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8-05-09 | 《信報》

拉闊想像 讓天橋化身社區空間



香港馬路眾多,為避免人車爭路,政府搭建了不少行人天橋。許多人也習以為常,將這類在半空劃過的建設,視為連接不同生活空間的通道。但有否想過,這些「離地」建築不僅是人潮輸送帶,也能透過設計、合適的管理,成為連接地氣的社區空間?南韓首爾的「首爾路7017」(Seoullo 7017)以及美國紐約的「高架公園」(New York High Line),每日到訪人數以萬計,是近年兩個難得的「高架社區空間」。[1]它們的經驗,究竟是歷史的偶然,還是可以複製的方程式?

基本配套:環境美化、設施多元化、活動多樣化

在空間狹小、熙來攘往的行人天橋上駐足享受人生,誠然是離地萬丈的想法。不過,在一些空間較大的空中行人通道,這種構思卻非天方夜譚,前提是要注入合適的元素。

元素之一,是令這些空間變得更美。「首爾路7017」在這方面可謂發揮得淋漓盡致。這條983米長、佔地9,661平方米的空中行人通道[2],前身是一條在1970年落成、橫跨首爾鐡路站東邊及西邊的行車天橋[3],現時通道沿途種了逾2.4萬棵首爾常見的樹和植物,種類達到228種。[4]

要吸引人駐足停留,單靠植物未必足夠,還需其他配套設施。除了座位等基本設施外,「首爾路7017」還設有結合觀景台功能的咖啡室[5],紐約「高架公園」則以藝術品取勝。各種設施並非遺世獨立,而是要融入周遭環境,與社區連接。其中「首爾路7017」設有四個觀景平台,讓途人欣賞首爾的中心地帶,橋面又有三處安裝了小型透明玻璃窗,供人們俯視在橋下往來的火車及汽車[6];紐約「高架公園」的規劃,更是將附近樓宇的外牆變成藝術壁畫,供途人觀賞。[7]

在設計以外,透過活動將互不相識的人聯繫起來,也是營造「高架空中社區」的關鍵。這方面,「首爾路7017」上有小型舞台及供表演兒童玩偶的場所[8],紐約「高架公園」亦有舉辦藝術展覽的空間。[9]

與以上兩個案例比較,香港的空中行人通道,雖然規模上有不及,也算是包含了部分上述提及的元素。種有植物的天橋,比比皆是;處於施工階段、連接新蒲崗及啟德發展區的十米闊高架園景行人道,兩旁更各闢兩米栽種植物[10];在啟德,亦將會有闊度不少於11米的高架園景平台。[11]

另外,海濱事務委員會轄下的專責小組,早前曾討論在西九龍海濱,以空中行人通道連接大角咀及油麻地,通道上也可能會有植物、讓人欣賞海景的座位和觀景台。[12]

 

改變須促進互動 不能徒具其形

建設硬件容易,然而蛻變要真正發生,不能僅僅把這些硬件視作點綴,而是要讓它們成為吸引人們互動的橋樑。「首爾路7017」上的大量植物,作用也不止於綠化。它們具地方特色,以名稱的韓國字母先後次序排列,並且附有二維條碼,讓遊人可透過手機了解相關資訊[13],在綠化以外增添教育及宣傳效果。

「高架空中社區」所辦的活動,也需要與社區特色連結。例如首爾有三款以「首爾路7017」為中心、連結附近社區及名勝古蹟的導賞團,讓參加者了解更多首爾的故事。[14]未來啟德的高架園景平台,前身是前機場跑道[15],其實也可考慮透過舉辦介紹舊啟德機場及九龍城歷史的導賞團,將社區延伸至半空。

不同使用者互相阻礙 可從設計及管理調和矛盾

「高架空中社區」能否取得成功,管理是重要的因素。因為這些空間功能眾多,比起管理行人天橋有更多需要考慮的因素,例如調和不同使用者之間的矛盾、減少對原有社區的影響等。

首先,「高架空中社區」雖然可讓人停駐,但其同時是通道,不同的使用者始終會互相阻礙。在香港,外傭週末「佔領」行人天橋,作為聚會、傾談以至野餐場所,可謂是把空中行人天道轉化為「高架空中社區」的佼佼者。然而這些「活化天橋」的行為,未必人人欣賞,旺角就有區議員關注當區行人天橋有外傭聚集,影響行人使用。[16]

