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康樂文化及藝術 | 2019-02-04 | 《星島日報》

扮嘢有罪? KOL的文化地雷



在社交媒體盛行的新世代,網絡紅人(KOL)不靠在傳統媒體的曝光率,也可獲大批粉絲追隨,但由於網絡資訊高速傳播,KOL若稍一不慎發布惹爭議的言行,便會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近年不少白人KOL透過化妝及整形手術等方法「大變身」,把外表打扮得與黑人無異,從而在社交媒體取得好處。這種被稱作blackfishing的行為,更被批評對黑人文化欠缺尊重。[1]遊走在表達自由與文化尊重之間,網絡用家應如何自處?

上述白人扮黑人的行為,也有人視為一種「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這個學術名詞在上世紀80年代起被廣泛應用,至去年被記載於牛津英文字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2],意指主流族群在未被確認的情況下或不恰當地,採用較弱勢族群的習俗、服裝或對美態的認知。[3]有人認為,美國人戴上美洲原住民的頭飾,是其中一個「文化挪用」的例子;另在1830至1960年期間,不少西方白人演員塗黑自己的臉,並模仿黑人說話的口音,以出演黑人角色,亦是一個例子。[4]

白人網紅「變身」黑皮膚美少女 引人注意從中圖利

「文化挪用」在網絡世界並不罕見,近年不少外國白人少女模特兒及KOL,透過化妝、戴上髮飾,甚至接受整形手術把自己的身材變得更豐滿,或把雙唇變得更豐厚,使自己看似一般人想像的黑人。她們在社交平台上載大量日常相片,吸引追蹤者眼球,繼而獲取品牌贊助,從中圖利──這連串行為,被網民稱為blackfishing。[5]去年底,黑人作家Wanna Thompson在Twitter貼文,指出白人扮黑人的現象令人擔憂,發動網民抽出相關人士,該貼文獲兩萬多名網民轉發,同時在網絡上瘋傳[6],令全球開始關注相關議題。

被網民起底的人當中,包括20歲英國大學生Aga Brzostowska。她近年經常在社交平台上載打扮成黑人的自拍照。她一張13歲時拍攝的照片早前曝光,照片中的她不論膚色、體型或打扮,均與現時有很大分別。她因而被網民標籤為blackfish,並收到死亡恐嚇。[7]她接受當地記者訪問時,否認曾接受整形手術,亦無刻意把皮膚曬黑,又稱:「我不認為需要停止有關行為,因為它為我帶來好處,而且我很享受自己做的事。」[8]

批評Blackfish只顧自身利益 黑人女性感被冒犯

Blackfishing為像Aga Brzostowska般的模仿者帶來好處,但黑人女性有另一番感受。居於美國紐約的黑人女護士Dara Thurmond認為,黑人真實呈現自己時,往往遭人側目,被迫改變以迎合外界,並舉例指黑人篷鬆的髮型被視為不整潔,部分工作又要求黑人女性戴上貼服的紡織假髮才可上班,而blackfish則利用黑人女性的優點得到好處,卻不理解黑人女性在生活上遇到的困難,對於努力爭取認同的黑人女性並不公平。[9]

加拿大學者James Young指出,在「文化挪用」的過程中,可能對被挪用文化的族群造成冒犯,而當冒犯達至衝擊對方核心價值和自我形象的程度,則會被界定為「嚴重冒犯」(profound offense)。[10]James Young認為,有關「冒犯」可分為三種,一是表達冒犯(representation offense),即由於挪用一方沒有相同的經歷與見解,故難以避免地錯誤展現另一方的文化;二是未有向被挪用一方尋求允許(consent offense),導致他們感覺被利用和輕視;三是不恰當地挪用神聖或私人的文化(violation offense),使被挪用的一方精神上感到被冒犯。[11]不過,James Young又認為,人們主要可從社會價值及表達自由的角度,衡量涉及冒犯的「文化挪用」是否不合理。[12]

社交媒體冒起 成「文化挪用」催化劑

有意見認為,白人借取其他種族的文化並非新鮮事,引起反響的原因在於白人現時可利用社交媒體使其曝光機會大增,從而把兩者結合,成為有利自己的社會資本,例子包括白人藝術家借用其他文化藝術風格,化為屬於自己的創新意念,再將作品照相上載至社交平台,而這些行為亦令白人看起來較具文化意識[13]。但另一方面,由於網絡自由容許不同背景人士發聲,讓反對者亦能在社交平台公開批評有關人士和行為,這種風氣則被稱為「批判文化」(call out culture)。[14]

凡事有正反兩面,「批判文化」亦如是,部分例子更是值得探討。以意大利品牌Dolce & Gabbana早前發布的新宣傳片為例,畫面中一名亞裔女模特兒學習手執筷子進食薄餅、意粉等意大利傳統食物,旁述更以「小棍子」形容筷子,被大批內地網民批評該品牌不尊重中國文化,更有人認為事件已達到「辱華」程度。[15]

此外,NBA球星林書豪在2017年的球賽中,以留有髮辮的新形象示人,被前NBA名將Kenyon Martin罵他「想當黑人」,要求他更換髮辮的造形[16],亦有網民指他挪用黑人的髮辮文化。[17]他在網誌回應指,沒想過換新髮型會與文化挪用扯上關係,自己作為亞裔美國人,明白被他人錯誤演繹屬於自己種族文化的感受,因此不想把這樣的感覺帶給別人。[18]

