視業再洗牌」。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82981,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10日。
25 顏理謙,「《通靈少女》幕後團隊操刀,Netflix首部自製華語戲劇終於來了!」。取自數位時代網站:https://www.bnext.com.tw/article/45657/netflix-first-original-drama-in-taiwan,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8月4日。
26 Roderik Smits, "Industry Report: Distribution and Exhibition Beyond traditional release strategies," Cineuropa, http://www.cineuropa.org/dd.aspx?t=dossier&l=en&did=314689&tid=1369, last modified August 30, 2016.
27 同5。
28 同7。
29 同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