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9-03-12 | 《信報》

長者就業唔容易 英雄難過保險關



隨着人口老齡化,政府預計本港勞動人口將在未來三年間見頂[1],善用銀髮力量成為其中一條出路。政府近年亦以不同方式鼓勵健康及有意繼續工作的年長人士(50至64歲)及「少老」(65至74歲)重投職場[2],例如舉辦招聘會,以及推出支援進修的措施。[3]

促進長者就業,還需要整個社會的配合,掃平年齡歧視障礙,創造良好的就業環境。然而,即使僱主唯才是用,不介意員工年齡,勞保問題也有可能使長者被拒諸職場門外,需要社會想方法解決。

購買勞保煩且貴 窒礙僱主聘用長者

近年愈來愈多長者逼於生活所需,又或不想就此「退隱江湖」,選擇繼續在職場打滾。65歲或以上長者的勞動人口由2006年的近六萬,增至2016年的13萬,勞動參與率同期則由7%升至11.2%,當中以「少老」一族的升幅尤其顯著。[4]

而根據香港法例第282章《僱員補償條例》第40條,所有僱主必須投購僱員補償保險(下稱「勞保」),以承擔僱主在條例及普通法方面的法律責任,否則不得僱用僱員從事任何工作,不論其合約期或工作時數長短、全職或兼職。[5]

有勞保,長者才可再就業,不過目前為高齡員工購買勞保困難重重,容易嚇退僱主。僱主甫申請已要面對第一道難關,有保險經紀和專門協助長者就業的顧問指出,為65歲以上退休人士購買勞工保險,不但手續程序繁複,又要僱主提供額外資料,令部分僱主嫌麻煩,索性放棄聘用長者。[6]

即使僱主「不辭勞苦」,願意為高齡員工申請勞保,保險公司也可能開出極為昂貴的保費,甚至拒絕承保,令僱主投保無門。2016年平等機會委員會發表了一份職場年齡歧視研究,當中訪問了部分沒有設退休年齡,容許僱員自行退休的僱主。其中一名受訪的酒店業僱主稱,手下有年達60歲的女性僱員仍然熱衷工作,假如她沒有犯錯,將會繼續聘用,但當僱員年滿65歲以後,保險費用十分高昂,有些保險公司甚至不受保,這情況下唯有要求員工離開,「無理由為一個買咁貴。」另有僱主表示,由於保費太貴,聘用年老工人的模式轉為自由身。[7]

到底長者勞保費用有多貴?官方似乎沒有相關數據[8],但我們可以嘗試綜合坊間的不同說法。平機會主席陳章明早前表示,留意到有逾60歲的員工投購勞保保費,較一般員工貴三倍,相信是基於勞動市場長者僱員人數較少及受傷機會較大的假設;有中小企商會主席則指出,在勞動工作方面,由於長者的受傷風險較高,其保費高一至兩成。[9]智經亦曾向聘有約20名文職員工的機構了解,對方表示,購買勞保時未有以年齡劃分,反而是按職位類別及職級釐訂保費,差異不大,但為長者員工購買醫療保險,則其保費較其他同事貴一倍。

值得注意的是,企業承擔的勞保費用是高是低,其實主要取決於工種風險,文職和室內工作,費率會較低。[10]亦有說法指,總受保人數對保費影響,大於個別受保人的年齡,員工眾多的大企業,即使聘用高齡員工,其較高的勞保費用也可能被其他僱員的保費「溝淡」,而不至令整體勞保支出大幅增加。[11]相反,中小企由於人數較少,會較受昂貴的高齡員工勞保打擊。

勞保包底計劃門檻高 成效存疑

僱主投購勞保有困難,港府交出的解決辦法,是由保險業界推出的僱員補償聯保計劃(下稱「聯保計劃」)[12]「包底」,為相關僱主,特別是高風險行業的僱主,提供最終保障。[13]聯保計劃為22個高風險行業訂立保費費率基準,如清潔業是工資的2.73%,搭棚業則是66.39%,[14]僱主若曾被最少三家保險公司拒絕,或承保保險公司提供的保費費率報價,較計劃所訂的基準超出30%或以上,便符合資格申請。[15]計劃管理人會將申請書發送所有在本港經營勞保的保險公司,如最終沒有公司回應,計劃管理局會按旗下核保委員會訂立的保費費率承保。[16]

