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3-12-11 | 《經濟日報》

雙非學童只會留在北區?



大約十年前羅湖口岸開放「深港走讀學童專用通道」,每日來往香港、深圳的「鴨仔團」成為兩地獨有的風景。跨境學童人數過去多年持續增加,到2011年超過一萬,當中相信不少是雙非兒童,過去的智經評論曾指,香港需為「雙非世代」的誕生及早規劃。數月前北區小學學額出現不足,只是問題的開始。[1]要避免問題惡化,香港有必要了解雙非學童的就學模式。

「雙非世代」對教育資源的需求日增,可由數字解釋。自2003年自由行開放後,單非、雙非嬰兒的人數及比例一路增加,新生嬰兒總數於2008年近7.88萬,當中雙非嬰兒佔32.1%。假設這些雙非嬰兒六年後全數在香港升讀小一,2014年入學的雙非學童將首次佔總數逾三成。2011年香港新生嬰兒人數達11年來最高,約9.55萬人,其中雙非嬰兒佔37.4%(見表一)。[2]依此推算,2017年的小一學位需求將最為殷切。

教育局早前公布2014/15學年小一自行收生結果,今年共約5.2萬名兒童參加小一自行派位,成功率只有42%,創16年來新低。有北區學校校長表示,因雙非兒童的申請增多,獲得自行派位的成功率僅得三成多。

小一跨境生比例減少

小一入學統籌辦法(下稱「辦法」)分兩個階段,若首階段的自行分配學位不獲錄取的學童可參加第二階段的「統一派位」。按教育局規定,2014年9月入學時年滿五歲八個月的兒童便可參加「辦法」,報讀本港官立或資助學校。換句話說,學童應於2008年或之前出世。2008年本港共7.88萬名新生嬰兒,當中32.1%為雙非嬰兒,即2014/15學年符合入讀小一的雙非兒童近2.53萬名。今年3,900名跨境學童參加自行派位,較去年的3,050名增加了28%。[3]但以跨境學童數目相對入讀小一的雙非學童總數計算,今年的數字(15.4%)其實低於去年(16.2%)。

據教育局數字,2009至2012年,跨境學童和適齡入讀小一的雙非兒童人數均呈倍數增長,分別為1.65倍及6.75倍。人數增多,跨境學童數目相對適齡入讀小一的雙非兒童總數,卻由2009年的43.2%,逐年遞減至2012年的14.8%(見表二)。[4]

跨境學童數目相對雙非學童總數減少,可能是因為2009年入讀小一的雙非兒童,乃2003年香港實施內地自由行以來的首批。當年的雙非嬰兒數目較少,只有2,070人。當時跨境學童的父母,相信仍以港人為主。因此早年的數字,未必能反映雙非兒童跨境上學的實況。

另一個跨境學童相對雙非學童總數減少的可能原因,是長居香港的雙非兒童的比例逐漸增加。近年時有雙非家長選擇在九龍塘一帶買樓或租屋的新聞,亦有報道指,一些辦理升學的教育中心,去年開始營辦跨境宿舍,為跨境學童提供寄宿和補習服務。最近有傳媒發現屯門一帶的跨境宿舍今年暑假起需求急增,9月時約有10名跨境學童入住,甚至出現輪候名單。中心租用屯門四幢獨立屋,一屋最多容納16名兒童。[5]現時並無法例規管六歲以上兒童託管服務,學童安全未能保證。而且同一時間向八人或以上提供教育課程,需註冊為學校,某些跨境宿舍提供補習服務,其實在地下進行。

愈來愈多雙非學童「紮營」香港,除為了免去每日奔波跨境就學,更重要是可以利用住址申請統一派位。因為據教育局規定,跨境學童只能夠申請鄰近口岸的「專網學校」。跨境學童的家長難免擔心,明年適齡升小一的學童人數大增,子女會被派至偏遠地區。

幼稚園學額適時調節

與小一跨境學童相似,幼稚園跨境學童人數近年雖然不斷上升,對比適齡就讀幼稚園的雙非兒童卻有減少跡象。2007年,幼稚園跨境學童為1,456名,適齡(2002年至2004年出世)雙非兒童共7,422名,跨境學童人數與適齡雙非兒童的比例19.6%。這一比例隨後幾年連續下跌至2011年的9.5%,於2012年回升至10.1%(見表三)。[6]

