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8-04-30 | 《星島日報》

奮進吧,香港人!



勞動節最初的目的,是號召全球勞工繼續爭取八小時工作制[1],不過,對香港打工仔而言,這天最大意義可能是有一日假期,得以休息。事實上,休息及閒暇時間的多少,會直接影響到他們的上流及發展空間。

近日財政司司長就在網誌上提到,香港青年因為工資增長相對緩慢、工時長等原因,令發展有所局限。[2]社會除了繼續推動多元經濟,讓青年有更豐富的選擇外,鼓勵青年終身學習,亦有助他們向上流動。

終生學習選項多 學術職訓兩相宜

香港的持續進修選擇多,設有多種進修階梯,符合不同教育程度的在職人士之需要。有意進修的市民,可以就讀不同教育機構提供的課程;亦可就讀由職業訓練局及轄下其他成員機構提供的課程[3];而15歲或以上、具副學位或以下教育程度的人士,亦可選讀僱員再培訓局的課程。[4]

另一方面,政府亦提供持續進修基金、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以及個人進修開支免稅額等措施,鼓勵青年裝備自己。[5]

持續進修基金申請宗數遞減 打工仔進修熱情不再?

不同進修階梯及政府提供的各種財務支援措施,有助鼓勵本港在職人士進修。然而,調查顯示,18至64歲人士的持續進修參與率,在2005年達到峰值28.1%後反覆放緩,至2013年更跌至25.4%。在2013年,參與持續進修的人口推算為131萬人,較2011年的146萬人低逾一成。[6]

持續進修人口下跌,持續進修基金申請宗數亦在過去十年持續下降,由2006年度的7.3萬宗,跌至2016年度的不足兩萬宗。[7]而且,申請宗數與進修人口的差距也很大,以2013年為例,約有131萬人選擇進修,卻只有26,007宗持續進修基金申請個案。[8]

箇中落差,可能源於持續進修基金的設計。現時持續進修基金供18至65歲的香港居民,在一生中獲最多一萬元資助,而且申請獲批起計四年內,最多提出四次申領款項。[9]

可以推斷,有進修需求且合符資格的市民,在早年已率先申請。然而,隨着時間推移,這批有意進修人士已用盡資助額,或是過了四年的申請期。即使他們仍有進修需求,亦無法動用持續進修基金。

提高資助上限 有助推廣進修

因此,智經過去發布的《激發原動力 開拓新思維 助青年 闖出一片天》,建議提高「持續進修基金」的最高資助額,以助鼓勵青年持續進修,並提升香港青年職場競爭力。[10]

今年財政預算案便提出,向持續進修基金額外注資85億元,提高資助上限至二萬元,又擴展涵蓋的課程範圍。[11]這些變動,相信能吸引不少計劃進修的在職青年申請。不過,若要鼓勵沒有進修計劃的市民終身學習,除了加大財政誘因,也要了解他們對進修卻步的其他原委。

勞力是無止境 沒戴錶也沒有時間?

根據政府分析,勞動市場趨向及培訓機構提供的課程等外在因素,會影響港人持續進修基金的申領宗數。一些個人因素,包括工時長短,繼續深造的興趣等,亦令持續進修基金的申領數目有所放緩。[12]

政府統計處於去年11月公布的《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主要結果》亦顯示,全港333.3萬名僱員當中,共有105.2萬人每周工作50小時或以上,佔全港僱員的31.6%;;工時超過70小時的亦有20.4萬人,佔全港僱員的6.1%。[13]這20萬人,每日平均工時為至少十小時。

彈性僱傭措施有利員工身心 亦助企業穩定人手

工時過長,無法達至工作與生活平衡,員工自然難以抽空自我增值。智經發布的《工作與生活平衡:由推動彈性僱傭措施做起》研究發現,除非年輕人任職的企業有提供如進修假期等彈性僱傭措施,否則他們因進修所投放的時間和引起的壓力,亦會影響工作。[14]

報告亦鼓勵企業在制訂彈性僱傭措施時,多與僱員溝通,在企業能穩定人手和挽留具進取心的僱員的同時,僱員亦可兼顧不同的角色和責任。例如,僱主可以實行彈性工時和設有進修假期,以減輕僱員壓力,並為進修僱員提供資助。[15]

進修假期在港日漸普及 加強推廣靠資助?

