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8-04-19 | 《經濟日報》

數碼新時代 稅制不簡單



隨着網絡普及,做生意早不限於實體商店。歐盟上月提交新稅制建議,向數碼公司,如社交媒體公司、協作平台和線上內容供應商等開徵數碼稅。歐盟認為,現時數碼公司所享的有效稅率遠低於傳統公司[1],應予收窄;而且,全球流行百多年的企業稅制度,本是針對實體業務,無法適應跨境網上業務,例如收集異地消費者的數據來開發價值等。[2]

因此,歐盟提出一項徵稅原則,即以消費者所在地徵稅。[3]這項原則不是全新概念,但在近年各國的稅務改革上逐漸流行,香港將如何被影響,也值得留意。

向科網巨企徵數碼稅 新經濟貿易戰?

歐盟共提出兩項立法建議,第一項是改革企業稅制度,讓成員國向那些在境內賺得利潤卻不設分部的數碼公司徵稅,徵稅門檻包括在當地年收入超過700萬歐元、在一個歐盟成員國內擁有超過十萬名用戶,或訂立超過3,000份數碼業務合約等。[4]

至於第二個方案,則是針對指定的數碼業務的收入徵收臨時稅(interim tax)[5],特別是那些難以透過現行稅制徵稅的業務,例如售賣網上廣告空間、網上交易中介,和銷售以用戶所提供資訊所產生的數據等。徵稅門檻是年度全球總收入和於歐盟收入分別達7.5億和5,000萬歐元的公司。歐盟估計,如果將稅率設定為3%,每年可為成員國創造50億歐元的收入。[6]

歐盟在中美貿易戰暗潮洶湧的關頭提出該項建議,美國《華爾街日報》認為是貿易戰的「歐美版」,因為受影響企業如亞馬遜、蘋果、谷歌和臉書等,全屬美國公司[7];美國官方亦在與歐盟就鋼鐵和鋁的關稅問題作談判之際,明確反對該項數碼稅建議。[8]

徵稅新邏輯:價值來自用戶 須向用戶所在地繳稅

姑勿論數碼稅是否只是政客手中的談判籌碼,歐盟提出的新徵稅原則確實值得留意。他們指出在數碼經濟中,價值來自演算法、用戶數據、銷售功能和知識的組合,例如用戶在社交平台分享個人喜好,平台再以此數據發放目標廣告賺錢[9],又例如通過整合數以百萬計用戶互動,來改進應用程式中的語音辨識技術。有歐盟官員認為,這些數據的價值產生於用戶所在地,故稅制也應相應地改變。[10]

事實上,這項根據用戶所在地徵稅的原則,並非新猷。歐盟早在2015年的增值稅改革,已針對跨境電訊、廣播和數碼服務企業,以客戶所在地取代公司註冊地點進行徵稅。[11]換言之,即使企業並非座落於歐盟成員國,但只要在當地擁有客戶,就可能有稅務責任。[12]

根據稅務服務公司Quaderno統計,截至今年2月,全球最少有18個國家或地區採用類似上述模式,根據購買者所在地徵收數碼稅,例如紐西蘭、日本、印度、俄羅斯、南韓和台灣;而正計劃開徵數碼稅的國家或地區也有八個,包括中國、加拿大、以色列、新加坡、馬來西亞和泰國等。[13]姑勿論數碼稅是否貿易戰的談判工具,其原則似乎反映了客觀環境的轉變,令愈來愈多政府不得不思考改變稅制。

香港早年相關諮詢 無意向跨境公司的本地銷售徵稅

上文提及的「增值稅」,在香港更為人熟知的名稱是「商品及服務稅」。[14]政府曾經於2006年就開徵該稅項進行諮詢,但最後在爭議中擱置。[15]商品及服務稅是針對本地消費的稅項,據當時的諮詢文件,登記產銷商在生產和分銷過程的每個階段,都會就商品及服務所增加的價值課稅,故又稱增值稅,其總額等於消費者最終承擔的稅額。[16]這與「零售稅」不同,零售稅是商品由零售商轉至最終消費者時,即在零售階段徵收的間接稅。[17]零售稅通常只適用於商品,而不適用於服務。[18]

傳統的商品及服務稅不會特別針對電子商務和數碼產品作額外處置。在香港十多年前的諮詢當中,政府建議方案就言明對電子商務「無特別處理方法」,只將其視為「另一種商業交易模式」。[19]具體來說,本地企業向本地顧客供應數碼產品及服務時,按一般本地零售途徑繳納商品及服務稅;而以現時備受關注的跨境銷售議題上,當時言明若市民向非來自香港供應商購買進口服務或數碼產品,也無須繳納商品及服務稅。[20]

