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9-10-07 | 《星島日報》

暴雨頻頻 香港是否準備好?



夏去秋來,香港暫時告別暴雨連天的季節。但常言道未雨綢繆,在風調雨順的時候,我們也應該防患於未然。尤其全球暖化令暴雨愈見頻繁,連帶其引發的自然災害,例如山洪暴發、山泥傾瀉及泥石流,也會更為常見[1],不容大眾忽視。在極端天氣的威脅之下,雨季再來時,香港是否已準備好應對危機?

全球暖化帶來更多暴雨 香港未能倖免

或許有人會問:全球暖化與暴雨有何關係?其實當氣溫上升,大氣中的水分也會增加,改變自然降雨的情況。[2]近日一篇刊登在《水資源研究(Water Resources Research)》期刊的論文,指出隨着全球暖化加劇,導致全球暴雨天氣更常出現。由加拿大薩克斯其萬大學(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及意大利博洛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Bologna)研究人員組成的團隊,考慮數據的連續性、缺失率等因素後,從全球逾10萬個氣象站中篩選出約8,730個,以它們在1964至2013年的日常降雨數據集,研究在全球暖化急速加劇的50年間,全球極端降雨的頻率及雨量大小[3][4]

結果發現,全球大部分地區暴雨的頻率呈現增加的趨勢[5],尤其在2004至2013年,極端降雨發生的次數比預期多7%[6],而這種情況難以用自然氣候變化去解釋。[7]其中,歐洲大部分地區、俄羅斯西部及美國東北部暴雨次數顯著增多,而中國中北部以外的大部分地區,則呈現輕微至明顯增加的趨勢。[8]雖然研究團隊強調,是次研究的發現不代表未來暴雨增多的趨勢會持續[9],不過研究的第一作者、加拿大薩克斯其萬大學土木、地質及環境工程學系教授Simon Papalexiou認為,根據其研究結果及氣溫上升與暴雨的關係,預計未來將會出現更多暴雨,甚至發生在現時不常出現暴雨危機的地方。[10]

智經翻查香港天文台特殊降雨日數的紀錄,可以見到在1961至1990、1971至2000及1981至2010年的三個30年間,香港每年降雨量大過或等於50毫米,以及大過或等於100毫米的平均日數,也是逐漸上升。以降雨量大過或等於100毫米為例,由1961至1990年的每年平均3.30天,增至1971至2000年的3.70天,再升至1981至2010年的3.97天。[11]天文台亦指出,極端降水事件變得愈來愈頻繁,以往天文台總部的一小時雨量,每數十年才創一次新高,但近幾十年卻屢破紀錄。[12]

暴雨引發水浸 「人水共存」之餘亦應學會「快閃」

令人擔憂的是,傾盆大雨帶來的危險,可以遠超其本身。例如暴雨造成的洪水氾濫,有機會淹沒污水處理廠,使水受到微生物污染,威脅公眾健康[13];而水浸本身也有機會危及人身安全。例如今年5月27日清晨,天文台發出三個多小時的黃色暴雨警告,天水圍數條鄉村嚴重水浸,水深及膝,十多名村民被困。[14]

渠務署在過去五年共接獲約400宗水浸報告。發展局表示,隨着全港多個主要防洪工程計劃相繼完成,截至今年3月,已消除了共125個水浸黑點,現時餘下只有六個水浸黑點。[15]但顯然,面對極端天氣來襲,香港需要更多防洪措施,未雨綢繆。

過去智經多次撰文,探討在氣候變化致水浸風險高危的情況下,社會應如何規劃填海造地、防洪及抗洪,並建議參考荷蘭的「與水共活」治水理念。當中提及需要提高填海土地的平整面高度,又或透過採用滲水路磚、興建地下蓄水池等方法抗洪,而荷蘭不但從工程、科技、教育等入手,改善及預防水淹問題,更將蓄水池化為擁有如公園及遊樂場等多功能的空間,達至「人水共存」。[16]

除了從規劃入手,市民亦應學會遇上洪水時如何應變。香港賽馬會災難防護應變教研中心提醒市民,水深六吋足以令人因無法行走而被困,故若洪水迎面而來,應該改變行走方向,盡量遠離洪水及避免在洪水中行走。假如避無可避要在洪水中行走,可利用竹竿探測地面情況,以防止跌進低於地面的地方,或踏上危險的物件。駕駛者亦切勿嘗試在水中駕駛,應立即掉頭離開,如洪水從四方湧至,要盡量離開汽車。[17]

