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設計適合「任何人」的遊樂場﹖


創意及文化 | 2018-11-19 《星島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對許多小朋友而言,妨礙他們到遊樂場耍樂的原因,可以很多,例如有做不完的習作、補不完的課,或是收到父母的「禁足令」。有身心障礙的兒童,面對的困難便會更大,因為即使他們沒有上述問題,其住所附近的遊樂場,設計上也未必適合他們使用。

這種情況當然不是必然。在屯門公園一個即將啟用的共融遊樂場,便是透過提供無障礙的遊樂空間,讓不同能力的兒童一起玩樂。[1]其設計理念若能更廣泛地落實,需求各異的兒童都會獲益。問題是,香港具備相關條件,創造更多共融玩樂空間嗎﹖

要人人玩得到 也要人人一齊玩

每個小朋友均有玩樂、交朋友、過一個愉快童年的需要,殘疾兒童也不例外。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指出,殘疾兒童應受確保可享有與其他兒童一樣的平等機會參加遊戲。[2]將這理念套用到遊樂場設施,我們可以問相關設計是否「無障礙」[3],讓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也能使用,以至能否吸引到不同能力的兒童,大家一同玩耍。[4]「共融遊樂場地」的特色,正是既讓兒童能主要用自己的方式,「無障礙」地玩樂,同時講求讓所有兒童,無論有否身心障礙,都能一同玩耍。[5]

追求共融,得益的不會只是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當不同背景、能力和興趣的兒童及家庭一起玩樂、互動,大家便有機會了解彼此差異,設身處地,欣賞及包容對方。[6]

共融的方式不只一種

要建設共融遊樂場,方式之一是提供適合不同能力兒童的設施,例如身體有障礙或一般人都可以玩樂的彈床[7],或是一些對所有兒童都具玩樂價值的遊樂設施,例如鳥巢式鞦韆。[8]

上圖:屯門公園共融遊樂場內的彈床設施,不論有否身體障礙都可以在其中玩樂。資料來源:發展局

另外一種方式,則是讓不同能力的兒童在相同地點,可以透過使用同一種類但設計不同的設施,獲得類近的玩樂體驗。例如將堆沙桌設計成不同高度,讓不同需要,包括需要坐輪椅的小童,也有機會與其他小朋友共享堆沙的樂趣[9];或是興建多款相同高度,又可透過不同方式到達最高點的滑梯[10],讓孩子們各取所需。在屯門公園共融遊樂場的韆鞦區,亦不只設有傳統韆鞦,還引入包括搖籃型、親子型及座椅型韆鞦在內的特色韆鞦。當中搖籃式鞦韆鼓勵小朋友跟父母或朋友一同使用,而座椅型鞦韆則備有安全帶,適合行動不便的小朋友。[11]

上圖:美國加州城市帕羅奧圖(Palo Alto)的Magical Bridge Playground內的設施,包括在同一地點提供多款滑梯,小朋友可以用不同途徑到達滑梯的最高點。資料來源:Magical Bridge Foundation、Playright Children's Play Association

可能會教人意外的是,共融遊樂場不僅要考慮小朋友的需要,還要考慮大人的需要。因為大部分兒童,尤其是年幼或身體有障礙的兒童,前往玩樂場地時都會有成人陪伴。[12]這些兒童在遊樂場的逗留時間,往往要視乎隨行的大人願意逗留多久,而非遊樂場設備能為小朋友帶來多少歡樂。因此一些適合成人的座位、「有瓦遮頭」的地方,以及可以讓一家老小共聚天倫的野餐桌,都可以間接延長兒童在遊樂場玩耍的時間。[13]

挑戰一:既照顧不同需要 又要保持吸引力

讓不同能力的兒童一起玩樂,願景美好,不過要令更多人受惠,仍需克服一些挑戰。例如留意遊樂場會否為了追求共融而犠牲難度,令一般小朋友大失所望。

當然,難玩不代表好玩,設施如果能激發小朋友的創造力量同幻想,效果可能更「嚇你一跳」。舉例,一座狀似城堡的構築物,可能會令兒童幻想自己正在冒險[14];一些讓兒童可以按自己的想法自製及重新製作各式各樣構築物[15],也可以成為共融遊樂場的賣點。

當然,要令遊樂設施更吸引,不能單靠設計者幻想,除了參考本地及海外相關組織的建議外[16],有時也需要聆聽遊樂場未來用家的意見。屯門公園共融遊樂場的部分設施,便是由包括特殊學校兒童在內的小朋友設計。設計團隊曾到區內兩間學校,與20多位「小小遊樂場專員培育計劃」的參加者見面[17],又因應他們的意見,在最後階段加入設施。[18]

挑戰二:數量要充足 地點要就腳

遊樂設施的設計需要「激活人心」,其數量也要充足。根據2013年的本地調查,有48%受訪的殘障兒童家長認為社區遊樂場的數目不足,另有近兩成指住所附近並沒有遊樂場。[19]截至2018年1月,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在網站稱,轄下約七成兒童遊樂場設有多元化共融遊樂設施,並列舉了18區共39個有共融遊樂設施的場地資料。[20]

