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康樂文化及藝術 | 2018-10-19 | 《經濟日報》

介乎時代與旺角的街頭表演共治



近日時代廣場的業主入稟高等法院,民事控告某街頭表演組織及相關的街頭表演者,指他們表演時造成時代廣場地下公共空間阻塞和發出噪音,並稱有關音樂或其他形式的街頭表演不屬於公契所指的「靜態康樂活動」,要求法庭頒布禁制令,阻止他們在該處表演,同時申請索償。有街頭藝人擔心,若法庭通過禁令,可能會令更多私人管理的公共空間業主效法時代廣場禁制街頭表演。[1]

自今年8月旺角行人專用區試驗計劃正式終止[2],原先活躍於旺角的街頭表演者逐漸轉戰各區[3],上述時代廣場前的有蓋公用區和尖沙咀海旁一帶,都是其中例子。街頭表演散落四周,其潛在問題也從旺角擴散到不同區域。有油尖旺區區議員表示,「殺街」後陸續接到商戶和居民有關尖沙咀海旁的噪音滋擾投訴,從每月一兩宗升至十多宗。[4]

要處理街頭表演者與附近商戶和居民的矛盾,向來不易。在旺角「殺街」前,曾有立法會議員聯同政府部門人員「落區」派發傳單,呼籲表演者減低聲量,寄望以柔性方式力挽狂瀾,惟成效不彰。[5]至於上述訴諸法律禁制街頭表演行為,據報被告的街頭藝人旋即同意暫時不會在該處表演。[6]此做法雖看似「立竿見影」,卻難免惹來以大欺小的非議。在軟硬之間,是否存在一種管理模式,可平衡街頭表演者與公眾人士的需要?

管理模式一:預演審批 發牌制度

其中一種管理模式,是對街頭藝人直接進行事前規管。例如現時西九文化區就有「街頭表演計劃」[7],訂定指引,既認同街頭表演是城市文化生活的重要部分,也希望以指引為基礎,讓街頭藝人與公眾人士和其他使用者互相合作和尊重。[8]

具體來說,指引規定表演者在演出時,須展示事先向管理局申領的「街頭表演許可證」。[9]申請許可證時,表演者須向管理局演示其項目至少五分鐘[10],而可表演時間、場次安排,以至音量(兩米內少於85分貝),也有相關規定及限制。[11]指引強調,如果街頭藝人遵循規定,觸犯本地法例的可能性不大。[12]

事實上,就街頭表演採取預演審批的發牌規管制度,也是現時世界上許多城市流行的做法,包括倫敦[13]、東京[14]、新加坡[15]和台北。[16]當中新加坡甚至要求街頭藝人在預演前必須參加工作坊[17],幫助其熟悉指引要求。[18]

事前規管雖可免卻許多麻煩,但部分城市的政策制訂者也顧慮到會否因此過分窒礙街頭表演。例如英國的卡迪夫市(Cardiff)曾因應遊客和商戶的投訴,而計劃在今年7月起實施許可證安排,發信要求街頭藝人必須事先遞交試鏡片段[19],但在市議會領袖Huw Thomas質疑有關改變過火後,計劃最終需要擱置再議。[20]

事前規管惹爭議 質疑與街頭表演精神相悖

在英國倫敦,更有街頭藝人認為當局的預演審批制度,在本質上與街頭表演精神格格不入。街頭藝術公司The Busking Project創辦人Nick Broad就認為,最好的街頭藝人會採取遊牧形式,將一身技藝巡迴展示給世界不同城市的觀眾,預審制度若然普及,則等同將這批頂尖街頭藝人拒諸門外。[21]

在香港,也有年輕人組織國際街頭賣藝團,透過邊旅行邊街頭賣藝的模式,體驗異國的社會制度、人民生活與文化發展。[22]如果嚴格的審批制度成為主要的街頭表演管理模式,這種「文化交流」或會成為絕唱。

此外,也有街頭藝人擔心審批制度會排斥初學者,亦有人質疑在官方審批機構工作的人員,認為他們往往具備表演相關學位,但不了解街頭表演。[23]在澳洲墨爾本,去年曾嘗試將預演審批過程開放給公眾參與,卻又引起一些資深街頭藝人的強烈反感,有人更批評該制度彷彿視街頭藝人為動物園中的動物。[24]

管理模式二:界定街頭表演 與藝人團體協作事後把關

有街頭藝人認為,要解決雙方矛盾的關鍵,在於監管部門能否與街頭藝人之間進行更好的協作。[25]在英國伯明翰,市議會認為街頭表演能為市內街道和公共空間帶來活力[26],並採取「投訴後處理」的監管原則[27],更在官方指引文件中言明在市內公共空間進行的街頭表演活動,並不需要領取牌照。[28]

