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9-01-21 | 《星島日報》

再造技術抬頭 舊衣「重生」有法



為了追趕潮流,不少人都會定期置裝,甚至購買多於實際需要的衣衫鞋襪,造成浪費。智經早前發表時事分析文章,介紹市民如何借助網上二手交易平台,為多買了的衣物尋找好歸宿。不過,物主再愛惜的衣物,也會有破爛的一天,難逃成為紡織廢料的宿命。於是,有人開始研究把紡織廢料循環再造,為它們注入新生命。相關技術,既有助減少浪費,也開創了另類商機。

大量紡織廢料棄於堆填區 難以分解

根據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於2016年11月發表的報告,該國在2014年產生超過1,622萬公噸紡織廢料,當中有1,046萬公噸被棄置於堆填區,佔整體64.5%。[1]此外,英國一項調查以郵寄問卷方式,了解210個家庭棄置舊物的情況,發現受訪者棄置的物品中,有93%是女性衣服,78%是男性衣物,其餘依次為書籍、傢俬、玩具和兒童衣物、影音帶及其他類別。[2]

在香港,參考環保署近年發表的《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本港於2017年有13.5萬公噸的紡織物廢料被送往堆填區[3],較2011年的7.9萬公噸多逾七成[4];其佔全港都市固體廢物的比率,則較2011年的2.4%高1個百分點[5],達3.4%。[6]

再多的堆填區,也有吃不消的一天。以香港為例,現有的三個堆填區預計於2020年前相繼飽和[7],當中每年數以萬公噸計的紡織物廢料,自然對迫爆堆填區「貢獻良多」。令人擔心的是,衣物中的人造纖維,例如聚脂纖維(polyester)、尼龍(nylon)等物質,往往需要20至200年才能有效分解。[8]至於羊毛(woolen),雖然能被分解,但過程會釋放溫室氣體甲烷(methane),加劇溫室效應[9]

業界嘗試循環再造 轉廢為寶

若舊衣物能循環再造,無疑比長埋堆填區理想。事實上,全球不少科學家及紡織業界,近年皆設法「轉廢為寶」,研究把舊衣物改造成珍貴的資源。西班牙著名時裝品牌ZARA的母公司Inditex,目前至少在全球22個地區、1,169個零售點,設置舊衣物回收點,收集市民棄置或捐出的衣物、鞋襪及飾物[10],再運到不同非牟利機構篩選,當中部分會再次出售,其餘則會循環再造成有用的工業用料,或可用作製造全新衣物的纖維物料。[11]Inditex更承諾於2020年時,在全球40個地區設置多達2,000個回收點,以及在紡織回收再造領域投資350萬美元。[12]

本港紡織業界近年在舊衣再造方面亦有新突破,其中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便聯同龍達紡織,在大埔工業邨開設全港首間環保紗廠,收集舊衣物循環再造。[13]舊衣會先利用臭氧消毒清潔,並透過人手除去鈕扣、拉鏈等非纖維材質,再由機械臂協助按顏色進行衣物分類,相同顏色的布料,會由無人車送到纖維處理系統打碎及加工,製作成循環再造纖維[14],例如棉花及人造纖維,每日產量為三公噸。[15]有指此回收再造方法可令紗線成本下降三成,未來衣服售價或因此下調。[16]

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亦與龍達紡織及H&M Foundation合作,在荃灣南豐紗廠開設全港首間服裝循環回收再造系統(G2G)零售店[17],收集市民的舊衣物,經消毒、梳理、針織等程序,製造全新的圓領或V領毛衣,每件零售價為200至800元不等。[18]不過,由於再造工程繁複,每件新衣服的製作時間需要四小時至兩天不等,每日最多只可生產六件衣服,而且僅有圓領和V領毛衣款式。[19]此外,G2G只能將毛衣和T恤回收再造,羽絨服、皮衣或有彈性纖維成份的衣服均無法循此途徑重生[20],可見有關技術尚有不少限制。故此整個概念暫時主要是用作教育,提高市民環保意識。[21]

除了較具規模的企業和組織,也有本地設計師有感現今時裝界受「速食文化」影響,令衣物的品質變得低劣,時裝工業的大量生產模式,也對生態環境造成污染,因此決心開設「時裝診所」(Fashion Clinic),透過包括「Repair」(修補)、「Reshape」(改造)和「Redesign」(重新設計),延續衣物的生命,並藉此宣揚環保和可持續的理念。[22]