在香港,進修假期亦非新鮮事。《公務員事務規例》列明,公務員如須準備及參加考試,而考取的資格與其職務或所屬部門職務有關,在得到所屬部門或職系首長批准下,可在任何12個月內,放不超過14天全薪進修假期。[16]此外,根據一個2013年的調查,香港有近半機構給予僱員平均四天進修及考試有薪假期。[17]

在海外,以進修假期鼓勵僱員進修的方法,各適其適。例如,奧地利的Weiterbildungsgeld(Further Training Allowance),容許僱員與僱主達成協議後,為進修而休假最多一年。員工可選擇一次性休假一年,或四年內合共放最多一年的假期。假期期間,僱主毋須支薪,但員工可得到相當於失業救濟金的補助。[18]

在設立這類補助時,除了假期時數以外,最大的考慮在於資金來源,政府資助固然是其中之一。例如,根據新加坡的就業培訓計劃(Workfare Training Support Scheme),當地僱主可向政府申領僱員基本時薪95%的缺勤薪金補貼。不過這個計劃主要為每月收入不多於2,000坡元(約11,580港元)的35歲或以上僱員。[19]

另一邊廂,亦有地方選擇以保險金或基金支付相關開支。例如,奧地利進修補助的資金,為僱員及僱主供款各佔一半的失業保險[20];比利時私人機構的僱員,每年獲得的180小時有薪進修假,資金則由以公帑資助及僱主供款出資的基金支付。[21]

不論有薪抑或無薪,進修假無疑會增加僱主的營運成本,僱主亦不可能單純付出。因此,若能藉這些措施在提升僱員的工作與生活滿足感,改善職場環境的同時,能夠挽留和吸引人才,長遠而言,才是雙贏局面。

為彈性工作人口提供誘因進修

引入有薪進修假,亦未必可讓全部打工仔享用,因為全職僱員的福利,與臨時僱員、兼職僱員和自僱人士未必相同。事實上,過去20年,香港有不少長期職位轉換成合約職位,彈性工作人口愈來愈多。政府在推行措施鼓勵持續進修時,亦應將此趨勢納入考慮。

粗略估計,香港於2015年共有52.4萬名彈性工作人員,當中9.6萬人為臨時僱員,21.4萬人為兼職僱員,21.4萬人為自僱人士。[22]相較1999年,整體彈性工作人口累積增加40%,彈性工作人員在整體工作人口中的比例,亦由 12% 遞增至14%。[23]

面對日益龐大的彈性工作人口,外國有政府制定新的政策,處理這類人口的培訓開支。[24]法國自2004年開始為僱員提供一年最多20小時,六年最多120小時的有薪進修假,資金來源是擁有20名或以上僱員的機構,每年繳交0.2%的工資稅。[25]但為了針對彈性工作人口的需要,當地政府在2015年引入個人進修戶口(Compte Personnel de Formation),並將有薪進修時數由120小時擴展至150小時。[26]2017年起,更多企業需要繳交工資稅。總括而言,10名僱員或以上的機構,工資稅稅率為1%;少於10名僱員的機構則為0.55%。[27]

無論是彈性工作人口,還是全職員工,個人進修戶口內的時數都會按比例以任職時間計算,以積分形式累積,而僱主、戶口持有人或政府都可按需要追加時數積分。而且,自2018年1月開始,計劃擴展至所有勞動人口,包括自僱人士。[28]戶口持有人則可根據個人情況,自行決定如何及何時運用。[29]這種「錢跟人走」的方法,與持續進修基金相似。

不過,要留意的是,法國此措施資金來自工資稅。擴大進修時數,除了提高了稅率外,亦令本不需繳稅的小型機構需要繳交相關稅項。在香港,現時有98%機構為中小企[30],若要改變稅制,必須小心盤算對中小企的影響,避免打擊香港的長遠競爭力。

錢能否買到進修的心?

