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9-09-16 | 《星島日報》

「虛擬偶像」來襲 香港如何把握商機?



月前,數千名衣着各異的人士,聚集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的演出場地,對着舞台中央的「偶像」揮舞雙手。[1]不過,這位偶像並非真人,而是通過全息投影技術[2],投射在舞台上的虛擬藝人「初音未來」。近年來「二次元」世界[3]出現了一批這樣的「明星藝人」,他們有代表作也有粉絲,卻不是「大活人」,因此被稱為「虛擬偶像」。[4]虛擬偶像從日本流傳開來,如今在內地風頭正盛。這些只存在於虛擬世界中的「偶像」,甚至有機會刺激文化創意及創新科技的發展,香港是否也能把握住這些商機?

源於日本 可當藝人或主播

目前,較為知名的虛擬偶像分為兩類,一類是虛擬藝人,或稱虛擬歌姬,以歌唱、舞蹈為主,被稱為第一代虛擬偶像;另一類則是虛擬主播(Virtual YouTuber,或稱V-Tuber),即在YouTube等網絡平台上,以動畫、虛擬的形象進行直播的主播,被歸類為第二代虛擬偶像。[5]

最早的虛擬偶像,是來自日本的初音未來,由 Crypton Future Media 公司基於一款語音合成引擎研發,其形象是一個青色長髮、身穿未來感制服的少女,誕生於2007年。[6]初音未來在出道初期,演唱改編自民謠《Levan polkka》的「甩蔥歌」,其於動畫中手持大蔥的形象,贏得網民關注[7],粉絲稱之為「公主殿下」。內地最早的虛擬偶像「洛天依」則誕生於2012 年,外形設定為15 歲少女,聲音取樣自中國配音演員山新和日本歌手鹿乃。[8]

虛擬偶像的浪潮迅速擴展到全球其他地方,不僅是亞洲地區的新加坡、香港、台灣,就連美國洛杉磯,都曾舉辦初音未來演唱會。[9]2011年,初音未來的洛杉磯演唱會之後不久,Google就邀請初音未來代言瀏覽器Chrome,其火熱程度可見一斑。[10]2017年,虛擬偶像在中國內地迎來了「爆發期」,共有14位虛擬偶像及組合「出道」。其中內地虛擬偶像「鼻祖」洛天依在「出道」五年後,首次舉辦現場演唱會,其中500張SVIP門票,售價高達1,280元人民幣,仍然在開售三分鐘內售罄,受歡迎程度不輸真人偶像。[11]

初音未來、洛天依等虛擬偶像的表演模式,仍與傳統藝人類似,虛擬主播則以網絡主播的形象和關注者互動。虛擬主播同樣源於日本,2016年10月,虛擬主播「絆愛」在YouTube開設第一個個人頻道,用作直播,討論愛情、生活、電子遊戲等[12],自稱世界上首名V-Tuber[13]。截至2019年8月28日,絆愛在YouTube上的訂閱者數量已超過267萬人。[14]而截至2018年中,日本全國一共有約4,000 名 V-Tuber,粉絲數合計約1,270萬,影片觀看次數合計達到 7.2 億次。[15]日本著名動漫學校代代木動畫學院甚至準備將V-Tuber相關知識融入常規課程,將在2020年4月的新學年開始招生。[16]

「訂製」時代 虛擬偶像行為由粉絲決定

虛擬偶像受到熱捧,與科技發展、二次元文化的流行緊密相關,也與虛擬偶像本身的特質有關。

以初音未來從日本風靡全球為例,日本動漫文化的流行,提高了大眾對虛擬偶像的接受程度;全息投影技術的進步,更使得初音未來開演唱會成為可能;互聯網傳播的快速便捷,則令其可以跨越地域界限發布音樂作品,吸納異地粉絲。這些都為初音未來的火紅提供了技術保障。[17]

此外,由於初音未來的聲音來自音樂合成軟件,所以其音域、曲速都可大幅轉變,能演繹無數種類的歌曲,真人無法比擬。[18]也由於其歌聲來自於音樂合成軟件,粉絲只需要一部電腦或電話,就可以足不出戶地參與其虛擬偶像的創作,有份「創造」、「訂製」自己的偶像,繼而分享和傳播。事實上,初音未來走紅之後的作品,很多是由粉絲創作,粉絲也藉此拉近了與「偶像」之間的距離。這樣的互動關係,真人偶像同樣無法達到。[19]

再者,由於虛擬偶像的行為幾乎完全由粉絲掌握,粉絲也就無需擔心其「私人生活」。以南韓娛樂明星為例,其一舉一動備受粉絲關心,若是傳出緋聞,常會引致粉絲「脫粉」,不再成為該偶像的粉絲;而明星的負面行為,亦會影響粉絲的觀感。但對於虛擬偶像來說,這些問題並不存在,粉絲因而感到「放心」。[20]有分析相信,虛擬偶像雖並非真正人類,但粉絲卻能從中獲得比真人更大的慰藉。[21]

