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9-07-09 | 《明報》

重建職專教育階梯 讓青年乘夢啟航



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明日放榜,又有大批考生要為升學籌謀。除了升讀主流大學的學士學位,職業專才教育本來也是助青年向上流動的一道階梯,但這個選擇被不少人視為次人一等,令有志循這方面發展的學生卻步。究竟各持份者應如何重塑職專教育的形象,讓學生能安心按興趣和志向踏出人生另一步?

職業教育在香港歷史悠久,早於1930年代已成立第一間初級技術學校[1],及後本地工業起飛,政府因應技術勞工的需求,積極發展青少年職業教育。昔日本地中學主要分為「文法中學」、「工業中學」及「職業先修學校」。[2]然而,隨着後兩者擴展至預科程度,三者的區別變得模糊[3],加上社會受「工字不出頭」的思想影響,職業教育漸被標籤為「次等」。[4]

職業訓練教育式微 學術導向成主流

政府也看到問題所在,於1996年檢視工業中學及職業先修學校的功能[5],並提出多項改革措施,包括為前者引入資訊及通訊科技、視覺藝術等新科目。目前僅餘少數學校的校名仍保留「工業」字眼[6];後者則朝向一般教育方向發展,並在校名中刪去「職業先修」字眼,漸被公眾淡忘。[7]

在現行中學制度下,學生完成三年初中教育後,可選擇主流學術的新高中課程,或職業教育及培訓機構開辦的「職業導向教育」課程。[8]選擇前者的學生可報考DSE,當中大部分考生報考四個核心科目,以及兩至三個選修科目。[9]除了傳統的甲類高中科目(例如化學、經濟和地理)外[10],學生也可修讀着重實用學習元素的乙類應用學習科目,例如室內設計、航空學。[11]選擇後者的學生,則可在完成初中課程後,修讀職業訓練局(職訓局)的職專文憑或其他院校開辦的毅進文憑等課程。[12]

重建職專教育階梯需求一:有人無工做 有工無人做

前文提及職專教育一度被社會忽視,但觀乎現時社會狀況,政府亟需設法令職專教育「翻身」。首先,根據政府統計處的資料,本港15至19歲及20至29歲青年,去年全年失業率分別為10.2%及5.5%,較其他年齡組別介乎1.9%至2.5%為高[13],「有人無工做」的問題,值得關注。

與此同時,部分行業職位空缺比率卻偏高,其中長者住宿照顧服務業、酒店業,以及空中、海上及鐵道運輸設備維修業,於去年12月的相關比率分別為10.0%、5.0%及5.9%。[14]以酒店業為例,本港酒店房間供應持續增加,預期2022年將增至約90,000間,較去年增加逾9,600間[15],未來需要一定數目的人手應付新增的服務需求。但即使薪酬待遇不俗,部分甚至有15個月糧[16],很多年輕人仍然拒絕入行。有酒店總經理稱,前線員工需輪班工作、執拾房間和搬運行李等,是年輕人對此行業卻步、業界長期欠缺人手的原因。[17]

重建職專教育階梯需求二:提升學術成績稍遜學生的就業能力

另一方面,根據考試及評核局(考評局)的數據,去年在DSE考獲符合副學位課程入學要求成績,即於五科甲類學科包括中國語文及英國語文科在內,取得2級或以上的考生,佔出席最少五科考試總人數的70.6%,而出席考試的總人數則為57,649人。由此計算,餘下近三成考生,即有近17,000人未能升讀被視為銜接學士課程踏腳石的副學位課程。[18]這批考生亦可選擇修讀基礎文憑等課程,為日後銜接學士課程,或到海外升學鋪路。至於決定出外工作的考生,則可修讀有關職業培訓的課程,務求在正式投身職場前裝備自己。

其實本地機構一直有舉辦課程,專門為各行業培訓所需人才。以酒店業為例,職訓局提供多個有關酒店業的課程,包括職專文憑(酒店學)[19]、酒店及餐飲業管理高級文憑和國際款待業管理(酒店、旅遊及康樂)高級文憑等。[20]然而,職專教育仍不是學生和家長的升學首選途徑,究竟推動職專教育有何挑戰?各方又能如何應對?