雖然香港最終沒有實行商品及服務稅,但根據會計師事務所安永統計,在2017年,全球最少有133個國家或地區實施商品及服務稅、增值稅或零售稅。[21]而現時一些國家正在進行的商品及服務稅改革,正是希望針對本地居民向非本地供應商購買進口服務或數碼產品時的價值徵收稅款,有別於香港當年的諮詢方向。例如日本在2015年針對消費稅的改革,就將稅網擴至外國公司向日本人銷售數碼產品或服務,如電子書、音樂和廣告等。一旦確認交易地點是在日本,供應商就須繳交日本消費稅,交易地點的定義亦由「提供服務者的辦公地點」,改為「服務接受者的地址」。[22]

徵稅成敗關鍵:集中火力針對大企業 辨識客戶居住地

要在無遠弗屆的網絡世界中,「隔山打牛」地向外國企業徵稅,首先會讓人聯想到可行性問題。部分國家如阿爾巴尼亞,規定任何外國企業即使只向當地消費者進行了一次銷售,也須委託當地稅務代理收集和登記增值稅[23],而且有關法律文件也沒有以世界各主要語言撰寫[24],令人懷疑有多少企業會確實登記。

與其大小通吃,許多國家會設置登記門檻,取大捨小,讓銷售規模達到一定水平的企業才需要承擔稅務責任。例如早前宣布將在2020年實施海外供應商註冊制度(overseas vendor registration regime)的新加坡[25],就規定只需全球營業額每年超過100萬坡幣,以及向新加坡零售客戶提供超過價值10萬坡幣的數碼服務,才需要註冊和繳交商品及服務稅。[26]

除了設置登記門檻,實施有關政策的關鍵,還在於準確判斷「相關服務接受者的地址」。現時政府的徵稅方法,通常是向當地公司徵稅,「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但若轉為要辨認出千千萬萬網民的住址,就相當不易。新加坡的做法是透過網民在網購時輸入的信用卡資料、銀行賬戶詳情、填寫帳單地址時顯示的客戶所在地,或是聯絡電話的國家代碼等[27],用以分辨消費者所在地。

新加坡國內稅務局指出,在稅務上會將個人居住地址視為通常居住地,即只要客戶的常住地在新加坡,即視同屬於新加坡,即使有關人員僅在新加坡求學或就業,未必持有新加坡國籍。[28]

若數碼稅成潮流 香港難獨善其身

在香港,近年愈來愈多市民網上購物[29],所選網購平台亦不乏跨境企業[30],如果政府繼續按兵不動,維持現有稅制安排,或有助香港吸引海外數碼公司發展本地業務,同時維持購物天堂美名,因為相比起其他國家或地區,在香港購物的客戶,不論是實體或是網上商店,都能免於有關稅務。

不過,隨着這類稅務安排在國際上逐漸普及,若政府不跟隨大隊,或變相令本地企業處於不利位置。[31]因為本地數碼企業在開拓外地市場時,既需向外國政府繳稅,又要為香港庫房貢獻;但其外國競爭對手開拓本地市場時,卻不必向本地政府繳稅。是次歐盟推出的數碼稅計劃,就有觀點認為這是扶植歐洲公司抗衡矽谷巨頭的舉措。[32]

過去,香港維持簡單低稅制,可同時讓來自世界各地的消費者和企業受惠。但若然日後這種跨境業務和跨境徵稅安排成為「國際慣例」,香港到底要優先吸引海外數碼公司拓展本地業務,同時避免加重消費者負擔,還是要確保「本地薑」能與「過江龍」公平競爭,將會是兩難的取捨。但無論如何,具競爭力的稅務政策,從來都需要在明確性、效率與效益及低稅率三個元素中作出平衡。[33]在數碼新時代,這項原則也不會改變。

