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9-03-21 | 《經濟日報》

港版「廁所革命」 不能單靠撥款翻新



上廁所是人們每天必做的事,不少市民在街上人有三急,均會選擇到公廁解決。然而,本港公廁屢被批評惡臭難擋、設備破爛[1],令使用者未能舒適地辦「大小事」。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建議撥款六億元翻新全港240個公廁[2],款項若要用得其所,改善公廁根深柢固的問題,當局必須從設計、管理,以及使用者行為三方面對症下藥,為公廁除掉污名。

目前由食物環境衞生署(食環署)負責管理的公廁共有799間,另設在公園、沙灘及其他康樂場地內的廁所,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負責管理。[3]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打算撥款六億元予食環署,在未來五年分階段翻新全港240個公廁,有傳媒引述政府消息人士指出,食環署會根據公廁的保養情況及使用率等因素,加入電動乾手機、紅外線感應水龍頭及LED燈等。[4]

翻查食物及衞生局去年底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局方已擬訂23個公廁,優先進行改善措施,當中四個會進行全面翻新工程,包括淺水灣公廁(近拯溺會)、山頂凌霄閣公廁、灣仔修頓中心公廁,以及赤柱市政大廈公廁。[5]

詬病原因一:硬件配套

政府斥資改善公廁的設施及衞生問題,對使用者而言實屬好事,但清晰了解問題的癥結所在,才能對症下藥。香港廁所協會去年抽查全港多個公廁,並按衞生環境、設備等多個項目評分,其中曾於2013年耗資670萬元翻新的深水埗鴨寮街公廁排名「包尾」。[6]有傳媒早前走訪該公廁,發現當時女廁的「臭、髒、壞」情況嚴重,不但地面濕滑,而且在12個廁格中,有一半正在維修,至於餘下的則有四格未能有效沖水。[7]

上述公廁僅翻新五年,並且有一系列服務標準管理,惟已存在硬件損壞及衞生惡劣等問題,究竟是相關部門的設計指引未及完善,還是使用者的期望與署方制訂的標準存在落差?

在建築設計方面,《建築物(衞生設備標準、水管裝置、排水工程及廁所)規例》(第123I章)就本港廁所的照明及通風、廁所門、面積等作出一些規定,例如每個廁所須設一道自動關閉的門,而高度與門口的高度需要相同;另外每個廁所須設有開口,供照明和通風之用。[8]

而硬件方面,為針對氣味及地面濕滑問題,根據食環署於2002年就「公廁翻新計劃」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署方指會盡量採用大型風口和固定通風窗系統或加高屋頂;為每個廁格裝設抽氣扇;以及在洗手盆櫃檯下面裝設機動抽入新鮮空氣系統等。而公廁內外牆壁則會採用明亮色調,使其環境變得宜人,為公廁塑造清潔的觀感。[9]

潛在應對方案:提升設備規格及保養標準

為了進一步改善旅遊景點公廁的衞生問題,食環署目前正諮詢建築署和機電工程署,在可行情況下加裝空調系統和抽濕機;提供結合洗手盆、梘液器及乾手機的一站式鏡櫃型洗手盆設施等。[10]

至於管理方面,根據食環署網頁,署方對公廁的服務標準主要有三項,包括(一)在一般情況下,如接獲損毀報告,需於24小時內把輕微損壞修妥;(二)每天至少進行兩次徹底清潔;(三)在高使用率的公廁提供廁所事務員值勤服務,以保持公廁清潔。而以上三項標準於去年均是100%達標。[11]

雖然相關部門設下一系列準則及監察指標,但本港公廁仍存在不少問題,參考外國的經驗和指引,或對提升本港公廁形象有所啟示。新加坡廁所協會的「良好公廁設計及保養指引」(A Guide to Better Public Toilet Design and Maintenance),就公廁的燈光、門口位置、沖水系統、通風設計、清潔程序等20多個範疇提供意見。[12]指引認為,公廁所屬的部門應為設施訂立裝修周期(renovation cycle),舉例裝修周期為五年,部門則應在採購時確保物料的耐用程度,最少長達五年。[13]

針對地面濕滑及惡臭方面,指引指出,有效的通風系統可確保公廁中的空氣快速被抽出,避免廁所長期處於潮濕狀態,導致地板和牆身滋生霉菌[14],因此建議安裝機械通風系統的公廁,空氣交換率每小時至少達20次,而公廁的每個角落三米範圍內都應設有抽風口,同時抽風口亦應安裝在與馬桶高度相若的水平,使臭味能在擴散前被迅速抽走。與此同時,設於公廁外的排氣口應安裝在路面高度至少兩米的位置,並距離窗戶或其他空氣入口至少五米[15],以減少對鄰近地方造成滋擾。

