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9-05-27 | 《星島日報》

推動船舶融資 香港是福是禍?



政府正委託香港海運港口局進行研究,以稅務及其他措施吸引船舶融資公司落戶,期望藉此將香港發展成為亞太區的船舶租賃中心。[1]政府此舉相信會教不少人好奇,為何政府要「鋪設紅地毯」,討好單一行業?在中美貿易戰升級,航運業預料會大受打擊的當下,相關研究又會否「生不逢時」?

造船須巨款 造就船舶融資市場

回答這些問題前,讓我們先了解何謂船舶融資。船舶與融資有關,是因為要購買、建造及營運船隻並不便宜,船主往往需要為此向財務機構借貸。[2]香港海運港口局指出,船舶融資是資產為本的環球業務,而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世界知名金融機構林立,適宜發展這方面的業務,加上本地滙集眾多船東,也為船舶融資業務的持續發展提供機遇。[3]

香港的船舶融資業務近年有相當的增長。金融管理局數字顯示,香港的航運貸款及墊款數字,今年3月達到1,261億元,較2011年同期的681億元,上升了85.2%。[4]另外,根據運輸及房屋局的粗略估算,該行業在2016年為本地經濟貢獻了近20億元的附加值。[5]

雖然船舶融資業務已有一定規模,但不僅是政府[6],近年金融發展局(金發局)等機構也認為香港既有進一步發展的機遇,亦面對競爭,需要推出措施回應挑戰。[7]要了解及分析他們的想法及建議,我們需要理解船舶融資的全球趨勢。

金融海嘯後西方銀行淡出 亞洲填補資金空缺

這個全球趨勢,是指歐洲融資渠道淡出,並由中國資金取而代之。自十多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機以及隨後的經濟衰退,銀行收緊借貸標準,以遵守關於充足資本儲備的新修訂規例,令航運業面對信貸收縮。與此同時,航運界也面對結構性貨運能力過剩問題,令船舶價值及租船費率都有沉重下降壓力。[8]

面對監管壓力、市場波動,還有借款給船公司而帶來的壞賬,在船務融資領域具主導地位的許多歐洲貸款機構,皆縮減這方面的業務,其中蘇格蘭皇家銀行便在2016年宣布開始減少船舶融資業務規模。[9]

建立船隊成國策 中國變全球最大船舶融資者

西退東來,在歐洲資金淡出的同時,亞洲地區對新船隻及船務融資的需求,以及當地較為寛鬆的銀行業法規[10],都令全球船務融資的焦點逐漸轉向亞洲。

以中國為例,發展航運業、建立船隊及從事船舶融資,早已是國策。國務院在2014年提出要促進海運業發展,建設規模適度、結構合理及擁先進技術的專業化船隊,以及加快發展航運金融等。[11]當局及中國人民銀行等亦在2017年推出《船舶工業深化結構調整加快轉型升級行動計劃(2016-2020年)》,提及造船產業要集中,到2020年做到前十家造船企業的完工量佔全國七成以上,並且提出改善船舶融資環境的措施,包括完善在建船舶抵押的相關政策、鼓勵和指導金融機構按實際情況,對船舶行業實行差別化的授信政策等。[12]

中國如此着重航運,要建立自家船隊,原因包括要保障國家經濟運行安全,因全國九成進出口貨物均靠海運完成、希望以海運帶動經濟增長、認為海運有助保障國家安全和海外權益,以及覺得海運是海洋軟硬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等。[13]

在上述背景下,內地金融機構在今天已成為環球船務融資的重要來源。根據船舶融資消息機構Marine Money,中國進出口銀行在2017年年終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船舶融資者,融資規模達170億美元,而中國銀行亦以150億美元的規模,位列全球第五位。[14]內地資金並非僅為國內船業服務,以中國工商銀行子公司工銀租賃為例[15],其航運金融業務的負責人曾在2017年表示,工銀租賃有八成業務來自國外,當中一半是歐洲,而工銀當時也積極在當地拓展業務。[16]