聯保計劃實施已經超過十年[17],惟從上述僱主、學者及求職顧問近年發表的言論可證,長者勞保問題仍然存在。其原因之一,可能是聯保計劃的設計,較方便僱主因應其所屬行業提出申請,而非高齡員工的比例。

事實上,翻查僱員補償聯保計劃管理局過去三年的年報,也未見提及僱主因聘用長者而購買不到勞保的數據,申請個案大多是來自高風險行業,或是因公司過往索償紀錄欠佳或風險管理不理想,而未能在市場續保。[18]

再者,聯保計劃的申請條件之一,是被保險公司拒絕三次。在此情況下,除非該長者是高技術工人,難以取代,否則很難想像欠缺資源的中小企,會為一個員工花時間嘗試申請三次勞保,而不索性聘用投保過程較簡單的年輕人。

美國立法限制保費差距 無助增加長者就業

聯保計劃是否需要改革,固然有待討論,但可能也有人覺得,與其為現有措施「小修小補」,不如由政府介入,限制保險公司的收費水平。就這種意見,美國的做法或可帶來一點啟示。美國45個州份在上世紀90年初各自立法,規管保險公司在承保小企業為員工購買的醫療保險時,不得因員工的特徵,開出差異巨大的保費金額,冀助減低僱主聘用長者的成本。[19]

各州有不同做法,當中部分採用了「社區評級」制,容許保險公司按年齡及性別等因素,釐定保費溢價,但不可以員工的健康狀況作考慮因素,最嚴格的州份限定保險公司只能向小企業收取等額的員工平均保費。[20]而大多數州份則主要採用「費率範圍」政策,即各自為不同員工的保費費率差距訂立上限,將保險公司的保費調整幅度,規限在指定範圍內,有「奧巴馬醫保」之稱的《平價醫保法》(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21],便落實高齡員工池與年輕員工池的保費差異,比例最高為3:1,即前者保費最多只可是後者的三倍。[22]

限制保費差異的做法,沒有換來一面倒的掌聲。奧巴馬醫保實行時,有批評者指出,長者的醫療開支比年輕人高五倍,認為強制定立年長和年輕員工保費差異於低比例水平,會令保險公司為免蝕錢而調高年輕員工保費。[23]

且不說上述預言是否成真,有研究人員分析各州份的人口數據後斷言,限制保費差異根本無助增加長者就業,指出無論採取何種方法、保費限制是強是弱,或者是沒有限制,年長工人的就業率都相差無幾。[24]研究人員認為上述政策的唯一好處,是將大企業與小企業高齡員工的收入差距拉近,保費差異限制愈強的地方,收入差距愈少。[25]研究人員認為,要吸引僱主聘用長者,政府要給出更直接誘因。[26]

追蹤健康運動表現 助減壯健長者保費

縱使此路不通,政府要促進長者就業,始終需與保險業探討解決年長員工保費高昂的問題。平機會建議,保險公司應提供客觀標準和透明條款及條件,解釋因受保僱員年齡而提高保費的原因,同時勞工處應與保險業監理處(已解散,由保險業監管局接替工作[27])合作,確保年長員工的保費設於合理的水平。[28]

正如官員說「人生七十古來稀」在香港已經不適用[29],有說法認為,由於現時長者的身體狀況比過往為佳,保費應有下調空間。[30]惟保險業監管局的統計數字顯示,僱員補償保險過去五年均錄得承保虧損,2017年虧損進一步增至5.84億元。[31]以企業不做蝕本生意的邏輯,在其他因素不變的情況下,高齡僱員的勞保保費似乎沒有下調的空間。再者,若沒有港人健康的全面數據支持說法,短期內寄望保險公司會降低整體年長僱員的勞保收費水平,看來也是妙想天開。不過隨着長者僱員人數愈來愈多,「做大個餅」,擴大相關資金池,同時令保險公司掌握更多65歲以上人士的健康數據,保費說不定有下調的可能。

按個別高齡僱員的健康狀況減保費,讓有心有力的長者更易投入職場,值得政府和業界進一步探討其可行性。近年本港有保險公司推出保健計劃,利用健康手環追蹤受保人運動表現,只要他們達到指定目標便可賺取積分並提升會員級別,級別愈高,可享用的保費折扣愈多。[32]