潛在障礙一:被標籤次等教育 學生家長卻步

政府於2014年成立「推廣職業教育專責小組」,其中一個目標是提高公眾對職業教育的認識及對其價值的認可,及後於去年再度成立「推廣職專教育專責小組」(小組),檢視多項相關措施的落實情況。[21]小組早前已發表文件,諮詢各界對職專教育的意見。[22]

文件指出,在2015至2018年間,政府分別進行三次調查,發現公眾對職專教育的觀感有所改善,但在2018年的調查中,受訪學生中只有54.0%認為職專教育是具價值的升學或就業選擇,有興趣修讀職專教育的學生更只有20.7%,最多學生不選讀職專教育的原因,是「他們的學業成績足以讓他們升讀其他更好的課程」,可見相對於大學學位課程,職專教育仍被視為次等的升學途徑。[23]

小組認為,現時職專教育在高等教育制度中的角色並不明顯,也沒有為職專教育的學位課程,另設一條獨立路徑,並指出加拿大、芬蘭和澳洲等國家,已為學生提供不少職專學位課程,以及頒授「技術學士學位」或「理工學位」資歷,為選擇職專教育路徑的中學生和副學位畢業生,提供清晰的進修途徑,故建議探討在學位程度發展專業職業資歷的可取之處。[24]

提升資歷認可 增加青年向上流動資本

參考小組報告,不難理解建議的大方向是希望確立職專教育在高等教育制度中的地位,讓修讀的青年在仕途上更具競爭力。智經早年發表的《激發原動力 開拓新思維 助青年 闖出一片天》研究報告,亦發現「學位及以上」學歷而賺取高收入的工作人口比例,多於擁有「專上非學位」人士。因此確立較高學歷的青年在往後工作生涯,可透過賺取更多收入而向上流動,學歷仍然是向上流動的重要資本。[25]

由此可見,小組建議增設另一路徑及引入職專學位,理應可助青年向上流動,增加他們日後晉升的機會,如能把建議落實,相信能提升相關學生在職場上的競爭力,但究竟如何可以推動他們進修,甚至重返校園呢?

智經於2017年發表《職業專才 築夢未來》研究報告(職業專才報告)指出,目前的資歷架構不只涵蓋學術教育和培訓所得的資歷,還設有「過往資歷認可」機制,讓有意進修的人把工作崗位上所累積的知識和經驗,透過評核轉化為「資歷學分」。智經建議當局推動大專院校,確立以認可的「工作資歷」作為入學資格,並提供一定學額,讓具備「工作資歷」的青年有銜接高等教育的機會,長遠改善職前學歷競逐現象,協助有意進修的在職人士升讀大專院校。[26]

職業專才報告又分析,現時大專院校有空間讓學生同時修讀學術及職業導向的課程,故建議設立平台,載列各大專課程獲其他院校及機構認可的詳細資料,完善大專學分互換互認機制,以鼓勵學生發展成為學術與職業知識兼備的人才;同時促進「過往資歷認可」機制的發展,讓機制涵蓋更多行業,並由現時的資歷認可級別最高第四級,即高級文憑及副學士學歷,提升至學位學歷的第五級,藉此鼓勵晉身職場後的人士進修。[27]

潛在障礙二:選修應用學習科人數少 對職業導向課程了解存疑

另一方面,考評局的數字顯示,近五年DSE平均只有6.15%考生選修應用學習科目。[28]諮詢文件認為,政府應吸引更多學生報讀與職專內容相關的應用學習科目,令他們能在中學階段接觸職專教育,以增加學生對在工作環境中,應用所學知識和職業導向課程的了解,從而加強職專教育的吸引力。[29]

