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8-06-06 | 《信報》

支援少數族裔學童 打破種族藩籬



近年多份調查報告指,有部分本地幼稚園拒絕接受少數族裔兒童申請,或是不願意以英文進行面試,有種族歧視之嫌。不過,也有幼稚園校長澄清,不少幼稚園由於缺乏相關資源配套,才對招收少數族裔學生持保留態度。

政府現行的政策,是希望讓少數族裔學生盡早適應中文環境,鼓勵非華語家長送子女入讀本地幼稚園。[1]要順利達到政策目標,相信除了高舉平等大旗,推動具持續性的支援措施,也是撮合少數族裔兒童與本地幼稚園的關鍵。

部分幼稚園拒絕少數族裔兒童入學申請 被指涉種族歧視

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在2017年10至12月間,以「神秘家長」身分向179間提供本地課程的幼稚園查詢少數族裔兒童的入學申請要求,發現每四間便有一間拒絕申請、勸退申請人,或對有關查詢含糊其詞。[2]

另外,一份在2015年的報告指,大量少數族裔學生集中在8%幼稚園,當中逾半表示校內多於半數學生屬少數族裔。[3]發表報告的香港融樂會認為,這是實際上的種族隔離現象[4],或導致少數族裔學生不能從小身處有利學習中文的環境,影響其中文水平,窒礙日後融入以中文為主的社會。[5]

除了有礙少數族裔融入社會,上述做法也有機會觸犯法例。平機會指缺乏理據的語言要求可能會觸犯《種族歧視條例》。[6]該條例指出,若歧視者針對某人施加的條件,其所屬族群能符合該項條件的人數比例,遠較另一人所屬的族群為小,導致該名人士權利受損,而無合適理據,即有機會構成種族歧視。[7]

部分幼稚園配套不足 也有地區疲於應付跨境學童

不過,有幼稚園校長解釋指,曾因為擔心非華語學生不習慣學校環境,才會引介他們至另一間有較多非華語學童的幼稚園。而學校是否有足夠的資源配套,是另一考慮,例如「教師確需要多花一點時間教導非華語學童」,也是一個令部分學校卻步的原因。[8]平機會調查也指,現時已錄取非華語學生的受訪幼稚園中,超過三成表示沒有為學生學習中文提供支援。[9]

而且,在部分地區,除了非華語學童之外,同時也有大量跨境學童,幼稚園教師的人力資源就更形緊絀。有業界人士就告訴智經,某些幼稚園教師每天需要輪班跟車過海關,接送跨境學童上課和下課,未必還有心力兼顧其他類型學童的需要。

舉例來說,元朗區作為本地主要的南亞裔人口聚居地[10],同時也屬跨境幼稚園學生的重鎮。自2012/13至2016/17學年,該區的跨境幼稚園學生均徘徊在1,653名至2,547名之間,是繼北區之後,全港最多跨境幼稚園學生的地區,佔當區整體學生約有一成。[11]而根據平機會調查,元朗區也是全港第二多南亞少數族裔[12]人口聚居的地區,僅次於油尖旺區。[13]

要解決人滿之患,除了學校自行增聘人手,透過政策介入移風易俗,也有幫助。教育局由2017/18學年起實施的「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政策,就包括讓取錄八名或以上非華語學生的幼稚園獲得額外資助。[14]教育局的文件指出,資助額與一名幼稚園教師建議薪酬範圍的中點薪金相若,可用作增聘人手或購買服務,為教師提供人力支援和專業培訓,包括幫助非華語學童學習中文,又強調要提升教師的文化敏感度,更敏於體察少數族裔的文化和宗教。[15]

外部支援計劃時有時無 難滿足長期培訓需要

近年教育局的政策,言明鼓勵非華語家長送子女入讀本地幼稚園,以便他們盡快適應本地課程和融入本地社群,並沉浸在中文的語言環境[16],因此政策上傾向將非華語學生「打散」,廣泛分配到不同學校。[17]