不過,值得留意是,上述伯明翰市的指引對何謂「街頭表演」(Busking)作出了定義。表演形式包括在公共空間進行的即場音樂、舞蹈、戲劇和展演藝術表演;演出目的則包括娛樂、與公眾互動,以及收取自願捐獻。[29]

這個定義雖非天衣無縫,但對某些僅屬自娛自樂的「街頭表演」行為,仍作出了區分。在香港,西九文化區則將「街頭表演」定義為「任何人士在公眾地方進行現場演出以娛樂他人」,亦有說明演出方式包括是演奏樂器、演戲、舞蹈或展演藝術品等[30],但沒有特別強調與公眾互動和收取捐獻。

根據香港中文大學在2015年年底發布的「街頭表演者人口普查」,估計當時香港活躍的街頭藝人有300人左右,在成功訪問的188位街頭藝人當中,近35%受訪者表示「從不」或「甚少」主動提供捐獻的途徑;接近九成表演音樂,只有7%表演舞蹈,2%表演雜技及1%表演戲劇。[31]

港情不同,現時市民走在街頭,見到某些自彈自唱者,未必一定等同伯明翰市議會對街頭藝人的理解。而事實上,上述伯明翰市議會的街頭表演指引,是由議會與街頭藝人團體Equity、Keep Streets Live,以及the Musicians’ Union共同制定,經諮詢後在2016年底正式通過。[32]

這些團體在業界有一定代表性。以Keep Streets Live為例,它成立於2013年,宗旨包括促進、支持和宣傳街頭藝術活動;幫助街頭藝人與社區其他持份者建立良性關係;以及就與街頭表演相關的法例及政策提出修訂建議。[33]至於the Musicians’ Union則是英國法定工會[34],代表該國超過三萬名音樂人的權益[35],為會員關注的事項發聲。[36]

投訴後處理 與藝人共治

就香港公眾關心的噪音問題,伯明翰市的指引沒有硬性規定分貝水平[37],認為大部分問題可經對話解決。[38]不過,若糾紛仍然無法解決,公眾人士可循市議會提供的「四步走」機制,投訴相關的街頭藝人。[39]

「四步走」的第一步,是到市議會網站填寫投訴表格,向市議會報告,填寫內容包括投訴人姓名及聯絡資料,糾紛發生的地點、街頭藝人的身體樣貌特徵、問題何時出現,以及如何影響到他人等等。[40]其後,市議會會派員視察被投訴的藝人是否有錯,如果市議會認為該名街頭藝人並無不妥,就不會有下一步行動。但若認為確實存在問題,市議會會以書面向有關街頭藝人建議改正方法。與此同時,街頭藝人也可向當局的爭議解決小組(dispute resolution panel)申請建議、調解和仲裁。[41]

值得留意是,上文提及的部分街頭藝人團體,有權要求派駐正式代表參與小組的調解過程,以確保各持份者的聲音得以平衡。[42]不過,如果當局仍然認為該名街頭藝人存在問題且沒有改善,就會向其發出正式警告信。若再沒有改善,就會考慮採取法律行動,包括處以罰款、起訴和沒收器材設備。[43]

自組團體 參與管理

當然,該機制的不足之處也很明顯。雖然它致力於仲裁調解街頭藝人與公眾人士之間的爭端,但較少著墨藝人與藝人之間可能爭奪場地的問題,只在指引呼籲街頭藝人之間宜加強合作,如自行建立按時交換場地的機制等。[44]此外,即使香港有意引入該套機制,但如果欠缺具廣泛代表性的業界團體,最終亦難成事。

