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8-12-24 | 《星島日報》

長者義工待發掘 手機程式助配對



雖說助人為快樂之本,但要鼓勵人們落手落腳參與義工活動,談何容易?舉例來說,香港教育大學在今年8月發布的《提升香港退休人士參與自願服務的介入研究》(教大研究),就提及本港只有11.4%長者參與義務工作,比率顯著低於美國(24.1%)、加拿大(36.5%)等西方國家。[1]

長者不做義工,原因眾多,例如沒有時間、自覺年紀太大,以至身體出現毛病。[2]不過如果純粹因為缺乏動力,有研究發現,只要有適當的鼓勵與培訓,不少長者其實都願意「為人民服務」。近年透過網上平台參與助人行為的長者,亦呈增長跡象。若想進一步吸引長者群組加入義工團隊,設計一個能切合各方需要的平台,看來十分重要。

愈年輕 愈熱衷「網上助人」?

近年不少義工機構都推出手機應用程式,作為發放助人資訊和配對義工的平台,以期吸引更多人加入義工團隊。不過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的研究顯示,在2017年,僅14%受訪者表示「曾使用網上平台發起或參與助人行為」(「發起或參與助人」),比2016年的15.1%輕微下跌1.1個百分點;但曾「使用網上平台分享或轉發助人資源或信息」(「分享或轉發助人信息」)的受訪者,則由2016年的46.2%,微升至2017年的49.7%。[3]

進一步觀察不同年齡群組,可發現愈年輕的受訪者,「網上助人」的比率一般也愈高。在2016年,15至34歲群組「分享或轉發助人信息」的比率就高達68.6%,其他年齡群組的比率就隨着年齡增加而遞減,至65歲或以上群組的13.8%。在「發起或參與助人」方面,亦出現類似現象。[4]

長者義工比率不高 惟有增加跡象

不過,如果對比2016年和2017年的數字,可發現55歲以下較年輕的兩個年齡群組(「15至34歲」及「35至54歲」),不論是「發起或參與助人」,還是「分享或轉發助人信息」的比率,都沒有太大變化,似有飽和跡象。[5]

相反,雖然較年長群組的整體參與率較低,但部分項目的增長卻可圈可點。例如65歲或以上群組「分享或轉發助人信息」的比率,便由2016年的13.8%,增加至2017年的31.4%,上升接近18個百分點。55至64歲的組別「發起或參與助人」的比率,也由5.9%增加至8.1%,上升了2.2個百分點。[6]

由是觀之,即使現時年長人士不見得熱衷參與義務工作,其潛力仍不容忽視。上述教大研究的研究團隊進行的一項介入研究,為此提供了進一步佐證。

經培訓後 長者更願投身義務工作

該研究團隊於2017年11月至今年5月間,將264名本港50歲以上家居長者,隨機分配到介入組或者控制組[7],再分別為他們安排為期一個月,每星期一小時的工作坊培訓。當中介入組會被鼓勵參與義務工作,並學習相關知識,控制組則被鼓勵多做運動。[8]研究發現,在介入六個月後,介入組在一個月內參與了404.07分鐘義務工作,較控制組的129.15分鐘多逾2.1倍。[9]

由此可見,本港長者較少參與義務工作,不一定是由於力有不逮,也可能是沒有得到適當的鼓勵,或是缺乏有關資訊所致。[10]

為了鼓勵長者成為義工,發揮老有所為精神,社會福利署轄下的「長者支援服務隊」,推展了「長者義工」計劃。[11]另一方面,政府在1998年亦曾推出「老有所為活動計劃」,只是教大研究指其中和義務工作相關的活動非常有限[12],而社署推廣義工服務督導委員會轄下的四個推廣工作小組[13],也被教大研究指沒有針對長者群組。[14]這些工作是否需要擴闊涵蓋範圍,值得社會討論。

應用程式有助配對 可用作吸納長者義工

透過網上渠道鼓勵長者參與義務工作,也是值得思考的方向。正如上文引述的報告顯示,長者透過網上平台「分享或轉發助人信息」和「發起或參與助人」的比率儘管較一般人低,但已有顯著增加的跡象。