諸如此類的問題,部分可以透過空間設計處理,供目的不一的人各取所需。[17]為「高架空中社區」的使用訂下規範,也是一個方法。「首爾路7017」的使用和管理條例就訂明,要舉辦活動或公眾表演,須先向首爾市長申請[18],市長審批時,會考慮相關用途會否嚴重阻礙行人流動。[19]紐約「高架公園」則禁止阻塞入口及行人徑的行為,使用擴音器材以及超過20人的活動或聚會,亦要先得到許可。[20]

人滿之患,固然令人擔心,慕名到「高架空中社區」的外來者,也可能衍生其他問題。因為他們的背景、喜好、消費模式等,或與原來社區格格不入,若社區因而出現大量迎合他們的店舖和設施,便可能改變社區原貌。紐約「高架公園」的成功,便被指導致豪宅湧現,迫走原有的的士車房、汽油站、畫廊,形成所謂的「士紳化」現象。[21]

要避免以上情況,一方面要慎選「高架空中社區」的地點,另一方面可透過協助原有商戶提升競爭力,令他們繼續活躍於社區。「首爾路7017」當局選擇的方法,是協助保養商業街,如改善招牌、重塑購物區,並為修繕具建築價值的建築物提供資助。當局又為商戶安排培訓,教授他們吸引外地旅客的方法,並提供業務諮詢。[22]

不一定由政府管理 居民商界亦可參與

管理「高架空中社區」,需要顧及的因素甚多,「由誰管理」自然也成為一道難題。當然,由政府去管理「高架空中社區」並無不可,在香港,由政府管理的行人天橋,一般也會交由路政署負責維修及保養,並由食物環境衞生署負責清掃路面;房屋署管轄範圍內的行人天橋,亦由房屋署全權或參與管理。[23]

首爾市長亦獲條例指定為「首爾路7017」的管理者[24],權力包括設置及營運便利行人的設施[25],以及在該處舉行各類型的推廣活動。[26]不過,這類功能繁多的空間,若由政府管理,將涉及多個部門的協作,由此衍生的行政及效率問題,不易處理。

另一個思考方向,是採用民間智慧及力量。例如紐約「高架公園」的擁有權雖然屬於政府,但其保養及運作,則由一個當區住戶所創立的非牟利保育組織Friends of the High Line負責。[27]「首爾路7017」的相關條例,也容許市長將部分行政管理工作外判[28],將便利行人設施的營運交給商業機構、組織或個別人士[29];以及授權或資助商業機構、組織或個別人士,在「首爾路7017」進行推廣活動。[30]「首爾路7017」的運作委員會,也會就場所的管理、運作和使用,向首爾市長提供意見,委員會成員包括在首爾鐵路站附近的住戶、商人及廠家。[31]

集合民間智慧的管理模式,除了有助為「高架空中社區」注入生氣,還可能減少公帑支出。畢竟打理植物和各種設施涉及的保養費用,並不便宜。紐約「高架公園」運作、保養以及園藝方面的費用,在2015年就達到354萬美元。幸而該處每年的開支,有98%由Friends of the High Line負責,其經費來源包括籌款、餐飲、出租活動場地、售賣貨品等。[32]

當然,引入外界力量管理,也要小心處理公眾的疑慮。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數年前擬與地產發展商合作,擴展尖沙咀的星光大道,便引來官商勾結的質疑。[33]因此,當局如有意引入民間管理,也需思考如何避免利益輸送,以消除公眾疑慮。

香港人多擠迫,如果能為合適的空中行人通道,賦予更豐富的功能,不失為一種開拓生活空間的方式。現時社會就土地供應展開大辯論,空中社區空間的構思,雖與住屋無關,卻也值得探討。

