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9-08-02 | 《經濟日報》

由「拒酒」風氣而生的「青年問題」



全球最大啤酒生產商的百威英博(AB InBev),早前擱置分拆亞洲業務在港上市,令本年迄今全球集資額最高的新股難產,以高昂孖展利息認購的投資者,也因此損手而回。坊間對百威英博的異常決定作出各種揣測,該公司則解釋「撤回」分拆基於多種因素,包括近日市況。[1]

談及近日市況,不少人可能會聯想到香港現時的投資以至政治環境,或是質疑招股定價過於進取。但投資者不容忽視的是,全球的傳統酒精消費市場本來就不甚樂觀。根據國際葡萄酒及烈酒研究所(International Wine & Spirits Research,簡稱IWSR)最新公布的數字,去年的全球酒精消費量為276億箱9升的酒精飲料,較2017年下降1.6%,其中啤酒的消費量更下跌2.2%。[2]因此香港的市況轉壞,可能是實情,但酒品市場前景不明朗,也是事實。

無論如何,正如許多問題可以與青年扯上關係,酒精銷情轉淡,原來同樣可被演繹為「青年問題」。近年外國刮起一股青年遠離酒精飲品的風氣,不僅迫使各大國際啤酒品牌調整市場策略,本來供人買醉的「酒吧」,也開始以無酒精姿態出現。箇中故事,不論是投資者或是關注「青年問題」的人,或許也能從中得到啟發。

外國青年遠離酒精比率增 無酒精校園興起

青年「拒酒」的風氣,並非始於今天。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研究團隊,早前分析2005至2015年間的全國健康統計資料,發現不常喝酒的青年比例,由2005年的18%,增加至2015年的29%;同一時期,從不喝酒的青年比率,也由9%大幅上升至17%。[3]澳洲亦有官方數據指出,12至15歲青年於過去一年曾喝酒的比率,由2004年的35%,下降至2013年的18%;16至17歲青年的相關比率則在同一時段,由81%減少至59%。[4]

有更多青年遠離酒精,與他們身邊的「無酒精」空間增加有關。近年英國多所大學嘗試改變校園的飲酒文化,例如史雲斯大學、聖安德魯斯大學、阿伯丁大學等,為有意遠離酒精的學生提供無酒精宿位,減少他們接觸酒精的機會;布里斯托大學則在迎新周舉辦多項無酒精活動,同時在校園酒吧提供更多無酒精飲料,讓學生有不同選擇。[5]

「拒酒」原因一:更關注身心健康

至於青年主動「拒酒」,原因之一是他們較前人更關注身心健康。有意見認為,大眾重視飲食健康,因此對高熱量啤酒及高糖份的雞尾酒避之則吉。[6]此外,據英國傳媒報道,一名來自當地東南部約30歲的青年,自稱早年搬至倫敦後,曾不時到酒吧消遣和喝至爛醉[7],直至確診患上邊緣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才驚覺喝酒會為精神健康帶來壞處,因此決意戒酒。她認為英國人的飲酒文化是不論開心、傷感或苦悶都喜歡喝酒,但近年不少人的心態已起變化,更關注喝酒會為身體及情緒帶來甚麼影響。[8]

「拒酒」原因二:經濟因素

令青年遠離酒精的,還有經濟氣候。早前一份關於年輕人遠離酒精的研究報告指出,人們的經濟負擔能力,與他們消耗多少酒類飲品有莫大關係。[9]有英國報章去年統計後發現,當地千禧世代僅較X世代(1966年至1980年出生的人)於20至30多歲時的收入稍高,但現時的樓價比以往高出很多,加上工資升幅停滯不前,以致現今年輕人閒錢較少,更迫切地要減少開支。[10]

英國全國學生會的福利副主席Eva Crossan Jory指出,雖然校園生活少不免會喝酒,但現時很多學生有債務負擔,也有學習壓力,而且愈來愈多學生要找兼職工作,因此減少外出消遣和玩樂。[11]

「拒酒」原因三:聯誼文化轉變

不過,要數青年與酒精的「深層次矛盾」,當數年輕一輩的聯誼文化轉變。英國音樂人Lorelei Bandrovschi認為,酒吧應是讓人放鬆的地方,但不少人覺得酒精是酒吧的一部分;她又認為吵鬧的派對不一定伴隨宿醉,因此不時以Listen Bar的名義舉行無酒精派對,讓希望減少喝酒的人參與同歡,同時希望改變社會的飲酒文化。[12]

