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9-05-17 | 《經濟日報》

合成生物學機遇(下):如何將人才化為錢財?



合成生物學被香港首富李嘉誠看好為「極具顛覆性的技術」[1],智經早前發表時事分析文章,介紹合成生物學的機遇,以及其發展潛力和爭議。近年全球多國均想把握合成生物學的商機,香港在培育科技人才方面向來有一定成績,但還需要甚麼土壤,方能將人才化為真正的產業發展?

全球政府爭相發展

合成生物學市場潛力龐大,根據市場研究機構BCC Research預測,其規模會由2017年的近44億美元,增長至2022年的139億美元[2]

多國政府亦看好合成生物學,紛紛訂立發展計劃扶持產業。當中美國對合成生物學的重視,至少可追溯至2006年。當時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撥款1,600萬美元,資助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多間頂尖大學,共同建立合成生物學研究中心,以匯聚全國人才,推動合成生物學的研究工作。[3]

中國政府也相當重視合成生物學發展,自2010年起將其納入多個重大科學問題導向項目的重點研究方向,並提供資助。[4]英國則於2012年制定合成生物學路線圖,翌年更將該領域列入八大重點發展科技範疇之一,投資8,800萬英鎊支持其發展。[5]

澳洲近年亦急起直追,於2017年訂立國家研究基礎設施路線圖,聚焦九大範疇,合成生物學被列在「複雜生物學」的範疇之內[6],澳洲學術研究委員會(Australian Council of Learned Academies)去年又進一步發表澳洲發展合成生物學的展望報告。[7]

推動一個產業發展,往往需要多管齊下,養成優良健康的發展土壤,才可令產業落地生根、茁壯成長。綜合上述國家的發展計劃,我們嘗試歸納一些被政府視為有利合成生物學發展的土壤元素。

土壤元素一:培育跨學科人才

合成生物學匯聚跨學科的知識,包括生物學、工程學及化學等,在這些學科擁有全球領先的專業知識,將為發展合成生物學奠定堅實基礎。[8]澳洲研究相關產業的發展條件時,便評估了當地的基礎理工科目、跨學科教育,以至合成生物學相關專業學科培訓,能否提供足夠的支持。[9]

例如澳洲學術研究委員會報告指出,合成生物學要求運用計算模型、編程及生物信息知識,處理和分析大型數據集,當地雖然在科學、工程及科技學科的水平頗高,但需留意近年中學生數學和科學表現下滑,當地亦缺乏掌握計算和編程技能的人才,需要多加推廣相關教育。[10]

該報告又認為,要將基礎知識轉變為合成生物學知識,跨學科教育和合作至為重要,如透過設計聯合學位課程,讓學生獲得和實踐多學科知識。[11]英國合成生物路線圖協調專家小組亦強調,全球最成功的合成生物學研究中心,均是一開始已提供一個多學科的培訓環境。[12]現時,歐美不少大學均有開辦合成生物學的本科主修課程、碩士以至博士學位或專業課程[13],英國三間頂尖大學包括牛津、布里斯托及華威大學,更合辦合成生物學博士培訓中心,提供四年期課程。[14]

土壤元素二:注資支持研究、基礎設施

上篇文章提及,合成生物學有望在醫藥、能源和環境等領域帶來改變,但研究之路漫長,令部分外地政府認為,應在較難得到私人資金支持的研發階段出力。有見多國政府均大力投資於合成生物學的研究項目和基礎設施,英國在2008至2015年間,也對合成生物學投放高達三億英鎊公帑,以增加六所多學科合成生物學研究中心,並添購供基礎研究之用的儀器和設施,如機械人、自動化平台和DNA合成設施等。[15]

有政府甚至擔起主導合成生物發展方向的角色。其中中國政府資助合成生物學研究項目已有多年[16],科技部去年更加碼,預算以8.4億元人民幣支持32個相關研究方向,像「原核生物基因組的人工設計與合成」、「重要病原體疫苗的人工合成」和「DNA合成創新技術及儀器研發」[17],以推動合成生物學技術和應用突破。

新加坡更表明將資源放在有競爭力的領域,去年投資2500萬新加坡元啟動一個合成生物學研究及發展五年計劃,並指定三個研究範疇,包括開發合成大麻素。新加坡國家研究基金會項目總監對此表示,他們不是要在所有範疇爭奪第一,而是要在有優勢的領域競爭。[18]

土壤元素三:從實驗室走向市場 研究成果商品化

能夠將合成生物學技術轉化為應用推出市場,才可促進經濟增長、創造財富和就業機會。[19]過去英國政府曾自省其推動科研成果落地的努力不及美國,指英國研究委員會太側重上游研究,相反美國的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DARPA)、國立衞生研究院和能源部,卻更貼近下游市場,又認為美國政府在採購方面更大膽,在極早階段採用新科技產品,造就矽谷成長。[20]由此可見,在英國政府眼中,研究成果「落地」是推動科技產業發展的關鍵一環。

