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3-12-02 | 《星島日報》

主權基金的投資趨勢



十一月初金融管理局(下稱「金管局」)證實,已與英國發展商Great Portland Estates成立合營公司GHS Limited Partnership,斥資2.02億英鎊(約25億港元)合作開發倫敦西部核心地段漢諾威商場(Hanover Square Estate)商住項目。項目將於2016年動工,雙方各佔股權五成,2018年完成後預計市值將達4.75億英鎊。

金管局首次以地產發展商角色參與投資,在社會引起了一陣討論。雖然一億英鎊的投資額相對外匯基金接近三萬億港元[1](約2,230億英鎊)的總資產,比例甚小,而且增加投資項目和方式,理論上有助分散風險。但另一方面,外匯基金是根據《外匯基金條例》(第66章)設立,旨在維持本港貨幣和金融穩定。而金管局直接注資公帑成立地產公司前未有文件公開,也沒經公眾諮詢,惹來金管局投資策略改變的猜疑。[2]而且與透過基金投資房地產相比,直接投資房地產開發要兼顧的風險更多,因為當中涉及數年的前期工程、利息成本、物業管理及銷售等問題。[3]

外匯基金的投資組合

只要留意金管局過去幾年的投資選擇,其實不難發現今次他們的決定有迹可尋,因為早於2008年,香港外匯基金的投資已漸趨多元。數年前本地通脹升溫,傳統資產類別(先進經濟體的股票和債券)的投資回報率逐漸下調,為平衡風險,財政司司長於2007年要求金管局為外匯基金的投資多元化作出研究。2008年外匯基金首次投資新興市場債券,2009年投資私募基金,其後逐漸擴展至新興市場股票,房地產以及人民幣資產。[4]

貨幣市場近年的變化,是促使外匯基金更新投資組合的另一因素。本港外匯基金逾七成資產為債券,當中不少為美債。但十月美國政府因國會兩黨就政府預算之爭停擺,雖然僵局暫解,但已引發外界對美國債務違約的憂慮。早前受美國聯邦儲備局退市消息影響,金管局表示已在資產配置採取多項措施,以減少衝擊,包括減持美債及歐債,並增加地產、私募基金等多元化投資。[5]

經歷數載,去年底多元化投資類別的投資總市值達1,489億港元(下同),其中私募基金和房地產投資分別達471億和135億元;新興市場股票與債券以及人民幣資產則分別為414億元和469億元。[6]

回報率方面,去年外匯基金整體回報率為4.4%。低於多元化投資類別的投資過去的年均回報率。自開始投資至去年底,外匯基金在新興市場債券與股票及人民幣資產的年均回報率為8%,私募基金及房地產的年均內部回報率則為10%。[7]

據規定,多元化投資的上限不能超過外匯基金累計盈餘的三分之一。截至去年,外匯基金累計盈餘為6,237億元,即上限約為2,080億元。[8]今年初,金管局宣布將新興市場債券與股票及人民幣資產撥入傳統投資組合,為私募基金和房地產部份騰出883億元的投資空間。[9]

海外房地產

投資海外物業,金管局已有一定經驗,2011年及2012年已分別投資 34.21億和129.26億元於海外房地產,包括倫敦、紐約等地的商用物業,一年間投資額增加2.8倍。以往金管局未有披露投資金額及地點,今次則由英國合作方公開,再經金管局確認,是故引起社會關注。

拋開角色爭論,金管局今次的投資是否過於進取,是公眾的另一焦點。因為金管局看中的地皮,正位於備受亞洲投資者熱捧的倫敦。近年倫敦樓價屢創新高,部份地段的住宅價格較2008年上升三成以上。[10]英國於去年三月推出類似香港買家印花稅的調控樓市措施,凡購買200萬英鎊或以上住宅物業的海外公司需要繳付15%土地印花稅(stamp duty land tax)。[11]但地產代理Savills的數字顯示,去年倫敦核心地帶售出的住宅物業中,仍有38%由海外買家購入,新建物業的海外買家比例更高達73%。今年九月,受海外買家湧入和政府擴闊一手樓買家的優惠政策(Help to Buy scheme)刺激,倫敦房價按月跳升10.2%。[12]