此外,領導上述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研究的Linda Ng指,隨着愈來愈多年輕人拒絕喝酒,使不喝酒在他們的世界中,變成一種更主流的行為,久而久之,更多人亦會跟隨,相信未來喝酒的整體人數將會下降。[13]

味道與傳統啤酒相似 無酒精「啤酒」成新寵

雖然減少攝取酒精漸成趨勢,但不少消費者仍喜歡「酒」的味道,因此各大酒精製造商相繼變陣,令無酒精的「酒」成為業界的新寵兒。多個知名啤酒品牌,包括嘉士伯、喜力、艾丁格等,近年積極開拓無酒精飲品市場。[14]其中喜力於2017年,在荷蘭推出旗下第一款全麥釀製無酒精飲品「喜力0.0」。產品選用綠色玻璃瓶裝載,包裝與品牌旗下的傳統啤酒相似,而且有傳統啤酒的味道。「喜力0.0」現已在全球30個地區銷售,喜力認為公司的業績增長,是源於銷售「喜力0.0」的初步成功。[15]

至於近日成為香港投資者焦點的百威英博,早年亦已踏足無酒精飲品市場,近期更在印度推出無酒精啤酒Budweiser 0.0。該品牌去年的啤酒銷量有8%來自無酒精及低酒精,更預計相關比例將於2025年前增至最少20%。[16]

雖然有統計數據顯示,現時無酒精及低酒精品牌,僅佔英國酒精飲品市場總量1.3%,而在美國更只有0.5%[17],說不上顯著。不過有市場調查公司稱,無酒精「啤酒」及無酒精「酒類」飲品於2018年的全球市場總額逾200億美元,並預計今年至2025年,每年會有超過7%的增長。[18]如此估算最終成真,包括百威英博在內的各大酒商,或許真的能藉無酒精「啤酒」,為銷情注入新力量。

拒絕賣醉 外國興起無酒精酒吧

無酒精「啤酒」興起,無酒精酒吧近年也在歐美國家遍地開花,為客人提供多一個社交場地的選擇。位處紐約布魯克林的無酒精酒吧Getaway於今年4月開幕,由於美國當局規定「無酒精」的定義為「不得含有超過0.5%酒精」[19],該店強調其出售的所有飲品,均完全不含酒精成份。[20]

酒吧其中一名老闆受訪時表示,他和其兄長都滴酒不沾,偶爾晚上想找個地方共聚,卻發覺幾乎所有在紐約的夜生活都圍繞酒精。他覺得很多人都渴望無酒精夜場的出現,所以有經營無酒精酒吧的想法。另一老闆則說,Getaway生意穩定,顧客不但有刻意「買醒」的人,也有感到好奇的本地人和孕婦。[21]

愛爾蘭首間無酒精酒吧The Virgin Mary亦於今年5月開張,提供多款口感及味道與傳統雞尾酒相似的飲品[22];而美國波特蘭、伊利諾州市郊水晶湖,以及英國倫敦等地方,目前均已有無酒精酒吧營業。[23]

話說回來,本港立法會於去年底通過《2018年應課稅品(修訂)條例》,規定任何人不得在業務過程中,不論是透過當面或遙距分發的方式,向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士售賣和供應「令人醺醉的酒類」,即指以量計含多於1.2%乙醇,並適合或擬作為飲品飲用的酒類,違例者最高可被判罰款五萬元。[24]

回想修訂條例通過前,有意見認為應擴大規管範圍,把微量酒精飲品,例如酒精含量不足1%的飲品,也納入監管範圍。[25]隨着外國興起無酒精及低酒精飲品,相信本地消費者愈來愈多機會接觸相關產品,或再次引起公眾關注它們應否被規管。

從有酒精到無酒精,不難發現年輕人身處的環境,例如無酒精校園、經濟不景氣,會影響他們的選擇;一眾青年的喜惡,例如對健康的關注、對無酒精聯誼空間的渴求,也會反過來塑造他們周遭的環境。這是社會造成「青年問題」,還是青年製造「社會問題」,大家與朋友摸酒杯底談天說地時,或許能輕易頒下結案陳詞。但在作出投資決定或關乎整個社會的決策前,還是保持清醒,細心研判為妙。

