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8-10-26 | 《經濟日報》

國際人才爭奪戰 突圍要靠實習生?



吸納外來人才是促進一地發展的重要元素,雖然最新一份施政報告就此着墨不多,但在施政綱領列出的470項持續進行的措施當中,也提及會繼續推行及檢討各項人才出入境計劃,而政府亦已完成制訂人才清單,以助吸引高質素人才。[1]

該份早於8月公布的人才清單,涵蓋11個專業。政府對申請者的資歷和經驗,都有明確要求。[2]可以預期,透過人才清單來港發展的人士,在相關行業已獲得一定認同。

但另一方面,「你揀人時人揀你」,要爭奪具備相當資歷和經驗的專才,並不容易。隨着營商環境轉變和人力需求緊絀,一些海外地區的企業和政府,開始向「未來之星」埋手,透過實習計劃,在他們獨當一面之前搶奪過來。這種轉變,值得香港留意。

實習計劃可用以「養才」 更可以彈性「選才」

為人才提供歷練機會,是實習的一項傳統功能。美國教育研究機構Collegiate Employment Research Institute在2013年發表報告,指雖然企業常被批評濫用實習生充當「臨時工」,但高達57%企業稱他們提供實習職位,是為了識別並培養能夠勝任全職員工的人才。[3]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今年年中出席一項活動時,也提及暑期實習計劃旨在「養才」,屬投資人才的策略性部署。[4]

不過,隨着營商環境轉變,中小企對「實習生」的定位也有不同。在英國,由於中小企員工數量不多,聘請全職員工的風險較高,因此愈來愈流行將工作「打散」予不同的自由職業者,而非僱用全職員工。[5]根據英國國家統計局數據,該國自僱人士從2001年的330萬人,增至2017的480萬人,所佔勞動力比例亦由12%增至15%,是近年英國勞動市場變化的一個顯著特徵。[6]

在這種情況下,傳統招聘流程被改寫,不一定經由人事部門為某個全職職缺輪番物色可勝任的員工。[7]例如中小企可透過暑期實習計劃,快捷地網羅一群實習生,一方面提供訓練,一方面評估各人所長[8],選賢任能。在中小企環境實習的學生,可更直接地與僱主接觸。

總括而言,透過實習計劃引入「候選人」,再視個別情況調整其成為自由職業者或是全職員工[9],能為中小企開闢彈性用人的途徑;而對現時某些嚮往「斜槓職涯」[10]的人來說,也不失為一種建立業界聯繫的方式。

爭奪國際人才 「贏在求職前」

除中小企外,對有意建立海外據點的跨國企業來說,事先與海外著名大學合作建立實習計劃,也有助在人才爭奪戰中「贏在求職前」。舉例來說,印度一些科技初創公司如Droom、Pepperfry和HealthifyMe,就打算以實習計劃網羅來自外國頂尖大學的學生,以執行海外擴張計劃。當中Droom作為一間買賣二手車的網上平台,就與美國、加拿大和英國的大學合作,吸引人才到印度實習。[11]

其創辦人Sandeep Aggarwal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希望那些來自哈佛、華頓商學院和史丹福的實習生最終能成為全職僱員,他計劃將這些人才部署在新的國際據點,開拓印尼或菲律賓的業務。[12]

在日本,工程結構公司JFE每年都會接納20名來自亞洲的實習生,包括馬來西亞、緬甸、印尼和印度等國的土木工程或建築系本科生和研究生。JFE每年投放約18萬美元在這些實習生身上,讓他們學習產品技術的基礎知識,也會帶他們參觀擁有先進環保技術的工業焚化爐。有一名印度實習生在參觀後,興起想改善祖國工廠設計的念頭,而選擇加入JFE公司位於印度的工程部。

對JFE來說,發掘海外人才的好處是「價廉物美」,如果外派日本員工到海外負責項目,成本不菲,倒不如及早培養當地有潛力的年輕人從事相關業務。[13]

為了爭奪人才而打實習生主意的,不只企業,還有政府。在內地,為了爭取更多國際留學生貢獻當地創新科技發展,當局近年不斷開放實習政策。上海早在2015年已實施試點政策,允許畢業於內地大學的國際生在「張江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實習和創業;在2016年,類似的政策也在北京推行,大學可以推薦國際生到「中關村科技園區」中的公司兼職。根據《中國日報》在今年8月的報道,未來有關政策將會推廣至全國。[14]

外來者佔據工作機會 如何平衡本地聲音?

上文介紹了中小企、跨國企業,以至政府如何透過實習計劃調整用人策略,當中不少案例顯示,設計相應的實習計劃,可有助吸引海外人才。但這同時引申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平衡本地勞動力的工作機會?

以日本在1993年推出的「外國人技能實習制度」為例,雖然其設計頗着力於保障本地勞工,甚至被批評忽視部分實習生的勞動權益[15],但其實踐經驗和部分制度設計仍有一定參考價值。

該制度在成立之初,旨在透過培訓海外實習生,將人才和技術轉移至發展中地區,為該等地區的經濟發展作出貢獻,從而推進國際合作。[16]不過,在過去20年,日本30歲以下工人數量減少了四分之一[17],為了填補國內人力短缺的問題,該項原本屬於「勞工外交」的政策工具,已逐漸成為補充日本勞動力的其中一個來源。[18]

在新安排下,參與技能實習制度至少三年的實習生,可在免除技能要求和語言測試的情況下,從事當地部分工種,特別是農業、建築、造船、住宿服務和老人護理等人力嚴重短缺的行業。此外,日本政府也將技能實習制度下的受訓人員逗留時間,延長至最多五年。[19]