跨境學童增多,幼稚園數目卻見減少。2007/08年度,全港共986間幼稚園,2012/13年度跌2.9%至957間,幼稚園學生人數卻由2007/08年度的13.8萬增加兩成至16.5萬。慶幸的是,幼稚園學額尚有剩餘。2008/09學年的學額使用率為73.1%,2012/13學年增至83.4%(見表四)。[7]2013年港府開始對雙非關閘,不計「衝關」的內地孕婦,今年起雙非嬰兒數目理應為零。若本地女性生育率保持與過去幾年相若,2016/17學年升讀幼稚園的適齡人口勢必減少。

但我們不宜對此過分樂觀,因為從出生人口看,未來兩年才是入讀幼稚園的高峰期。2015年入學(2010年至2012年出生)的適齡學童將超過27.5萬人,高於2012年的23.2萬。尤其是2014年(2009年至2011年出生),適齡的雙非兒童將超越往年,達9.8萬(見表五)。[8]適齡學生人數增多,要保證人人有書讀,需適當分配學額。

中學學位將成爭奪焦點

中學方面,2017年將可能迎來首批「雙非」潮,因為2005年時雙非嬰兒人數飛躍,雙非比例首次超過一成。再以2011年出生人口出現頂峰推算,12年後,即2023年,中一學位需求將最為緊張。[9]

這一兩年因為跨境學童人數大增,香港的教育資源分配大失預算。北區學額緊張,部分升讀小一的學生被迫前往其他地區上學。現在距第一波中學「雙非」潮尚有三年多,香港需要及早計劃,避免學額供求失衡的問題延續至中學階段。要注意的是,應付幼稚園和小學學額緊張的方法,未必適用於中學階段,因為原先在北區讀書的雙非學生,屆時是否仍留在北區,還是擴散至其他地區,仍是未知之數。從上述的小一入學數字可見,跨境學童與雙非學童的比例已跌至一成多,若認定學額壓力只會出現在北區,未見合適。當局宜早日就未來學額需求的分佈進行調查,以助釐訂應對措施。

事實上,政府己開始尋找應對方法。近日港府與深圳當局簽署協議,增設深圳私人小學的「港籍學生班」(前稱「港人子弟班」,下稱「港籍班」)至7間,新增200個學額,並准許入讀的雙非學童參與本港升中派位。但有雙非家長擔心深圳學校的師資和學生質素不及香港小學,除非被分派至本港交通不便的小學,否則不會考慮報讀。目前深圳六所學校的「港籍班」八成為單非學生,兩成為雙非學生。2010年至2013年,共有160名「港人子弟班」學生獲派香港中一學位[10],現兩地為雙非學童跨境升中正名,相信未來中學學位競爭將更為激烈。

同樣可以預見的是,經歷2011年的雙非高峰期,幼稚園、小一及中一的學額需求將分別於2016年、2019年和2025年逐漸降低。不過未來仍然充滿無限變數。譬如一旦跨境宿舍由北向南湧入市區,學額不足的問題會否蔓延到其他地區,教育局的「專屬校網」會否形同虛設;「港籍班」會否由小學擴展至中學,政策如何應時應需,都值得我們當下思考。

 


1 《雙非世代上學去》,智經研究中心,2013年6月21日。
2 「香港活產嬰兒數字」,《父母均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人而在香港出生的兒童的居留權問題 立法會CB(4)679/12-13(03)號文件》,律政司,2013年5月。
3 「3,900跨境童爭小一」,《蘋果日報》,2013年11月27日。
4 《財務委員會審核2013-14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答覆編號EDB082》,2013年4月3日。及「香港活產嬰兒數字」,《父母均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人而在香港出生的兒童的居留權問題 立法會CB(4)679/12-13(03)號文件》,律政司,2013年5月。
5 「跨境童宿舍搶攻屯門」,《太陽報》,2013年11月25日。
6 《財務委員會審核2013-14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答覆編號EDB082》,2013年4月3日。及「香港活產嬰兒數字」,《父母均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人而在香港出生的兒童的居留權問題 立法會CB(4)679/12-13(03)號文件》,律政司,2013年5月。
7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幼稚園學額供應和需求的相關事宜 立法會CB(4)80/13-14(01)號文件》,教育局,2013年10月。
8 「香港活產嬰兒數字」,《父母均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人而在香港出生的兒童的居留權問題 立法會CB(4)679/12-13(03)號文件》,律政司,2013年5月。
9 「香港活產嬰兒數字」,《父母均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人而在香港出生的兒童的居留權問題 立法會CB(4)679/12-13(03)號文件》,律政司,2013年5月。
10「深圳港籍學生「領正牌」跨境升中」,《東方日報》,2013年11月26日。




附表

表一
表二
表三
表四
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