英國樓價的升勢,難免令人擔心泡沫形成。英國政府現正考慮向外國投資者額外徵收物業增值稅(Capital Gains Tax)。因為目前當地居民出售住宅單位時須繳付18%至28%的稅款,海外買家卻得到豁免。但有分析指,即使增加稅項,倫敦依然比紐約、香港和新加坡更具投資價值。[13]金管局也表示,地產投資屬中長線投資,年期達七至十年,長期收租回報率4至6%,可起穩定作用。而且倫敦西區的物業價值處於上升軌跡,加上同類物業供應短缺,因此具有很高的長期持有價值以及抗跌能力。

多元化投資 大勢所趨

若參考世界各地主權基金近年的投資取態,我們也會發現外匯基金投資組合這些年間的變化,乃屬大勢所趨。當然,外匯基金與主權基金有別。據《外匯基金條例》,外匯基金主要運用於財政司司長認為適當而直接或間接影響港幣匯價的目的,以及運用於其他附帶目的,以保持貨幣金融體系的穩定健全。這跟以投資為主要目的之主權基金大為不同。

但就投資策略而言,外匯基金跟不少主權基金近似。投資產品趨向多元化,包括投資房地產,就是全球多個主權基金的寫照。去年有調查指,全球主權基金漸撤離核心資產類別,如股票、債券和現金。相反,私募基金、房地產、對沖基金、商品期貨等另類投資正成為各主權投資者新寵。過去12個月,主權投資者在全球房地產市場的投資增長69%,國際私募股權的投資增幅為61%,國際債券投資卻下降了38%。[14]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主權基金規模最大的前十位,九個來自亞洲。總資產達3,267億美元的香港外匯基金,亦被視為主權基金,總資產排名全球第七;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下稱「中投」),成立六年資產已達5,752億美元。[15]中投的境外投資包括股權、固定收益和另類資產(對沖基金、私募市場、大宗商品和房地產投資等)。據聞,中投近年大幅減少了股票投資,並增加長期策略持股。去年中投以2.45億英鎊的價格收購了德意志銀行在倫敦金融城的總部大樓。不久前又有消息指其向美國私募股權基金黑石集團(Blackstone)收購位於倫敦的辦公樓開發項目,談判價格在6.5億英鎊至8億英鎊之間。一旦成事,這將成為中投在歐洲進行的金額最高的房地產交易。[16]

社會責任:挪威經驗

目前全球主權基金規模超過6萬億美元,其中最大的主權基金——挪威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Fund - Global)自1990年成立以來資產規模超過8,000億美元,掌握全球股票總市值的1%。自上世紀六十年代在北海發現油田,石油利潤給挪威人帶來滾滾財富,政府後來成立主權基金,由挪威央行投資管理,投資組合以股票(63.6%)和債券(35.5%)為主。2010年,挪威基金開始進軍房地產,雖然投資上限被設為5%,但實際只佔0.9%。[17]去年,當地財政部又提高了對北美、亞洲及新興市場的股票投資。

挪威基金的表現並非一直令人滿意,今年第二季基金因新興市場股票投資就虧損5.9%,幸日美股票投資表現理想,最終仍有0.1%的回報率,最新一季的投資回報亦升至5%。據報,基金正爭取將對中國的投資由目前10億美元提高至15億美元,以得到更高回報。[18]

若能否平衡風險回報以及是否染指地產發展項目,已是外匯基金需要面對的所有質疑,那麼挪威基金所兼顧的訴求,大概複雜得多。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挪威政府早於2004年成立了倫理委員會(Council on Ethics),就篩選和評估投資項目提供諮詢和建議。現時挪威基金設有公開禁買股票名單,香煙、軍火和對環境造成破壞的公司,均被拒諸投資組合門外。

