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上發展機遇 看內地高端醫療變遷


醫療服務 | 2018-11-09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今年下半年是香港與內地融合一個具標誌性的時期,除了高鐵香港段和港珠澳大橋等跨境運輸基建相繼啟用,內地政府在政策上亦為港人北上生活「拆牆鬆綁」。[1]日後港人北遷,將會更為便利。

當然,一名香港人是否選擇北上、以甚麼城市作為目的地,仍要考慮多種因素。當地是否有具質素的醫療服務,便是其中之一。雖然過去多年,在內地大城市身居要職的香港人,一般都能透過所屬企業的醫療保險,使用較有信心保證的高端醫療服務,不過打算北上從低做起的新一代,卻未必享有同等福利。因此,那些本來只有小撮人能享用的高端服務能否惠及收入較低的一群,不只對內地民眾,對有意到內地發展的香港新一代,也是重要課題。

從主要服務外國人 到惠及本地高薪一族

據業內人士解釋,高端醫療的高端,不僅在於價格,還包括醫生的水平和專業化程度,而且服務更人性化,品質和安全更有保障,能滿足高收入人士的健康需求。[2]

在早期,高端醫療的主要服務對象為到內地發展的境外人士,他們持商業醫療保險,對醫療質素有一定要求[3]──而且也有一定的負擔能力。智經向兩名現時分別在北京和上海工作的港人查詢,他們均表示,由於有公司的醫療保險保障,他們患病時都會到私家醫院或公立醫院的國際部求診。當中在北京的受訪者憶述,他較早前扭傷腳部入住當地的私家醫院時,也見到不少外國人求診,「醫院水平不好判斷,但服務跟養和醫院差不多,也有外國醫生。」

但隨着經濟高速發展,內地付得起錢的人口漸多,如今高端醫療服務的用家,已不限於境外人士,「任何人都可以去,只要付得起錢。」事實上,在與保險服務結合之下,現時能夠負擔這類服務的,亦不僅極高薪一族。[4]一些中外合資經營的醫療機構,也透過設定更親民的價格,或是與三級公立醫院合作,以吸引更多群體。[5]

有業內人士指出,現時高端醫療服務的典型用戶,一般為年薪20至3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個人,或是年收入逾30萬元的家庭。[6]與之比較,今年第三季,全國37個主要城市的平均月薪為7,850元,即每年不足10萬元。[7]

雖未能直接惠及大眾 被寄望拉高整體質素

雖然高端醫療服務未能直接惠及普羅大眾,但對提升內地的醫療水平,不無助力。其一,高端醫療服務除了帶來了外國的醫療人員和技術,還間接帶動了遠程醫療等創新服務的發展。以上海醫療改革催生的第一家國際綜合性非公立醫院[8]──上海國際醫學中心為例,外國醫生只需經過備案註冊,就可在該院行醫,更可以利用互聯網開展遠程會診。[9]

由恒大健康集團與哈佛大學醫學院主要教學醫院之一──布萊根和婦女醫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共同建設運營的博鰲恒大國際醫院,也宣稱會通過病歷會診、影像會診、病理會診、視頻會診等方式,與位於美國波士頓的布萊根醫院頂級醫療團隊進行國際遠程會診。[10]

其二,不少打着高端旗號的醫療機構,憑藉與外地知名醫療學府合作經營的關係,增加了本地醫護人員認識「國際標準」的機會,其中與哈佛大學醫學院附屬麻省總醫院達成長期戰略合作的上海嘉會國際醫院,截至去年底已送了逾600人次赴美受訓。[11]

其三,長遠而言,當高端醫療愈受各界推崇,民間對優質醫療普及化的憧憬會愈大,也會形成醫療改革的助力。在廣州,市府辦公廳在《廣州市促進健康及養老產業發展行動計劃(2017-2020年)》中,便提出要建設高端醫療產業集群,規劃建設集醫療、養老、旅遊等功能於一體的高端醫療產業園健康綜合體,打造國際高端醫療產業集群。[12]亦有論者寄望高端醫療能進入尋常百姓生活,乃至倒過來逼使公共醫院改革。[13]

