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8-07-30 | 《星島日報》

醫生遠離我 有利健康嗎?



無病無痛時不找醫生,患病時才四處求醫,可能是不少市民的習慣,這無論對醫療系統還是個人健康,都不是理想選擇。

逾半港人因慢性病而死 須調整醫療系統助市民改善健康習慣

雖然不少研究指港人長壽[1],但根據衞生署在今年5月發表的報告,2016年有超過55%的本地登記死亡人數,是因慢性病而死,當中包括心血管疾病(包括心臟病和中風)、癌症、糖尿病和慢性呼吸系統疾病,這些疾病造成多人在70歲之前死亡,整體潛在減壽約10.5萬年。[2]

病急才投醫,當然不會是好的做法。在一些國家,例如英國,市民患病時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家庭醫生,由他們辨識出真正有需要的病人「入院」,減輕醫院不必要的壓力。他們平時也會負責病人的健康教育、疾病預防和診治。[3]

早前智經主席李國棟醫生出席一場由團結香港基金舉辦的午餐座談會時,也主張由家庭醫生減少人人去醫院求診的問題,但認為受資源問題困擾,基層醫療的發展程度仍然有限。未來香港的醫療系統,必須作出相應調整,以改善市民的健康水平。

預防性護理 是針對港人健康狀況的一帖良方

新一屆政府上任後,在去年年底成立「基層醫療健康發展督導委員會」[4],致力推動「基層醫療」,其目標就不只是方便市民在其就近居住和工作的地方獲得醫療服務[5],更引入家庭醫學的概念,強調持續護理、整全護理及預防性護理。[6]

舉例來說,如市民患有輕微慢性病,部分可能不敢擅自運動。但有家庭醫生稱適量運動其實具治療功效,例如高血壓、膝關節炎及糖尿病等長期病患者,可透過恆常運動改善病情及體能。不過,視乎個人健康狀況,不同病人的運動模式、強度、所需時間、次數及進度均要「度身訂造」[7],家庭醫生的角色就十分重要。

若有家庭醫生,市民甚至不必等到患病才投醫。家庭醫生作為終身健康夥伴,定時定候為其持續提供全人及預防性的護理,以確保其生理、心理及社交健康。[8]有家庭醫生在接受傳媒訪問時提及,他自己也需要一位家庭醫生追蹤自身健康狀况。對家庭醫生來說,即使患者無來求醫,他們也有責任按時主動提醒患者做身體檢查,如檢驗膽固醇,以及早發現健康隱患。[9]

普及家庭醫學觀念 從市民對自身健康的關注開始

但理想歸理想,現實是現實。現時很多人有病尚且諱疾忌醫,實難寄望所有人在無病無痛時也尋求醫生協助,防患於未然。障礙之一,是市民的觀念仍然習慣有病醫病,無病則敬醫生而遠之。其次是求醫需要成本,要市民額外花費金錢進行預防性護理,很多人想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要移風易俗,從來不易。由政府推動更多公眾教育及宣傳,自然有助更新市民的認知。不過,要人坐而言,起而行,單純傳遞健康知識未必足夠,畢竟很多人都有「疾病不會選中我」的錯覺;但是,一旦從自身某種健康問題出發,配搭方便可及的工具,市民關注程度可能就截然不同。

不少外國政府均致力於改善基層醫療的可及性。[10]智經早年研究也提及,包括英國NHS Direct和the NHS Direct website,澳洲Healthdirect Australia,加拿大Telehealth Ontario及紐約 Growing Up Healthy Hotline等例子,都旨在利用電子平台提供全天候互動醫護服務。[11]

不過,現時市民若想向診所醫生或在「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互通系統)索取個人病歷紀錄,說易不易,要填寫指定表格郵寄申請。[12]政府已於2017年7月展開互通系統第二階段發展計劃,包括建立「病人平台」,以便病人查閱部分資料[13],助市民建立自我護理意識。

值得一提是,有持份者在一場政府舉辦的交流會議提及[14],他們歡迎病人平台把現時不同來源的資訊集中在同一地方發放,例如健康紀錄、醫護計劃資料、醫療券餘額、藥物紀錄和過敏等,方便照顧者以至提供基層護理和支援服務的人員,長期追蹤病人的身體情況。[15]另外,參考外國經驗,若平台可進一步提供互動醫護諮詢服務,相信可讓市民更易接受預防性護理的觀念。

