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9-06-10 | 《星島日報》

夾公仔與惡的距離



夾公仔熱潮近期襲港,其玩法簡易,獎品吸引,深受大小朋友追捧。然而,正如打機可以成癮,玩夾公仔遊戲一樣可以使人泥足深陷,台灣早前便有「病態玩家」因沉迷夾公仔而傾家蕩產。[1]面對這股潮流帶來的風險,香港需要設立更嚴謹的監管機制嗎?

夾公仔店近期在本港人流暢旺的地區遍地開花。營辦商Big Bear自去年9月起,在銅鑼灣、尖沙嘴、旺角等傳統旺區,承租最少十間商舖經營夾公仔店,負責人接受傳媒訪問時更表明,有意在今年底前增設20個據點。[2]另有商人看準夾公仔店容易打理的特點,分別在葵涌和美孚開舖,更開放特許經營,吸引投資者加盟。[3]

夾出癮來 台男傾家蕩產 爆竊被捕

不少玩家抱玩樂心態夾公仔,但其實它也有令人沉迷的風險。據傳媒報道,一名台灣維修電梯技工每月把三分之二薪金交予妻子作家用後,便把剩下的收入投放在夾公仔遊戲上。他曾聲言不玩夾娃娃機,「晚上會睡不着」,更曾瞞妻借貸30萬台幣,再「奉獻」予夾公仔之上。後來他為了償還債務,爆竊了多間夾公仔店,又掠走電子產品變賣,最終被當地警方拘捕。[4]

為何夾公仔也可以玩至無法自拔?據台南市立安南醫院一位精神科醫生接受傳媒訪問時解釋,在心理學角度,人們容易對新奇及顏色鮮艷的物品產生興趣,而夾公仔機的獎品正有這個特質,加上不少夾公仔店會播放讓人愉快的音樂,進一步刺激玩家的興奮情緒,從而激發衝動式消費;而套用神經學術語,夾公仔遊戲可能會刺激腦部的「快樂中樞」(pleasure centre),促進多巴胺分泌,使玩家感到喜悅。[5]

成癮有樣睇 社交媒體推波助瀾?

該精神科醫生指,判斷一個人是否沉迷成癮,一般有三大指標,包括耐受性(tolerance)、戒斷現象(abstinence)及失去控制(loss of control)。以夾公仔為例,耐受性即玩家需要玩愈來愈多局遊戲,才能達到相同程度的快樂感覺;戒斷現象是指玩家會為未能夾公仔而感到煩躁;失去控制則是指被遊戲影響日常生活,或花上所有金錢在遊戲之上。[6]

 

 

另有意見認為,夾公仔能夠持續受到歡迎,其中一個原因是部分玩家喜歡把成功夾取獎品的片段上載到社交媒體,與朋友分享自己的「勝利」,卻不會把失敗的片段上載,這種習慣會令看見影片的網民覺得,夾公仔是很容易取勝的遊戲,加上社交媒體會令人產生「遺漏恐懼感」(fear of missing out),不想錯過獲獎的機會,所以加入夾公仔行列。[7]

非純靠技術贏獎品 夾公仔屬博彩遊戲

夾公仔可能使玩家上癮,也有機會令以此謀利的商人墮入法網。在香港,根據民政事務總署轄下的牌照事務處資料,任何人士擬舉辦或進行有獎娛樂遊戲,須向民政事務局申領「有獎娛樂遊戲牌照」。[8]有關牌照是按《賭博條例》及《賭博規例》的規定簽發[9],而根據《賭博條例》,博彩遊戲包括碰機會取勝、憑機會結合技巧而取勝、假裝碰機會取勝,或假裝憑機會結合技巧而取勝的遊戲。[10]在牌照的監管下,相關遊戲有一系列規範,包括就每個中獎機會而付出的款項不得超過五元、每項獎品的價值不得超過300元等。[11]