水能覆舟 須提防貧者愈貧

以上願景,固然美好,但現實中優質服務能否普及,始終難以說準。首先,在高端醫療引進外國人才和技術的同時,其實也將國內的求診者送出去。他們部分會經國內醫院轉介到海外[14],部分則透過醫療旅遊到國外求診。有報道指,有在北京、上海、廣州均建立據點、能為內地人安排到日本超過100家醫院的醫療旅行服務公司,服務人數曾在一年間上升20%。[15]

求診者有更多選擇,雖然是好事,但如果較具負擔能力的階層都情願到外國求醫,他們花在醫療上的「消費力」,也會轉到外地。上述透過高端醫療引進頂尖人才和技術的故事,便不宜過分樂觀。

即使到海外求診的人只屬少數,不足以影響大局,但高端醫療的發展到底會令雨露均沾還是資源傾斜,仍然使不少人關注。樂觀地看,高端醫療帶來的「高端」人才、技術、服務,可逐步推動整體醫療質素改善;但悲觀地看,假若優質醫療的前提是高消費力,那麼收入較低的一群,便可能成為高端醫療發展下的犧牲品。據內地傳媒報道,由於珠三角地區的醫療事業發展迅速,鄰近地區即使有意發展高端醫療,但所引入的醫生在當地工作數年後,都會轉往珠三角地區發展,令這些鄰近地區的高端醫療人才不增反減。以汕頭大學醫學院附屬腫瘤醫院為例,自建院以來該院共引進至少15名高端醫療人才,但包括院長在內,他們在2016年只剩下5人。[16]

以上討論並非要否定高端醫療對醫療改革的作用,畢竟要提升整體醫療質素,在任何地方都不是一時三刻的工作,過程需要不同界別人士參與。改革路仍漫漫,若香港能在過程中作出貢獻,不只對內地民眾,對有意北上發展的香港人,都有深遠意義。

1 「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印發《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的通知」。取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8-08/19/content_5314865.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19日;「港澳臺人員不再需要辦理就業證」,取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網站:http://www.mohrss.gov.cn/SYrlzyhshbzb/jiuye/gzdt/201808/t20180828_300016.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28日。
2 「中國高端醫療距離爆發期還有多遠?」。取自新浪財經網站: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s/2018-04-13/doc-ifyzeyqc4928797.shtml?source=cj&dv=1,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4月13日。
3 「涉外醫療全景掃描」。取自中國醫院院長網網站:http://www.h-ceo.com/dzzz/20170715/fmbd/2017-08-31/1299.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8月31日。
4 顧泳、黃楊子,「中外合資高端醫療“越來越接地氣"」,《解放日報》,2017年11月5日,01和04頁。
5 同4。
6 同2。
7 「智聯招聘發佈《2018年秋季中國雇主需求與白領人才供給報告》」。取自36氪網站:https://36kr.com/newsflashes/138585,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28日。
8 「上海國際醫學中心今開業 每名醫生每天限看"30號"」。取自新民網網站:http://shanghai.xinmin.cn/msrx/2014/05/28/24419532.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5月28日。
9 「上海國際醫學中心“差異化發展"獲突破 業務量年增長六七成」。取自上海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網站:http://www.shio.gov.cn/sh/xwb/n782/n783/u1ai16253.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3月16日。
10 王松才,「恒大攜手哈佛系醫院布局高端醫療產業」,《中國經濟時報》,第6頁,2018年3月2日。
11 同4。
12 杜娟,「建設高端醫療產業集群 鼓勵成立醫生集團 廣州擬放寬養老市場准入」,《廣州日報》,2018年3月10日,06頁。
13 趙東眉,「鐘南山寄望恒大健康:讓高端醫療普惠普通百姓」,《深圳晚報》,2016年11月29日,23頁;胥會雲,「民營高端醫療:倒逼醫改更多突破」,《第一財經日報》,2013年5月24日,A03頁。
14 「嘉會醫療與美國麻省總醫院簽約合作,腫瘤診治將成亮點」。取自上觀新聞網站:https://www.jfdaily.com/wx/detail.do?id=49738,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10日。
15 「日本瞄準中國富裕階層 吸引赴日高端醫療旅行」,中國新聞社,2016年8月31日。
16 「汕頭高端醫療人才為啥不增反減?」,《寶安日報》,2016年10月14日,C0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