至於沖水系統,指引建議安裝同時具備自動感應及人手沖水的系統,以確保電力不足時仍能沖廁。[16]

詬病原因二:外判制度

除了完善的設計,以及配置合適的硬件,公廁落成後的管理及維修問題,同樣影響內裡的衞生狀況。在香港,有意見把公廁衞生未如理想的問題,歸咎於政府服務合約「外判制度」。當局現時以公開招標形式批出公眾潔淨服務合約,並採用政府中央投標委員會所批准的「標準評分制度」評審標書。根據制度,技術得分和投標價格得分的相對比重分別為30%及70%。[17]

由於價格所佔的比重大,有意見認為,不少外判商為求在接近「價低者得」的基礎下中標,不惜下調投標價,即使沒有下調,其標價增長亦追不上法定最低工資的升幅;為了保持利潤,它們只好削減清潔工的人手。[18]早年各區有不少多人使用的公廁,確曾因削減夜更清潔工人手,而被指衞生問題惡化。[19]

有議員提出把外判商的管理水平作為中標的準則[20],以改變「以錢行先」的原則,期望政府把服務合約批予管理表現較佳的公司。不過,本港清潔工人職工會早前綜合食環署153份外判合約資料,發現逾八成合約由五間外判商包攬。[21]在這種市場結構下,要促使承辦商管理方式,恐怕不能單靠更改審批標書準則。

潛在應對方案:設認證制度、容許收費

為提升公廁的管理質素,有國家會為廁所推出評級認證計劃。新加坡廁所協會與國家環境局於2003年起,推出「開心廁所計劃」(Happy Toilet Programme),為優質廁所提供星級認證,符合基本設計、衞生及保養要求的廁所可獲三星認證,優異的廁所最高可獲五星認證,評級每年更新一次,以鼓勵管理單位保持廁所衞生清潔。[22]台灣行政院環境保護署亦於2008年起,落實「推動台灣公廁整潔品質提升計劃」,透過認證提升公廁潔淨環境,塑造新如廁文化。[23]

另外,為了鼓勵清潔工人更投入服務,新加坡部分市鎮理事會(Town Councils)在轄下的小販中心公廁設立「廁所看護員」(toilet caretaker)一職,主要由基層長者擔任,而理事會亦訂下規例,看護員除了獲得工資外,同時可向每位到訪人士收取一至兩毫子坡幣。[24]

世界廁所組織創辦人Jack Sim指出,收費廁所的衞生環境理論上相對理想,又反問:「假如收費廁所比免費的骯髒,哪有人願意付錢?」因此他認為收費廁所可吸引更多人使用,同時增加清潔工的收入。但另一方面,當地有意見認為,市民已繳交稅項,加上公廁屬公眾地方,所以有關收費並不合理。[25]

在香港,很多任職公廁清潔工的都是基層長者,他們的時薪稍高於法定最低工資,不少關注工人權益的組織呼籲各界正視清潔工的低薪問題。[26]新加坡的公廁徵費制度為清潔工提供金錢誘因,使他們收入增加,並期望他們更有效率打理公廁。不過,本港公廁的人流或多或少取決於其地理位置,在人流較多的鬧市,即使是衞生欠佳的公廁,仍有不少途人選擇使用,徵費能否有效改善其衞生環境,恐怕是未知之數。再者,本港不少露宿者需要到公廁如廁及梳洗[27],假如公廁變為收費,難免會對他們造成困擾。

詬病原因三:使用文化

說到底,假如公廁使用者欠缺公德心,即使有再優質的硬件或完善的管理模式,也難以保持公廁環境潔淨。香港廁所協會早前批評市民使用廁所文化差勁,不但如廁後時常不沖廁,洗手後亦把水花灑在地上等,認為當局應加強宣傳愛護公物的訊息。[28]

潛在應對方案:加強公民教育、以設計改變行為

日本人愛乾淨[29],當地人民奉行座右銘──如需要使用某空間,確保該空間潔淨是你的責任──因此所有學童在小學階段起,便要分擔打掃課室及清潔廁所的工作,讓他們從小明白保持環境潔淨的重要性,培養公德心。[30]