推船舶租賃 中資銀行由債主變船主

至於香港政府在財政預算案提及的船舶租賃,乃內地金融機構的一個船舶融資方法。與傳統的銀行借貸給借款人購買船隻不同,船舶租賃是由銀行借出船隻供其他人營運,並收取租金。[17]以工銀租賃在2015年與英國BP航運公司簽署8.7億美元的租賃協議為例,工銀租賃向對方租出18艘按BP航運設計要求在韓國承建的油輪,租賃期限為10年,可按情況延長期限。[18]

當中值得注意的是,傳統的借貸方式下,法律上船隻擁有權屬於借款人,例如船的營運者,但在船舶租賃下,擁有權則屬於銀行,營運者只是暫時使用船隻。[19]例如根據工銀租賃與BP航運的協議,BP航運在租賃期間將全面管理船舶,但在結束時要將船舶交還工銀租賃。[20]這種融資方式也意味出資的機構會變成船主,例如截至2017年年底,工銀租賃擁有和管理共309艘各類船舶和海工裝備,資產規模超過700億元人民幣[21];而交銀金融租賃在2018年10月為止,也擁有約350艘船舶。[22]中資機構以至國企大規模擁有船隻這個結果,正好配合國家要建立自己船隻隊伍的目標。

近水樓台 香港可向內地船舶租賃公司招手?

對於中資在船舶融資上的強勢局面,有人覺得是香港的機遇所在。貿易發展局在2017年的研究文章就指,部分內地銀行如中國工商銀行及交通銀行等,愈來愈熱衷於與海外航運公司進行交易;亦有不少銀行在香港設立辦事處,方便與區內及國際潛在客戶聯繫,故此香港應把握機會,盡量配合國際航運公司的需要,便利他們使用香港這個融資平台,加強充當「超級聯繫人」的角色。[23]

金發局在2018年發表的《船舶租賃業務建議》報告(「金發局船舶租賃報告」)中,則提及許多內地船舶租賃公司以境外低稅負的稅務管轄區,作為其船隊或部分船舶的基地或註冊地,不過國際有打擊避稅的行動,以避稅天堂作名義基地的出租人被全球稅務機關盯上。[24]金發局指出,有些公司研究在合適的稅務管轄區開設離岸船舶租賃業務,以享有可預期及穩定的稅務及法律環境,而香港具有先進基建及雄厚海運業群,兼且是國際金融中心,若政府以合適政策支持,可以吸引出租人前來建立營運基地。[25]

金發局建議為船舶融資提供資金及稅務優惠

前述的國際船舶融資大格局,除了中資崛起外,也有傳統船舶融資渠道日漸萎縮的情況。面對船東及海運公司難覓貸款,金發局主張香港可以引入另類融資產品,甚至乎港府也可「落水」提供資金。

金發局船舶租賃報告建議,現有或新成立的高信貸評級機構,例如獲香港主權評級的財務機構,可以幫助租賃及融資業務,包括探討為整宗海運貸款或其一部分提供保險;在一手市場購入由海運貸款支持發行的債券;甚至直接從銀行購入海運貸款,讓銀行把資本分配到新做借貸上。[26]

金發局船舶租賃業務工作小組成員林詩鍵去年接受傳媒訪問時提出,如果政府與商業銀行合作,動用儲備來提供更多借貸或其他金融產品,可以向船東展示香港有決心要吸引他們,長遠可增加香港的競爭優勢。[27]

另一方面,國際船舶融資的格局給香港的並非盡是機遇,也有挑戰,這當中包括來自新加坡的競爭。當地以稅務優惠,吸引人們在當地進行船舶融資,包括船舶租賃公司的租賃收入可享有長達五年的稅務優惠。[28]

面對新加坡以稅務優惠「吸客」,香港有意見認為應以同樣方式「回敬」。金發局船舶租賃報告,便建議把「海運及船舶租賃管理」和「海運及船務相關配套服務」活動的標準利得稅稅率,減少一半或訂為不高於8.25%。[29]政府似乎也認同這方向,指已委託香港海運港口局成立專責小組,研究稅務及其他措施,相關研究預料在今年下半年完成。[30]