在未來,甚至有可能出現虛擬偶像與真人偶像在廣告代言市場「爭飯食」的情況。真人偶像的負面新聞,如出軌、不當言論,甚至吸毒、犯罪等,影響的不僅是粉絲的觀感,還有與之合作的公司的品牌形象。[22]目前,已有一些品牌選擇與虛擬偶像合作,包括奢侈品品牌Louis Vuitton,此舉不僅可以避免真人偶像醜聞的衝擊,亦可開拓年輕人市場,未來或會成為一股新潮流。[23]

可帶動周邊產業 潛在經濟效益龐大

隨着虛擬偶像人數和粉絲群體的增加,虛擬偶像相關行業在日本和內地均發展迅速。

在日本,以初音未來為例,有分析指,其於2017年帶動了100億日圓(約7.3億港元[24])左右的消費,包括廣告代言、版權授權、專輯銷售、周邊產品販售(如衣物、玩具人偶,甚至無線音箱)、演唱會門票等。另有機構預測,2025年初音未來所屬的虛擬偶像群體VOCALOID,將帶動日本國內300億日圓(約21.9億港元[25])和海外1,000億日圓的消費市場(約73億港元[26])。[27]

虛擬偶像在內地的發展更是一日千里。2019年7月19日晚,由視頻網站Bilibili主辦的Bilibili Macro Link VR演唱會在上海舉辦,三天的演出吸引了數萬人聚集,這次演出使用全息投影技術,集齊了包括中日兩大虛擬歌姬洛天​​依和初音未來、虛擬主播絆愛在內的虛擬偶像,被認為是虛擬偶像的「最強陣容」。[28]這只是虛擬偶像人氣的冰山一角。Bilibili的網絡直播,觀看人數甚至超過600萬。[29]目前,Bilibili已經將虛擬主播作為一項重點發展的業務。[30]投資基金紅杉資本、中信資本等,也已注資虛擬偶像行業。[31]2019年初,以微博公司為首的投資者,成立了內地首支「虛擬偶像發展基金」。[32]

如今,技術的進步有望再次加速虛擬偶像行業的發展。有媒體預測,VR技術以及5G通訊,或許可以強化粉絲與虛擬偶像之間的互動,如一起參加活動、一起旅遊等。[33]有分析相信,虛擬偶像有望串連起動漫、遊戲、周邊產品開發和演唱會等產業,具有可觀的商業價值。[34]

此外,虛擬偶像的出現也帶動了其他文化領域的新嘗試。上海市國際崑曲聯誼會去年就與洛天依展開合作,希望能通過貼近90後、00後的傳播方式,令崑曲變得更多元、青春。[35]新舊文化相結合,是加深文化傳承的好辦法。

投資期長 金額巨大  一將功成萬骨枯

不過,開發虛擬偶像,仍要受到不少限制。若以南韓娛樂圈為類比,南韓的娛樂偶像,大多經歷過漫長的練習生生涯,從出道到成名,需時良久,虛擬偶像也與之類似。以內地虛擬偶像『葉修』為例,其母公司閱文集團從2013年開始,已經準備、培訓了六年[36],其間不斷調整技術、尋找受眾、形成風格,並想辦法提高粉絲數量和知名度,直到走紅。[37]可見,虛擬偶像的培養,絕非一時一日之功。此外,有內地媒體報道,虛擬偶像的前期投入可能達百萬元甚至數千萬元人民幣,由於涉及多重工序,需要大量資金投入。[38]總括而言,培育虛擬偶像,既需時日,也需資金投入,但最終會成為「搖錢樹」還是「敗家仔」,卻難以說準。以內地情況來看,除了洛天依,大部分虛擬偶像的營運都未有盈利。[39]

香港市場雖小 仍可順勢而為

話說回來,雖說虛擬偶像行業仍未成熟,但其背後商機已經顯而易見,香港或有機會趁勢而為。香港熱愛「二次元」的人數眾多,存在虛擬偶像的潛在粉絲基礎。初音未來香港演唱會受到熱捧也可看出,虛擬偶像在香港擁有一定受眾。日後會否出現香港培育的虛擬偶像,值得我們拭目以待。雖然香港本地市場相對狹窄,但如前所述,其不受時間空間所限,具有跨地域流行的能力,且可因應不同市場需求,創造出不同類型的偶像。這些特性,都是業界的機遇所在。

即使現階段未能造星,香港業界能做的還有不少。初音未來、洛天依等已有龐大粉絲群體的虛擬偶像,本港業界或可與其母公司多多合作,如介紹知名虛擬偶像多來香港舉辦演唱會、邀請虛擬偶像為本港不同企業代言等,均是可行之路。至於政府的角色,參考電影業的情況,政府於1999年成立電影發展基金,之後多次注資,支援本港電影業發展。[40]相關措施或可為政府支援虛擬偶像產業發展提供參考。