當然,單靠一項措施,並不足以推動長者就業,但社會要為長者掃平就業障礙,勞保問題絕對不能忽視。

1 「2017 年至 2066 年香港勞動人口推算」,《香港統計月刊》,香港統計處,2017年10月,第FB1頁。
2 「善用人力資源 推動經濟發展」。取自政務司司長網誌網站:https://www.cso.gov.hk/chi/blog/blog20180415.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4月15日。
3 「今年二月起調高社會保障金額及把領取長者綜援合資格年齡由60歲改為65歲」。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1/07/P2019010700450.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月7日。
4 「主題性報告:長者」,《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香港統計處,2018年3月,第41至42頁。
5 「僱員補償條例簡介」,勞工處,2018年5月,第19頁。
6 「推動耆壯人士就業」,香港青年協會青年創研庫,2018年6月,第31和48頁。
7 「職場年齡歧視的探索性研究」,平等機會委員會,2016年1月,第53頁。
8 「2017年年度一般保險業務統計數字」。取自保險業監管局網站:https://www.ia.org.hk/tc/infocenter/statistics/market_4_2017.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28日。
9 〈稱長者勞保貴3倍 促政府介入〉,《明報》,2019年2月10日,A01頁。
10 同9。
11 唐希文,「補貼僱主聘長者 善用銀髮族」。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paper.hket.com/article/198242/補貼僱主聘長者%20善用銀髮族,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7月12日。
12 「立法會二十一題:扶助貧窮長者」。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2/13/P2017121300567.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3日。
13 「簡介」。取自僱員補償聯保計劃管理局網站:http://www.ecirsb.com.hk/b5/about.html#a,查詢日期2019年1月31日。
14 「高風險行業保費費率基準」。取自僱員補償聯保計劃管理局網站:http://www.ecirsb.com.hk/b5/pdf/Premium%20Benchmark%20Rates%20of%20the%20High%20Risk%20Groups1.pdf,查詢日期2019年1月31日。
15 「申請資料」。取自僱員補償聯保計劃管理局網站:http://www.ecirsb.com.hk/b5/Criteria.html#a,查詢日期2019年1月31日。
16 「僱員補償聯保計劃小冊子」,僱員補償聯保計劃管理局,2018年2月。
17 同13。
18 「僱員補償聯保計劃管理局2015/16年報」,僱員補償聯保計劃管理局,2016年;「僱員補償聯保計劃管理局2016/17年報」,僱員補償聯保計劃管理局,2017年;「僱員補償聯保計劃管理局2017/18年報」,僱員補償聯保計劃管理局,2018年。
19 Matthew S. Rutledge and Caroline V. Crawford, “Do Health Insurance Reforms Boost Demand for Older Workers by SES?,” Centre for Retirement Research at Boston College, April 2017, pp. 1-2.
20 同19,第2頁。
21 註:美國國會於2017年通過修改稅務法案,撤銷了奧巴馬醫保的部分規定,繼而有聯邦法官裁定奧巴馬醫保違憲。資料來源:「德州聯邦法官裁奧巴馬醫保違憲」。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81216/20569821,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6日。
22 同19,第2頁。
23 Avik Roy and The Apothecary, “How Obamacare Dramatically Increases The Cost of Insurance for Young Workers,” Forbes, Mar 22, 2012, https://www.forbes.com/sites/theapothecary/2012/03/22/how-obamacare-dramatically-increases-the-cost-of-insurance-for-young-workers/#17ddcc1c7e46.
24 同19,第3頁。
25 同19,第3至4頁。
26 同19,第5頁。
27 「歷史」。取自保險業監管局網站:https://www.ia.org.hk/tc/aboutus/role/history.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8日。
28 同7,第64頁。
29 「【60歲中年論】羅致光:勞動唔等於勞損 仲有冇人講人生七十古來稀?」。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0117/59152293,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月17日。
30 同6,第34頁。
31 「一般保險業務承保業績」。取自保險業監管局網站:https://www.ia.org.hk/tc/infocenter/statistics/files/T_G15_2017.pdf,查詢日期2019年1月30日。
32 「『AIA Vitality 健康程式』保費優惠」。取自AIA Vitality 健康程式網站:https://zh.aiavitality.com.hk/vmp-hk/rewards/premium_discount,查詢日期2019年1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