就此,英國主管公帑資助生物科學研究的生物技術和生物科學研究委員會(Biotechnology and Biological Sciences Research Council)[21],撥款1,000萬英鎊予英國創新及科學種子基金,專門支持合成生物技術商品化,該基金由風險投資公司獨立管理,至今協助逾40間公司創立。[22]基金總監聲言,比起商業基金,該合成生物種子基金的資金來自公帑,在投資上更具彈性,能夠更早投資初創,以支持其早期開發,並快速吸引更大規模的基金共同投資。[23]

英國專家又認為,需要將科學人才與商業創新者拉近,去尋找發揮科學潛力與商機的最佳方案,如協助創新組織、大學向企業展示新技術成果,將有助加快技術商品化。[24]

香港有人才 具資金 惟商品化乏力

回到香港,政府近年確立發展創科四大優勢範疇,當中包括生物科技[25],但暫時沒有如上述的政府般,針對合成生物學制定具體的發展計劃。不過,這並非意味香港缺乏在此領域大展拳腳的條件。

首先,香港雖然沒有以合成生物學命名的本科課程[26],但不代表人才欠奉。本港生物學、工程學水平不俗,有五間大學的計算機科學、電機及電子工程學科,在個別大學排名榜位列進世界頭100位[27],亦有兩間大學的生命科學學科打入全球首100位。[28]

個別大學也正培育跨學科的人才。以香港中文大學(中大)為例,其生物醫學工程學系學生,既要學習醫學知識,又要涉獵電子工程、計算機工程等方面的專科知識和技能[29],有潛力成為合成生物學人才。本港學生亦在合成生物學國際賽事中屢獲獎項,由中大工商管理、工程、生物醫學及生命科學學院學生組成的跨學科團隊,去年便憑設計快速辨別流感病毒方法,在國際遺傳工程機器設計競賽(iGEM)中榮獲金獎,是中大第七度在此賽事奪金。[30]

在資金支持方面,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提出,撥款12億元成立香港基因組中心及推展香港基因組計劃,促進基因組醫學的臨床應用和創新科研發展[31],政府亦預留160億元,供資助大學增建或翻新校舍設施,尤其是必需的科研設備如實驗室[32],相信可連帶帶動本港合成生物學在基因方面的研究前行。

至於將科研成果商品化,則可能是相關發展的致命傷,因其成效一直被外界詬病。有從事科技研發的學者認為,問題出於本港大學評核教授表現時,僅以科研及教學水平為準,未有考慮其在科研商品化的成就,令從事科研產品化的教授變得「不務正業」,又或使教授放棄將科研成果應用,只醉心做基礎研究,以助晉升。[33]另一原因則是公營機構「但求無過」,怯於擔任先行者,因此不願起用本地科研出品,如其研發的復健機械手,成效數據雖來自公立醫院,但醫管局也不敢嘗試。[34]

放眼大灣區 助解困局?

商品化的困局,部分涉及「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畢竟發展合成生物學需要資源,但投資者目光一般只會投向水平較領先的地區,例如美國,李嘉誠旗下的維港投資,亦投資於多家美國合成生物初創企業。[35]

由此可見,本地合成生物學人才若要爭取投資者,除了思考如何在香港將科研成果商品化,與周邊地區(例如其他大灣區城市)合作,也許是一條出路。

《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表示,要深化粵港澳創新合作,支持粵港澳企業、高校、科研院所共建高水平的協同創新平台,推動科技成果轉化。[36]事實上,深圳近年已出錢出力,銳意成為中國合成生物學的龍頭。去年其市政府便和科技部合資,部署多個合成生物學研發項目,同時推進粵港澳大灣區的科技協同發展。[37]科技部為合成生物學研究項目的投資加碼時,深圳市政府也有份出資,並要求申報項目中至少有一個課題由深圳市單位牽頭。[38]此外,當地政府已計劃興建合成生物創新研究院。[39]