教育當然是灌輸正確使用行為的重中之重,但其實亦可從設計入手。根據新加坡的指引,使用暖色燈光、鮮色物料、放置擺設等,均有助正面影響使用者的行為,使他們更有責任感,更有愛惜公眾設施。[31]

民生無小事,本港公廁質素一直為人詬病,政府撥款翻新,固然受使用者歡迎。不過,公廁污漬斑斑背後隱藏不少問題,相關部門必須深究原因,方能改善公廁的衞生問題。

1 鄭榕笛,「旅遊區公廁損香港形象 情況有幾惡劣? 連『銀獎』公廁都……」。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政情/267046/,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5日。
2 〈240公廁翻新料五年完成〉,《星島日報》,2019年2月28日,A06頁。
3 「公廁」。取自食物環境衞生署網站:https://www.fehd.gov.hk/tc_chi/pleasant_environment/cleansing/clean1.html#%E5%85%AC%E5%BB%81,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2月27日。
4 同2。
5 「改善主要旅遊景點的公廁設施和潔淨服務」,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383/18-19(05)號文件,2018年12月11日。
6 張雅婷,「【世界廁所日】青嶼幹線觀景台廁所奪最佳公廁 勝在播音樂擺盆栽」。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260031/,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1月7日。
7 同1。
8 香港法律第123I章《建築物(衞生設備標準、水管裝置、排水工程及廁所)規例》,版本日期:2015年12月14日。
9 「公廁翻新計劃」,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 113/02-03(03)號文件,2002年10月22日。
10 同5。
11 「廁所服務」。取自食物環境衞生署網站:https://www.fehd.gov.hk/tc_chi/department/performance/performance2018.html#k,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2月1日。
12 “A Guide to Better Public Toilet Design and Maintenance,” Restroom Association (Singapore), Fourth Edition 2018, p.1.
13 同12,第6頁。.
14 同12,第19至20頁。
15 同12,第19至20頁。
16 同12,第10頁。
17 「公眾潔淨服務合約招標制度」,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748/18-19(04)號文件,2019年2月1日。
18 「政府外判價低者得 承辦商減人手 清潔工做足30日冇假放」。取自獨立媒體網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121,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27日。
19 「繁忙公廁減夜更清潔工 食環縱容外判公司剝削」。取自獨立媒體網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099,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27日。
20 「【預算案】擬5億翻新公廁 郭家麒指改革外判制才可改善衞生」。取自蘋果新聞網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0225/59299562,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2月25日。
21 〈5清潔商奪八成合約 食環:已分拆合約增競爭〉,《明報》,2018年1月25日,A12頁。
22 “Toilets Management,” National Environment Agency, https://www.nea.gov.sg/our-services/public-cleanliness/toilets-management/overview, last modified January 18, 2019.
23 「公廁清潔維護」。取自台灣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網站:https://www.epa.gov.tw/Page/9636C4DB3F8D14C4,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11日。
24 Samantha Boh, “askST: Why is there an entry charge at certain hawker centre toilets?,” The Straits Times, July 19, 2016, https://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environment/askst-why-is-there-an-entry-charge-at-certain-hawker-centre-toilets; Lim Jia Qi, “Pay toilets: An inconvenience when nature calls?,” Channel NewsAsia, January 12, 2017, https://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pay-toilets-an-inconvenience-when-nature-calls-7569650.
25 Lim Jia Qi, “Pay toilets: An inconvenience when nature calls?,” Channel NewsAsia, January 12, 2017, https://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pay-toilets-an-inconvenience-when-nature-calls-7569650.
26 朱雅霜、魯嘉裕、黃廸雯,「【公廁・女工】徘徊最低工資為儲退休錢 73歲婆婆:勤力做大家好」。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區專題/301159,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6日。
27 呂諾君,「【趕絕露宿者?】日前才清場 通州街公廁晚上突然上鎖唔開放」。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18區新聞/300511/,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2月28日。
28 文森,〈逾200公廁有望獲5億元翻新〉,《文匯報》,2019年2月26日,A05頁。
29 洪慧冰,「日本人帶頭巴黎執垃圾 法國人:政府清潔資源只給富人區」。取自籽想旅行網站:https://hk.feature.appledaily.com/travelseed/心導遊/1_59171986,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月23日。
30 “Students in Japan clean their own classrooms and school toilets and the reason is incredible,” India Today, May 6, 2018, https://www.indiatoday.in/education-today/featurephilia/story/students-in-japan-clean-their-own-classrooms-and-school-toilets-and-the-reason-is-incredible-1227619-2018-05-06.
31 同12,第5、6和3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