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9-01-28 | 《星島日報》

在水泥上種出森林



香港去年經歷超強颱風「山竹」吹襲,塌樹枯枝隨處可見的畫面[1],相信不少人仍歷歷在目。樹木倒下,需要重新種植,也引起人們對市區植樹品種和方式的討論。[2]種樹看似簡單,卻是大有學問,畢竟市區與大自然、郊區環境分別極大,未必所有樹木都適合在市區環境種植。香港是否已做足準備,讓樹木融入城市生活?

香港樹木品種太集中

在香港,其中一個值得關注的植樹問題,是本地樹木品種頗為集中。在2016年,有研究透過政府的電子樹木管理資訊系統,發現由政府部門管理的路邊、人造斜坡、公園及物業內的樹木有近70萬棵,並辨識到554個品種,當中20個品種佔了樹木數量約49%,其中台灣相思佔比最多,達到近7.9%。[3]另一個在2008年發表、集中分析維港兩岸市區街邊樹木的研究,同樣發現品種較集中。[4]研究記錄約二萬棵樹,有149個品種,當中14個品種已佔了總數約三分二。[5]

樹木品種單一的其中一個弊端,是萬一有危害相關品種的害蟲或疾病出現,可能會導致大量樹木生病甚至死亡[6];相反,品種多樣性有助改善泥土狀況、植物健康,而有不同壽命及生長速度的樹木,亦可以令街道上不會有大批樹木同時衰老,大煞風景。[7]樹木多樣化,可連帶野生動物多樣化[8],讓生物有不同的食物和棲身地選擇,而若植物於不同季節開花結果,更能在四季保持該地區對生物的吸引力。[9]

早前政府發表的《街道選樹指南》(《指南》),正是嘗試處理樹木品種過於集中的問題。《指南》按不同類別的街道列舉了較多種類的樹木,供參與市區街道換樹及植樹工作的政府部門、專業人士及從業員參考。[10]其所舉的80種樹種,就並不包括上述20種常見品種。[11]

確保合適街道種合適的樹 大有學問

《指南》另一作用,是讓合適的樹種出現在合適的街道。畢竟不是所有樹種都適合在街道種植,也並非所有市區街道都適合種樹。故此,《指南》列舉了一些合適樹木的必要條件,包括耐熱、耐旱、耐澇、抗風、抗蟲防病、管理難度等範疇[12],亦包括市區有用預期壽命(Urban Useful Life Expectancy)。[13]如果樹木品種在任何一個必要條件表現太差,被評為「低」,《指南》則不作推薦[14],例如脆弱的樹木或者生命周期大部分時間需要額外支撐的樹木,均會在抗風能力上被評為「低」;而在香港曾大規模染病的樹種,則會在抗蟲防病方面被評為「低」[15],同樣無緣被薦。

除必要條件外,《指南》亦以一些理想特徵,衡量樹木品種是否值得種植。這些特徵包括抗路邊污染能力、耐修剪能力、對市區土壤的適應力、樹木大小、樹蔭、生態價值及觀賞價值[16],《指南》更列出所推薦80種樹種在各特徵方面的表現。[17]在選擇樹種時,要否考慮這類理想特徵,則按相關地點的環境及街道情況而定。[18]

至於如何判斷街道是否適合種樹,《指南》提及要考慮的因素,包括地點的土壤量、根部生長地點附近有沒有地下建築物或設施、行人通道是否夠闊等。[19]

如果街道合適種樹,下一步就是衡量街道的種類、空間特徵及周遭環境,以選擇合適的樹種。[20]《指南》按照道路的類型、種樹地點是在行車道中央還是路邊、種樹地點的闊窄、路邊活動、附近是建築物還是園景區、建築物毗鄰地帶是否有商店、出入口等,將街道分成14類[21],並指出選擇植樹種類時要考慮的因素,例如對抗路邊污染能力、生態價值、樹蔭大小等。[22]

詳細的指引,固然有助植樹者可按不同地點的特性,栽種合適的樹木。然而,單憑一份指引,仍不足以處理所有植樹問題,《指南》亦強調在決定植樹品種前,應尋求專業意見。[23]

現行管理方式是否合適?

