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寄養家庭:一切從數據開始


社會經濟流動 | 2018-06-20 《信報》 下一篇 上一篇

政府剛成立的兒童事務委員會在六月舉行首次會議,委員會其中一個工作,是檢討政府和非政府機構與兒童相關的服務,促進跨界別合作,並識別需要整合及改善的地方。[1]

近年政府就改善兒童服務推出不同措施。其中兒童寄養家庭服務,便獲社會福利署(社署)分階段增加240個寄養服務名額,令整體名額由1,070個逐步增至1,310個[2];而為鼓勵寄養家庭照顧年幼兒童,政府又調高了寄養服務津貼,並增設照顧三歲以下幼兒的額外獎勵金。[3]

過往不少組織及前線社工指出,香港的寄養家庭數目嚴重不足[4],現時政府增加服務名額,並提高成為寄養家庭財政誘因,是正視問題的做法。不過,要徹底地改善寄養服務,仍須從更根本的問題入手。

寄養服務能助有需要的兒童繼續享受家庭生活

兒童寄養家庭與兒童之家性質相似,是兒童住宿照顧服務中的非院舍服務,為兒童提供近似家庭的照顧環境。[5]在香港,因父母患病、弱智、犯罪入獄、需要戒毒或虐待子女等原因,而得不到家人適當照顧的兒童,能透過入住寄養家庭,繼續享受家庭生活,直至他們能與家人團聚,或獲得其他長遠的福利安排,或成年為止。[6]

截至2016年底,共有575人正在輪候寄養服務、兒童之家及兒童院舍三種服務,當中兒童之家的輪候人數為337人,而兒童院舍的輪候人數為231人。[7]由於部分輪候住宿照顧服務的兒童,同時適合寄養服務及兒童之家的服務,因此善用寄養服務,亦可紓緩部分兒童住宿服務的壓力。[8]

合資格家庭不代表能成功配對

截至2017年底,全港有876個合資格的寄養家庭,與正接受服務的寄養兒童數目相若。[9]但這些合資格的家庭中,有227個,即四分之一在當時並沒獲安排兒童寄養,意味每個正在提供寄養服務的家庭,平均需照顧1.3個寄養兒童。[10]

部分合資格家庭沒獲配對兒童,部分則要照顧多於一人,背後原因相信與配對過程有關。目前的寄養服務會因應個別需要,安排兒童入住合適寄養家庭。[11]有剛成為寄養家長的受訪者憶述,為她評估個案的社工指出,負責配對的人未必是一直跟進她個案的社工,因此未必了解她的實際情況,故此,進行配對的社工,須依賴為家庭處理申請的社工所提交的報告,去判斷兒童是否適合入住該寄養家庭。寄養家庭的報告寫得詳細當然有助配對過程,不過社工始終無法對資料庫上的每一個寄養家庭瞭如指掌,加上配對亦有其他條件要吻合,種種限制,都令社工為兒童安排寄養家庭增添難度。[12]

配對不易,那些已獲安排兒童寄養的家庭,由於有往績可尋,因而有時會獲「寄予厚望」。有前線社工反映,由2016年4月至2017年1月間,其所屬中心曾申請過283次寄養服務,但在三個月配對期後,最終只獲派46個家庭。為了有人能照顧兒童,他們需要接觸正在提供寄養服務的家庭,希望他們能照顧更多兒童。[13]

這種「有寄養家庭沒有提供服務,有寄養家庭照顧多於一個孩子」的現象,說明只看合資格寄養家庭的數目,並不足以判斷提供服務的家庭是否足夠。過去也有機構反映,指配對過程需考慮多方面,包括寄養兒童的需要及性格、寄養家長的經驗、家居環境,甚至家中成員的年齡、性別等,因此,寄養家庭的數目應遠較需要服務的兒童為多。[14]

港府為招募有心人 提高財政誘因及多渠道宣傳

故此不難明白,為何政府在近年寄養服務使用率都超過八成半的情況下[15],仍會提高誘因,鼓勵更多家庭提供寄養服務。[16]坊間也有意見提出,即使社署增加寄養服務名額,但如果沒有增加相應的寄養家庭,始終難以改善服務供求問題。[17]

