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8-07-13 | 《信報》

公眾街市增社會效益 社區居民檔販皆得益



近年電視台開拍不少關於街市和烹飪的節目,觀眾有時會在平日晚上見到「肥媽」在街市介紹如何「食好D 食平D」,週末晚上則見到「麥包」推薦如何在街市遊樂一番。如此多類似節目,不只因為街市常客是電視節目的忠實粉絲,還包括到街市購物是居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在售賣糧食,讓居民「食好D 食平D」之外,街市還可以讓居民「生活再好D」嗎?在歐洲,便有不少市集為有需要的居民提供可負擔的糧食、向居民推廣健康生活及飲食習慣,以改善居民福祉。

檢討公眾街市的定位、管理模式及架構

在香港,市民比較常光顧的街市有食物環境衞生署(食環署)轄下的74個公眾街市[1],以及領展約60個鮮活街市。[2]食物及衞生局(食衞局)局長於去年10月表示,政府會就公眾街市的定位、管理模式及架構等進行全面檢討。而將興建的公眾街市,亦會考慮採用新的設計和營運模式。[3]

政府曾委託顧問就公眾街市制訂具體的改善方案。顧問在提交的報告中指出,公眾街市的定位是市民大眾購買新鮮糧食的主要途徑之一,政府表示認同該看法。[4]但有意見認為,政府只將公眾街市視為一個純粹交易的通道,無視其社會價值,包括作為促進社區交流的中心、婦女及低技術人士的工作場所、為基層提供價廉物美的鮮活食物市場等。[5]

其實在歐洲不少地方,市集不只向居民售賣生活用品和糧食,更推出為社區帶來效益的項目,當中不乏供香港作借鏡的可貴經驗。

歐洲:改善居民福祉和生活條件

在「歐洲城市可持續發展項目(URBACT)」下,歐盟於2015年發布《市區的市集:城市的心靈和原動力(Urban markets: heart, soul and motor of cities)》報告(《市集報告》)。[6]當然歐洲的市集未必可與本港的公眾街市直接比較,但《市集報告》所介紹的市集與本港的公眾街市的相似之處,在於大家都是位於市區、為居民提供生活用品和糧食,以及部分是由政府管理的。歐洲市集的營運模式及帶來的社會效益,為本港檢討公眾街市提供具價值的參考作用。

《市集報告》分析,市集可為社區的社會凝聚力(social cohesion)出一分力,包括為社區帶來所需的社會服務,例如收集糧食後免費派發予貧窮居民;以及宣揚健康生活和飲食習慣,例如向居民提供有關資訊。以上均是以改善居民的福祉和生活條件為前提。[7]

市集提供上述服務,受惠的不只居民,還包括市集本身。《市集報告》指出,這些服務能提升市集在社區的重要性,令從政者更願意撥出資源去改善市集;居民則更認同市集,並更願意支持和光顧它們,從而增加其經濟效益。[8]意大利都靈(Torino)和西班牙巴塞隆拿(Barcelona)的市集,是其中的成功例子。

意大利:為低收入家庭提供糧食

根據《市集報告》,在一些社會匱乏(socially deprived)社區,市集可透過為居民提供可負擔的物品和糧食,為社區的發展作貢獻。[9]

在意大利的都靈,一項名為「Fa bene」、解作「這很好」的計劃,推行目的是補充貧窮居民營養、提升市集營業額及減少被棄置糧食。計劃收集當地兩個市集的剩餘物品、糧食和捐款,並給予社區的低收入家庭。居民向參與計劃的檔販購買時可多買一點,然後將那多一點的物品和糧食捐予計劃。檔販亦會將當天未能出售的物品和糧食捐出來。計劃推出一年已得到60名零售商和15名義工支持,也獲得居民捐贈分別2,000公斤和800公斤的物品及糧食。作為回報,受惠家庭獲邀為計劃分發糧食,以及參與社區的義務工作活動。[10]

西班牙:宣揚健康生活和飲食習慣

《市集報告》也指出,市集可透過推廣健康生活和飲食習慣,例如為居民提供新鮮健康的糧食及健康飲食習慣的資訊,為社區的發展出力。[11]