展望將來,香港或可透過翻新遊樂場,建設更多的共融遊樂設施。當局今年7月稱,康文署在策劃大型公園的兒童遊樂場和翻新主要公園的兒童遊樂場設施時,會盡量採用更多共融的遊樂設施,以回應兒童需求。[21]

挑戰三:身教言傳共融之道

不過,共融遊樂場要真正取得成功,硬件只是其中一個條件,最重要的還是用家是否有一顆共融的心﹖在2008年,一項有關特殊需要兒童遊戲情況的本地研究中,有受訪家長提及其有特殊需要的子女在公眾遊樂場遇到的困難時,指出有一般小朋友不願跟特殊兒童玩耍,甚至欺負他們。[22]這類障礙能否消除,需要社會各界努力,父母如何言教身傳,讓子女明白與不同需要兒童的共融之道,也至關重要。

1 「屯門公園共融遊樂場即將啟用」。取自發展局網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03.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16日;「立法會二題:公共兒童遊樂場」。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7/11/P2018071100445.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11日。
2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and Optional Protocol," United Nations, December 13, 2006, Article 30.
3 即場地設計成不會在環境或硬件方面妨礙他人使用,可讓人無礙的出入或移動,以及能夠輕易使用到場地設施。資料來源:"Inclusive Play Space Guide: Championing better and more inclusive play spaces in Hong Kong," Playright Children's Play Association, December 2016, pp. 10 and 11.
4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Inclusive and Accessible Play Areas?" adventure+, https://www.adventureplus.net.au/whats-difference-inclusive-accessible-play-areas, accessed November 6, 2018.
5 "Inclusive Play Space Guide: Championing better and more inclusive play spaces in Hong Kong," Playright Children's Play Association, December 2016, pp. 10 and 11.
6 同5,第22頁。
7 「屯門公園共融遊樂場即將啟用」。取自發展局網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03.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16日;〈屯門共融遊樂場將開放 傷健人士齊玩彈牀〉,《明報》,2018年9月21日,A16頁。
8 同5,第94頁。
9 "Inclusive Play Space Guide: Championing better and more inclusive play spaces in Hong Kong," Playright Children's Play Association, December 2016, p. 95;〈共融遊樂場首降屯門公園〉,《太陽報》,2014年5月10日,A18頁。
10 同5,第94頁。
11 「屯門公園共融遊樂場即將啟用」。取自發展局網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03.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16日。
12 同5,第55頁。
13 同5,第89頁。
14 Mimi Kirk, "Playgrounds Designed for Everyone," CityLab, February 27, 2017, https://www.citylab.com/life/2017/02/designing-playgrounds-for-all/517692.
15 "£1 million Adventure Playground in Cambridgeshire," Sutcliffe Play, http://www.sutcliffeplay.co.uk/case-study/wisbech-adventure-playground, accessed October 18, 2018.
16 "Introduction," InclusivePlaygrounds.org, http://www.inclusiveplaygrounds.org/me2/overview, accessed October 18, 2018; "Inclusive Play Space Guide: Championing better and more inclusive play spaces in Hong Kong," Playright Children's Play Association, December 2016, pp. 42-50, 92-104.
17 相關計劃相關計劃招募8至15歲、經常到遊樂場玩的學生,由他們負責部分遊樂設施設計。資料來源:「小小遊樂場專員培育計劃@屯門二零一六年十月至二零一七年十月:報名須知及報名表格」。取自智樂兒童遊樂協會網站:http://www.playright.org.hk/upload/playright_common/sept_2016_link/Playright_Junior_Playground_Commissioner_Application.pdf,查詢日期2018年10月18日。
18 Hello Bonnie,「【沈夫人國際親子台】對小孩子而言,韆鞦是遊樂場很重要的部分」。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01博評-親子丼/132078,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1月9日;「屯門公園共融遊樂場即將啟用」。取自發展局網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03.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16日
19 黃森萍,〈港遊樂場不足 殘障童冇得玩〉,《蘋果日報》,2013年10月7日,A06頁;「UNICEF HK及智樂促請改善本港共融遊樂空間水平 促進殘障兒童全面發展」。取自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網站:https://www.unicef.org.hk/unicef-hk-and-playright-urge-for-more-inclusive-playground-for-the-all-round-development-of-children-with-disabilities,查詢日期2018年10月16日。
20 「共融遊樂設施」。取自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網站:https://www.lcsd.gov.hk/tc/facilities/facilitieslist/children/playequipment.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月1日。
21 「立法會二題:公共兒童遊樂場」。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7/11/P2018071100445.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11日;「3.4 戶外裝置及配件」。取自建築署網站:https://www.archsd.gov.hk/archsd/html/ua2-chinese/pdf/ASD_UA2_3.4.pdf,查詢日期2018年10月16日,第81和83頁。
22 「特殊需要兒童之遊樂機會 - 家長意見調查研究 2009:簡報版本」。取自智樂兒童遊樂協會網站:http://www.playright.org.hk/doc/ResearchPaperPDF/12.pdf,查詢日期2018年10月16日,第1和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