早前有報道指出,內地一間生產夾公仔機廠房的負責人表示,夾公仔機鋼爪的力度及垂下速度,可透過調校電流的強弱控制。[12]換言之,本港不少夾公仔機的營運者,很大程度可以自行調校玩家的中獎機會,玩家難以單靠技術贏取獎品,令人懷疑這類夾公仔機是否屬於《賭博條例》下的博彩遊戲。

另有報道指,部分本地店主未有申領相關牌照,並且在夾公仔機上貼上「無獎遊戲,自助售賣機每次五元」的字句,但實情是只要在遊戲勝出,玩家便能取得禮物,令人懷疑經營者所貼出的字句,實乃故弄玄虛,企圖逃避法例監管。[13]此外,在商場也不難發現有夾公仔機每局收費多於五元,有違反牌照規定之嫌。

英規管與港相近 新北禁學校方圓百尺設夾公仔機

既然有過分沉迷的案例,部分經營者又涉嫌違法,政府是否需要檢視其監管制度?其實,目前不少國家已立法監管多款包括夾公仔機在內的遊戲。其中英國的規管模式與香港相近,若果夾公仔機被安裝可控制中獎機會率的裝置,則會被界定為需要運氣與技術結合的博彩遊戲,屬於「D類非複雜遊戲機」(Non-complex cat D gaming machines),營辦者需要向相關部門申領營運牌照(operating license),每局遊戲收費不得多於一英鎊,而每件獎品的價值亦不得高於50英鎊。[14]

此外,也有地方針對夾公仔店的位置及獎品作出規管。在台灣新北市,夾公仔機屬於「選物販賣機」[15],當地經濟發展局去年制訂「新北市自助選物販賣事業管理自治條例」草案,規定營業場所必須距離幼兒園、國中小及高中職校100公尺以上;機內的商品也不得有鑽石、金銀珠寶、通用貨幣、檳榔、成人情趣用品等物品。[16]

新北市的規管方法,主要是減低心智未成熟學生接觸這類遊戲的機會,以及規管獎品類別,以免玩家因獎品過於吸引,而沉迷夾公仔。當地的法規是否也適用於本港,值得各方考慮。

零中獎機會 是否屬欺詐?

另一值得關注的是,假如夾公仔遊戲的得獎機會率可以被調校至零,又有否涉及詐騙呢?日本大阪府警方早年接獲舉報,四名女子報稱有集團式經營的夾公仔機「永遠夾不到」,警方及後以涉嫌欺詐罪拘捕店主及員工,而犯案手法則包括設定鋼爪不能停在正確位置,但當客人有意放棄時,店員便調校遊戲難度,以及向客人示範並成功取得獎品。據報該集團兩年合共騙去客人600萬日圓(約42.7萬港元)[17],店主和員工最終被判欺詐罪成。[18]

有本地大律師認為,如果有本地營運者把夾公仔機調校至不能獲獎,可被控欺詐或違反《商品說明條例》,惟搜證存在困難,例如營運者可反駁玩家技術差,難以搜集足夠證據檢控。[19]

更為執法者帶來挑戰的是,隨着科技進步,除了實體夾公仔機,近年更有網上夾公仔遊戲,讓身處香港的玩家可透過網站平台,遙距操控位於日本的夾公仔機。以其中一個平台Toreba為例,玩家只要登記成為會員[20],並且付款購買點數,便可在心儀的夾公仔機開始遊戲,每局所花的點數視乎夾公仔機的獎品而定,若成功夾取獎品,店主會把獎品郵寄至本港,玩家每周可獲一次免費送貨服務。[21]

上述實體夾公仔機衍生的影響及問題,同樣有可能在網絡夾公仔平台發生。兩者的差別在於,網絡平台設於海外,搜證的難度不小,規管更加困難,細節有待不同持份者探討。

無論如何,眼見夾公仔機在本港成行成市,當局實有需要檢視規管是否已不合時宜,在保障玩家利益及方便營商之間,取得平衡。另一方面,不少夾公仔機的玩家,都是心智尚未成熟的小孩和年輕人,他們身邊的成年人有必要立好榜樣,切勿過於沉迷各樣玩意,以免下一代有樣學樣。