資助市民使用 增教學資源 可助家庭醫學普及

至於醫療成本的部分,雖然在理論上,若患者擁有一名對其病史具敏銳理解力的家庭醫生,可獲更準確的診斷,長遠有助患者節省求診時間和金錢。不過,在市民觀念未改變前,難免需要投入更多資源,包括由政府撥款資助市民使用基層醫療或預防性護理的相關服務。[16]

在一個以家庭醫生作為「守門人」的基層醫療體系中,市民身體但凡有任何疑難雜症,都會先尋求所屬家庭醫生協助,若病情嚴重才轉介到醫院或專科[17],其需求自然不小;而且嚴格而言,「家庭醫生」是一門醫學專科,有別於普通科和其他專科醫生,須接受一系列的培訓與資格認證[18],也需要相當資源。

因此,若將來市民對基層醫療的需求增加,現時當局對本科家庭醫學教育的支持並不足夠,本地兩所大學醫學院的家庭醫學部門,所獲得的資金,亦不足以提供國際最佳教學水平,而不確定的職業前景和資源分配問題,也對家庭醫學培訓者構成壓力。相反,若有充足教學資源,則可將更多教學、研究和服務內容融入學科,並為社區提供服務,這不但有利將預防性護理的概念傳遞給市民,也有助開拓家庭醫生的職業架構。

協調跨專業護理 助長期病患者管理

除了一般無病強身的市民之外,對長期疾病患者來說,家庭醫生的作用就更為明顯。上文提及的基層醫療健康發展督導委員會,就籌劃在2019年第三季啟用首間社區康健中心,服務內容包括為已經發病的患者,提供慢性病的管理和康復工作。[19]患有逐漸惡化或複雜疾病的長期病患者,通常需要跨專業護理和專職醫療人員的參與,若患者擁有一名得其信任且知曉其病史的家庭醫生居中協調,有助找到真正切合其需要的醫療服務,以免「病急亂投醫」,不但浪費患者金錢和醫療資源,更可能引起併發症。[20]

在加拿大,他們的基層醫療服務就主要是由家庭醫生和全科醫生提供,該國在過去十年進行的基層醫療改革,其重點正在於建立由家庭醫生、護士和其他專業人員組成的基層醫療團隊,專注於促進健康和改善慢性病的管理,為患者提供全面服務。[21]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時也提及,寄望地區康健中心會有不同類型的醫護人員。[22]

以人為本的綜合護理 生理與心理雙管齊下

除了關注生理問題,關注患者的心理健康也屬家庭醫生的功能,這是因為身心會互相影響,並非「各自為政」。美國衞生研究院(NIH)指,患有嚴重精神疾病的成年人,其患上慢性身體疾病的比率也較高,並且比一般人早死;同時受常見身體健康疾病困擾的人,其精神健康也有較高機率出現問題。[23]

然而,智經曾撰文指出,香港精神健康和情緒問題普遍,求助的人卻不多,可能與患者不一定能「自我發現」有關,更有案例指惡化過程可長達數年,而其間並不為患者察覺。[24]若香港能建立一個完善的基層醫療系統,那麼家庭醫生平日就會為市民做好疾病預防措施,包括向其介紹血壓、血糖、血脂等疾病常識;若有情緒困擾,更會給予適當的輔導和轉介。[25]

舉例來說,曾有一名產後抑鬱症患者告訴智經,尋求諮商與心理治療服務,排期輪候需時。好不容易等到向精神科醫生求診,卻發現醫生沒有花太多時間與其對話,治療方式以藥物為主,令她備感挫折。在這案例當中,正可以看到家庭醫生作為「守門人」和「居中協調」角色的重要性。

以人為本的醫療,無論對於患者還是醫療系統來說,都能發揮更大效益。雖然一人一家庭醫生的願景,在短期內或難以實現,但只要朝這個方向推進,長遠來說仍然對香港人的健康最為有利。

