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8-10-01 | 《星島日報》

超越呃Like與呃嬲 自建網絡平台吸納民意



今年施政報告增設新的收集意見方式,市民可在特首Facebook專頁或Instagram等社交媒體上留言[1],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亦是首位以Facebook Live進行公眾諮詢的特首。[2]高級官員走進社交平台體察民情,看來已逐漸成為常態。

問題是,官員透過社交平台上與市民溝通,最引人注目的可能是他們「呃」了多少Like和嬲,至於政府能否藉此吸納具質素的意見,從而完善公共政策,恐怕鮮有得到關注。

傾聽年輕人聲音 排解不滿?

既然如此,官員為何還需走進社交平台?這或許與活躍其中的年輕人有關。年輕市民近年積極投票。18至35歲的登記選民,其投票率由2000年回歸後最低點38.3%,增至2016年的57.9%[3],上升了19.6個百分點。

新一代關心公共事務,值得欣喜,但他們對政府的不滿,亦不容忽視。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9月26日公布的特首民望數字,特首林鄭月娥整體評分為50.8分,其以18至29歲的年齡群組評分最低,只有35.7分。他們反對林鄭月娥出任特首的比率亦冠絕所有年齡群組,達72%。[4]如何吸納這群年青市民的聲音,妥善回應他們的訴求,是現屆政府面臨的一大挑戰。

哪裡有人往哪去 FB、IG成渠道

要廣泛吸納民意,包括年輕一代的聲音,善用社交網絡,前往聚眾的平台,是合理之舉。截至2017年第三季,Facebook是香港眾多社交平台中的龍頭,滲透率達75%,緊隨其後的分別是74%的WhatsApp及73%的YouTube。[5]

但另一方面,正如WhatsApp、微信、Snapchat等即時通訊軟件,從取代ICQ的MSN手上接棒,成為目前最流行的社交媒體一樣[6],今日的Facebook亦可能面對急流勇退的一天。

今年初,一條訪問千禧世代的短片中,有受訪者明言「Facebook係老嘢先用」[7],道出了依賴個別平台收集意見的隱憂。實際上,根據2018年7月數據可見,Facebook的全球使用者,以25至34歲最多,佔30%;18至24歲群組為第二多,佔27%;13至17歲群組只佔7%,與55至64歲群組所佔的6%差距不大。[8]

雖然數據顯示Facebook沒我們所想那麼「老」,不過可以想像,隨時間推移,新世代可能已經不再慣用Facebook。由此可以預期,日後官員若想與新世代保持溝通,將要繼續走進不同的網絡平台。

商業平台有局限 整理意見考工夫

需要注意的是,加入更多的社交平台作渠道,雖然有助政府接觸不同層面的民眾,不過同時亦會增加了整合各方意見的困難。負責人員不但要追蹤大量的帖文、回應及互動,亦可能需要額外的程序以保留及整理意見。[9]

再者,依賴商業社交平台,亦會限制可接觸的目標受眾,例如,沒有Facebook或Instagram戶口的人就無法留言回應;而社交媒體的演算法,亦可能影響發帖得以接觸到的用戶數量。[10]雖然今次政府亦有開放網站供留言之用,有助減緩此類問題,不過綜上所述,利用商業社交平台吸納民意始終有其局限。

政府事後如何因應用戶的身份作進一步分析,同樣充滿挑戰。因為基於這些社交平台的商業性質,平台創建者不會希望資料能輕鬆轉移至其他地方[11],政府要就網民意見進行深度分析,將會相當依賴平台提供的資料,顯得被動。

明確留言有壓力 如何促進良性溝通?

另一個問題是,這個方法究竟能收集多少有建設性的意見?以該次公眾諮詢Facebook Live為例,直到2018年9月24日中午,該發帖共得到約7,800 反應,當中有「嬲嬲」5,500多個,1,700多個「讚好」以及300多個「心心」。[12]至於萬多個留言中,有不少屬政黨及政界人物專頁,亦有市民留言。[13]

反應雖看似踴躍,不過「嬲嬲」和「讚好」背後代表了什麼?部分一句起兩句止的口號性留言,究竟是促進還是阻礙了市民與政府之間的交流?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有一說更指出,這類交流可能令人產生錯覺,以為市民及諮詢者間建立了有意義關係。但實際上,這種方式的交流並不持久,也沒法追蹤市民對某些政策的意見轉變。[14]

美國亦有研究發現,當地年輕人一提到Facebook上的政治內容,就會想起「激動憤怒」及「惡意分歧」,以至被滋事者有意挑釁的體驗。研究結果說明,因分歧而生的爭論,加上其他人可以看到討論者的用戶網絡,都會加劇這些年輕人的自我審查。[15]這種心態,可能會令他們無法在網上說出真心話,影響政府收集意見的成效。

另一個研究則指出,妨礙青年在社交平台上表達意見及進行公民參與的其中一顆絆腳石,是私隱及社會身份。當中不少受訪者聲稱,他們不會隨便就某組織的Facebook專頁按讚或留言,因為網絡中的其他人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行動。此外,近年他們在社交媒體上的個人交流亦變得更隱蔽小心,希望只讓較少數人看到內容。[16]由此可見,要在開放的社交平台上坦誠交流,並非想像般容易。

自建平台是出路?