另一名美國白人少女去年穿着傳統中式旗袍參加畢業舞會,並把照片上載至社交網站,其後被華裔網民炮轟「我的文化不是你的畢業舞會晚裝」,引起有關「文化挪用」的爭議。但該女生回應說,當時只希望透過穿着旗袍,表達自己喜愛中國文化。[19]

以上例子屬捍衛種族文化的良性批判,抑或極端思想衍生的惡性批判,人們各有定論。不過,批評容易讚賞難,KOL與追蹤者交流時,難免遭人抨擊,因此當KOL也有不少需要注意的地方。

加拿大作家Carola Finch指出,網民喜歡在社交平台批評具名氣的人有多個原因,包括透過批評發洩生活中的負面情緒;妒忌別人比自己有名氣、地位或富有;以貶低他人的方法提升自尊心等。[20]她建議,如在網絡世界遇上具冒犯性的批評,發帖者除了不理會或刪除留言,亦可考慮以禮貌的方式回應,避免對方進一步反駁;當遇上一些明顯為了吸引注意的留言,發帖者可表示考慮對方的意見,令他們感覺意見已被聽到。[21]

另一值得注意的是,在社交平台急速發展的世代下,KOL及藝人的一舉一動,也可能成為大眾茶餘飯後的話題。在香港,藝人王浩信於2014年為一間保險公司拍攝廣告,他在廣告中戴上厚長曲假髮,面部皮膚塗得黝黑,扮演女外傭做家務,被本地外傭組織投訴廣告帶有種族歧視成分,保險公司事後抽起廣告,並就事件道歉。[22]由此可見,一些原意只是「搞笑」的裝扮,在部分群眾的眼中或視之為「文化挪用」,甚至涉及冒犯。假如這宗「扮外傭」事件在高速傳播資訊的社交平台發布,而非在傳統媒介播放,相信受眾範圍會更廣,甚至傳至其他國家,引起更多不同種族人士不滿,成為國際新聞。

網絡世界,傷害與被傷害往往只在一念之間,即使不是KOL,發布訊息前也宜以和諧、尊重為大原則,避免因一時之快而傷人於無形。與此同時,網民面對各式各樣的資訊,亦要有更強的判斷力,以免人云亦云,令思想被牽着走。

1 Olivia Petter, “WHAT IS BLACKFISHING? THE INFLUENCERS ACCUSED OF USING MAKEUP TO 'PRETEND' TO BE BLACK,” The Independent, December 5, 2018, https://www.independent.co.uk/life-style/women/blackfishing-what-is-it-influencers-instagram-makeup-racism-black-white-social-media-a8667961.html.
2 Katherine Connor Martin, “New words notes March 2018,”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https://public.oed.com/blog/march-2018-new-words-notes/#, last modified March 29, 2018.
3 “Cultural appropriation,” English Oxford Living Dictionaries, https://en.oxforddictionaries.com/definition/cultural_appropriation, accessed January 9, 2019.
4 「何謂『文化挪用』?」。取自香港電台公共事務專頁網站:http://app3.rthk.hk/special/pau/article.php?aid=3129,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8日。
5 同1。
6 “Wann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WannasWorld/status/1059989652487069696?ref_src=twsrc%5Etfw%7Ctwcamp%5Etweetembed&ref_url=https%3A%2F%2Fd-13583905773255045125.ampproject.net%2F1812131718380%2Fframe.html, accessed January 9, 2019.
7 Jessica Rach, “Influencer who was accused of ‘blackfishing’ on social media insists she DOESN’T pretend to be black – as she reveals she’s received death threats online,” Mail Online, December 6, 2018,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6466771/Blackfishing-Aga-Alicja-Brzostowska-polish-blogger-defends-death-threats.html.
8 Kameron Virk and Nesta McGregor, “Blackfishing: The women accused of pretending to be black,” BBC, December 5, 2018, https://www.bbc.com/news/newsbeat-46427180.
9 同8。
10 James Young, “Profound Offense and Cultural Appropriation,” Journal of Aesthetics and Art Criticism 63 (2) (2005), doi: 10.1111/j.0021-8529.2005.00190.x, p. 135.
11 同10,第135頁、144至145頁。
12 同10,第139頁。
13 Maia Wyman, “Burden of Proof: Call Out Culture and Cultural Appropriation in the Age of Social Media,” Graphite Publications, https://graphitepublications.com/burden-of-proof/,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8, 2018.
14 同13。
15 端小二,「DG『辱華』事件,是失敗的幽默感,還是傲慢的種族歧視?」。取自端傳媒網站:https://theinitium.com/roundtable/20181122-roundtable-zh-d-and-g/,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1月22日。
16 Ian Begley, “Jeremy Lin takes Kenyon Martin jabs on hair, race in stride,” ESPN, http://www.espn.com/nba/story/_/id/20925633/jeremy-lin-brooklyn-nets-all-good-kenyon-martin-remarks-hair-race, last modified October 7, 2017.
17 同4。
18 Jeremy Lin, “So ... About My Hair,” The Players' Tribune, https://www.theplayerstribune.com/en-us/articles/jeremy-lin-brooklyn-nets-about-my-hair, last modified October 4, 2017.
19 「美國學生穿旗袍引發的爭議:娛樂觀眾與『文化挪用』」。取自BBC中文網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3958556,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1日。
20 Carola Finch, “Understanding and Responding to Criticism on Social Media,” TurboFuture, https://turbofuture.com/internet/Understanding-And-Responding-To-Criticism-on-Social-Media, last modified December 13, 2017.
21 同20。
22 〈王浩信扮外傭 廣告被指涉歧〉,《東方日報》,2014年6月19日,A2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