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佣」指數基金是退休金新出路?


公共財政管理 | 2018-11-12 《星島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由顧問公司美世和澳洲金融研究中心編制的全球養老金指數(The Melbourne Mercer Global Pension Index),今年首次獲納入研究的香港退休保障系統,被指有良好的管治和金融體系,積金局的監管及執行力亦獲得肯定。[1]但在「充裕性」方面,香港的全球名次僅高於印度及墨西哥,在選定34個國家或地區中排第32位。[2]

高收費未必高回報 不如節省一點?

退休金是否充裕,涉及多種因素,基金的投資表現是其中之一。即使是「充裕性」得分較高的美國[3],當地智庫Pew Research Center (PRC)在今年9月發表報告,回顧美國44款選定退休基金在2006年至2016年間投資績效,亦發現全部沒有達成最初預期目標,十年總投資回報率僅為3.8%至6.8%。[4]

PRC指出,為提高投資回報率,美國退休基金過去多年致力於調整投資組合,從低風險固定收益工具轉向股票和「其他投資」,包括私募股權、對沖基金、房地產和商品等。[5]

不過,投資組合調整後,基金表現將更受市場波動影響,費用也更高,平均管理費十年間由0.26%升至0.33%,升幅接近三成[6],被質疑高管理費產品未必會帶來理想回報,與市場上許多接近零管理費的指數基金相比,更顯得高收費產品不太划算。[7]更有人主張退休基金應「指數化」,以「還富於民」。[8]

在香港,推動強積金基金減價,也是積金局近年的工作方向,例如在去年推出的預設投資計劃,總開支和收費約為0.95%,遠低於當時1.57%的平均基金開支比率[9],向基金施予減價壓力。積金局指截至今年5月,已有兩成或97個基金減費,最高減幅達50%。[10]

基金開源方式一:借貨賺息

當然,作為投資者,總希望收費可以進一步下調,甚至有人願意免費為自己投資賺錢。這種「又要回報高,又要基金管理者不吃草」的心態,固然有點那個。出乎意料的是,美國今年8月真的有基金公司推出兩款「零」管理費、且不設最低投資門檻[11]的指數基金。[12]

雖然指數基金競相削價,並非一朝一夕[13],此前不少指數基金亦已經做到接近零管理費[14],不過「零」管理費指數基金的正式推出,仍讓人留意到,基金公司未必一定要透過高管理費來支付營運成本。舉例來說,以上兩款由美國富達投資(Fidelity)推出的指數基金,據報會將基金持有的股票借予其他投資者,來賺取利息收入。[15]

這種做法,在香港並非全無出現的可能。有關強積金的條例訂明,計劃資產保管人可與借入該等證券者訂立協議借出證券。[16]不過細節有嚴格限制,包括在同一時間,不得借出超過該基金資產一成的證券,也不得超過同一種證券的五成,同時借貸方必須提供超逾借貸證券價值的抵押品,並支付借貸費用,才可協議借出證券。[17]

從法例所見,即使有香港強積金計劃的資產保管人效法富達,其可借出的證券數量也相當有限。亦有業界人士質疑香港的市場深度[18]不及美國,借貨收息的可持續性成疑。[19]事實上,據報截至2016年5月,都沒有註冊強積金計劃的成分基金或核准匯集投資基金借出其持有的證券。[20]

基金節流方式二:自編指數

除了開源,節流也有助降低收費。值得注意是,富達選擇作為零管理費的基金,除了是成本較低的指數追蹤基金外,其追蹤的指數亦是由富達自行編制,而不是透過支付許可費,使用其他指數供應商如標普、明晟(MSCI)所提供的指數產品[21],故此可以收取較低的費用。

早前智經撰文提及,近年投資風氣「被動化」,愈來愈多資金選擇透過追蹤指數的ETF入市,造就指數產業,當中包括創造及管理指數的指數供應商,和發行追蹤指數產品的資產管理者。[22]不過,從上述案例可見,在進一步追求節省交易成本的潮流底下,部分規模較大的資產管理者也會選擇「自己指數自己編」,以期壓低管理成本。

