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8-10-19 | 《信報》

如何關懷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同事?



香港人工作繁忙,如何紓緩壓力,各師各法。有人會與家人和朋友傾訴,有人則選擇聽音樂或做運動。不過,如果發覺身邊同事不但工作緊張,更出現焦慮或抑鬱情況,又是否懂得與他們相處?

香港僱員的焦慮和抑鬱情況走下坡

本港市民出現精神健康問題可算普遍,根據《香港精神健康調查2010-2013》,16至75歲華裔成人的一般精神病患病率為13.3%。[1]市民對政府精神科服務的需求也增加,在醫院管理局(醫管局)轄下醫院精神科專科門診就診的人次,由2015年近81.9萬上升6.2%至2017年逾87.0萬。[2]

針對僱員的心理狀況,參考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於2009年及2017年進行的調查,可發現出現輕微至嚴重焦慮徵狀的僱員,由2009年的61.7%上升3.7個百分點至2017年的65.4%。同期,出現輕微至嚴重抑鬱徵狀的僱員由32.3%上升10.6個百分點至42.9%。調查機構指,數據反映僱員的精神健康亟待關注及支援。[3]

須支援僱員處理工作壓力 也需助僱員互相關懷

為保障僱員的職業安全與健康,包括工作上面對的壓力,職業安全健康局(職安局)不時進行在職人士工作壓力調查,以了解全港性及個別行業的情況。[4]而為鼓勵企業持續推動僱員關注身心健康的文化,衞生署、勞工處及職安局每年舉辦「好心情@健康工作間」大獎。[5]但參考最新的得獎名單,獲獎的看來多為大企業或其業務部門[6],而非佔企業總數逾98%的中小企。[7]雖然這或許是由於中小企欠缺人力和財政資源推行有關活動,卻也令人關注它們是否較少提倡僱員關注身心健康的文化。

職安局和勞工處也出版刊物,協助僱主及僱員認識及處理工作壓力。舉例說,職安局出版的《工作壓力管理》,向僱主介紹如何「找出及評估問題」、「預防及控制」及「評估成效」,亦有就僱員如何提升應付工作壓力的能力,給予具體建議。[8]不過,如果僱員希望多了解怎與有工作壓力,甚至出現精神健康問題的同事相處,他們未必可以從這些刊物中找到答案。

缺乏相關知識 遇懷疑個案或無從入手

事實上,與出現精神健康問題的同事相處時,不少人都會感到困難。在職人士陳小姐向智經分享[9],她的同事黃小姐自稱患上抑鬱症,不能承受太大工作壓力,故經常要求陳小姐協助處理公務。但後來陳小姐發現黃小姐於社交媒體發布笑容滿臉的旅行照片,為此感到不忿。不過礙於擔心涉及個人私隱,甚至有歧視之嫌,陳小姐不方便向上司或當事人求證其精神健康情況,只能夠默默忍受其工作要求。

另有在職人士張先生向智經透露,他懷疑某同事患上抑鬱症,但不知如何確認,故此在與該同事相處時,感到很不自在。他懊惱於,究竟應該不時噓寒問暖,甚至在工作時遷就該同事?還是扮作若無其事,將其視為普通同事?

上述例子固然帶出部分在職人士缺乏知識處理懷疑個案,亦反映職場上欠缺關懷同事精神健康的文化,以致對有關討論有所避忌。

英國從宣傳入手 教育僱員面對有需要同事

陳小姐和張先生或可參考本港青山醫院精神健康學院於2007年出版、翻譯自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的《工作場所的情緒抑鬱》單張。內容提及同事可透過個別僱員的轉變,例如出現工作緩慢、經常犯錯、遲到和缺席、與同事爭執等行為[10],識別可能有抑鬱症的患者。其後,同事可以和患者傾談,儘管這是困難的事,但聽到有人關心自己,對患者可能有幫助,甚至驅使他們認真考慮尋求協助。[11]

皇家精神科醫學院之外,英國的精神健康組織Mental Health Foundation,也在網上提供相關資訊,就僱員如何識別和幫助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同事提出建議,例如不要強迫他們分享、不要帶批判態度、不要妄下定論和不要嘗試為他們診斷。另外,要細心聆聽他們的說話和協助他們尋求專業支援。該網頁載有提供精神健康服務機構的聯絡方法。[12]