1 夏洛特,「夾公仔上癮借債30萬台幣 台男爆竊3間公仔店掠財 被捕時仍在夾」。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熱爆話題/136981/,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1月28日。
2 甘潔瑩,〈夾公仔機吸年輕一族 不足半年租核心區10舖〉,《明報》,2019年2月18日,B02頁。
3 朱潔玲,「【有片】無人駕駛夾公仔舖區區湧現 真係咁好賺?」。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306898/,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29日。
4 同1。
5 Keoni Everington, “Taiwanese psychiatrist warns of dangers of 'claw machine addiction',” Taiwan News, https://www.taiwannews.com.tw/en/news/3661509, last modified March 19, 2019.
6 同5。
7 Phil Edwards, “Claw machines are rigged — here's why it's so hard to grab that stuffed animal,” Vox, https://www.vox.com/2015/4/3/8339999/claw-machines-rigged, last modified June 3, 2015.
8 「民政事務總署牌照事務處申請有獎娛樂遊戲牌照指南」。取自民政事務總署牌照事務處網站:https://www.hadla.gov.hk/el/filemanager/common/docs/forms/Guidance_Notes_on_Application_for_the_grant_of_Amusements_With_Prizes_Licence_chi.pdf,查詢日期2019年4月17日,附件1。
9 同8,附件7。
10 香港法律第148章《賭博條例》,版本日期2018年12月13日。
11 同8,附件6。
12 林熊、李啟發、周子惇,〈熱潮襲港 內地廠商認有蠱惑 夾公仔機 中獎率可調至1∕9,999〉,《蘋果日報》,2019年3月25日,A06頁。
13 「【新聞追蹤】無牌夾公仔 無獎避法責」。取自文匯報網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1/10/HK1901100016.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月10日。
14 “Non-complex cat D gaming machines (crane grabs),” Gambling Commission, https://www.gamblingcommission.gov.uk/for-gambling-businesses/Compliance/Sector-specific-compliance/Arcades-and-machines/Non-complex-cat-D-gaming-machines-crane-grabs.aspx, accessed April 17, 2019.
15 「<書面質詢>建請訂定本市選物販賣機(夾娃娃機)營業場所管理辦法」。取自吳世正議員個人網站:http://tcc8707.tcc.gov.tw/News_Content7.aspx?n=560ED0A737D102A8&sms=E37CE4C8B22090C0&s=D79232BB5F85B405,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2月20日。
16 「管理夾娃娃機店 新北率先訂立自治條例」。取自新北市政府網站:https://www.ntpc.gov.tw/ch/home.jsp?id=28&parentpath=0,6,27&mcustomize=news_view.jsp&dataserno=201809250009,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25日。
17 按2019年5月21日的匯率,即100日圓兌7.12港元計算。
18 李啟發,〈日本曾判欺詐 港海關接投訴未提控〉,《蘋果日報》,2019年3月25日,A06頁; “Osaka game centers raided for rigging claw crane machines,” Tokyo Reporter, https://www.tokyoreporter.com/japan/osaka/osaka-game-centers-raided-for-rigging-claw-crane-machines/, last modified December 24, 2017.
19 李啟發,〈日本曾判欺詐 港海關接投訴未提控〉,《蘋果日報》,2019年3月25日,A06頁。
20 「登錄Toreba -輸入登入資料」,取自線上夾娃娃機抓樂霸網站:https://www.toreba.net/register/form,查詢日期2019年4月17日。
21 「使用指南」,取自線上夾娃娃機抓樂霸網站:https://www.toreba.net/support/guide/toreba_guide/guide_03,查詢日期2019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