因此,本地的街頭藝人們不妨考慮效法外國團體,建立具代表性的自治組織,這不但有助持續提升整體質素,對日後決定規管措施的走向,都有一定作用。

1 「法庭:時代廣場入稟禁制街頭表演者」,《東方日報》,2018年9月27日,A10頁;「時代廣場控歌手非法佔公用區域 團體憂成先例、公共空間愈管愈嚴」。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區專題/240638/,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27日。
2 「殺街後首周末 行人大讚耳根清靜」。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218916/,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20日。
3 「時代廣場控歌手非法佔公用區域 團體憂成先例、公共空間愈管愈嚴」。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區專題/240638/,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27日。
4 「黃洛絲:西洋菜南街不再 街頭藝人何去何從?」。取自思考HK網站:http://www.thinkhk.com/article/2018-08/10/28664.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10日。
5 「邵家輝聯部門勸降表演噪音 遇市民『挑機』掀罵戰」。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政情/190485/,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20日。
6 「時代廣場欲禁街頭藝人 官暫未扮禁令 李冠傑答允暫不在該處表演」。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240936/,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28日。
7 所謂「街頭表演」,是指任何人士在公眾地方進行現場演出以娛樂他人,演出方式可以是演奏樂器、演戲、朗誦、唱歌、小丑表演、雜耍、魔術、吹氣球、喜劇、雜技、舞蹈或展演藝術品(例如現場人像素描、工藝品)或其他技藝表演。資料來源:「西九文化區(公眾休憩用地)街頭表演指引」。取自西九文化區網站:https://webmedia.westkowloon.hk/media/_file/Access_to_Information/20180419-guidelines-for-street-performance-chi.pdf,查詢日期2018年9月20日。
8 「西九文化區(公眾休憩用地)街頭表演指引」。取自西九文化區網站:https://webmedia.westkowloon.hk/media/_file/Access_to_Information/20180419-guidelines-for-street-performance-chi.pdf,查詢日期2018年9月20日,第1頁。
9 同8,第4頁。
10 同8,第5頁。
11 同8,第4頁。
12 同8,第3頁。
13 「『殺街』不治本 規管方良策」。取自公民黨網站:https://www.civicparty.hk/?q=node/8045,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22日。
14 「文化振興」。取自東京都生活文化局網站:http://www.seikatubunka.metro.tokyo.jp/bunka/heavenartist/,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28日;「規管街頭藝人 又關《基本法》事?」。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121817/,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9月29日。
15 「街頭表演變質 多重規管重回健康生態」。取自東觀點網站:https://eastweek.my-magazine.me/main/80029,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31日。
16 「臺北市街頭藝人從事藝文活動許可辦法」。取自植根法律網網站:http://www.rootlaw.com.tw/LawArticle.aspx?LawID=B010310040000300-0940427,查詢日期2018年9月20日。
17 "Want to Busk in Singapore? Here's How to Get Your Busking Licence," Singapore Legal Advice, https://singaporelegaladvice.com/law-articles/busking-licence-singapore, last modified June 29, 2018.
18 "Busking Scheme," National Arts Council, https://www.nac.gov.sg/dam/jcr:9f7d013f-8fe9-4d11-8f54-b96279cbe2c6,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1, 2018.
19 "Cardiff buskers will need permits to perform," BBC, June 21, 2018, https://www.bbc.com/news/uk-wales-south-east-wales-44560781.
20 "Cardiff buskers reprieved after council U-turn," BBC, June 21, 2018, https://www.bbc.com/news/uk-wales-south-east-wales-44584487; "Buskers in Cardiff now won't have to audition or get a licence as council pulls strict new rules," Wales Online, https://www.walesonline.co.uk/news/wales-news/buskers-cardiff-now-wont-audition-14820359, last modified June 23, 2018.
21 "Buskers shout against the audition system," The Busking Project, https://busk.co/blog/busking-beat/buskers-shout-against-the-audition-system/, last modified August 6, 2014.
22 「一打人去賣藝:用毅力換食宿之旅」。取自基道網站:http://www.logos.com.hk/bf/acms/content.asp?site=logosbf&op=show&type=product&code=9789881533944,查詢日期2018年9月20日。
23 同21。
24 "Busker crackdown: Melbourne street performers to face public auditions under new plan," ABC News, http://www.abc.net.au/news/2017-09-15/melbourne-buskers-to-face-public-auditions-under-new-plan/8950680,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5, 2017.
25 同21。
26 "Busking and Street Entertainment in Birmingham: Guide 1 of the Birmingham Public Space Plan," Birmingham City Council, April 2018, p.2.
27 同26,第3頁。
28 同26,第2頁。
29 同26,第2頁。
30 同8,第1頁。
31 「全港首個街頭表演者人口普查:現行制度並未保障全職街頭藝人 或致部分地區表演者過度集中」。取自香港中文大學網站:https://www.cpr.cuhk.edu.hk/tc/press_detail.php?id=2153&t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17日。
32 "Partners agree new busking guide," Birmingham City Council, https://www.birmingham.gov.uk/news/article/48/partners_agree_new_busking_guide, last modified December 28, 2016.
33 "Company Mission," Keep Streets Live, http://keepstreetslive.com/company-mission, accessed September 20, 2018.
34 "The MU Rules," Musicians' Union, https://www.musiciansunion.org.uk/Home/About-Us/How-the-Union-Works/MU-Rules, last modified March 1, 2018.
35 "Getting to know your union," Musicians' Union, https://www.musiciansunion.org.uk/Home/About-Us/How-the-Union-Works, accessed September 20, 2018.
36 "Campaign," Musicians' Union, https://www.musiciansunion.org.uk/Campaign, accessed September 20, 2018.
37 同26,第5頁。
38 同26,第6頁。
39 同26,第6頁。
40 "Busking complaint form," Birmingham City Council, https://www.birmingham.gov.uk/forms/form/277/en/busking_complaint_form, accessed September 20, 2018.
41 同26,第6頁。
42 同26,第7頁。
43 同26,第6頁。
44 同26,第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