在西班牙的巴塞隆拿,市議會與市集團體合作舉辦健康飲食習慣宣傳活動。值得留意的是,不少活動的主要對象是兒童和年輕人這些未來顧客。其中有為6至16歲學生舉辦的教育活動,向他們介紹健康飲食習慣,亦帶他們參觀當地市集。此外,知名廚師和公眾人物,如足球明星,會透過訪問向居民介紹購買新鮮和時令食物的理由。當地更透過網頁、手機應用程式及社交媒體,向居民提供食譜和健康飲食等資訊。在推出這些活動後,在市政府轄下市集購物的居民大幅增加。[12]

公眾街市可增加社會效益元素

上述經驗反映,市集可以為社區的低收入人士提供食物,讓他們得到溫飽和營養;也可以向居民推廣健康生活和飲食習慣,鼓勵他們建立良好的生活模式。至於香港,公眾街市並非全無以上功能。近年有環保團體與社區團體合作舉辦「街市食物回收團」,讓參與學生到公眾街市回收賣剩的新鮮蔬菜,並進行分類及篩選,再轉贈予區內低收入及有需要的家庭和長者。[13]此外,有團體設立食物援助協助平台,聯繫食物捐贈者(包括食肆、連鎖店和批發商等)和食物援助服務機構(包括宗教團體和非牟利機構等)。[14]

但類似的行動未必能善用公眾街市的剩餘食材。環保團體綠領行動於2014年進行的調查發現,食環署轄下沙田街市一天丟棄181公斤可食用剩餘食材,以此推算食環署轄下所有公眾街市每天產生14.3公噸可食用剩餘食材,足夠一個成年人食用34年[15][16]

若要更多公眾街市回收剩餘食材,除了靠檔販更積極參與,政府亦可考慮給予更多支援。然而,有惜食香港運動督導委員會成員表示,曾多次邀請食環署推出措施鼓勵公眾街市檔販捐出剩餘食材,但均遭拒絕。[17]有意見認為食環署可在公眾街市增設相關設施及儲存空間以處理剩餘食材[18],以及制訂食物回收及管理機制。[19]政府在檢討公眾街市時,可考慮研究有關建議的可行性。[20]

在宣揚健康生活和飲食習慣方面,參考食環署網頁上列出的2006年至2017年已舉行的公眾街市推廣活動,公眾街市曾舉辦約20個推廣健康活動,例如由註冊中醫師講解保健方法和介紹食療食譜,以及由導師示範烹調有關菜式。[21]

但與兒童有關的活動,只有「2011『型』仔『型』女飲食有『營』展覽及工作坊」,由註冊營養師在多個公眾街市講解兒童肥胖的成因、預防方法,以及兒童營養健康的飲食習慣,並介紹多款在公眾街市有售的材料所烹調的有「營」食譜。另外,導師分別在多個公眾街市示範有關菜式。[22]至於針對年輕人的活動則欠奉。[23]

參考西班牙巴塞隆拿的市集,本港的公眾街市或可考慮增加以兒童和年輕人為目標的宣傳活動,目的除了希望向他們從小灌輸健康生活和飲食習慣,亦希望吸引他們將來多點光顧公眾街市。當局可考慮為在學兒童舉辦健康教育和參觀公眾街市的活動,以及透過社交媒體和受年輕人歡迎的公眾人物向他們提供相關資訊。

擴大「參與式」街市管理模式?

如要增加上述具社會效益的項目,並不能單靠政府之力,相信檔販的參與會令項目的推行事半功倍。

以意大利的都靈為例,儘管當地的開放式市集由市政府直接管理,但市集的檔販可透過加入市集委員會(market commission),影響政府在管理方面的決定。當地每一個市集都設有這些諮詢組織,就市集的檔位續期、宣傳活動、營業時間、改善工程等提出建議。[24]

香港亦有類似的「參與式」管理模式。現時每個公眾街市均成立了街市管理諮詢委員會(諮詢委員會),每隔兩至三個月舉行會議,提出有關改善公眾街市管理和經營潛力的措施,並設計及籌辦宣傳活動。諮詢委員會由分區衞生總督察擔任主席,成員來自有關各方的代表,包括食環署、建築署、機電工程署、有關的保安公司和清潔承辦商、不同生意的街市檔位租戶及區議員。[25]