為招募更多有心人提供寄養服務,社署去年12月已調高了寄養服務津貼,並增設照顧三歲以下幼兒的額外獎勵金。[18]社署回覆智經查詢時補充,除了提高津貼外,社署亦與11間寄養服務機構合作,以不同傳播媒體宣傳和招募寄養家庭,例如於去年推出一輯有關寄養服務的電視宣傳短片、電台宣傳聲帶及海報,鼓勵及招募合適人士參與成為寄養家庭。此外,署方又舉辦兩年一度的寄養家庭服務頒獎禮,肯定及表揚寄養家長對寄養服務的長期貢獻。[19]

居住環境須適合兒童成長 申請不易成功

然而,即使加強宣傳能吸引更多有心人,但如果他們並不符合成為寄養家庭資格,對解決問題始終沒有太大幫助。有寄養服務機構在2013至2015年間得到社署資助,在西九龍區推行寄養家庭招募計劃,通過電視電台、報章雜誌、Facebook專頁及港鐵燈箱廣告等媒介宣傳,又設立街站向市民推廣寄養服務。雖然一輪宣傳攻勢後,有近300個家庭表示有興趣參與寄養服務,撇除半途放棄申請的人,最後成功通過評估,並登記成為寄養家庭的,卻不足20個。[20]

畢竟,理想的寄養家庭需要有足夠的居住面積[21],所以住所空間大小、家庭成員數量等因素,都會影響有心人能否成為寄養家庭。受訪者向智經表示,寄養家庭有一定的家居環境要求,主要關注兒童安全以及能否給兒童一個家的感覺。例如寄養兒童不可睡在客廳,也不可以睡在流動床(即晚上才安裝的床),另外,寄養家庭不可採用開房式廚房,也必須要有窗花等。[22]

改變定位及招募形式 加強針對性宣傳

為確保兒童健康成長,寄養家庭固然須符合一定要求,然而近年香港人愈住愈細,變相令合資格家庭買少見少。另一方面,在2017年底,可提供寄養服務的家庭數目(876個),已較2014年3月底(944個),減少了12.5%。在各種挑戰下,推出具針對性的宣傳策略,顯得更為重要。

美國一份收集了各組織在招攬寄養家庭時所用的成功宣傳手法的報告(下稱「寄養家庭報告」),或可供香港借鏡。例如當中提及一家名為Anu Family Services(Anu)的機構,將寄養家庭定位為「具有治癒思維的家長」(Healing Parents)。[23]在這定位下,Anu有目標地在一些瑜伽中心、按摩治療中心,以及其他綜合康復中心進行招募。

Anu在聚焦小組中明白到,大部分人因恐懼而對成為寄養家長感猶豫,亦希望在整個寄養過程中得到其他人的支持,因此邀請了Healing Parents 參加所有招募活動,令有意成為寄養家長的人能得到一手資訊,減少不安。[24]Anu又設立「寄養大使」(Ambassadors),邀請現有的寄養家長做義工,一起親身招募新成員。

在佛羅里達州,同樣有組織聘用寄養家長協助招募,當地政府亦透過設立網站,分享不同的成功故事和寄養家長的感想,以助宣傳。[25]此外,有組織要求接獲首次查詢的員工繼續跟進個案,與有意成為寄養家長的人培養關係及信任,從而增加寄養家長對於該組織的信任和信心。[26]

除了招募方法,招募地點亦對尋找合適人選有幫助。美國有調查發現,從宗教組織首次接觸寄養服務的人,較在大眾媒體中接觸的人,提供更長的寄養服務年期。[27]寄養家庭報告也提及,有信仰背景的人多數會認同及樂意幫助別人,因此在這些機構中,可更易接觸到有意提供寄養服務的人。[28]

改革前提:完善數據分析

在香港,現時已有寄養服務機構在個別地區招募寄養家庭[29],長遠而言,推出更多具針對性的推廣活動,是改善寄養服務的重要方向。

在此之前,當局及相關機構可以加強數據搜集和分析,以助找出潛在的寄養家庭。在美國內華達州,當地政府為招聘寄養及領養家長訂下五年計劃,分階段設下目標、策略及行動。[30]計劃的其中一個目標,正是收集寄養兒童的人口統計資料,來分析需要服務的兒童的特徵、需求及趨勢,並與合資格照顧者的人口統計資料進行對照。當地政府亦藉着辨識願意與政府合作的企業、組織及宗教組織,來建立多元社區夥伴關係,加強資源運用,並就妨礙市民成為照顧者的任何語言障礙進行評估,準備充足的翻譯文件及培訓課程,讓更多人能成為照顧者。[31]