事實上,在《指南》公布之前,樹木管理辦事處(樹木辦)已一直推廣「在適當的地方,種植合適的樹木」,亦有制訂指引及小册子,教導各政府部門在栽種樹木過程中須注意的事項,但有關指引只屬建議性質,並無約束力。[24]樹木辦曾指,選擇栽種樹木的品種和地點,是由負責相關設施建築工程及日後負責管理該樹木的部門協商後決定,樹木辦在職能上無須直接監督部門日常工作。[25]現時推出的《指南》似乎只是提供參考資訊,未見與樹木辦的一貫做法有重大差異。

此外,現行由多個政府部門管理樹木的做法,也引起不少討論。審計署在2014年發表的報告提及未撥用政府土地上的路旁樹木,護養責任由數個政府部門承擔,其中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負責快速公路、郊野公園及路旁園境地點內的樹木。[26]

然而,實際上各政府部門對於路旁樹木護養責任誰屬,尤其某樹是否位於「園境地點」、何謂園境地點、有沒有移交記錄等,向來存在爭議。[27]當時審計署報告認為,部門間的爭議已影響樹木管理工作[28],而時至今天,仍有人批評現行做法「政出多門」。[29]不過當局稱,現時由管理樹木所在土地或設施的部門,同時負責護養相關範圍內樹木的做法,大致上既有效率又合乎成本效益,又指香港的斜坡安全工作亦採用類似方法管理。[30]

另一方面,外地不乏以較統一方法管理市區公共樹木的例子。在美國康涅狄格州,每個行政區需任命一名樹木管理員(tree warden),由其管理公共道路旁及公共空間內(除了州物業或公園委員會的管轄範圍)的樹木,責任包括批准樹木的種植、修剪及移除。[31]

樹木專才了解本地情況?

分散或統一管理較佳,有待進一步討論,除此以外,培訓切合本地需要的管理樹木的人才,也十分重要。在香港,要成為負責栽植、研究、管理樹木和植物的樹藝師[32],除了可經由本地課程培訓,亦可從香港政府承認的各地相關學會,例如英國樹木學會、國際樹木學會等取得資格。[33]然而,國際樹木學會香港分部主席曾指,該學會考試內容不包括本地樹種,樹藝師要自行學習辨認香港的樹種。[34]這令人不禁擔心,那些非由本地培訓的樹藝師,對本地植物、土壤、氣候等,是否有足夠認識。[35]

不過在資歷架構下,政府已為樹藝及園藝業,成立行業培訓諮詢委員會,制訂相關的《能力標準說明》(《說明》),列明從業員在相關行業的工作範疇要具備的技能、知識和達到的成效標準。政府預計《說明》的編制工作將於今年完成[36],其對培訓本地樹藝人才之成效如何,各界拭目以待。

如何處理街道限制?

在完善管理制度和人才培訓之外,在市區植樹還要克服其他限制,當中包括理順地區對植樹地點的意見。有政府園境建築師接受傳媒訪問時提及,灣仔有教會因為擔心樹木會吸引白鴿和遮擋教會的戶外電視,反對在教會前的公眾地種樹。[37]

除了主觀意見,也有客觀限制,如《指南》提及狹窄的行人路不宜植樹。[38]另外,有本地樹木專家認為,地底的水、電、通訊、煤氣管道的增減或修繕,會令馬路多次開坑,過程粗暴,往往以挖泥車的泥斗亂挖,不避開樹根,遂令樹根被破壞,真菌可乘虛而入,感染樹木。[39]

為了讓地底公共設施與樹木共存,外國學術界有人提倡利用「公共設施共同溝」(Multi-Utility Tunnel),將不同地底設備放置在單一管道內,使得無需重複挖路,也有保護設施不受樹根破壞的作用。[40]不過,改用「公共設施共同溝」涉及城市規劃,要考慮的事項也遠不限於種樹的需要。

話說回來,政府還有不少工作需要圍繞《指南》執行,例如按其提議,建立一個全面的市區樹木資料庫,當中資訊包含植樹日期、樹木大小及健康狀況等,以持續評估不同樹木品種在不同街道類別的表現。[41]十年樹木,想讓市民在既美麗又安全的樹蔭下散步,在市中心享受綠意,並非一時三刻可以完成的工夫。