不過,在配套資源未跟上之前,仍會出現目前的兩難情況──即若大量少數族裔學生集中在個別幼稚園,這些幼稚園雖然較有條件和經驗教育他們,但卻惹來種族隔離的質疑;若要把學生「打散」,又未必所有幼稚園都做好接待少數族裔學生的準備。根據官方文件,以每所參加計劃的合資格幼稚園計算,2017/18學年支援非華語學童的全年資助額為363,510元[18],雖多少有幫補作用,但畢竟師資培訓需時,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收效。

在過去,雖然政府也曾提供其他支援,加強香港非華語幼稚園學生的學習成效。例如教育局就有「大學-學校支援計劃」,透過委託具相關往績的大專院校,向有關學校提供校本專業支援服務。但據教育局網頁所示,在2017至2019年間的十個支援計劃中,只有兩個言明是為幼稚園而設,這兩個當中又只有一個是關注非華語學生[19],旨在提升幼稚園教師教導非華語學生中文的能力。[20]

上述支援服務的提供者,是香港大學教育學院中文教育研究中心(下稱「港大教研中心」),據稱每約兩星期會為「種子學校」提供一次到校支援服務,與教師共同備課、同儕觀課與課堂回饋,一起發展及優化校本課程;又會為非華語學生提供社交技能和壓力管理訓練,幫助學生融入學校生活。[21]

不過,「大學-學校支援計劃」之下的子計劃並非恆常性,例如港大教研中心此前另一個「非華語小學生的中文學與教」就只持續了三個學年[22],至於上述培訓幼稚園教師的「銜接與成長:高效能多元文化中文學習」子計劃,從教育局網頁所示,更只為期兩個學年[23],而由於「大學-學校支援計劃」的資金來源是「教育發展基金」,後者又將於2019年8月底完結[24],其後有待關注。

智經曾向港大教研中心查詢上述計劃中「種子學校」的幼稚園數目,對方回覆指,有關計劃因同時也是研究項目,而研究工作仍在進行中,故不便透露詳情。

新政策可望改善支援措施的持續性

短期的外部支援計劃,未必能解決長期的培訓需要。政府自2017/18學年起實施的「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政策,就是向參加計劃的幼稚園提供直接資助,有關費用也由政府經常性開支承擔[25],因此未來的支援措施可望更具持續性。

在新政策下,為協助幼稚園照顧非華語學童的需要,教育局稱會為學校提供不同模式的校本支援,包括為幼稚園提供有關教導非華語學童的專業培訓課程;翻譯常用學校通告範本為六種主要少數族裔語言;並就教師如何協助非華語學童學習中文,提供具體策略建議和介紹相關資源等。[26]

上述政策能否收效,尚待時間檢驗。以現階段來說,既然政府願意投放更多恆常資源照顧非華語幼稚園學童的需要,要如何更好地設計制度,讓有需要的兒童確實受惠,備受關注。舉例來說,現行政策雖會為取錄八名或以上非華語學生的幼稚園提供資助,但根據樂施會在今年2月一份提交立法會的意見書指出,在有收取非華語生的幼稚園中,錄取八名以下非華語生的幼稚園佔了54%[27],如果這些幼稚園不獲資助,未必有利於將非華語學童「打散」到本地幼稚園。要真正打破種族藩籬,對於制度設計、資源運用,從來都是挑戰。