日本素來以謹慎接納外國人著稱,據《經濟學人》引述當地去年的一項民意調查,就上述政策的轉變,受訪者被問及是否支持接納更多外國勞工時,有42%的人表示同意,與不同意的比例相若。然而在18至29歲的受訪者當中,表示支持的比例卻接近六成,是70歲以上人口的兩倍。[20]

出現這種「世代差異」,可能與下列因素相關。首先,日本在引入外來人才時有限制「指定技能」,並最多居住五年,同時只歡迎本地人手嚴重短缺的行業,部分行業如老人護理方面,薪酬待遇對日本人而言也未必吸引,甚至求過於供。[21]此外,近年旅遊業蓬勃發展,也令日本人相信自己能與外國人相處──他們通常擔心外來人口會帶來安全問題[22],影響社區環境,但事實證明屬過分憂慮。[23]

靈活調配人手 應付周期性需要

再者,實習受訓人員雖然可繼續留在日本工作,但在永久居留權方面,只會向部分擁有熟練技術的人士開放[24],也能避免觸及當地人神經。在香港,不少行業人力短缺,例如隨着多項基建工程推出導致建築業人手吃緊,據報業界為了爭奪人才,也有增撥資源,竭力與實習生打好關係的現象。[25]

對於存在周期性需要的行業來說,日本的制度同樣能觸發思考。上文提及的「外國人技能實習制度」,要求實習生由兩地組織與組織之間選派人員,而實習生在從事實習期間的實習內容,由接收企業負責,工種和工作範圍受條例規定,同時設有人數限制。此安排一方面方便企業靈活調配人手,同時讓實習生獲得持續培訓和考核的機會。[26]據報日本政府也考慮直接承擔招收技能實習生的工作,由國與國之間簽訂協議派送實習生,以便統一掌握實習生的工作與生活狀況。[27]

這案例似乎顯示,吸收海外人才,未必只會造成本地人和外地人的零和矛盾,只要制度設計得宜,按需要及實際情況適時介入,也可令各方同時得益。

1 《行政長官2018年施政報告施政綱領》,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8年10月10日,第1和57頁。
2 「人才清單吸引優秀人才」。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8/28/P2018082800359.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28日。
3 Dr. Phil Gardner, "Framing Internships from an Employers' Perspective: Length, Number, and Relevancy," Collegiate Employment Research Institute, 2013, p.2.
4 「政府推企業內地與海外暑期實習先導計劃 1500人競逐250名額」。取自頭條日報網站:http://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1241037/,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6月14日。
5 "Three ways that small business recruitment is changing," The Telegraph, https://www.telegraph.co.uk/connect/small-business/talent-culture-leadership/ways-that-small-business-recruitment-is-changing/, last modified March 14, 2018.
6 "Trends in self-employment in the UK," 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 https://www.ons.gov.uk/employmentandlabourmarket/peopleinwork/employmentandemployeetypes/articles/trendsinselfemploymentintheuk/2018-02-07, last modified February 7, 2018.
7 同5。
8 "How Summer Interns Can Help Your Business," Monster, https://hiring.monster.com/hr/hr-best-practices/small-business/hiring-process/hiring-summer-interns.aspx, accessed September 28, 2018.
9 同5。
10 註:所謂「斜槓職涯」,是指「斜槓族」(slashie)所從事的職業生涯。根據本地青年創研庫在2016年發表的研究報告,斜槓族是指沒有從事專一職業,擁有多重職業和身分的青年人,他們往往以「斜槓」來區分不同的職業。資料來源:「以保障換自由──slashie的退休難題」。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714,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4月6日。
11 "For overseas expansion, startups look to hire foreign Ivy League interns," Business Standard, https://www.business-standard.com/article/companies/for-overseas-expansion-startups-look-to-hire-foreign-ivy-league-interns-118022200387_1.html,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2, 2018.
12 同11。
13 "JFE Engineering using internships to attract talent," Nikkei Asian Review, https://asia.nikkei.com/Business/JFE-Engineering-using-internships-to-attract-talent, last modified August 6, 2017.
14 "China will giv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work options," China Daily, http://www.chinadaily.com.cn/m/beijing/zhongguancun/2018-08/08/content_36730856.htm, last modified August 8, 2018.
15 「日本:外國人技能實習制度」。取自台灣經濟部人才快訊電子報網站:http://itriexpress.blogspot.com/2017/12/blog-post_17.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6日。
16 "What is the Technical Intern Training Program?," JITCO, https://www.jitco.or.jp/en/regulation/index.html, accessed September 7, 2018.
17 "Why Japan is going to accept more foreign workers," The Economist, https://www.economist.com/the-economist-explains/2018/07/13/why-japan-is-going-to-accept-more-foreign-workers, last modified July 13, 2018.
18 "Take steps to attract more foreign workers," The Japan Times, https://www.japantimes.co.jp/opinion/2018/06/22/editorials/take-steps-attract-foreign-workers/#.W5Hvms4zaM-, last modified June 22, 2018.
19 同18。
20 "Japan is finally starting to admit more foreign workers," The Economist, https://www.economist.com/asia/2018/07/05/japan-is-finally-starting-to-admit-more-foreign-workers, last modified July 5, 2018.
21 同20。
22 "Japan to tighten oversight of foreign workers," NIKKEI, https://asia.nikkei.com/Economy/Japan-to-tighten-oversight-of-foreign-workers, last modified June 13, 2018.
23 同20。
24 "One of the Least Immigrant-Friendly Nations Now Wants Them Long Term,"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https://www.wsj.com/articles/one-of-the-least-immigrant-friendly-nations-now-wants-them-long-term-1539337561, last modified October 12, 2018.
25 〈建築人才爭奪戰 由暑期實習開始〉,《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5月28日,A28頁。
26 同16。
27 同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