1 「局長隨筆:感謝義工們」。取自發展局網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05.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30日。
2 「局長隨筆:感謝義工們」。取自發展局網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05.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30日;〈種錯樹加劇破壞 遇強颱一吹就塌〉,《東方日報》,2018年10月14日,A01頁;「局長隨筆:植樹有方•因地制宜」。取自發展局網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17.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3日。
3 "Street Tree Selection Guide," Development Bureau Greening, Landscape and Tree Management Section, December 2018, pp. 23, 25 and 28.
4 C.Y. Jim, "Multipurpose Census Methodology to Assess Urban Forest Structure in Hong Kong," Arboriculture & Urban Forestry 34(6) (2008), pp. 367 and 371.
5 同4,第371頁。
6 同3,第13頁。
7 同3,第13頁。
8 同3,第13頁。
9 梁融軒,「7.5萬台灣相思撐起戰後香港保育 一代樹木霸者步向衰暮」。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23178,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29日。
10 同3,前言。
11 "Street Tree Selection Guide," Development Bureau Greening, Landscape and Tree Management Section, December 2018, pp. 28 and 48;「發展局推出《街道選樹指南》」。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12/19/P2018121900428.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9日。
12 同3,第30至32頁。
13 市區有用預期壽命是預期樹木在合符保養成本情況下,可以為社區帶來貢獻及留在該市區園景的時間,亦是樹木在多久後要用其他樹替代的一個預期時間。選擇市區有用預期壽命較長的樹種,可以用較低成本為社區帶來較長時間效益。市區有用預期壽命太短的樹種需要較高的保養成本,因為它們要在較短時間內被更替。資料來源:"Street Tree Selection Guide," Development Bureau Greening, Landscape and Tree Management Section, December 2018, p. 31.
14 同3,第28和30頁。
15 同3,第31至32頁。
16 同3,第32至34頁。
17 同3,附件A、B。
18 同3,第32頁。
19 同3,第39、40和43頁。
20 同3,第38頁。
21 同3,第40至42和44頁。
22 同3,第48至62頁。
23 同3,第48頁。
24 「主動調查報告:政府的樹木管理制度及工作」,申訴專員公署,2016年6月14日,第13頁。
25 同24。
26 「政府加強樹木安全的工作」,《審計署署長報告書〈第六十三號報告書〉》,香港審計署,2014年10月,第12至13頁。
27 同26,第13頁。
28 同26,第13頁。
29 Regina Ip,「【樹木辦難以根治塌樹問題】」。取自Medium網站:https://medium.com/@reginaip/樹木辦難以根治塌樹問題-6b7c79598b66,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26日。
30 「目的與目標」。取自發展局 — 綠化、園境及樹木管理組網站:https://www.greening.gov.hk/tc/about_gltms/purpose_objective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3月1日。
31 "Connecticut Tree Wardens," State of Connecticut Department of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https://www.ct.gov/deep/cwp/view.asp?a=2697&q=569360&deepNav_GID=1631, accessed January 2, 2019.
32 「樹藝師」。取自youth.gov.hk網站:https://www.youth.gov.hk/m/tc/career-and-study/career/671,查詢日期2019年1月15日。
33 評論編輯室,「無統一註冊制度 政府認可『樹藝師』必定專業?」。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01觀點/222720,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15日。
34 同33。
35 同33。
36 「教育局有關資歷架構的政策措施」,人力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28/18-19(02)號文件,2018年10月,第1頁。
37 呂嘉麗,「園境建築師為港種2萬棵樹 批規劃『以車為本』限制綠化」。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區專題/47773,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11日。
38 同3,第39頁。
39 潘曉彤,〈土壤差 亂挖坑 塌樹死因豈只短根〉,《明報》,2018年9月23日,S03頁。
40 D.V.L. Hunt, D. Nash and C.D.F. Rogers, "Sustainable utility placement via Multi-Utility Tunnels," Tunneling and Underground Space Technology 39 (2014), p. 18.
41 同3,第8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