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圖書館電子書庫試用有感


創意及文化 | 2018-06-21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在數碼時代,實體書會否被電子書取代,是一個爭論不休的話題。堅持閱讀實體書的人,可能偏愛紙質書拿上手的感覺;而接受電子書者,則可能喜歡「一機在手」便可帶着個人書庫環遊世界的便利。

圖書館借出館藏下跌 推電子書可救火?

近年香港公共圖書館(下稱「圖書館」)的館藏保持每年增長,但借出館藏反覆下跌,自2009/10年度至2016/17年度累計錄得近兩成跌幅。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認為這跟市民閱讀習慣改變有關[1];當局在增購圖書館資料時,也會考慮兼顧電子書等不同圖書館資料的供應。[2]

事實上,近年圖書館購置和訂閱電子書館藏的開支反覆上升,由2013/14年度的130萬元,增至2016/17年度的420萬元,2017/18年的預算也有400萬元。[3]而成人中文電子書的館藏數量,也錄得可觀增長,由2013年只有「方正中文電子書」和「遠景繁體中文電子書」兩個,增至現時包括「HyRead電子書」和「SUEP電子書」[4]等合共四個電子書庫,電子書數量也由2013年的7.3萬本,增至2017年的10.4萬本。[5]

不過,在圖書館致力添置電子書的同時,市民是否知道有該項服務並善加利用,卻屬疑問。有政黨在今年3月15日至28日,採用隨機電話抽樣形式,訪問了741名成年市民,發現超過六成受訪市民不知道圖書館有借閱電子書的服務。[6]

香港大部分電子書為英文書 最主要的中文電子書庫是簡體書庫

圖書館的電子書借閱服務普及與否,與服務內容是否切合本地讀者需要,相信有一定關係。舉例來說,本地多中文讀者,在2017年圖書館錄得4,830萬總借閱次數,當中3,740萬次屬中文書籍,佔比接近八成。[7]而截止2017年底,圖書館實體書館藏中的中、英文書籍比例為73.3%:26.7%[8],與借閱數據相約。但根據官方數據,截至2017年底,圖書館提供的中英文電子書共27.3萬本[9],當中逾六成為英文電子書。[10]

在成人中文電子書的部分,在2016年6月之前,圖書館長期只有「方正中文電子書」和「遠景繁體中文電子書」兩個電子書庫,而由於後者的電子書藏量只有數百本,因此實際上只有前者在支撐局面。在2017年,方正中文電子書的藏量達9.5萬本,佔所有成人中文電子書藏量超過九成。[11]

方正中文電子書提供的是內地出版的中文電子書[12],原文自然是簡體中文。雖然其配備了繁簡切換功能,能方便習慣閱讀繁體中文的讀者,但實際效果頗為參差,例如會將「鬚髮變白」誤譯作「須發變白」;「肌肉鬆弛」誤譯作「肌肉松弛」;「皮膚乾皺」誤譯作「皮膚干皺」等等,不一而足。[13]

當然,圖書館的電子書庫缺乏繁體書,也可能與繁體中文電子書市場發展未成熟有關。台灣國立臺中圖書館採編課課長賴忠勤在2012年撰文,就提及曾為繁體中文電子書數量稀少的問題,拜會若干大型出版公司共商對策;當時出版界也擔心公共圖書館提供電子書服務會影響實體書銷售。[14]事隔多年,今天的讀者看來仍須靜待繁體中文電子書市場走向成熟。

市民愛讀小說 主要電子書庫傾向學術性

在語文選擇之外,電子書庫的書籍種類能否契合港人的閱讀喜好,同樣值得討論。若觀察香港圖書館2015年外借中文書籍的數據,本地讀者最愛閱讀的書籍類型是小說,差不多每四本借出的書籍當中,就有一本是小說。在「語言學及文學」類別中,如果將非小說書籍,如中國文學、東方文學、西方文學、詩詞和戲劇等也計算在內,整個類別的佔比更接近四成。[15]

智經實際試用方正中文電子書後,發現小說只佔館藏的3.7%[16],明顯並非該電子書庫重視的書籍類型。參考圖書館網頁的描述,該書庫的定位是以學術學科為主,雖然除了專業用書外,也有適合一般讀者閱讀的文本[17],但休閒閱讀並非其重點所在。舉例來說,我們可以在該書庫找到數十本研究或討論過金庸小說的作品,卻沒有任何一本金庸小說。

根據官方資料,在圖書館的實體館藏當中,香港市民最愛借閱的成人中文小說仍然是金庸小說,在2017年借閱量最多的成人中文小說當中,首八位全部被金庸小說佔據,餘下兩個名額則是另一本地作家亦舒的作品。[18]但在該電子書庫中,卻只收錄了一本亦舒的小說[19],以及多本研究或討論亦舒的著作。