1 註:歐盟指出,平均來說,傳統公司面臨的有效稅率為23.2%,而數碼公司則僅為9.5%。資料來源:"Questions and Answers on a Fair and Efficient Tax System in the EU for the Digital Single Market,"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_MEMO-18-2141_en.htm, last modified March 21, 2018.
2 "Questions and Answers on a Fair and Efficient Tax System in the EU for the Digital Single Market,"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_MEMO-18-2141_en.htm, last modified March 21, 2018; "Fair taxation of the digital economy,"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taxation_customs/business/company-tax/fair-taxation-digital-economy_en, last modified March 21, 2018.
3 "Europe’s New Idea: Taxing Where Users Ar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https://www.wsj.com/articles/europes-new-idea-taxing-user-generated-profit-1521644870?mod=searchresults&page=1&pos=6, last modified March 21, 2018.
4 "Fair taxation of the digital economy,"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taxation_customs/business/company-tax/fair-taxation-digital-economy_en, last modified March 21, 2018.
5 註:臨時稅為經常稅的對稱,是指在國家規定的特定時期內,以徵收的持續時間為標準對稅收進行的分類。臨時稅多半是在發生戰爭或其他臨時事件,或者由於實行某項特定政策,產生臨時特定需要而開徵。
6 同4。
7 "Europe's Tax War on U.S. Tech,"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https://www.wsj.com/articles/europes-tax-war-on-u-s-tech-1521672316?mod=searchresults&page=1&pos=4, last modified March 21, 2018.
8 "World’s Largest Economies Can't Agree on How to Tax Digital Companie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https://www.wsj.com/articles/oecd-highlights-global-divides-on-how-to-tax-digital-companies-1521205201, last modified March 16, 2018.
9 同4。
10 同3。
11 "Questions & Answers: VAT changes from 2015,"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_MEMO-14-448_en.htm, July 1, 2014; "Telecommunications, broadcasting & electronic services,"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taxation_customs/business/vat/telecommunications-broadcasting-electronic-services_en, accessed March 15, 2018.
12 "What You Must Know About VAT If You Have Customers In Europe," Quaderno, https://quaderno.io/blog/what-you-must-know-about-vat-if-you-have-customers-in-europe/, last modified February 8, 2016.
13 "Digital Taxes Around The World: What To Know About New Tax Rules," Quaderno, https://quaderno.io/blog/digital-taxes-around-world-know-new-tax-rules/, last modified June 13, 2016.
14 「第四章:何謂商品及服務稅和該稅如何運作?」。取自稅制改革公眾諮詢網站:http://www.taxreform.gov.hk/chi/pdf/Chapter_04.pdf,查詢日期2018年3月15日,第24頁。註:歐盟及南非均採用「增值稅」一詞。至於「商品及服務稅」這個名稱,則是在新西蘭、加拿大、新加坡和澳洲等地區採用。
15 「香港稅制有助收窄貧富差距嗎?」。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34,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6月5日。
16 「第四章:何謂商品及服務稅和該稅如何運作?」。取自稅制改革公眾諮詢網站:http://www.taxreform.gov.hk/chi/pdf/Chapter_04.pdf,查詢日期2018年3月15日,第24頁。註:例如一件衣服的生產銷售,可拆分為原材料供應商、布料生產商、裁縫和零售商等階段,商品及服務稅在每個階段都會加以徵收。
17 註:所謂「間接稅」,是指在消費者購買貨品或服務時,政府從中間接地徵收稅款。其特點是稅款可轉嫁給第三者,例如當政府向生產商或供應者收取稅款,他們可把貨品的價格提高,將部分或全部的稅務負擔轉嫁給消費者。
18 「第四章:何謂商品及服務稅和該稅如何運作?」。取自稅制改革公眾諮詢網站:http://www.taxreform.gov.hk/chi/pdf/Chapter_04.pdf,查詢日期2018年3月15日,第27頁。
19 「第五章:建議在香港開徵商品及服務稅的架構」。取自稅制改革公眾諮詢網站:http://www.taxreform.gov.hk/chi/pdf/Chapter_05.pdf,查詢日期2018年3月15日,第30頁。
20 同19,第39頁。
21 "VAT, GST and sales tax rates," EY, http://www.ey.com/gl/en/services/tax/worldwide-vat--gst-and-sales-tax-guide---rates, accessed March 15, 2018.
22 "Revision of Consumption Taxation on Cross-border Supplies of Services," National Tax Agency, https://www.nta.go.jp/foreign_language/consumption_tax/cross-kokugai-en.pdf, accessed March 15, 2018, p.2.
23 同13。
24 "VAT taxation of the digital e-commerce in Albania," ebiz.tax, http://ebiz.tax/albania-vat-tax-digital-ecommerce/, accessed March 27, 2018.
25 "IRAS e-Tax Guide (Draft)," Inland Revenue Authority Of Singapore, https://www.iras.gov.sg/irashome/uploadedFiles/IRASHome/e-Tax_Guides/GST%20Taxing%20imported%20services%20by%20way%20of%20an%20overseas%20vendor%20registration%20regime.pdf,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0, 2018, p.5.
26 同25,第5頁。
27 同25,第21至22頁。
28 同25,第21頁。
29 註:根據政府統計處去年4月公布的調查報告,全港逾170萬名15歲及以上人士在統計前12個月內曾經網購,較2004年的41萬,增逾三倍。曾經網購的市民佔全港所有15歲及以上人士的比率,同期亦由7.1%升至27.8%。資料來源: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二十號報告書:資訊科技的使用情況和普及程度」,政府統計處,2004年12月,第115頁;「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62號報告書:資訊科技使用情況和普及程度」,政府統計處,2017年4月,第88頁。
30 註:根據消費者委員會在2016年11月發表的網上消費研究,約八成受訪網上消費者均曾在阿里巴巴旗下淘寶網購物,是最常使用的網購平台。此外,雅虎、Amazon、eBay、天貓、蘋果和Google等線上商店,也常被提及。資料來源:"Online Retail: A Study on Hong Kong Consumer Attitudes, Business Practices and Legal Protection," Consumer Council, November 2016, p.16.
31 同12。
32 同7。
33 「有利營商環境的稅制」。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research/36,最後更新日期2008年5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