有企業歡迎轉變,並稱許其為「自編指數革命」(Self-Indexing Revolution)。道富環球顧問公司(SSGA)去年發表報告,認為自編指數可有效節省成本,讓廣大投資者得益;同時資產管理人員也可以直接掌握指數成份股成員,為交易帶來更大的靈活性。[23]據今年10月一篇報道,除了SSGA之外,其他ETF供應商如高盛、摩根大通、北方信託和Victory Capital都在自編指數,上述公司各自管理的自編指數ETF資產均超過30億美元。[24]

本地有多隻「緊貼指數」的強積金基金

根據積金局基金表現平台,現時香港大約有20隻緊貼指數的香港股票基金,管理費為0.7%至0.99%不等[25],在某些人眼中仍然偏高。但要注意的是,退休基金涉及額外成本,不能與私人市場直接相比,這些成本,包括強積金受託人需要跟進僱主拖欠款項、向積金局滙報欠款和考慮採取執法行動等。[26]積金局認為推動制度電子化,減少紙張往來,簡化及自動化行政程序,是長遠降低行政成本的方式。[27]

投資於由供應商「自編指數」的ETF,雖然也有望降低眼前成本,卻也有潛在風險,例如基金最終表現可能會偏離市場主流指數──有可能更好,但也有可能更差。[28]

再者,ETF供應商「自導自演」的做法,也有角色衝突之嫌。在今年6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便進行討論,研究應否進一步限制從事自編指數業務的公司在「投資組合管理」和「指數管理」兩組員工之間的資訊共享。此前,委員會投資管理部門主管Dalia Blass也指出該類公司角色模糊,不清楚應否視之為投資顧問,更憂慮基金的贊助商或董事影響指數的編制過程。[29]

美國指數行業協會行政總裁Rick Redding認為,第三方指數供應商的優勢是編制指數時會經過廣泛的諮詢過程。FTSE Russell北美研究董事總經理Rolf Agather亦提及,他們編制指數的方法包括與客戶和外部顧問共同協商制定。[30]

ETF供應商「自編指數」,有利有弊,海外部分資產管理公司則選擇透過更換指數供應商,來減少管理費用。SSGA在今年9月推出五隻ETF,追蹤由德國指數公司Solactive管理的國家類指數,其中四隻的費用從原先由MSCI管理時的0.3%降至0.14%。[31]

待條件成熟 開源節流有辦法

透過上述介紹可知,許多海外業界可用於開源節流的做法,未必能完全適用於香港強積金,但納入更多指數化產品以壓低成本,仍是未來值得討論的方向。[32]

此外,特首在今年施政報告提及,已經界定「積金易」中央電子平台的初步工作範圍,認為平台能提升強積金的行政效率,讓收費有更多下調空間。[33]雖然詳情尚未可知,不過若參考海外金融機構的做法,這類平台或可打造成金融產品及服務的「超級市場」[34],透過發掘不同客戶的需要,以不同產品和服務的收費來「拉上補下」。

事實上,現時《強積金條例》和《註冊中介人操守要求指引》只規範強積金的銷售,並沒有禁止強積金中介人同時銷售其他產品。[35]不過,市民會否對額外的推銷反感,或願意以此作為交換,則是另一個問題。無論如何,隨着「積金易」推出和業界競爭愈趨激烈,市民對強積金減費的期望,只會有增無減。