平心而論,方正中文電子書的定位是內地出版的中文電子書,本地作家的作品被忽略,屬意料中事。畢竟像一些內地著名當代作家的作品,例如莫言、余華、王朔、賈平凹、路遙等人寫的小說,都能夠在該書庫中找到。

傳統繁體豎排 難適應電子閱讀

除了方正中文電子書外,「遠景繁體中文電子書」是另一個較早可被使用的成人中文電子書庫,該書庫與前者相比,雖只有寥寥數百本館藏,不過當中逾六成電子書均屬「文學‧語文」類別,似乎稍能補足前者的不足之處。

不過,智經實際試用該電子書庫後,卻發現其他問題。首先,該書庫只收錄了台灣遠景公司出版的作品。此外,書中文字一律以豎排顯示,而電子書採用的格式又是影像檔,令一般電腦螢幕難以顯示一整頁書,造成讀者每讀一句,都需要將滑鼠拉上拉下,嚴重窒礙閱讀的流暢度。

電子書成功兩大關鍵:內容迎合需求 檔案格式易使用

透過上文介紹,可知過去香港雖然有兩個成人中文電子書庫,但一來在內容上未必能迎合本地讀者需求,二來格式上未必方便讀者使用。這些因素,或部分解釋了其使用量為何多年來未見提升。

根據官方統計,自2013年至2017年,「方正中文電子書」的網上閱讀和借閱量均大致持平,維持在6萬次至7.5萬次之間。但「遠景繁體中文電子書」的瀏覽次數卻反覆向下,由3.4萬次減少至1.8萬次[20],跌幅接近五成。

但另一方面,圖書館分別於2016年6月和2017年4月推出的HyRead電子書和SUEP電子書[21],暫時看來卻似乎頗受市民歡迎。舉例來說,在2017年,方正中文電子書的館藏量,雖然是HyRead電子書的14倍,但後者的使用量卻超過前者接近三倍,成績可圈可點。

「真‧電子書」要能掌上閱讀

在智經實際試用HyRead電子書後,發現它與傳統兩個成人中文電子書庫的最大不同,在於它真正實現了電子書的「便攜性」,例如其提供的手機應用程式,讓讀者可直接在手機上瀏覽、試閱、借閱或下載書籍[22],功能較其他圖書館電子書庫全面。

此外,HyRead電子書的藏書分類明顯較為貼近生活,也可能是較受本地讀者歡迎的原因之一。例如同樣使用HyRead電子書平台的SUEP電子書,收錄的就是本地聯合電子出版公司出版的書籍,除了有本地作家如倪匡的小說系列作,還有提供不少旅遊參考書[23]──在2017年,旅遊書是香港讀者最喜歡從圖書館借閱的成人中文非小說類書籍。[24]

在藏書分類方面,HyRead電子書也不是按照學術分科排列,而是盡量貼近一般人的生活需要,例如文學小說、語言學習與考試、財經知識、科普讀物、數碼科技情報,以至美食食譜和旅遊參考書等。

方便閱讀的格式未普及 仍需繼續努力

不過,正如上文提及,內容是否貼近讀者是一回事,但如果電子書格式不方便讀者使用,也會影響電子書的普及。現時HyRead電子書雖然可以將程式下載到手機當中,但其實大部分HyRead電子書的館藏,仍然不便閱讀。其在部分書籍上採用的EPUB電子書格式,好處是可透過閱讀程式調校書籍排版與文字大小,方便在螢幕較小的手機上閱讀。

但智經統計過後,發現只有不足兩成的HyRead電子書有提供EPUB格式,其餘絕大部分均為難以再調節排版和文字大小的PDF格式。有學者指出,PDF格式在設計之初,本是為了針對紙本印刷而量身訂造,適合印刷但未必適合電子閱讀。[25]例如,若電子書為豎排排版,其實不論是否下載到手機,對讀者都頗為不便。當然,如果市民有配備平板電腦,問題或者也可以得到解決。

透過上文介紹,可知圖書館提供的成人中文電子書,過往可能由於未能貼近一般市民的生活需要,在格式上也未必方便讀者使用,導致使用量未見提升。但圖書館近年推出的電子書,從市民反應來看,相信已找到正確改善方向。至於圖書館未來能否提供更多的電子書,以更方便的閱讀格式進入市民眼簾,則有賴當局持之以恆地推動。

