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8-11-05 | 《星島日報》

鼓勵少數族裔的她投身職場



剛發表的施政報告提出政府未來會加強社區保姆的訓練,並增加他們的服務獎勵金,以改善「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的服務質素。[1]在香港,基於種種原因,部分少數族裔的女性較少投身職場。當局改善社區保姆服務的計劃,可會為她們燃點工作希望?

在2016年,本地女性的勞動人口參與率為50%[2],但不同種族之間有頗大差異。其中尼泊爾裔女性的數字是62.6%,為少數族裔中最高[3],但巴基斯坦裔女性的勞動人口參與率僅為18.5%,遠低於整體數字。[4]

受文化制約 巴基斯坦裔婦女難投職場

沒投入職場,可能是不想工作,也可以是因為面對各種各樣的原因。少數族裔婦女並非單一群體,而是一個多元社群,她們面對的文化和處境也可以有很大不同。[5]當中有部分婦女所面對的主要就業制肘,是難以從約定俗成的家庭崗位抽身。有沒有方法處理這類婦女所面對的限制呢?

在香港,「男主外,女主內」、「男女授受不親」等老話雖然已被視為不合時宜,但在部分少數族裔中,這種觀念仍發揮「指導作用」。過去有關注女性社會處境的刊物訪問本地巴裔婦女時發現,有受訪者雖然渴望工作,不過其丈夫卻希望她在家裏照顧兒子。[6]同時,該受訪者表示抗拒在工作環境跟其他男性接觸,也不贊成丈夫跟其他女性共事。[7]

平等機會委員會指出,文化因素很大程度驅使巴基斯坦裔婦女不外出就業,加上巴基斯坦裔住戶中有超過四分之一有三名或以上兒童,她們因此只能長期留在家打理家務和照顧子女,無法參與自我增值課程,遑論求職就業。[8]

即使上述少數族裔女性能夠與所信奉的文化「協商」,踏出家門,但她們與主流文化求同存異的過程中,仍要面對各種挑戰。例如穆斯林婦女要戴頭巾、穿長袖衣、長褲和長裙,有香港土生土長的巴基斯坦女生反映,這讓她求職時遇上很大阻礙,面試官往往以工作不容許女生戴頭巾為由,而拒絕聘用。[9]

儘管獲聘,她們的仕途仍可能繼續受文化因素影響。參考一份有關英國南亞裔穆斯林女性的學術研究,有受訪的女性自言曾爭取擔任高職,惟上司選擇了一個較自己資歷為低的白人女性出任該職位,原因是上司認為穆斯林女性一旦育有子女,遲早也會離開職場。[10]

協調文化差異,需長期努力,短期的折衷方案,是為那些難以出門的少數族裔女性創造更多居家工作的機會。例如,部分由非政府機構營辦的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會特別開設手工藝課程,協助少數族裔女性發展在家工作的技能。[11]坊間也曾有社企聘請南亞裔婦女在家中煮清真菜,提供外賣午餐及到會食品──雖然項目後來因食物環境衞生署拒發食物處理牌照而中止。[12]

託兒服務或有助部分群組

施政報告提出加強對社區保姆支援,雖然並非為少數族裔女性而設,但對協助她們投身職場,也有一定潛力。現時社會福利署資助非政府機構推行「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13],在該計劃下,社區保姆在其居所或營辦機構認許的其他地點,為九歲以下兒童提供照顧服務。[14]

對於少數族裔而言,人在異鄉,擔心主流的幼兒照顧服務不能照顧到子女在宗教和文化上的需要,自然不過。[15]但如果照顧者是同一族裔,便可減少相關顧慮。平等機會委員會也提出,若有符合巴基斯坦裔婦女對宗教及文化方面要求的託兒服務,可讓她們暫時放下照顧子女的重責。該會又建議政府增撥資源,讓非政府組織設立有關託兒服務,或調整現有服務,以配合巴基斯坦裔婦女的宗教及文化要求。[16]