航運業陰晴不定 勿忽視業務風險

從上述的國際船舶融資格局及內地以船舶融資為國策,不難理解為何本地政府及部分機構會提出一些較積極、進取,甚至是與自由市場理念相背的方式,來推動香港船舶融資發展。機遇要掌握,挑戰要回應,社會大可討論及思考上述方式是否香港應走之路,同時衡量箇中風險。

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在2018年所發表的報告,國際航運量短中期展望整體正面,預期由2018年至2023年航運每年複合增長3.8%。[31]但反觀歷史,航運業的景況絕非只有樂觀的一面。舉例,反映航運成本的「波羅的海乾散貨指數」起伏如波似瀾,在過往五年時間曾低至300點以下,高至1,700點以上,到今年2月時又輾轉跌至600點左右。[32]

歐洲銀行慷慨借貸惹一身蟻 後來者需引以為鑑

歐洲銀行過去十年的困局,也反映融資者在航運業由盛轉衰時會面對的風險。在航運業好景時,歐洲銀行一度慷慨向業界提供貸款,為後來景況逆轉時承受大量損失埋下伏筆。有業界估算,歐洲銀行曾借出超過1,000億美元,但當中至少70%的貸款價值已下跌。[33]

其中,曾是世界上最大的船舶借貸者、德國從前由國家控制的融資機構HSH Nordbank,因為要為船貸款壞賬撥備,需兩度由政府出手打救。[34]當局最後在2018年要將該機構出售,而德國漢堡及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Schleswig-Holstein)兩地表示,他們在HSH Nordbank的投資損失規模由108億至140億歐元不等。[35]

前車可鑑,航運業縱有一時好景,各界也不宜過分樂觀,而若然香港的財務機構未來要購入海運貸款,甚至政府如某些建議般,動用儲備來提供貸款,更需要借鑑上述歷史。再者,近日中美貿易戰升溫,船舶融資行業的機遇與挑戰,又會增添變數。面對各種不明朗因素,當局需慎時度勢,迎接機遇之餘,不忘克服挑戰。