無論如何,不管是利用現有虛擬偶像開發消費市場,還是培育新的虛擬偶像吸引本地及外地粉絲,相信都可令本港文化、科技及旅遊業界受益頗多。

1 「【相隔7年】初音未來襲港 開騷兩場晒新技術」。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s://hk.entertainment.appledaily.com/enews/realtime/article/20190728/59871731,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7月28日。
2 全息投影技術又稱立體成像技術,不僅可以產生立體的空中幻像,還可以使幻像與表演者產生互動,一起完成表演。資料來源:李棟,〈全息投影技術在演藝活動中的應用〉,《中國傳媒科技》6(2013),第129頁。
3 「二次元」一詞起源於日本,因早期的動畫,漫畫,遊戲作品都是由二維圖像構成,所以被稱為「二次元世界」,與此相對應的是「三次元」的現實世界。資料來源:「『二次元』文化,從小眾走向大眾」。取自新華網網站:http://www.xinhuanet.com//book/2017-06/28/c_129641657.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28日。
4 沈星佑,「國內陣容最強的虛擬偶像演唱會上,這些虛擬藝人不需要刷量」。取自ifanr網網站:https://www.ifanr.com/1239096,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7月22日。
5 米其林,「虛擬偶像進階錄:『洛天依』們的未來在何處?」。取自知乎網壹娛觀察專欄網站:https://zhuanlan.zhihu.com/p/64624089,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5月4日。
6 同4。
7 陳俊堯,「【初音演唱會】把你MIKUMIKU掉! 初音未來5個小知識」。取自香港01 網站:https://www.hk01.com/開罐/354881/初音演唱會-把你mikumiku掉-初音未來5個小知識,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7月27日。
8 同4。
9 同7。
10 李禾子,「帶貨的不止李佳琦們,還有二次元」。取自界面新聞網站: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3368454.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2日。
11 周馳,「洛天依跨年獻唱後,初音未來將登央視網絡春晚:論中國虛擬偶像的機遇和挑戰」。取自36Kr網站:https://36kr.com/p/5171993,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月14日。
12 Thomas McMullan,「從禦宅族到虛擬『網紅』:面具之下的亞文化」。取自BBC中文網: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6615682,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9日。
13 同5。
14 「A.I.Channel」。取自YouTube網站: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4YaOt1yT-ZeyB0OmxHgolA,查詢日期2019年9月5日
15  陳莉雅,「賣萌、耍笨的虛擬主播在日本大受歡迎,視頻累計觀看數超過 7.2 億次」。取自好奇心日報網站:https://www.qdaily.com/articles/55557.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24日
16 歐敬洛,「日本動漫學校首辦常規『YouTuber科』 課程教授新興虛擬偶像知識」。取自香港01網站:www.hk01.com/世界說/315199/日本動漫學校首辦常規-youtuber科-課程教授新興虛擬偶像知識,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7日。
17 吳孟芯、戴裕蒨,〈虛擬偶像紅翻天!初音未來的流行產製〉,《犢:傳播與科技》,第五期,2013年7月。
18 同17。
19 同17。
20 陳思吟,「初音未來『出道』已經 10 年了,一個語音軟件如何成為了一個偶像?」取自好奇心日報網站:https://www.qdaily.com/articles/47490.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1月22日。
21 同17。
22 李超凡,「你粉的網紅可能不是人,但比流量明星好多了」。取自ifanr網站:https://www.ifanr.com/1224321?utm_source=tuicool&utm_medium=referra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6月15日。
23 同22。
24 按2019年9月10日的匯率,即100日元等於7.3港元計算。
25 同24。
26 同24。
27 「『粉絲經濟』風雲再起 『虛擬偶像』大舉出道」。取自華夏幸福網站:http://www.cfldcn.com/research/industry-insight/2018/12/19/2198.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9日。
28 羅大肥,「初音、洛天依首次同台!虛擬偶像們的『101』時代?」取自知乎網娛樂硬糖專欄網站:https://zhuanlan.zhihu.com/p/74739863,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7月22日。
29 同4。
30 同4。
31 高小倩,「二次元興趣社區『克拉克拉』完成1.2億元融資,月底推出虛擬偶像直播功能」。取自36Kr網站:https://36kr.com/p/5158545,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4日。
32 「國內首支虛擬偶像發展基金成立,克拉克拉董事長劉子正:行業發展十年,已到協同前進時刻」。取自獵雲網網站:https://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50820,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月9日。
33 杜蔚,「虛擬偶像·掘金|出道一年、身價超10億 他正在搶『TFBOYS們』的流量」。取自每經網網站: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9-07-25/1357296.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7月25日。
34 同4。
35 諸葛漪,「上海國際崑曲聯誼會揭牌,虛擬偶像『洛天依』為何助陣?」。取自上觀新聞網站:https://www.jfdaily.com/news/detail?id=111733,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1日。
36 同33。
37 吳凌茜,「風口上的『虛擬偶像戰場』:一將功成萬骨枯」。取自界面新聞網站: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3431023.html#pl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22日。
38 溫夢華,「國內虛擬偶像已超20名 目前盈利者僅此一『人』」。取自每經網網站: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3-19/1200250.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3月19日。
39 同38。
40 「電影發展基金」。取自香港電影發展局網站:https://www.fdc.gov.hk/tc/services/services2.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