在大灣區規劃支持下,與深圳合作進行研究,推動將科研成果轉化為產品,或是本港合成生物科研人員的機遇。

1 王端、王爍,〈李嘉誠:著眼未來〉,《財新周刊》,2018年3月26日。
2 John Bergin, “BCC Research Report Overview Synthetic Biology: Global Markets,” BCC Research, July 2018.
3 Robert Sanders, “NSF funds $16 million synthetic biology center,” UC Berkeley News, https://www.berkeley.edu/news/media/releases/2006/08/03_SynBerc.shtml, last modified August 3, 2006.
4 關正君、魏偉、徐靖,「合成生物學研究進展及其風險」。取自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國家委員會網站:http://cncbc.mee.gov.cn/kpzs/rsswdyx/201506/P020150616593837746632.pdf,查詢日期2019年3月6日,第6頁。
5 “Eight great technologies,” GOV.UK, https://www.gov.uk/government/speeches/eight-great-technologies, last modified January 24, 2013.
6 “2016 National Research Infrastructure Roadmap,” Australian Government, May 2017, p.69.
7 Claudia Vickers and Ian Small, “The synthetic biology revolution is now – here’s what that means,” The Conversation, https://theconversation.com/the-synthetic-biology-revolution-is-now-heres-what-that-means-102399,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5, 2018; ”Synthetic Biology in Australia: An Outlook to 2030,” Australian Council of Learned Academies, September 2018, p. vii.
8 “A synthetic biology roadmap for the UK,” UK Synthetic Biology Roadmap Coordination Group, July 2012, p.17.
9 “Synthetic Biology in Australia: An Outlook to 2030,” Australian Council of Learned Academies, September 2018, pp. 28-32.
10 同9,第29至30頁。
11 同9,第31頁。
12 同8,第18頁。
13 同9,第31頁。
14 “Synthetic Biology in Australia: An Outlook to 2030,” Australian Council of Learned Academies, September 2018, p. 31; “Overview,” EPSRC & BBSRC Centre for Doctoral Training in Synthetic Biology, http://www.synbio-cdt.ac.uk/programme/overview.html, accessed March 7, 2019.
15 “Biodesign for the Bioeconomy UK Synthetic Biology Strategic Plan 2016,” Synthetic Biology Leadership Council, February 2016, p. 7; “Synthetic Biology Leadership Council,” GOV.UK, https://www.gov.uk/government/groups/synthetic-biology-leadership-council, accessed March 7, 2019.
16 同4,第6頁。
17 「『合成生物學』重點專項2018年度項目申報指南」。取自中國科學技術部網站:http://www.most.gov.cn/mostinfo/xinxifenlei/fgzc/gfxwj/gfxwj2018/201811/W020181101397542657498.pdf,查詢日期2019年3月7日,第1至2、8和18頁。
18 Sandy Ong , “Singapore bets big on synthetic biology,” Nature, April 25, 2018,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4123-2.
19 同8,第22頁。
20 同5。
21 “About us,” Biotechnology and Biological Sciences Research Council, https://bbsrc.ukri.org/about/, accessed March 7, 2019.
22 “Synthetic Biology,” UK Innovation & Science Seed Fund, https://ukinnovationscienceseedfund.co.uk/investment-focus/synthetic-biology, accessed March 7, 2019; “An Early-Stage Venture Capital Fund Building and Growing Technology Companies Stemming From The UK’s Research Base,” UK Innovation & Science Seed Fund, https://ukinnovationscienceseedfund.co.uk/, accessed March 7, 2019.
23 David Kirk, “How UK taxes are fueling a new synthetic biology industry,” Synbiobeta, https://synbiobeta.com/how-uk-taxes-are-fueling-a-new-synthetic-biology-industry/,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2, 2018.
24 同8,第22頁。
25 「創新香港」,創新及科技局,2018年7月,第3頁。
26 “Programme Search,” JUPAS, https://www.jupas.edu.hk/tc/search/?page=1&order_by=&keywords=Synthetic+Biology&study_level%5B%5D=Bachelor%27s+Degree, accessed March 7, 2019.
27 同25,第14頁。
28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2019,” Times Higher Education,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world-university-rankings/2019/world-ranking#!/page/0/length/25/locations/HK/subjects/3051/sort_by/rank/sort_order/asc/cols/stats, accessed March 7, 2019.
29 「中大生物醫學工程學士課程 人才需求日增 畢業生出路廣」。取自明報升學網:https://jupas.mingpao.com/jupas/中大生物醫學工程學士課程-人才需求日增-畢業生出/,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9日。
30 「中大基因工程隊伍設計『RAPID』 在國際遺傳工程機器設計競賽2018再度奪得金獎」。取自中大生命科學學院網站:https://www.sls.cuhk.edu.hk/index.php/programmes/undergraduate-programmes/special-programmes/igem/igem-2018/95-sls/601-igem-2018-chinese-version,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3日。
31 《二零一九至二零財政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財經事務及庫務局,2019年2月27日,第153段。
32 同31,第75段。
33 「大學教授創科無助升職科研商品化路遙無期」。取自頭條日報網站:http://hd.stheadline.com/news/daily/hk/703486/,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21日。
34 同33。
35 周家誠,「【美國直擊】李嘉誠投資合成生物領域 顛覆製藥、產奶、釀酒三大領域」。取自蘋果日報即時新聞網站: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realtime/article/20181210/59011543,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0日。
36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取自香港政府粵港澳大灣區網站:https://www.bayarea.gov.hk/filemanager/tc/share/pdf/Outline_Development_Plan.pdf,查詢日期2019年3月7日。
37 「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3460號建議的答覆」。取自中國科學技術部網站:http://www.most.gov.cn/mostinfo/xinxifenlei/jyta/201807/t20180709_140502.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4日;「『合成生物學』重點專項2018年度項目申報指南」。取自中國科學技術部網站:http://www.most.gov.cn/mostinfo/xinxifenlei/fgzc/gfxwj/gfxwj2018/201811/W020181101397542657498.pdf,查詢日期2019年3月7日,第1頁。
38 同17,第1至2、8和18頁。
39 陳姝,〈深圳搶先布局合成生物學 已在基礎研究、應用和平台建設上取得重要進展〉,《深圳商報》,2018年7月8日,A0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