1 「公共圖書館館藏的類別、發展和管理」,《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採購和註銷圖書館資料的準則和程序》,香港申訴專員公署,2017年9月12日,第8頁。
2 「圖書館資料的採購」,《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採購和註銷圖書館資料的準則和程序》,香港申訴專員公署,2017年9月12日,第10頁。
3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八至一九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答覆編號:HAB156)」。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s://www.legco.gov.hk/yr17-18/chinese/fc/fc/w_q/hab-c.pdf,查詢日期2018年5月31日,第382頁。
4 註:HyRead電子書和SUEP電子書,分別於2016年6月和2017年4月推出。資料來源:「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八至一九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答覆編號:HAB432)」。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s://www.legco.gov.hk/yr17-18/chinese/fc/fc/w_q/hab-c.pdf,查詢日期2018年5月31日,第1,657頁。
5 同4。
6 「『港人閱讀風氣調查』結果發布」。取自民建聯網站:http://www.dab.org.hk/news_detail.php?nid=3978&mid=5,5,22,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4月18日。
7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八至一九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答覆編號:HAB188)」。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s://www.legco.gov.hk/yr17-18/chinese/fc/fc/w_q/hab-c.pdf,查詢日期2018年5月31日,第492頁。
8 「圖書館館藏」。取自香港公共圖書館網站:https://www.hkpl.gov.hk/tc/about-us/collection-develop/collections.html,查詢日期2018年5月31日。
9 同3,第381頁。
10 同4。
11 同4。
12 「電子書」。取自香港公共圖書館網站:https://www.hkpl.gov.hk/tc/e-resources/e-books/home,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6月5日。
13 「中老年人健康生活宜與忌」。取自方正Apabi中文電子書網站:http://www.apabi.com/lcsd/?pid=book.detail&metaid=m.20170417-SJB-902-0127&cult=TW&wd=,查詢日期2018年5月31日,第3頁。
14 賴忠勤,〈公共圖書館電子書服務平台之建置與發展〉,《臺北市立圖書館館訊》,29卷3期,2012年3月,第48頁。
15 「香港公共圖書館服務概覽」,《香港統計月刊》,政府統計處,2017年1月,第FB9頁。
16 註:包含小說和翻譯小說,分別對應在「中國文學」類別下的「小說」,以及「世界文學」類別下的「世界文學」和「各國文學」,前者佔3.6%,後者佔0.1%。資料來源:「電子圖書」。取自方正Apabi中文電子書網站:http://www.apabi.com/lcsd/?pid=foreign.search&db=dlib&dt=EBook&dc=1.6&hdc=1&of=PublishDate&om=desc,查詢日期2018年5月31日。
17 「方正中文電子書(成人館藏)」。取自香港公共圖書館網站:https://www.hkpl.gov.hk/tc/e-resources/e-books/description/9178/apabi-chinese-ebooks-adults-collection,查詢日期2018年5月31日。
18 同7,第494頁。
19 註:亦舒,《曼陀羅》(廣州:花城出版社,1987年。)
20 同3,第383頁。
21 同4。
22 註:雖然「方正中文電子書」也有所屬Apabi Reader應用程式,但一方面該程式更似閱讀工具,並不能直接透過該程式一覽書庫藏書;在另一方面,如果要透過Apabi Reader借書,需要利用二維碼借書功能,即先用個人電腦選擇「線上閱讀」,再取得二維碼,然後用Apabi Reader掃描某書的二維碼後下載,才能在手機閱讀。不過,若使用香港公共圖書館的帳號,並無法在線上閱讀時取得二維碼,網頁會顯示「該機構沒有開啟二維碼借書的功能」。資料來源:「Apabi中華數字書苑:使用說明」。取自香港科技大學圖書館網站:https://libguides.ust.hk/apabi#a3,查詢日期2018年6月5日;「電子圖書」。取自方正Apabi中文電子書網站:http://www.apabi.com/lcsd/?pid=foreign.search&db=dlib&dt=EBook&dc=1.6&hdc=1&of=PublishDate&om=desc,查詢日期2018年6月5日;「電子書館藏使用概覽」。取自香港公共圖書館網站:https://www.hkpl.gov.hk/tc/e-resources/overview-of-ebook-collections.html,查詢日期2018年6月5日。
23 「SUEP電子書」。取自香港公共圖書館網站:http://hkpl.ebook.hyread.com.tw.ezproxy.hkpl.gov.hk/libCateList.jsp?id=1956&cateName=SUEP電子書,查詢日期2018年6月5日。
24 同7,第494頁。
25 洪林伯、王念祖,〈公共圖書館提供電子書服務的問題與挑戰〉,《臺北市立圖書館館訊》,29卷3期,2012年3月,第1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