推動經濟 發展本土

挪威基金甚至被寄予維持經濟秩序的厚望。以往挪威政府認為公營機構已佔去國家經濟相當比重,因此基金只會投資海外,以免扼殺本地私人市場。但數月前挪威首相大選期間,進步黨建議將挪威基金投資於國內基建。也有報道指,保守黨領導的新政府正計劃將基金投資於發展中國家的可再生能源。[19]智庫Re-Define今年發表的報告,更促請挪威基金將更多投資轉向發展中地區或新興市場,為這些地區創造數以百萬計的就業機會。[20]

從挪威的例子可見,主權基金肩負的,不只經濟任務,還有社會責任和政治期望。另一間較為活躍的主權基金——新加坡淡馬錫的投資方式,則更見配合國策。淡馬錫由新加坡財政部負責監管,以配合當地經濟發展。至今年三月,淡馬錫總資產達2,150億新元(約1,713億美元),主要投資於金融服務業(31%)、電信、媒體與科技(24%),交通與工業(20%)等關係經濟命脈的行業。為獲取更高回報,基金近年主力投資在亞洲市場,同時豐富歐美市場的投資組合,包括首次投資西班牙。去年淡馬錫又成立資產管理公司,並加大對一間風險投資公司的投資,為包括中小企在內的新加坡企業提供資金。[21]

參考各地例子,主權基金在現今世界已非純粹的投資工具,社會對它們的期望亦與日俱增。這種變化是否恰當,有待討論。與某些主權基金比較,香港外匯基金的角色仍然簡單,毋需擔當發展經濟、促進就業以至更多的社會責任。但可以肯定的是,社會對其投資組合的討論,已經不再停留在能否維持港元穩定。

 

 

1   至去年年底,外匯基金總資產額達27,811億元。來源:《香港金融管理局二零一二年年報》。
2  「金管局何時興建鬼城」,《信報》,2013年11月12日。
3  「金管求財倫敦起樓」,《東方日報》,2013年11月8日。
4    陳德霖,「外匯基金投資多元化」,《匯思》,金融管理局,2012年5月14日。
5  「陳德霖:美倘退市 熱錢必撤港」,《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9月7日。
6  「外匯基金投資倫敦樓市」,《大公報》,2013年11月8日。
7  《香港金融管理局二零一二年年報》,香港金融管理局,2013年4月26日。
8  「美債大跌 外匯基金本季勢勁蝕」,《明報》,2013年6月21日。
9   2012年,新興市場債券與股票以及人民幣資產的總投資額為883億元。
10  Live and let buy, the Economist, 9 November, 2013.
11 《當局對《2012 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於2013年1月25日會議上所提事項作出的回應》,運輸及房屋局,2013年1月。
12  Peggy Sito, Impact of a UK capital gains tax on foreign-owned property likely small,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3 November, 2013.
13  同註12。
14「景順調查報告:全球主權基金規模超越6萬億美元」,《第一財經日報》,2013年10月18日。
15 Fund Rankings, Sovereign Wealth Fund Institute, November 2013. http://www.swfinstitute.org/fund-rankings/
16《中投接近收購倫敦商業園》,FT中文網,2013年11月11日。
17 The Government Pension Fund Global (GPFG), Norwegian Ministry of Finance, September 30, 2013.
18「挪威主權基金將加大對華投資」,《中國證券報》,2013年10月29日。
19 Joao Peixe, “Norway’s Sovereign Wealth Fund Gives a Boost to Global Renewable Energy,” www.Oilprice.com, October 16, 2013. http://oilprice.com/Latest-Energy-News/World-News/Norways-Sovereign-Wealth-Fund-Gives-a-Boost-to-Global-Renewable-Energy.html
20 Sony Kapoor, “Investing for the Future”,” Re-Define, Norwegian Church Aid, Aug 10, 2013.
21 Portfolio Highlighes, Temasek Review, 2013, Jul 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