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9-08-14 | 《經濟日報》

以「共享」之名 租衣服務促新消費形態



你是否遇過以下的情況?朝早起床,對着衣櫃發愁今天要穿什麼,卻哪件都不想穿;或者看中了櫥窗中的某件衣服,卻因為價格問題望而卻步。如今,隨着互聯網的發展,一種新型的「共享租衣」服務在歐美國家流行起來,這種商業模式也傳播到內地和香港,或許可以解決上述困擾。

與某些借「共享」之名作招徠的業務相似,「共享租衣」並非真的協助人們共享個人衣物,其運作模式更似月費服務,讓按月繳納會員費用戶,從平台上租用一定數量的服裝,再以郵遞方式交收和歸還。換言之,消費者以月費承擔衣服租賃的費用,而租衣平台則提供服裝和倉儲、運輸服務。[1]

衣物租賃早已有之 互聯網發展造就新商業浪潮

衣物租賃並不是一個新鮮行業,人們為了特定的場合租用禮服、晚裝、演出服是很平常之事。互聯網的發展為這個行當注入了新的可能性。「共享租衣」起源於美國,2009年,「共享租衣」的鼻祖Rent the Runaway(以下簡稱RTR)成立,起初以禮服租借為主,隨後迅速發展,2016年增加了日常服裝的租賃服務,2017年推出了按月租衣的模式。[2]2016年,RTR獲得了6,000萬美元的E輪融資[3],2018和2019年,又分別獲得2,000萬美元和1.25億美元的新融資。[4]另一家美國租衣企業Le Tote也很知名,成立於2012年,一開始就以日常服裝的租賃為主。[5]

這股商業浪潮也很快吹到了中國內地。2015年,一家與RTR模式類似的公司衣二三成立,實行月費制,很快獲得了資本的青睞。[6]

在香港,類似的企業在2014年就已出現。兩位內地女生2014年在香港成立YEECHOO,提供晚裝租賃服務。YEECHOO目前已獲得阿里巴巴參與兩輪融資,並且將市場拓展至上海和深圳,擁有超過1,000件服飾,自稱為「全港首個高級時尚服裝租賃平台」。[7]不過,YEECHOO暫時未有推行月費制,用戶一般以每件服裝價格的十分之一,逐次租用。截至2018年10月,平台約有三萬名用戶。[8]

賣點:減浪費 選擇多

「共享租衣」模式的一大好處,就是減少衣物浪費。英國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曾發布《新紡織經濟報告書》,指出自2000年至2015年,全球衣物總量增長了兩倍,同時每件衣物的平均穿着次數卻減少了36%。[9]循環台灣基金會在《天下》雜誌刊文,引述了這個報告,並補充到,「快時尚」興起之後,價格和流行性成為市場的主要驅動力,衣物品質隨之下降。他們認為,減少購買和延長衣物使用壽命,是減少紡織廢物最直接有效的方式[10],因此「以租代買」,可以促進環保。

除了促進環保之外,租衣相比買衣的低廉價格,也可以為消費者提供更多的着裝選擇。曾有內地租衣平台的創始人這樣形容共享租衣服務:「這就像是買了張時裝遊樂場的門票,只要付個入場費,所有的衣服就可以隨心穿。」[11]

困難:衣物易損耗 庫存、品質須符顧客要求

不過,「共享租衣」的商業模式是否可持續,仍然備受質疑。2017年內地一家名為多啦衣夢的共享租衣平台就被報道出現資金困難,會員費無法退還等情況。[12]

說到底,「共享租衣」平台在最開始發展時,仍要得到資本的助力,才可以提升每個環節的服務質量,如果沒能及時融資,項目很有可能胎死腹中。長遠來看,如果平台衣物殘舊得太快,也將會大大增加租衣平台的運營成本。這一特性和「共享單車」很是相像,內地共享單車昔日龍頭企業ofo,就因為早期的瘋狂投入,在沒有開始盈利的情況下耗盡融資,陷入資金困境,從2018年起,屢次被傳倒閉。[13]

如果將「共享租衣」平台的衣物和共享單車中的單車類比,那麼保持衣物新淨,就好比保持單車不受損壞,是「共享租衣」平台需要認真對待的問題。ofo的資金週轉出現問題,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單車太易損壞,同時又不斷向市場推出新單車。[14]不同的是,單車壞了可以維修,衣物若有損壞,即使進行縫補,也不一定有人願意租用,平台只能再買新的。

另外,「共享租衣」的運營模式較為複雜,對每一個環節的要求都很高。有投資人士認為,由於整個商業鏈涉及選款、物流、清潔、磨損處理等,因此創業者面臨的挑戰會比較大。[15]《經濟學人》一篇文章中提到,RTR的用戶確實會對平台的服務有一些小抱怨。比如,有會員曾收到沒有熨燙或者清理平整的衣物,也有用戶表示她收到的裙子尺寸偏小。負責RTR銷售的Anushka Salinas承認,RTR在剛剛推出付費套餐服務時,還沒有足夠的庫存滿足消費者的需要。[16]有效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仍有待從業者發掘。

其他配套:成熟二手市場 互聯網支付基建

RTR在美國市場發展順利,其後也有美國特定文化的支撐。在當地,二手消費市場成熟,租衣服、借衣服都是很平常的事情。[17]

而在內地,社會信用體系[18]和互聯網的發展,以及共享經濟的普及,也培養了用戶對於共享租衣的接受程度。[19]比如,租衣服務的按金可以被支付寶的「芝麻信用」[20]取代,降低了用戶的使用門檻,互聯網則可以提升交易的效率。