1 "100 Days Passed Since the Opening of 'Seoullo 7017'," Seoul Metropolitan Government, http://english.seoul.go.kr/100-days-passed-since-opening-seoullo-7017, last modified August 30, 2017; Colin Marshall, "Want to join New York's High Line crowd? Don't listen to Joanna Lumley," The Guardian, August 15, 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cities/2017/aug/15/new-york-high-line-crowd-london-garden-bridge-urban-design.
2 "Seoullo 7017 Skygarden," MVRDV, https://www.mvrdv.nl/projects/seoul-skygarden, accessed March 28, 2018.
3 "Project Background," Seoullo Since 7017, http://seoullo7017.seoul.go.kr/SSF/ENG/H/PRO/010/01010.do, accessed March 28, 2018.
4 "Elevated arboretum 'Seoullo 7017' breathes life into the heart of Seoul," Seoul Metropolitan Government, http://english.seoul.go.kr/elevated-arboretum-seoullo-7017-breathes-life-heart-seoul, last modified May 31, 2017.
5 "Landscaping and Amenities," Seoullo Since 7017, http://seoullo7017.seoul.go.kr/SSF/ENG/H/BUI/010/02010.do, accessed March 28, 2018; "Types of Amenities," Seoullo Since 7017, http://seoullo7017.seoul.go.kr/SSF/ENG/H/BUI/010/04010.do, accessed March 28, 2018.
6 同4。
7 Dorothy Iannone: I Lift My Lamp Beside the Golden Door," High Line Art, http://art.thehighline.org/project/dorothyiannone, accessed March 28, 2018.
8 同5。
9 Jason Farago, "New York's High Line: A public art space done right," BBC, http://www.bbc.com/culture/story/20131126-the-high-line-a-park-for-art, last modified November 26, 2013.
10 〈天橋綠化缺成效 倡效首爾路設計〉,《明報》,2017年8月20日,A08頁;「啟德發展計劃-前北面停機坪第3B期及第5A期基礎設施」。取自土木工程拓展署網站:http://www.cedd.gov.hk/tc/projects/major/kw/kln7797cl.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20日。
11 「啟德發展計劃-前跑道南面發展項目的基礎設施工程」。取自土木工程拓展署網站:http://www.cedd.gov.hk/tc/projects/major/kw/klnkbe7711cl.html,查詢日期2018年3月27日;「711CL─啟德發展計劃-前跑道南面發展項目的基礎設施工程:就2015年6月16日會議的跟進工作」,工務小組委員會,立法會PWSC238/14-15(01)號文件,2015年7月。
12 "West Kowloon Waterfront Pedestrian Walkway Connection Between Yau Ma Tei and Tai Kok Tsui," Task Force on Harbourfront Developments in Kowloon, Tsuen Wan and Kwai Tsing, March 2018, pp. 19, 22, 24 and 26.
13 "Natural oasis opens in bustling city center : Seoullo 7017 is part of a urban regeneration effort across the capital," Korea Joongang Daily, May 18, 2017, http://koreajoongangdaily.joins.com/news/article/article.aspx?aid=3033514.
14 "All about Seoullo 7017!" Visit Seoul.Net, http://english.visitseoul.net/tours/All-about-Seoullo-7017_/21502, last modified May 16, 2017; "(Seoullo 7017) From Hanyang to Seoul," Visit Seoul.Net, http://english.visitseoul.net/walking-tour/Seoullo-7017-From-Hanyang-to-Seoul_/21471, last modified May 15, 2017.
15 「啟德發展計劃-前跑道南面發展項目的基礎設施工程」。取自土木工程拓展署網站:http://www.cedd.gov.hk/tc/projects/major/kw/klnkbe7711cl.html,查詢日期2018年3月27日。
16 「2016至2019年度油尖旺區議會交通運輸及房屋事務委員會第六次會議記錄」,油尖旺區議會交通運輸及房屋事務委員會,2017年1月,第8頁。
17 Timothy Joseph Jachna, "Programme for the Green Deck (Final Report),"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January 2016, p. 16.
18 "Seoul Metropolitan Government Ordinance On Use And Management Of The Seoullo 7017 Area," Seoul Metropolitan Government, July 13, 2017, Article 8.
19 同18,第9條。
20 "The High Line," 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Parks & Recreation, https://www.nycgovparks.org/parks/the-high-line, accessed March 28, 2018.
21 Colin Marshall, "Want to join New York's High Line crowd? Don't listen to Joanna Lumley," The Guardian, August 15, 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cities/2017/aug/15/new-york-high-line-crowd-london-garden-bridge-urban-design.
22 "Expected Effects of Seoul Station 7017 Project: Vision and Strategy," Seoullo Since 7017, http://seoullo7017.seoul.go.kr/SSF/ENG/H/PRO/010/04020.do, accessed March 29, 2018.
23 「何厚祥先生的提問」,沙田區議會衞生及環境委員會,2014年9月。
24 同18,第3條。
25 同18,第6條。
26 同18,第7條。
27 同20。
28 同18,第5條。
29 同18,第6條。
30 同18,第7條。
31 同18,第16、17條。
32 "About the High Line," Friends of the High Line, http://www.thehighline.org/about, accessed March 28, 2018; "Friends of the High Line Summarized Statement of Activities Years Ended December 31, 2014 and 2015," Friends of the High Line, http://files.thehighline.org.s3.amazonaws.com/pdf/FHL_Summarized_Statement_of_Activities.pdf, accessed March 28, 2018.
33 簡淑明,〈星光大道旁 六星級酒店被隱形 活化計劃中隻字不提〉,《am730》,2016年1月29日,A02頁;紀曉風,〈免遭質疑官商勾結 區會尊重民意〉,《信報》,2016年2月18日,A1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