1 「香港人全球最長壽 CNN讚生活健康 咫尺之遙能享受郊野、海灘」。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165208/,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3月5日。
2 「邁向2025:香港非傳染病防控策略及行動計劃」,食物及衞生局、衞生署,2018年5月,第viii頁;「非傳染性疾病」。取自世界衞生組織網站:http://www.who.int/topics/noncommunicable_diseases/zh/,查詢日期2018年7月12日。
3 「急症室迫爆 問題不在於人手」。取自明報新聞網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721/s00022/1500598308499,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7月21日;"NHS general practitioners (GPs) services," NHS, https://www.nhs.uk/NHSEngland/AboutNHSservices/doctors/Pages/NHSGPs.aspx, last modified January 13, 2016.
4 「政府成立基層醫療健康發展督導委員會」。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1/29/P2017112900373.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1月29日。
5 註:醫療系統為病人提供的醫療護理可分三個層次:即基層、第二層及第三層醫療服務。第二層及第三層醫療主要包括專科和醫院服務,而基層醫療則是整個醫療系統的第一個層次,也是市民在醫護過程中的首個接觸點。良好的基層醫療系統,能使市民在就近其居住及工作的地方獲得全面、全人和協調的醫療服務。基層醫療為每位市民提供預防性護理和優質的疾病治理,對促進人口的健康尤為重要。資料來源:「基層醫療及家庭醫生的概念」。取自衞生署網站:https://www.pco.gov.hk/tc_chi/careyou/concept.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6月29日。
6 「基層醫療發展策略」,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729/10-11(05)號文件,2011年1月6日,第1頁;「基層醫療及家庭醫生的概念」。取自衞生署網站:https://www.pco.gov.hk/tc_chi/careyou/concept.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6月29日。
7 「醫生據病人體質病情處方 做運動治療輕微慢性病」。取自蘋果新聞網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080828/11528972,最後更新日期2008年8月28日;「運動有法:慢性病友運動須知」,衞生署,2016年7月。
8 「基層醫療及家庭醫生的概念」。取自衞生署網站:https://www.pco.gov.hk/tc_chi/careyou/concept.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6月29日。
9 「家庭醫生的家庭醫生:有責任提醒病人覆診」。取自msn新聞網站:https://www.msn.com/zh-hk/news/other/家庭醫生的家庭醫生﹕有責任提醒病人覆診/ar-AAnWhH,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6月28日。
10 "Primary care," NHS, https://www.england.nhs.uk/five-year-forward-view/next-steps-on-the-nhs-five-year-forward-view/primary-care/, accessed July 12, 2018.
11 「智經研究中心政策建議點題」,智經研究中心,2010年9月15日,第5頁。
12 「取閱病歷有何難?」。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57,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1月6日。
13 「互通系統啟用兩周年:成就與前瞻」。取自醫健通網站:https://www.ehealth.gov.hk/tc/publicity_promotion/ehealth_news_15/ehealth_news15.pdf,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3月15日,第2頁。
14 註:首場交流會議於今年二月八日假政府總部舉行,出席者分別來自「香港病人組織聯盟有限公司」、「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及「長期病患者關注醫療改革聯席」;當中亦有醫院管理局及電子健康紀錄統籌處的代表參與。資料來源:「互通系統啟用兩周年:成就與前瞻」。取自醫健通網站:https://www.ehealth.gov.hk/tc/publicity_promotion/ehealth_news_15/ehealth_news15.pdf,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3月15日,第4頁。
15 同13,第5頁。
16 「香港未來醫療發展及融資」,智經研究中心,2007年8月,第12頁;「基層醫療發展策略」,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729/10-11(05)號文件,2011年1月6日,第2頁。
17 「急症室迫爆 問題不在於人手」。取自明報新聞網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721/s00022/1500598308499,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7月21日;「醫療寬講:家庭醫學的重要角色」。取自香港醫院院牧事工網站:http://www.hospitalchap.org.hk/main/-publishing-56/2008-publishing-501/081-publishing-502/1500-2010-08-03-06-41-01,查詢日期2018年7月17日。
18 「醫療寬講:家庭醫學的重要角色」。取自香港醫院院牧事工網站:http://www.hospitalchap.org.hk/main/-publishing-56/2008-publishing-501/081-publishing-502/1500-2010-08-03-06-41-01,查詢日期2018年7月17日。
19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談葵青區地區康健中心試點計劃」。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7/08/P201807080078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8日。
20 「基層醫療及家庭醫生的概念」。取自衞生署網站:https://www.pco.gov.hk/tc_chi/careyou/concept.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6月29日;「醫療寬講:家庭醫學的重要角色」。取自香港醫院院牧事工網站:http://www.hospitalchap.org.hk/main/-publishing-56/2008-publishing-501/081-publishing-502/1500-2010-08-03-06-41-01,查詢日期2018年7月17日。
21 "About primary health care,"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s://www.canada.ca/en/health-canada/services/primary-health-care/about-primary-health-care.html, last modified August 23, 2012.
22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談葵青區地區康健中心試點計劃」。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7/08/P201807080078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8日。
23 "Integrated Care," NIH, https://www.nimh.nih.gov/health/topics/integrated-care/index.shtml, accessed July 12, 2018.
24 「語音分析可了解情緒健康嗎?」。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510,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22日。
25 同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