香港居住空間狹小 或利好租衣行業

與美國和內地相比,香港消費者是否可以接受「共享租衣」的模式,仍有待檢驗。YEECHOO的客戶群體,多為月入在兩三萬港元以上的年輕女性,且使用場景較為單一,還未推出日常服裝的租賃。[21]如果推而廣之,這一模式在基層消費者中是否可行,也仍在未定之天。

不過,香港被譽為亞洲「時尚之都」,各式服裝秀輪番上演[22],這樣的時裝文化,或許可以助力「共享租衣」這種新型消費方式的發展。同時,本港住宅面積狹小,儲物空間問題困擾着不少港人,以租代買,或許是無奈選擇,卻也是另一個解放衣櫥空間的方法。

用戶習慣須要培養,購物文化也在不斷改變。無論是在香港還是內地,不同「共享租衣」企業的暫時成功,都表明這一服務擁有市場空間。下一步如何繼續開拓這些空間,推廣這種新型的消費文化,令香港消費者擁有更多着裝選擇,就是「共享租衣」的創業者和從業者需要考慮的問題了。

1 劉曉穎,「共享租衣,一門複雜的好生意」。取自第一財經網站:https://www.yicai.com/news/100013032.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19日;江帆,「美國線上租衣平台 Rent the Runway完成1.25億美元新一輪融資,估值突破10億美元大關」。取自華麗志網站:https://luxe.co/post/97793,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22日。
2 同1。
3 一般來講,一家初創公司的融資順序為:天使輪、A輪、B輪、C輪等。E輪融資,即完成天使輪融資後的第五輪融資。資料來源: Nathan Reiff, ”Series A, B, C Funding: How It Works,” Investopedia, https://www.investopedia.com/articles/personal-finance/102015/series-b-c-funding-what-it-all-means-and-how-it-works.asp, last modified June 25, 2019.
4 陸雨柔,「馬雲、蔡崇信投資美國租衣平台 Rent the Runway,『租賃消費』風口將至?」取自36Kr網站:https://36kr.com/p/5123464,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3月12日;Megan Rose Dickey, “Rent the Runway hits a $1 billion valuation,” TechChurch, https://techcrunch.com/2019/03/21/rent-the-runway-hits-a-1-billion-valuation/, accessed June 27th, 2019.
5 劉曉穎,「共享租衣,一門複雜的好生意」。取自第一財經網站:https://www.yicai.com/news/100013032.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19日。
6 夢悅,「阿里巴巴戰略投資『衣二三』,巨頭持續佈局『新租賃經濟』」。取自36Kr網站:https://36kr.com/p/5152121,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7日。
7 “About YEECHOO”, YEECHOO, https://www.yeechoo.com/aboutus, accessed June 27th, 2019; 朱麗娜,「專訪Yeechoo聯合創始人單珊:時尚衣櫥共享平台正式進軍內地 阿里巴巴已參與兩輪投資」。取自新浪財經網站: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8-10-16/doc-ihmhafir8689494.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0月16日。
8 朱麗娜,「專訪Yeechoo聯合創始人單珊:時尚衣櫥共享平台正式進軍內地 阿里巴巴已參與兩輪投資」。取自新浪財經網站: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8-10-16/doc-ihmhafir8689494.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0月16日。
9 “A New Textiles Economy: Redesigning Fashion’s Future,” 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and Circular Fibres Initiative, p. 18.
10 循環台灣基金會,「租衣服代替買衣服,快時尚也可以轉型循環經濟」。取自天下雜誌網站: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1126,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18日。
11 同5。
12 同5。
13 衛詩婕,「ofo的終場戰事:戴威主動要求滴滴收購 但被拒絕了」。取自騰訊科技網站:https://tech.qq.com/a/20190617/002173.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6月17日;「共享單車泡沫化?ofo搬離北京總部」。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china.hket.com/article/2200769/,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1月4日。
14 張珺,「ofo劇中人:我不願謝幕」。取自36Kr網站:https://36kr.com/p/5165607,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5日。
15 同5。
16 “Rent the Runway is taking clothes-sharing mainstream,” The Economist, https://www.economist.com/business/2018/06/07/rent-the-runway-is-taking-clothes-sharing-mainstream, last modified June 7th, 2018.
17 「歐美共享租衣模式試水中國市場」。取自新華網網站:http://www.xinhuanet.com/fashion/2018-09/04/c_112337140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4日。
18 內地政府於2014年開始推行覆蓋全社會成員的信用評價系統,目標是為每一位國民建立信用記錄。資料來源:《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2014年6月14日。
19 同6。
20 「芝麻信用」是支付寶推出的信用分服務,在獲得用戶授權的情況下,可以根據用戶在支付寶上進行網絡支付、使用互聯網金融(如通過支付寶償還信用卡)的行為數據,評判用戶的「芝麻分」。「芝麻分」在特定數額以上的用戶,可以免除按金使用共享單車等出行服務。資料來源:「個人信用 芝麻分」。取自芝麻信用網站:https://www.xin.xin/#/detail/1-2,查詢日期2019年7月11日;「信用生活 免押出行」。取自芝麻信用網站:https://www.xin.xin/#/detail/1-0-2,查詢日期2019年7月11日。
21 同8。
22 「圖集|香港:時尚之都的風采」。取自文匯報網站:http://news.wenweipo.com/2017/06/13/IN1706130041.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