缺錢缺時間,或許是進修的最大阻力,不過,若打工仔欠缺動力,即使有錢有時間,政府和企業又使盡千方百計,也未會踏出進修的一步。事實上,統計處在2015年的調查結果就顯示,全港604萬名15歲及以上人士,有興趣進修的只佔14%。[31]

是否進修,乃個人選擇,需要尊重。要精益求精,也不只報讀課程一途。然而,「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近年人工智能「搶人類飯碗」的說法不絕於耳。無論選擇甚麼方法,打工仔都需要不斷增值,才可維持競爭力,迎接這波日新月異、汰舊換新的科技巨浪。

1 「新聞資料:五一國際勞動節的由來」。取自BBC中文網網站: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2013/05/130501_backgrounder_laboursday.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5月1日。
2 「讓青年人各展其才」。取自財政司司長網站:https://www.fso.gov.hk/chi/blog/blog110318.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3月15日。
3 「成年人的持續進修選擇」。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網站:https://www.gov.hk/tc/residents/education/continuinged/training/options/adult.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9月
4 「簡介」。取自僱員再培訓局網站:http://www.erb.org/erb/about_us/overview/zh/,查詢日期2018年3月15日。
5 「成年人的持續進修選擇」。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網站:https://www.gov.hk/tc/residents/education/continuinged/training/options/adult.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9月;「個人進修開支扣除」。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網站:https://www.gov.hk/tc/residents/taxes/salaries/allowances/deductions/selfeducation.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
6 「硏究簡報2017-2018年度第1期:香港的持續進修情況」,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硏究組,2017年11月,https://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1718rb01-continuing-education-in-hong-kong-20171117-c.pdf,第4至5頁。
7 同6,第6頁。
8 同6,第4、5及7頁。
9 「常見問題」。取自持續進修基金網站:https://www.wfsfaa.gov.hk/cef/tc/faq.htm#faq_topic_5,查詢日期2018年4月17日。
10 《激發原動力 開拓新思維 助青年 闖出一片天》,智經研究中心,2014年11月25日,第98頁。           
11 《2018-19年度財政預算案》,2018年2月28日,第31頁,第128段。
12 「立法會十八題:鼓勵港人持續進修的措施」。取自政府新聞公報: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1/24/P2018012400423.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月24日。
13 《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主要結果》,政府統計處,2017年11月,第164頁。
14 《工作與生活平衡:由推動彈性僱傭措施做起》,智經研究中心,2017年1月,第61至62頁。
15 同14,第65頁。
16 「修訂《公務員事務規例》 - 培訓」,公務員事務局,公務員事務局通函第2/2018號,2018年1月31日。
17 「公司講心講金 支持進修」。取自Yahoo!教育學習網站:https://yahoo-education.myguide.hk/d/2013072512332/,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7月25日。
18 "Lifelong Learning: Ladder and Lifeline," University Alliance, February 2017, p. 9.
19 同6,第11頁。
20 "National actions to implement Lifelong Learning in Europe," Directorate-General for Education and Culture, European Commission, May 2001, p. 63.
21 同20,第61頁。
22 「硏究簡報2015-2016年度第4期:人力調整為香港帶來的挑戰」,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硏究組,2016年6月,https://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1516rb04-challenges-of-manpower-adjustment-in-hong-kong-20160607-c.pdf,第4頁。
23 同22,第4頁。
24 "The Future of Work: Skills and Resilience for a World of Change," European Political Strategy Centre, June 10, 2016, p. 9.
25 同18,第8至9頁。
26 同18,第9至10頁。
27 "France: Employers obligation to provide skill development plans or training," Eurofound, https://www.eurofound.europa.eu/observatories/emcc/erm/legislation/france-employers-obligation-to-provide-skill-development-plans-or-training, last modified October 27, 2017.
28 同27。
29 同24,第10頁。
30 「香港的中小企業」。取自工業貿易署中小企業支援與諮詢中心網站:https://www.success.tid.gov.hk/tc_chi/aboutus/sme/service_detail_6863.html,查詢日期2018年4月17日。
31 《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56 號報告書》,政府統計處,2015年7月,第1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