事實上,近年有不少義助機構都透過手機應用程式,方便有心人參與義工服務。非牟利機構「社職」在去年就推出同名手機應用程式,讓用家預先設定「偏好」,例如義工崗位種類、服務對象、主題以及服務區域等條件,從而配對有關的義工活動。[15]至於由周大福慈善基金資助開發的「好心地」應用程式,用戶除了可在當中選擇參與的義工活動外,更能提交需要義助的項目,以尋求配對。[16]

智經試用上述平台後,發現對於有意參與義工服務,而又不知門路的年輕人而言,這類平台確實頗為方便。但是在試用期間,不少活動的招募對象均以年輕人為主,例如在「社職」程式中,即使以「長者」為服務對象的一些家訪活動,通常也會設定年齡條件為55歲或以下。[17]這不禁令人疑問,究竟是相關活動真的不適合長者參與,還是長者義工的潛力未獲充份重視?

未來工作方向:協助長者義工建立「朋友圈」

其實,長者義工有不少「獨門功夫」,令他們提供個別服務時特別得心應手。一名擁有18年義工經驗的退休人士在2017年獲邀請分享時就表示,由年長的人向長者提供義工服務更為見效,在關心對方時較年青人更容易打開話題、更投契,因此鼓勵退休人士加入義工行列。[18]

長者參與義工服務助人,同時也能助己。根據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早年一份調查,有參與義務工作的長者,普遍心理健康狀況較為良好,例如做事較能集中精神、覺得自己能擔當有用角色,和感到日常生活有趣味等。他們參加義務工作的性質,主要為協助社區中心舉辦活動及探訪服務區內長者等,研究發現長者義工參與義工後比以往快樂,認識到更多關心自己的朋友,並學習到更多與人相處、溝通的技巧。[19]

其實即使沒有上述研究,如果身邊有從事義工服務的長者朋友,稍作詢問,也不難知道他們在退休後之所以從事義工服務,不少也同時抱有經營社區關係、拓寬生活圈子的目的。但對於新世代的應用程式設計者而言,要如何兼顧這些長者的需要,協助他們在配對義工服務同時,維繫義工之間的關係,例如可提供類似通訊群組的功能,組成特定的義工團隊,甚至與地區組織合作設計「團報」形式的義工活動,相信都是下一步可以考慮的方向。

​1 「提升香港退休人士參與自願服務的程度」,香港教育大學,2018年8月,第5頁。
2 同1。
3 「2017香港助人指數研究報告」,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2018年6月,第7頁。
4 同3,第8頁。
5 註:除了35至54歲的群組在「分享或轉發助人信息」的比率有所上升(由52.7%增加至55.9%),其餘均錄得輕微跌幅。資料來源:「2017香港助人指數研究報告」,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2018年6月,第8頁。
6 同3,第8頁。
7 「提升香港退休人仕參與自願服務的介入研究」,香港教育大學,2018年8月。
8 「提升香港退休人士參與自願服務的程度」,香港教育大學,2018年8月,第11及20頁。
9 同7。
10 同8,第33至34頁。
11 「長者支援服務隊」。取自社會福利署網站:https://www.swd.gov.hk/tc/index/site_pubsvc/page_elderly/sub_csselderly/id_supporttea/,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27日。
12 同7。
13 註:包括「學生及青年」、「工商機構」、「義工服務推廣及宣傳」和「社團」。資料來源:「推廣義工服務督導委員會(2018-2020)」。取自義工運動網站:https://www.volunteering-hk.org/tc/aboutvs/vs_scovm,查詢日期2018年9月27日。
14 同7。
15 「社職」。取自itunes網站:https://itunes.apple.com/hk/app/社職/id1155776090?mt=8,查詢日期2018年9月27日。
16 「好心地」。取自itunes網站:https://itunes.apple.com/hk/app/好心地/id1118293945?mt=8,查詢日期2018年9月27日。
17 同15。
18 「2016香港助人指數發布 暨『好心地』手機應用程式啟動禮」。取自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網站:https://csrp.hku.hk/wp-content/uploads/2017/05/A-Index-Press-Conference-Press-Release_CN.pdf,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25日。
19 「『長者義工服務與心理健康』調查結果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取自香港中文大學網站:http://www.cuhk.edu.hk/cpr/pressrelease/030224(2).htm,查詢日期2018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