1 《二零一九至二零財政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財經事務及庫務局,2019年2月27日,第116、117段。
2 "Guide to Shipping Finance in Hong Kong," Mayer Brown, https://www.mayerbrown.com/-/media/files/perspectives-events/publications/2017/04/guide-to-shipping-finance-in-hong-kong/files/english/fileattachment/guidetoshippingfinanceinhk_en.pdf, accessed April 2, 2019, p. 3.
3 「香港:連接全球的『超級聯繫人』」,香港海運港口局,2017年9月,第13頁。
4 「Table 3.5: 在香港使用的貸款及墊款:按經濟行業劃分 — Table 3.5.1: 認可機構  (百萬港元, 另有說明者除外)」。取自金融管理局網站:https://www.hkma.gov.hk/chi/market-data-and-statistics/monthly-statistical-bulletin/table.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5月9日。
5 "Study on the Economic Contribution of Maritime and Port Industry in 2016: Executive Summary," Transport and Housing Bureau, June 2018, p. 5.
6 同1。
7 「船舶租賃業務建議」,香港金融發展局,2018年5月,第1至4頁。
8 「高增值航運服務:船務融資機遇」,貿易發展局,2017年2月22日,第1頁。
9 「高增值航運服務:船務融資機遇」,貿易發展局,2017年2月22日,第1頁;Jonathan Saul, "European banks struggle to solve toxic shipping debt problem," Reuters, July 24, 2017,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europe-banks-shipping/european-banks-struggle-to-solve-toxic-shipping-debt-problem-idUSKBN1A90GG; Jonathan Saul and Andrew MacAskill, "RBS near to selling $600 million of shipping loans: sources," Reuters, December 22, 2016,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rbs-shipping-idUSKBN14A215.
10 同8,第3頁。
11 國務院,「國務院關於促進海運業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取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4-09/03/content_9062.htm,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9月3日。
12 「船舶工業深化結構調整加快轉型升級行動計劃(2016-2020年)」。取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網站:http://www.miit.gov.cn/n1146295/n1652858/n1652930/n3757018/c5459940/part/5459951.doc,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月12日,第3和10頁;「船舶工業深化結構調整加快轉型升級行動計劃發布」。取自浙江省經濟和信息化廳網站:http://www.zjjxw.gov.cn/art/2017/1/17/art_1086753_5249360.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月17日。
13 「《國務院關於促進海運業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解讀」。取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http://www.gov.cn/xinwen/2014-09/03/content_2744801.htm,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9月3日。
14 "Top 10 in ship finance 2018," Lloyd's List, https://lloydslist.maritimeintelligence.informa.com/LL1125081/Top-10-in-ship-finance-2018, last modified December 6, 2018.
15 「為甚麼要選擇工銀租賃」。取自工銀租賃網站:https://l.icbcleasing.com/why_icbc_leasing.html,查詢日期2019年4月3日。
16 Kate Jones, "Leasing models take precedent," Baltic Briefing, https://thebalticbriefing.com/magazine/leasing-models-take-precedent,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0, 2017;「定制航運租賃方案」。取自工銀租賃網站:https://l.icbcleasing.com/maritime.html,查詢日期2019年4月3日。
17 "The Evolving Landscape Of Asian Maritime Finance," Clyde & Co, February 16, 2016, p. 3.
18 「經營租賃:工銀租賃與BP航運的蘇伊士型油輪經營租賃」。取自工銀租賃網站:https://l.icbcleasing.com/maritime.html,查詢日期2019年4月3日。
19 同17,第5至6頁。
20 同18。
21 「工銀租賃“礦石天津”號40萬噸礦砂船順利交付並正式命名」。取自工銀租賃網站:https://l.icbcleasing.com/node/133,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3月22日。
22 同14。
23 同8,第5頁。
24 同7,第1和8頁。
25 同7,第1、8和16頁。
26 同7,第21頁。
27 Su Xinqi, "Stop Hong Kong's shipping industry exodus to Singapore by spending reserves on loans and cutting profits tax, advisers say,"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y 22, 2018, https://www.scmp.com/news/hong-kong/hong-kong-economy/article/2147160/stop-hong-kongs-shipping-industry-exodus-singapore.
28 "Maritime Sector Incentive," Maritime and Port Authority of Singapore, https://www.mpa.gov.sg/web/portal/home/maritime-companies/setting-up-in-singapore/programmes-to-support-your-maritime-business/maritime-sector-incentive, last modified December 6, 2017.
29 同7,第18頁。
30 同1,第117段。
31 "Review Of Maritime Transport 2018,"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 October 3, 2018, pp. 2, 4 and 15.
32 "BDIY:IND - BDI Baltic Exchange Dry Index," Bloomberg, https://www.bloomberg.com/quote/BDIY:IND, accessed May 15, 2019.
33 Jonathan Saul, "European banks struggle to solve toxic shipping debt problem," Reuters, July 24, 2017,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europe-banks-shipping/european-banks-struggle-to-solve-toxic-shipping-debt-problem-idUSKBN1A90GG.
34 Jonathan Saul, "European banks struggle to solve toxic shipping debt problem," Reuters, July 24, 2017,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europe-banks-shipping/european-banks-struggle-to-solve-toxic-shipping-debt-problem-idUSKBN1A90GG; Arno Schuetze and Jan Schwartz, "State owners sell Germany's HSH Nordbank to buyout groups," Reuters, February 28, 2018,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hsh-nordbank-sale/state-owners-sell-germanys-hsh-nordbank-to-buyout-groups-idUSKCN1GC1YJ.
35 Arno Schuetze and Jan Schwartz, "State owners sell Germany's HSH Nordbank to buyout groups," Reuters, February 28, 2018,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hsh-nordbank-sale/state-owners-sell-germanys-hsh-nordbank-to-buyout-groups-idUSKCN1GC1Y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