文件指出,應用學習科目為對學術追求興趣較低,或較不適合這方面發展的學生,提供學習機會,故建議政府繼續透過應用學習科目推廣職專教育,同時鼓勵院校在設計課程時,進一步參考資歷架構下各行業的能力標準說明,以促進行業對課程的認可。[30]

在推廣方面,文件指雖然現有不同活動配合推廣職專教育,但有持份者希望中學生有機會更全面和深入了解工作環境,使他們能夠獲得第一手經驗及與從業員互動。在初中階段接觸職專教育訊息,則更能讓他們早日考慮各個升學選擇,以在高中階段選擇合適的選修科目。[31]小組因此建議,豐富職專教育活動的種類,例如安排工作體驗活動等,亦要加強推廣為初中學生而設的職專教育活動;同時,要為中學教師提供更多有關職專教育的知識和資訊,並加強家長認識職專教育帶來的機會和前景,讓他們指導學生選擇升學路徑。[32]

應用學習兩變三年制 改變參照評級增認受性

智經在職業專才報告中,也有就應用學習課程提出多項改革建議,例如在現時兩年制的應用學習科目上,額外增加一年選修的實習課程,以裝備學生在職場上的工作能力,並讓學生提前至中四選修有關科目,讓發現自己並不適合有關課程的學生,可在中四或中五退修,專注學術發展,有更大彈性轉換「跑道」。[33]

第二,現時甲類高中科目的最高可獲「5**」評級[34],但乙類應用學習科目的最高評級則只為「4」,相對而言,報讀應用學習科目對入讀大學課程的幫助仍然有限。智經建議把應用學習科目改為三年制後,進一步改進科目的評級制度,使其參照評級與其他選修科看齊,以扭轉該科目在升學方面的形象,增加修讀的誘因。[35]

與此同時,智經建議把應用學習科目成績列為甄選入學準則,讓學生直接透過相關成績入讀大專院校的課程,而大專院校中的職業導向課程在收生時,也可考慮優先取錄曾修讀相關應用學習科目的學生。[36]至於如何調整應用學習科目的內容,使其教授的知識水平及深淺度,與傳統甲類高中科目的評級看齊,則有待教育界詳細探討。

智經與小組一致認同,在初中階段讓學生接觸職專教育訊息的重要性,故提出學校在中三增設「初中職業體驗」課程,內容包括導引課程、工作體驗、師友分享會及遊戲等。[37]有接受智經訪問的學生反映,實地考察、工作實習及工作坊,讓他們能從職場的實際體驗中,探索自己的工作興趣;講座及展覽則讓家長及學生獲取職業導向課程的資訊。由此可見,不同活動性質可帶來不同效果,智經建議學校以「學生為本」,作出合適的安排。[38]

與此同時,「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近日亦發表諮詢報告,提出於小學及初中階段盡早開展生涯規劃教育,讓學生和家長早日了解和認清學生的興趣、能力、需要和志向,為將來升學和就業作出更好的規劃。[39]這項建議同時帶出讓學生盡早探索自己日後發展的重要性,值得研究落實。

推動「雙核心」制度 吸引學生多方面發展

說到底,無論當局如何完善制度,升讀大學仍然是學生在高中時期的一大目標,部分家長和學生始終捨不得放棄報考DSE升讀傳統大學的機會。為了讓學習階梯更具彈性,並迎合本港對資訊科技業界的人力需求,智經建議設立以直資中學模式營辦的「香港iLab書院」,定位以STEM教育為核心,保留新高中元素的高中書院。至於課程結構,可參考現有的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的模式,學生需同時修讀新高中課程,以及資歷架構第三級的創科文憑課程。[40]

話說回來,處理教育問題,跟處理許多社會問題一樣,從來沒有一本可以讀到老的通書。各持份者需要了解青年的需要,不斷完善制度。教育的價值,亦不應建基於「生產」了多少名公開試狀元,而應審視制度是否有足夠空間及資源,協助青年尋找人生的方向和興趣,讓他們各展所長。