雖然在社交平台吸納民意有諸多限制,但此渠道始終能接觸大量網民,不容放棄。問題是,政府是否應該減少依賴商業社交平台,以不同方式與網民溝通?

事實上,目前已有數以百計的工具,可供政府自行建設收集意見的平台,推動網上參與。[17]例如,一個叫Citizen Space的平台,就被蘇格蘭政府、伯明翰市議會及澳洲的創新、工業、科技與研究部等100個組織,選作公眾諮詢之用[18],使用的部門可全面跟蹤、協調和審批諮詢,亦可利用不同的搜尋及過濾選項管理諮詢及意見,系統又會自動總結報告,協助當局將收集所得意見進行分析。[19]

在美國,由德薩斯州首府柯士甸市(Austin)建立的SpeakUp Austin平台,除了讓政府機構及市民在平台上提出各自的想法,更設有討論及投票功能。[20]平台負責人會將收集所得的意見,轉交至相應部門的負責人考慮。[21]有研究指出,SpeakUp Austin模式能讓政府機構邀請市民就觀察到的任何問題發表意見,並將意見轉化為解決問題的方案,有利市民更大程度地參與決策過程。[22]

以上例子說明,政府若希望就市民在網上發表的意見作細緻分析、追蹤市民就議題的意見轉變,以至鼓勵市民進行深度而有建設性的交流,都可能需要一套獨立的工具。畢竟,有廣開言路的思維,也需要有與時並進的方式配合。

1 「《施政報告》諮詢工作展開」。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7/01/P2018070100489p.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1日;「2018施政報告公眾諮詢」。取自林鄭月娥 Carrie Lam Facebook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carrielam.hksar/videos/292359251494539/?fb_dtsg_ag=AdxxekZEIgrkpYWR0u81z60vgBBpgQDgvt0kPw8-FI3LNg%3AAdxsOkpFy6swmnzxuTjZN1aBWV-WnbMogJ_tv4DbneyKng,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31日。
2 「2018施政報告公眾諮詢Facebook Live」。取自林鄭月娥 Carrie Lam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carrielam.hksar/videos/2055532108092924/,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17日;「林鄭今晚開FB Live 歷任特首試過未?」。取自Topick!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140457/,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17日。
3 「香港青年參與公共事務的情況」,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ISSF04/17-18號數據集,2017年12月18日,第3頁。
4 「特首及政府民望數字、市民對施政報告期望和最佳電訊公司評分 2018年9月26日 新聞公報」。取自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release/release1548.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28日。
5 "Penetration of leading social networks in Hong Kong as of 3rd quarter 2017," Statista,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412500/hk-social-network-penetration/, last modified January, 2018.
6 「【Snapchat上市】當ICQ、MSN已成歷史 細數那些年流行通訊軟件」。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即時國際/75418,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3月2日。
7 「00後街訪震驚大人︰FB係老嘢先用」。取自19+網站:https://one.19ga.hk/2018011527844/,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月15日。
8 "Distribution of Facebook users worldwide as of July 2018, by age and gender," Statista,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376128/facebook-global-user-age-distribution/, last modified July, 2018.
9 Ben Whitnall, "Why social media is not an adequate consultation tool," Delib, https://blog.delib.net/why-social-media-is-not-an-adequate-consultation-tool/, last modified June 1, 2016.
10 同9。
11 Marcelo, "Why you shouldn’t run a public consultation on Facebook," 76Engage, https://76engage.com/public-consultation-facebook/, last modified March 6,2017.
12 「2018施政報告公眾諮詢Facebook Live」。取自林鄭月娥 Carrie Lam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carrielam.hksar/videos/2055532108092924/,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17日,存取日期2018年9月24日。
13 同12。
14 同11。
15 Emily K. Vraga, Kjerstin Thorson, Neta Kligler-Vilenchik and Emily Gee, "How individual sensitivities to disagreement shape youth political expression on Facebook,"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45 (2015), p. 287.
16 Petter Bae Brandtzæg, Ida Maria Haugstveit, Marika Lüders and Asbjørn Følstad, "Participation Barriers to Youth Civic Engagement in Social Media,"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ttps://pdfs.semanticscholar.org/3e72/3627fe690169c3bff799a5e4b5d18eff0fdd.pdf, accessed 6 September, 2018, pp. 580-581.
17 "Tools," ParticipateDB, http://www.participatedb.com/tools, accessed September 7, 2018.
18 "Customer Stories," Citizen Space, https://www.citizenspace.com/info/who_uses_it, accessed September 13, 2018.
19 "Take the tour," Citizen Space, https://www.citizenspace.com/info/tour, accessed September 13, 2018; Kevin C. Desouza and Akshay Bhagwatwar, "Technology-Enabled Participatory Platforms for Civic Engagement: The Case of U.S. Cities," Journal of Urban Technology 21(2014):25.
20 Kevin C. Desouza and Akshay Bhagwatwar, "Technology-Enabled Participatory Platforms for Civic Engagement: The Case of U.S. Cities," Journal of Urban Technology 21(2014):33.
21 "Share Your Ideas!," SpeakUp Austin, https://www.speakupaustin.org/idea-portal, accessed September 13, 2018.
22 同20,第4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