目前香港的寄養服務數據,也有不少值得豐富、梳理的空間,例如,由於寄養服務並非以地區為本,因此當局沒有備存每區寄養家庭的數量[32],亦沒有收集正使用住宿服務而又有特殊需要的兒童人數。[33]

兒童事務委員會的初期工作,亦包括整合兒童數據的安排。[34]希望隨着委員會成立,相關數據可得到更有系統的梳理,讓政策及宣傳策略的制訂能有更堅實的依據。藉着更全面的數據,社會亦可探討如何透過各種支援,留住現有的寄養家庭,讓更多有需要的兒童得到妥善照顧。

1 「政府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5/31/P2018053100367.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31日。
2「社署本年度起增加240個寄養服務名額」。取自香港電台網站: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330280-2017051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14日。
3「社署調高寄養服務津貼」。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2/01/P2017120100366.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日。
4 「香港家庭福利會就檢討兒童住宿照顧服務提交的意見書」,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立法會CB(4)601/16-17(08)號文件,2017年2月21日;「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寄養服務就檢討兒童住宿照顧服務提交的意見書」,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立法會CB(4)601/16-17(04)號文件,2017年2月17日;「尹淑霞女士就檢討兒童住宿照顧服務提交的意見書」,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立法會 CB(4)601/16-17(09)號文件,2017年2月21日。
5 「兒童住宿照顧服務」,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825/16-17(09)號文件,2017年7月10日。
6 「寄養家庭令兒童重獲關愛」。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201/21/P20120119044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1月21日。
7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答覆編號:LWB(WW)0219)」。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fc/fc/w_q/lwb-ww-c.pdf,查詢日期2018年2月1日,第597頁。
8 「兒童住宿照顧服務(補充資料)」,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850/16-17(01)號文件,2017年7月。
9 「寄養服務」。取自社會福利署網站:https://www.swd.gov.hk/tc/index/site_pubsvc/page_family/sub_listofserv/id_fostercare/,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月8日。
10 智經於2018年1月29日向社會福利署發送電郵查詢寄養服務情況,社會福利署於2018年2月7日回覆。
11 同10。
12 資料來源:智經訪問一位寄養服務提供者後得出相關資料。
13 「尹淑霞女士就檢討兒童住宿照顧服務提交的意見書」,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立法會 CB(4)601/16-17(09)號文件,2017年2月21日。
14 「香港家庭福利會就檢討兒童住宿照顧服務提交的意見書」,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立法會CB(4)601/16-17(08)號文件,2017年2月21日,第1頁。
15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答覆編號:LWB(WW)0477)」。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fc/fc/w_q/lwb-ww-c.pdf,查詢日期2018年2月1日,第1,136頁。
16 同3。
17 ­同14。
18 同3。
19 同10。
20 同14。
21 同9。
22 同12。
23 "Effective Practices in Foster Parent Recruitment, Infrastructure, and retention," Casey Family Programs, December 2014, p.30.
24 同23。
25 同23,第7頁。
26 同23,第8頁。
27 Maureen Marcenko, Kathy Brennan and Sandra Lyons, “Foster parent recruitment and retention: Developing resource families for Washington State’s children in care,” Partners for Our Children, http://partnersforourchildren.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s/2009._foster_parent_recruitment_and_retention.pdf, May 2009, p.3.
28 同23,第5頁。
29 同14。
30 "State of Nevada Foster Parent and Adoptive Parent Diligent Recruitment Plan 2015-2019," Nevada Division of Child and Family Services, http://dcfs.nv.gov/uploadedFiles/dcfsnvgov/content/Tips/Reports/Attachement%20B%20Foster%20and%20Adoptive%20Parent%20Diligent%20Recruitment%20Plan.pdf, accessed February 1, 2018, pp.1-2.
31 同30,第2至3、6頁。
32 同7。
33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答覆編號:LWB(WW)0643)」。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fc/fc/w_q/lwb-ww-c.pdf,查詢日期2018年5月8日,第1523頁。
34 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