1 「香港養老金指數亞洲排第三 美世:強積金完整性評分冠亞洲」。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財經快訊/249767/,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2日。
2 "The Melbourne Mercer Global Pension Index 2018," Mercer, October 2018, p.27.
3 註:香港為39.4分,美國為59.1分。資料來源:"The Melbourne Mercer Global Pension Index 2018," Mercer, October 2018, p.18.
4 "State Public Pension Funds' Investment Practices and Performance: 2016 Data Update," Pew Research Center, https://www.pewtrusts.org/en/research-and-analysis/issue-briefs/2018/09/state-public-pension-funds--investment-practices-and--performance-2016-data-update,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6, 2018.
5 同5。
6 同5。
7 Nir Kaissar, "Pension Funds Should Think Twice About Alternatives," Bloomberg, 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18-10-12/pension-funds-should-think-twice-about-alternatives, last modified October 12, 2018.
8 "Saving Billions By Indexing State Pension Funds," Forbes, https://www.forbes.com/sites/thebogleheadsview/2016/03/15/indexing-state-pension-funds/#5b4fa78579d6,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16.
9 「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預設投資』記者會」。取自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網站:http://www.mpfa.org.hk/tch/main/speeches/files/2017-03-21-speech-chairman-c.pdf,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3月21日,第2頁。
10 「談強積金收費」。取自積金局網站:http://www.mpfa.org.hk/tch/information_centre/blog/180702.jsp,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2日。
11 "Fidelity Launches First Ever Zero-Cost Index Funds," Good Money Sense, https://www.goodmoneysense.com/fidelity-launches-first-ever-zero-cost-index-funds/, last modified August 16, 2018;「富達推零管理費基金 不設入場門檻」。取自明報財經網站:https://www.mpfinance.com/fin/daily2.php?node=1533233854334&issue=20180803,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3日。
12 註:Fidelity ZERO Total Market Index Fund和Fidelity ZERO International Index Fund。資料來源:"Fidelity Launches First Ever Zero-Cost Index Funds," Good Money Sense, https://www.goodmoneysense.com/fidelity-launches-first-ever-zero-cost-index-funds/, last modified August 16, 2018.
13 註:據報同業State Street為了阻止資金外流,同月就將旗下四隻交易所買賣基金(ETF)的費用削減至0.35%和0.5%,減價幅度達三成。此前另一間ETF巨頭Vanguard剛在7月宣布推出覆蓋近1,800種ETF的免佣交易平台。資料來源:"State Street Cuts Fees on 4 ETFs," Think Advisor, https://www.thinkadvisor.com/2018/09/06/state-street-cuts-fees-on-4-etfs/,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6, 2018; "Vanguard Launches Largest Commission-Free ETF Platform," Think Advisor, https://www.thinkadvisor.com/2018/08/21/vanguard-launches-largest-commission-free-etf-plat/, last modified August 21, 2018.
14 同12。
15 "Fidelity Adds 2 More No-Fee Index Funds," Think Advisor, https://www.thinkadvisor.com/2018/09/13/fidelity-adds-2-more-no-fee-index-funds/,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3, 2018.
16 香港法例第485章,附屬法例A《強制性公積金計劃(一般)規例》,版本日期:2017年6月26日。
17 同17。
18 註:市場深度是指市場在承受大額交易時證券價格不出現大幅波動的能力,具有「深度」的市場或具體證券便於大筆交易順利執行。
19 「基金零收費不健康」。取自明報財經網站:https://www.mpfinance.com/fin/instantf2.php?node=1533294700534&issue=20180803,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3日。
20 「積金透視:強積金條例訂明 借出計劃證券限制」。取自文匯報網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6/05/30/TZ1605300002.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30日。
21 "Fidelity Bets on Zero-Fee Index Funds," Bloomberg,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8-09/fidelity-bets-on-zero-fee-index-funds, last modified August 9, 2018;「投資被動化 但投資者不能太被動」。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55,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0月28日。
22 「投資被動化 但投資者不能太被動」。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55,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0月28日。
23 "Self-Indexing Revolution to Target Greater Flexibility and Cost Efficiency," 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 November 2017.
24 "ETF providers going in new directions with indexes," Pensions & Investments, http://www.pionline.com/article/20181001/PRINT/181009995/etf-providers-going-in-new-directions-with-indexes, last modified October 1, 2018.
25 「基金表現平台」。取自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網站:https://fpp.mpfa.org.hk/tc_chi/mpp_list.jsp,查詢日期2018年10月30日。
26 同11。
27 同11。
28 "Fidelity Bets on Zero-Fee Index Funds," Bloomberg,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8-09/fidelity-bets-on-zero-fee-index-funds, last modified August 9, 2018.
29 同25。
30 同25。
31 同25。
32 "Increase in no-fee offerings boosts appeal of ETFs," Pensions & Investments, https://www.pionline.com/article/20180917/PRINT/180919908/increase-in-no-fee-offerings-boosts-appeal-of-etfs,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7, 2018.
33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2018年施政報告施政綱領」。取自行政長官2018年施政報告網站:https://www.policyaddress.gov.hk/2018/chi/pdf/Agenda.pdf,查詢日期2018年10月30日,第175頁。
34 同29。
35 「法定的強積金中介人規管制度」。取自積金局網站:http://minisite.mpfa.org.hk/eca/tc/faq/detail-6.html,查詢日期2018年10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