相關培訓須克服語言障礙

要培訓少數族裔婦女擔任社區保姆,語言是其中一項挑戰。現時提供「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的社福機構會為社區保姆提供培訓,內容包括照顧嬰幼兒技巧、幼兒營養等[17],亦有社福機構要求學員通過考試及實習。[18]要克服少數族裔教與學的語言障礙,一直有提供嬰幼兒照顧課程,兼且有為少數族裔開設專設的中文課程的僱員再培訓局[19],或許能在訓練少數族裔婦女社區保姆方面提供協助。

就社區保姆計劃,智經認為當局可考慮透過培訓及再培訓課程,支持保姆提升技能、質素及就業能力,並且按保姆的資歷及經驗,將保姆分成「標準保姆」和「資深保姆」,並考慮向「資深保姆」發放較高金額的「獎勵金」。[20]是次施政報告加強社區保姆的訓練,並增加他們的服務獎勵金,與智經的建議類近,相信亦有助吸引少數族裔婦女投身社區保姆行列。

不過,為少數族裔婦女提供合適的幼兒照顧服務,只是推動她們投身職場的其中一個措施,文化隔閡[21]、語言不通的問題,同樣需要社會思考如何處理。再者,如前面所提及,少數族裔婦女是由多元社群組成,她們的文化和處境方面均有所不同[22],即使社會為某些婦女社群,例如巴基斯坦裔婦女提供了就業門徑,還要就着不同的個別需要而推出針對的措施。要釋放這群女性勞動生力軍,沒有萬應良方,需要各界持續努力。

1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2018年施政報告施政綱領」,行政長官辦公室,2018年10月10日,第142頁。
2 「按年及性別劃分的勞動人口參與率(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取自2016中期人口統計網站:https://itable.bycensus2016.gov.hk/UI/Report/Report.aspx,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2月23日。
3 「按性別、種族及年劃分的少數族裔人士勞動人口參與率(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取自2016中期人口統計網站:https://itable.bycensus2016.gov.hk/UI/Report/Report.aspx,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2月23日。
4 同3。
5 「少數族裔權益事宜小組委員會與少數族裔婦女有關的事宜(包括貧窮及就業協助事宜):平等機會委員會提交的意見書」,少數族裔權益事宜小組委員會,立法會CB(2)1527/17-18(01)號文件,2018年6月,第1至2頁。
6 代代木,「隱性存在,聲音再現——訪問巴基斯坦及尼泊爾婦女」,《女流》第四十七期,2008年2月,第3至4頁。
7 同6。
8 同5,第1和3頁。
9 鄺月婷,〈少數族裔文化團 摒港人偏見〉,《明報》,2018年1月2日,第28至29頁。
10 Memoona Tariq and Jawad Syed, "Intersectionality at Work: South Asian Muslim Women's Experiences of Employment and Leadership in the United Kingdom," Sex Roles 77(7-8) (2017), pp. 510, 513, 517 and 518.
11 「少數族裔人士對主要公共服務的認知和滿意程度研究」,政策二十一有限公司、香港大學公民社會與治理研究中心,2018年3月,第11至12頁。
12 姚沛鏞,〈回教徒創社企 助南亞婦女謀生〉,《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11月3日,A14頁。
13 「幼兒照顧服務」。取自社會福利署網站:https://www.swd.gov.hk/tc/index/site_pubsvc/page_family/sub_listofserv/id_childcares,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22日。
14 「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社會福利署家庭及兒童福利科,2016年7月,第1頁。
15 Jane Aston et al., "Pakistani and Bangladeshi women's attitudes to work and family," United Kingdom Department for Work and Pensions, August 2007, p. 65.
16 同5,第3頁。
17 「立法會十題:社區保姆服務」。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6/24/P20150624043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6月24日。
18 「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取自天水圍婦聯網站:http://www.tswwa.org/ben-hui-fu-wu/zhong-xin-fu-wu/you-er-bu,查詢日期2018年9月20日。
19 「僱員再培訓局課程總覽2018年10月至2019年3月」。取自僱員再培訓局網站:https://www.erb.org/authorsmith/documents/course_prospectus/201810/Book%20A_201810.pdf,查詢日期2018年10月11日,第56頁;「立法會十一題:少數族裔婦女」。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5/23/P2018052300632.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23日。
20 《支援家長育兒及就業:全方位發展幼兒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5年4月,第80至81頁。
21 同9。
22 同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