1 「推廣職業專才教育專責小組諮詢文件」,教育局,2019年5月,第2頁。
2 「香港職業教育發展的回顧」,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IN15/14-15號文件,2015年8月13日,第1、8至10頁。
3 同2,第8至9頁。
4 戴希立,「讓職業教育翻身 『行行出狀元』」。取自香港經濟
日報網站:https://paper.hket.com/article/165340/,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2月7日。
5 同2,第8頁。
6 同2,第9至10頁。
7 同2,第8至9頁。
8 《職業專才 築夢未來》,智經研究中心,2017年9月,第4頁。
9 「香港中學文憑簡介」。取自香港考試及評核局網站:http://www.hkeaa.edu.hk/tc/hkdse/introduction/,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30日。
10 「甲類:高中科目」。取自香港考試及評核局網站:http://www.hkeaa.edu.hk/tc/hkdse/assessment/subject_information/category_a_subjects/,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2月20日。
11 「乙類:應用學習科目」。取自香港考試及評核局網站:http://www.hkeaa.edu.hk/tc/hkdse/assessment/subject_information/category_b_subjects/,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2月20日。
12 同1,第7及10頁。
13 「2018年香港失業人口概況」,政府統計處,2019年5月,第4頁。
14 「表E007:按選定行業中類/行業小類/行業小分類劃分的機構單位數目、就業人數及職位空缺數目(公務員除外)」。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s://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452_tc.jsp?productCode=D5250011,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22日。
15 「香港旅遊發展局2019-20年度工作計劃」,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立法會會CB(4)354/18-19(02)號文件,2019年2月,第11頁。
16 「新酒店爭相落成 掀招聘潮 餐飲房務員最渴市」。取自Job Market網站:https://www.jobmarket.com.hk/Article/新酒店爭相落成%20掀招聘潮%20餐飲房務員最渴市,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25日。
17 同16。
18 「表1 : 2018 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統計概覽」。取自考試及評核局網站: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HKDSE/Exam_Report/Examination_Statistics/dseexamstat18_1.pdf,查詢日期2019年6月24日。
19 「職專文憑(酒店學)」。取自職業訓練局網站:http://www.vtc.edu.hk/admission/tc/programme/fs113679-diploma-of-vocational-education-hotel-studies/,查詢日期2019年6月24日。
20 「高級文憑」。取自職業訓練局網站:http://www.vtc.edu.hk/admission/tc/programme/s6/higher-diploma/,查詢日期2019年6月24日。
21 同1,第2至3頁。
22 「推廣職業專才教育專責小組就初步建議展開諮詢」。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5/23/P2019052300412.htm?fontSize=1,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5月23日。
23 同1,第2至3頁。
24 同1,第16頁。
25 《激發原動力 開拓新思維 助青年 闖出一片天》,智經研究中心,2014年11月,第79頁。
26 同8,第15頁。
27 同8,第13至15頁。
28「2015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報考統計資料」。取自考試及評核局網站: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Media/FactFigures/2015HKDSE_registrationstat.pdf,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2月24日;「2016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報考統計資料」。取自考試及評核局網站: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Media/FactFigures/2016HKDSE_registrationstat.pdf,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2月11日;「2017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報考統計資料」。取自考試及評核局網站: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Media/FactFigures/2017HKDSE_registrationstat.pdf,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2月15日;「2018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報考統計資料」。取自考試及評核局網站: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Media/FactFigures/2018HKDSE_registrationstat.pdf,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月29日;「2019 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報考統計資料」。取自考試及評核局網站: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Media/FactFigures/HKDSE_registrationstat_2019.pdf,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2月11日。
29 同1,第3頁。
30 同1,第15頁。
31 同1,第14至15頁。
32 同1,第14至15頁。
33 同8,第8頁。
34 同10。
35 同8,第9頁。
36 同8,第9頁。
37 同8,第4至5頁。
38 同8,第4頁。
39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組諮詢文件」,教育局,2019年6月,第12及13頁。
40 同8,第10至1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