技術限制仍多 未能廣泛應用

回收再造能否成為紡織廢料的新出路,取決於能否解決相關技術正面對的挑戰。首先,一系列循環再造的程序會影響成品纖維及紗線的品質,以循環再造棉質纖維為例,過程包括把棉布裁碎及還原成原材料,但有關工序會令棉纖維縮短,因而減低了棉線的強度和柔軟度[23],難以大量地用作生產衣物。由於受到質量的限制,著名時裝品牌Levi’s生產服裝時,採用的棉纖維只有21%屬循環再造。[24]Levi’s正與科技界研究如何完善相關問題,並訂下於2025年全數使用再造棉纖維的目標。[25]

再者,現時不少舊衣都不適合循環再造,原因是很多生產者為了增加衣物和家居紡織品的耐用程度及降低成本,會在生產時混合各種纖維,但現時的技術只能把循環再造成的純正纖維,生產成全新衣物;加上不少衣物附有標籤、接縫、塑膠圖案等,需要在循環再造前拆除,增添了循環再造的困難。[26]此外,由於目前循環再造纖維的供應相對較少,加上技術尚未成熟,一般而言,以再造纖維製衣的成本,仍較使用原始材料高,令不少企業卻步。[27]

化「再造」為「改造」 新加坡研製強力吸收物料

解決舊衣循環回收所面對的問題,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新加坡有研究團隊破舊立新,把「再造」轉為「改造」。根據國家環境局的統計資料,該國去年有超過14萬公噸紡織及皮革廢料,當中只有6 %被回收。[28]有別於香港,新加坡的都市固體廢物會先「焚化」才送往該國唯一的堆填區──實馬高堆填島(Semakau landfill)。[29]不過,即使固體廢物經焚化後,體積只有原來的10%,但這個佔地350公頃的堆填區,仍預計會於2035年飽和。[30]

有見及此,該國近年致力減廢,其中新加坡國立大學於去年宣布,成功研究在棉質衣物中提取棉質纖維,再製作成可壓縮的棉纖維氣凝膠(cotton aerogel)。[31]

據該大學介紹,新發明用途廣泛,例如棉纖維氣凝膠可在4.5秒內膨脹至原有尺寸的16倍,比纖維海綿快三倍,可應用在堵塞槍傷等傷口上,迅速為傷者止血。[32]此外,研究團隊亦成功把棉纖維氣凝膠製作成軍用水壺的保溫套,200克的保溫套可讓冰水維持在攝氏0.1至1度超過四小時,有助軍人在炎熱的天氣下預防中暑。[33]

科技日新月異,未來必定陸續有更多舊衣「再造」和「改造」的新技術誕生,但這並不代表消費者可以任意妄為,繼續做「大嘥鬼」。其實,與其把簇新的衣物閒置家中,倒不如「源頭減廢」,避免購買不必要的衣物,做個既精明又環保的消費者。