從上述的職能介紹,可見諮詢委員會所商討的事情,主要與提升公眾街市的營運能力有關。當局在檢討公眾街市的管理模式和架構時,或可考慮讓諮詢委員會將來能討論和決定公眾街市可推行的社會效益項目。相信諮詢委員會是一個理想的平台,因為既有各政府部門的技術支援,亦有熟悉公眾街市營運情況和了解社區居民需要的檔販參與。這樣應該有利於公眾街市推行更多可行和適切的社會效益項目,亦有助增加檔販對公眾街市的參與和歸屬感,令他們有動力和時間積極改善街市的運作。

公眾街市可為社會發展作貢獻

公眾街市與居民的關係,並不止於純粹的交易買賣,還可包括收集並捐贈剩餘生活用品和糧食予有需要的居民,以及推廣健康生活和飲食習慣。換來的,是居民更認同公眾街市,更願意光顧它們。

要在公眾街市有效地推行更多具社會效益的項目,少不了政府和檔販的參與。政府方面,可在檢討公眾街市時考慮增加其社會效益元素,並擴大諮詢委員會的職能。至於檔販,他們可更積極參與公眾街市的管理,為公眾街市的營運模式和居民的福祉發聲。這樣便能做到社區、居民和檔販皆得益。

1 「轄下公眾街市及熟食市場/中心名單」。取自食物環境衞生署網站:http://www.fehd.gov.hk/tc_chi/pleasant_environment/tidy_market/Markets_CFC_list.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9日。
2 「鮮活街市」。取自領展網站:http://www.linkreit.com/tc/properties/Pages/Market.aspx,查詢日期2018年6月8日。
3 「立法會三題:改善現有公眾街市和小販管理」。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0/25/P2017102500612.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0月25日。
4 「改善公眾街市營運環境的措施」,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公眾街市事宜小組委員會,立法會CB(2)643/14-15(01)號文件,2015年1月20日,第1、2、5頁。
5 「匯念(政策研究)網絡意見書」,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立法會CB(2)1042/10-11(07)號文件,2011年2月22日,第1頁;「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 (會議議程)2011年2月22日」。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s://www.legco.gov.hk/yr10-11/chinese/panels/fseh/agenda/fe20110222.htm,查詢日期2018年5月10日。
6 “Urban markets: heart, soul and motor of cities,” European Union, March 2015, http://urbact.eu/sites/default/files/urbact_markets_handbook_250315.pdf.
7 同6,第75和84頁。
8 同6,第85頁。
9 同6,第75頁。
10 同6,第79和84頁。
11 同6,第84頁。
12 同6,第83頁。
13 「學校『街市食物回收團』」。取自地球之友網站:http://foodwaste.foe.org.hk/html/chi/c_school_tour.php,查詢日期2018年5月9日;同1。
14 「惜食平台FOOD-CO年收200噸食物 嬰兒奶粉零食最多人捐」。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102565/,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6月26日。
15 「食環署街市日棄 14.3 公噸食材 發動網上簽名促制訂食物回收政策」。取自綠領行動網站:http://www.greeners-action.org/load.php?id=323347,查詢日期2018年6月8日。
16 智經於5月9日向食衞局查詢公眾街市剩餘食材及其處理方法的相關數據,截止6月27日仍未獲回覆。
17 〈食署街市日棄14噸剩食〉,《太陽報》,2014年12月27日,A03頁。
18 「食署街市日剩食 夠1人吃34年」。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506370,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12月27日。
19 「促請食環署制訂街市食物回收政策」。取自撐香港網站:http://www.supporthk.org/zh-hant/petition/要求食環署制訂街市食物回收政策,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12月19日。
20 智經於5月9日向食衞局查詢會否考慮上述建議,截止6月27日仍未獲回覆。
21 「已舉行的推廣活動內容及花絮」。取自食物環境衞生署網站:http://www.fehd.gov.hk/tc_chi/pleasant_environment/tidy_market/past_activitie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8日。
22 「『型』仔『型』女飲食有『營』展覽及工作坊」。取自食物環境衞生署網站:http://www.fehd.gov.hk/tc_chi/pleasant_environment/activities/diet_coolkids/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19日。
23 智經於5月9日向食衞局查詢會否考慮在公眾街市推出針對兒童及年輕人的健康飲食宣傳活動,截止6月27日仍未獲回覆。
24 同6,第50頁。
25 「公眾街市的管理問題」,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852/00-01(02)號文件,2001年6月18日,第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