倫敦哈羅的市議會則制訂《精神健康行動綱領》,綱領下的活動包括在工作場所舉辦職員茶座分享,讓他們討論工作間的精神健康事宜。市議會亦透過問卷調查,監察及檢視僱員的健康情況。調查發現,逾七成受訪僱員表示,若他們發現同事出現精神健康問題,他們「絕對會」或「應該會」介入。另外,逾八成受訪僱員指,若有人向他們透露精神健康情況後感到舒服,他們「絕對會」覺得高興。市議會更透過問卷調查了解活動的成效,包括受訪僱員是否滿意工作場所提供的精神健康支援措施。[13]相信調查結果有助市議會和工作場所完善有關活動和措施,有助進一步協助有需要僱員。

英國透過多方支援,包括醫學院、健康組織和市議會,讓僱員了解怎與出現精神健康問題的同事相處及提供協助。本港僱員在有需要時可參考有關資料,但要留意內容建基於英國的醫療健康服務情況,未必完全適用。

協助企業推廣關懷同事的文化

精神健康問題不只為患者帶來困擾,連帶身邊的人,包括經常共處的同事,都會感到不知所措。有見及此,相關的政府部門和法定機構,如勞工處、衞生署、職安局、醫管局、平等機會委員會和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等,可聯同精神健康組織,制訂和推動適用於本港的僱員精神健康情況、工作環境和企業規模之指引、刊物和活動,協助僱員識別患病同事,以及了解如何與他們相處並提供幫助,從而推廣關懷同事精神健康的文化。

1 《精神健康檢討報告》,食物及衞生局,2017年,第1及3頁。
2 2017年為臨時數字。由2015年4月起,專科門診就診人次也包括專科護士診所的就診人次。資料來源:「按年齡組別及性別劃分的醫院管理局轄下醫院(精神科)專科門診就診人次」。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s://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gender/medical_and_health/index_tc.jsp,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26日。
3 調查由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僱員發展服務和富達盟信顧問有限公司進行。資料來源:「2017『香港僱員正向心理調查』」。取自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網站:http://www.hkcs.org/tc/latest_new/201「香港僱員正向心理調查」 ,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3日。
4 「立法會二十二題:僱員的精神健康」。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12/09/P201512090401.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9日。
5 「『好心情@健康工作間』大獎」。取自好心情@健康工作間網站:http://www.joyfulhealthyworkplace.hk/zh/programme.php#partc,查詢日期2018年8月24日。
6 「職業健康大獎2017-18得獎名單」。取自職業安全健康局網站:http://www.oshc.org.hk/oshc_data/files/%E8%81%B7%E6%A5%AD%E5%81%A5%E5%BA%B7%E5%A4%A7%E7%8D%8E2017-18%20winner%20list_final.pdf,查詢日期2018年8月24日,第1至11頁。
7 「為香港中小企業提供的支援服務」。取自工業貿易署網站:https://www.tid.gov.hk/tc_chi/smes_industry/smes/smes_content.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31日。
8 《工作壓力管理》,職業安全健康局,2001年,第9至14頁。
9 受訪者及他們提及的個案,皆為化名。
10 九個特徵分別為工作緩慢、較經常犯錯、無法集中精神、健忘、上班或開會時遲到、無故缺席、與同事爭執及爭論、不能委任別人代辦工作,以及太努力去工作或嘗試工作。
11 皇家精神科醫學院著,青山醫院精神健康學院譯,《工作場所的情緒抑鬱》,2007年,第3至4頁。
12 “Supporting someone with a mental health problem,” Mental Health Foundation, https://www.mentalhealth.org.uk/publications/supporting-someone-mental-health-problem, accessed August 24, 2018.
13 “Mental Health AP Annual Progress Report Final,” Harrow Council, November 30, 2017, https://www.harrow.gov.uk/www2/documents/s148307/Mental%20Health%20AP%20Annual%20Progress%20Report%20Final.pdf, pp. 5, 7, 10 and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