1 註:本文使用「非華語」一詞,是沿襲教育局的用法。與此同時,也有關注少數族裔權益的團體會選擇用「中文為第二語言學習的學生」一詞替代「非華語學生」的用法。資料來源:「非華語學生參與全港性系統評估(TSA)中國語文評估意義何在?」。取自香港獨立媒體網網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20151230a,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29日。
2 「平機會公布《幼稚園對非華語申請人的收生政策和態度之調查》結果」。取自平等機會委員會網站:http://www.eoc.org.hk/eoc/GraphicsFolder/ShowContent.aspx?ItemID=15520,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3月15日。
3 「香港幼稚園對少數族裔學生的支援和態度研究調查報告」,香港融樂會,2015年5月,第7至8頁。
4 同3,第3頁。
5 同3,第16頁。
6 「平等機會委員會幼稚園對非華語申請人的收生政策和態度之調查」。取自平等機會委員會網站:http://www.eoc.org.hk/eoc/upload/ResearchReport/201843151410179903.pdf,查詢日期2018年4月19日,第2頁。
7 香港法例第602章《種族歧視條例》第4條,版本日期:2016年5月27日。
8 「平機會:一成幼園拒收非華語生 部分勸退申請人或不予面試」。取自明報新聞網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80315/s00002/1521050230442,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3月15日。
9 註:其餘大多數幼稚園對協助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的正規支援措施所作出的回應都欠詳盡。資料來源:"Kindergarten Admission Policies And Attitudes Towards Non-Chinese Applicants," Equal Opportunities Commission, March 2018, p. iv.
10 「言語不通 如何向少數族裔宣傳職安健?」。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01,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29日。
11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答覆編號:EDB115)」。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s://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fc/fc/w_q/edb-c.pdf,查詢日期2018年4月19日,第420至424頁。
12 註:印度、尼泊爾和巴基斯坦。
13 "Kindergarten Admission Policies And Attitudes Towards Non-Chinese Applicants," Equal Opportunities Commission, March 2018, pp. 4-6.
14 「少數族裔兒童的教育」,立法會秘書處,立法會CB(2)921/17-18(01)號文件,2018年2月22日,第2頁。
15 「二零一七/一八學年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計劃按學校發放的資助」。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edu-system/preprimary-kindergarten/free-quality-kg-edu/EDBCM170015C.pdf,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月16日,第13頁。
16 「為非華語學生提供的教育支援」。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en/student-parents/ncs-students/about-ncs-students/brief%20on%20support%20measures_chinese_Oct%202016.pdf,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4月19日,第3頁。
17 註:在中小學的部分也是如此,政府當局於2013/14學年起已取消「指定學校」支援模式,避免標籤效應,改為向所有取錄10名或以上非華語學生的學校,按其取錄的非華語學生數目,每年提供額外撥款。資料來源:「少數族裔兒童的教育」,立法會秘書處,立法會CB(2)921/17-18(01)號文件,2018年2月22日,第1頁。
18 同15。
19 「大學-學校支援計劃」。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www.edb.gov.hk/t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sbss/sbps/usp/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9月28日。
20 「銜接與成長-高效能多元文化中文學習(2017-2019)」。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www.edb.gov.hk/t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sbss/sbps/usp/USP-NCS-KP(2)/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9月1日。
21 同20。
22 「大學-學校支援計劃:非華語小學生的中文學與教」。取自香港大學教育學院中文教育研究中心網站:https://www.hkuuspp.com/mission.html,查詢日期2018年5月15日。
23 同19。
24 「計劃名稱:銜接與成長:高效能多元文化中文學習」。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sbss/USP_NCS_KP(2)_c.pdf,查詢日期2018年5月15日。
25 「教育局通告第15/2017號: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計劃《幼稚園行政手冊》」。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en/edu-system/preprimary-kindergarten/free-quality-kg-edu/EDBC17015C.pdf,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9月8日,第1頁。
26 「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政策 為非華語兒童提供的支援」。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edu-system/preprimary-kindergarten/kindergarten-k1-admission-arrangements/NCS_Support_leaflet_Chi.pdf,查詢日期2018年4月19日。
27 「樂施會就少數族裔權益事宜小組委員會第十四次會議(2018年2月27日)有關進一步討論少數族裔兒童的教育提交的意見書」,少數族裔權益事宜小組委員會,立法會CB(2)909/17-18(02)號文件,2018年2月21日,第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