1 “Advancing Sustainable Materials Management: 2014 Fact Sheet Assessing Trends in Material Generation, Recycling, Composting, Combustion with Energy Recovery and Landfill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United State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November 2016.
2 Sally A. Hibbert, Suzanne Horne and Stephen Tagg, “Charity retailers in competition for merchandise: examining how consumers dispose of used goods,” Journal of Business Research 58(6) (2005), pp. 822-823.
3 環境保護署數據顯示2017年紡織物廢料每日平均量為370公噸,以1年365日計算,即每年有135,050公噸。資源來源:「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 - 二〇一七年的統計數字」,環境保護署,2018年12月,第10頁。
4 環境保護署數據顯示2011年紡織物廢料每日平均量為217公噸,以1年365日計算,即每年有79,205公噸。資源來源:「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 - 二〇一一年的統計數字」,環境保護署,2012年10月,第8頁。
5 「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 - 二〇一一年的統計數字」,環境保護署,2012年10月,第8頁。
6 「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 - 二〇一七年的統計數字」,環境保護署,2018年12月,第10頁。
7 「減少廢物及廢物分類」。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網站:https://www.gov.hk/tc/residents/environment/public/green/wastereduction.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
8 “END OF LIFE Consider every ending as a new beginning,” Close The Loop, https://www.close-the-loop.be/en/phase/3/end-of-life, accessed December 13, 2018.
9 Babita Dubey and KhushbooJain, “Recycling Of Textile Waste Is The Best Way To Protect Environment,” IOSR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Toxicology and Food Technology 1(1) (2015), p.1.
10 “Collect, Reuse, Recycle,” Inditex, https://www.inditex.com/our-commitment-to-the-environment/closing-the-loop/collect-reuse-recycle, accessed January 4 , 2019.
11 同10。
12 同10。
13 「高端紗廠機械臂無人車造環保纖維」。取自明報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港聞/article/20180904/s00002/1535999435889/高端紗廠機械臂無人車造環保纖維,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4日;「大埔設環保紗廠收集舊衣循環再造 衣服售價或下調」。取自頭條日報網站:http://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1308453/,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3日。
14 同13。
15 「大埔設環保紗廠收集舊衣循環再造 衣服售價或下調」。取自頭條日報網站:http://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1308453/,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3日。
16 同15。
17 「首間服裝回收再造零售店 最快4小時『舊衫』變『新衫』」。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152832/首間服裝回收再造零售店%E3%80%80最快4小時「舊衫」變「新衫」,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3日。
18 「G2G循環回收再造過程」。取自G2G舊衣新裳網站:https://www.garment2garment.com/index-zh.html?process-zh,查詢日期2018年12月13日;「常見問題」。取自G2G舊衣新裳網站:https://www.garment2garment.com/index-zh.html?qa-zh,查詢日期2018年12月14日;「【多圖】南豐紗廠設服裝循環回收再造系統 最快4小時有新衣 售200至800元 (16:18)」。取自明報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article/20180903/s00001/1535961745116/【多圖】南豐紗廠設服裝循環回收再造系統-最快4小時有新衣-售200至800元,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3日。
19 「常見問題」。取自G2G舊衣新裳網站:https://www.garment2garment.com/index-zh.html?qa-zh,查詢日期2018年12月13日。
20 同19。
21 「G2G循環回收再造過程」。取自G2G舊衣新裳網站:https://www.garment2garment.com/index-zh.html?process-zh,查詢日期2018年12月13日;「【多圖】南豐紗廠設服裝循環回收再造系統 最快4小時有新衣 售200至800元 (16:18)」。取自明報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article/20180903/s00001/1535961745116/【多圖】南豐紗廠設服裝循環回收再造系統-最快4小時有新衣-售200至800元,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3日。
22 「專訪Fashion Clinic:舊衣如何再次『重生』?」。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一物/220221/專訪fashion-clinic-舊衣如何再次-重生,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9日;「『時裝醫生』改造舊衣物 延長衣物壽命」。取自NOW新聞網站: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332384,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31日。
23 Marc Bain, “Why cotton is so difficult to recycle—and how clothing retailers hope to change that,” Quartz, August 26, 2015, https://qz.com/487423/why-cotton-is-so-difficult-to-recycle-and-how-clothing-retailers-hope-to-change-that.
24 “ Levi’s jeans to make all its products from 100% recycled cotton,” Climate Action, February 15, 2017, http://www.climateaction.org/news/levis_jeans_to_make_all_its_products_from_100_recycled_cotton.
25 同24。
26 “Stimulating Textile-to-Textile Recycling” Nordic Council of Ministers, December 4, 2017, p. 36.
27 同26,第34頁。
28 "Waste Statistics and Overall Recycling," National Environment Agency, https://www.nea.gov.sg/our-services/waste-management/waste-statistics-and-overall-recycling, accessed December 14, 2018.
29 “Managing Our Waste – Incineration,” 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and Water Resources, https://www.mewr.gov.sg/topic/incineration, last modified January 7, 2019;”Managing Our Waste – Landfill,” 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and Water Resources, https://www.mewr.gov.sg/topic/landfill, last modified January 7, 2019.
30 同29。
31 “NUS researchers turn fashion waste into multifunctional material,”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https://news.nus.edu.sg/press-releases/compressible-cotton-aerogels, last modified January 24, 2018.
32 同31。
33 同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