1 “Anheuser-Busch InBev Statement Regarding the Potential IPO of Budweiser APAC,” AB InBev, https://www.ab-inbev.com/content/dam/abinbev/news-media/press-releases/07/BudweiserAPACAnnouncement_Final_English.pdf, last modified July 12, 2019.
2 “Worldwide Alcohol Consumption Declines -1.6%,” International Wine & Spirits Research, https://www.theiwsr.com/wp-content/uploads/Press-Release-IWSR-Releases-New-Global-Data_29May19.pdf, last modified May 29, 2019.
3 “More young people abstaining from alcohol, and others drinking less,” London's Global University, https://www.ucl.ac.uk/news/2018/oct/more-young-people-abstaining-alcohol-and-others-drinking-less, last modified October 10, 2018.
4 Michael Livingston and Amy Pennay, “Don’t believe the hype, teens are drinking less than they used to,”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 https://ndarc.med.unsw.edu.au/blog/dont-believe-hype-teens-are-drinking-less-they-used, accessed July 23, 2019.
5 Suzanne Bearne, “'I'm not spending money on that': the rise of the teetotal student,” The Guardian, February 19,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education/2019/feb/19/im-not-spending-money-on-that-the-rise-of-the-teetotal-student.
6 Beth Newhart, “Alcohol-free Heineken 0.0 lands in the US,” Beverage daily.com, https://www.beveragedaily.com/Article/2019/01/10/Alcohol-free-Heineken-0.0-lands-in-the-US, last modified January 10, 2019.
7 Kate Samuelson, “The Millennial Teetotalers Upending the Stereotype of Boozy Britain,” TIME, August 8, 2018, https://time.com/5356272/millennial-teetotalers-boozy-britain/.
8 同7。
9 同7。
10 同7。
11 同5。
12 Margaret Eby, “The rise of the sober bar,” BBC, May 13, 2019, http://www.bbc.com/capital/story/20190510-can-you-have-any-fun-at-a-bar-with-no-booze.
13 同3。
14 Pankaj Singh, “Non-alcoholic wine and beer market to witness 7.6% CAGR by 2024,” Beverage daily.com, https://www.beveragedaily.com/Article/2018/08/20/Non-alcoholic-wine-and-beer-market-to-witness-7.6-CAGR-by-2024, last modified August 20, 2018.
15 同6。
16 Pearly Neo, “Zero alcohol in India: AB InBev to launch Budweiser and Hoegaarden non-alcoholic beers in the country,” Food Navigator-asia.com, https://www.foodnavigator-asia.com/Article/2019/05/20/Zero-alcohol-in-India-AB-InBev-to-launch-Budweiser-and-Hoegaarden-non-alcoholic-beers-in-the-country, last modified May 20, 2019.
17 Amelia Lucas, “Fewer Americans are drinking alcohol—so bars and brewers are adapting,” CNBC, June 1, 2019, https://www.cnbc.com/2019/06/01/fewer-americans-are-drinking-alcoholso-bars-and-brewers-are-adapting.html.
18 “Non-Alcoholic Wine and Beer Market Share - Forecast Report 2025,” Global Market Insights, https://www.gminsights.com/industry-analysis/non-alcoholic-wine-and-beer-market, accessed July 22, 2019.
19 “CPG Sec. 510.400 Dealcoholized Wine and Malt Beverages – Labeling,” U.S.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https://www.fda.gov/regulatory-information/search-fda-guidance-documents/cpg-sec-510400-dealcoholized-wine-and-malt-beverages-labeling, last modified August 24, 2018.
20 同12。
21 同12。
22 Amy O'Connor, “First Look: Inside the Virgin Mary, the Dublin bar with no booze,” The Irish Times, June 7, 2019, https://www.irishtimes.com/life-and-style/food-and-drink/drink/first-look-inside-the-virgin-mary-the-dublin-bar-with-no-booze-1.3882601.
23 同12。
24 「衞生署明日開始執行新控酒法例」。取自政府新聞公布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11/29/P2018112900317.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1月29日。
25 黃卓然、文雪萍、何敬淘,「【財政預算案】家長支持賣酒18禁:微量酒精飲品都應禁」。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73689,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2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