連鎖效應可觸發多種災害

暴雨引發的其他災害亦不容忽視,除了洪水,暴雨還可能導致山泥傾瀉,令建築物和房屋受破壞、農作物受損、交通混亂,造成巨大經濟損失。[18]香港科技大學土木及環境工程學系的研究指出,隨着極端暴風雨在香港愈來愈頻繁,未來可能遭遇更多由豪雨引發的山洪暴發、山泥傾瀉和泥石流。過往的研究大多僅探討其中一種災害的影響,但這些災害通常不會單獨發生,而是同時或接連發生,並且相互影響,如暴雨後大量山泥塌下,洪流挾帶這些泥砂、石塊,形成泥石流,故只研究其中一種災害,可能低估其後果。[19]

其團隊採用一個物理模型,模擬在三種極端雨量的情況下[20],香港島出現山泥傾瀉、泥石流及洪水共三種災害,預測山泥傾瀉的分佈、泥石流及洪水的最高深度。[21]模擬以2008年6月7日一場超強暴風雨吹襲大嶼山的數據為基礎,其間香港島共錄得37宗山泥傾瀉及6宗渠道泥石流。[22]

研究結果顯示,山泥傾瀉、泥石流及洪水的規模隨着雨勢增強而擴大,當模擬雨量較小時,泥石流僅發生在人口密度較低的偏遠地區,但當模擬雨量上升,大量泥石流便會進入市區,威脅市民的生命和財產。[23]在三種極端降雨情景下,山泥傾瀉體積由57至1,838立方米不等[24],等同最多填滿四分之三個標準泳池。[25]香港島內0.11至3.2平方公里面積受泥石流影響[26],即最大覆蓋超過16個維園的面積。[27]而8.9%至11.7%的面積淹沒至水深逾0.5米,1.3%至4.6%的面積更嚴重淹沒至水深逾1.5米。[28]不過,研究人員亦表示,對比歷史紀錄,模擬結果有可能高估災害的嚴重程度。[29]

減天災破壞 需靠公私合作

無論研究結果如何,亦警惕政府及市民,在討論應對頻繁暴雨的策略時,不可忽略水浸以外的自然災害。以山泥傾瀉為例,去年土力工程處共接獲253宗山泥傾瀉報告,較2017年的152宗,多逾66%,亦為2009年以來最高,幸並無涉及人命傷亡。[30]因應極端雨量漸增,土力工程處預計未來發生山泥傾瀉的風險亦會逐漸上升。副處長歐陽仁生接受傳媒訪問時強調,本港仍未解決斜坡安全問題,而為了應付極端天氣,政府會持續保養斜坡安全,包括每年鞏固150個人造斜坡、為30幅天然斜坡進行風險緩減工程。[31]

惟要減低風險,不能單靠官方之力。目前全港約有2萬幅屬私人的人造斜坡,土力工程處每年只能為100幅私人斜坡作風險評估,而當中平均約有兩成因未有妥善保養,而存在傾瀉的危險。另外,即使處方向業主發出危險斜坡修箿令,全港仍有575幅私人人造斜坡未有按令鞏固斜坡。[32]私人斜坡業主若不積極檢查、保養及修箿斜坡的態度,將會成為山泥傾瀉的一大隱患。

當然,有一部分業主可能由於維修斜坡費用太高昂,而無力負擔。[33]政府目前透過市建局的樓宇復修平台,向要檢驗及修葺樓宇外圍斜坡或擋土牆的私人業主提供多項津貼或貸款計劃,包括公用地方維修資助計劃、樓宇更新大行動2.0及樓宇安全貸款計劃。[34]不過,當中部分計劃的受惠樓宇有限,如參加2.0行動的樓宇必須於2018年10月31日為止,樓齡達到 50 年或以上。[35]面對極端天氣的嚴峻挑戰,部分計劃是否需要放寬條件,以鼓勵業主盡快檢驗及修葺危險斜坡,值得社會持續檢討。

縱使雨季暫時遠離大家,但未來暴雨相信會更為常見,香港必須作好準備。港府固之然要加快防洪、保養斜坡等工程,市民亦應盡其公民責任,清理私人擁有的渠道、妥善保養及維修斜坡,減輕暴雨造成的破壞。

1 Simon M. Papalexiou and Alberto Montanari, “Global and regional increase of precipitation extremes under global warming,” Water Resources Research 55 (2019), p. 4901.
2 同1,第4901頁。
3 註:論文未有劃定一個雨量數字去定義何為暴雨,研究團隊認為暴雨的標準有地域差異,以大於20毫米雨量為例,它可能在多雨地區很常見,但在長年不下雨的地區卻從未發生,故當後者出現20毫米雨量紀錄,對該地區來說已可稱得上為暴雨。研究團隊遂將降雨數據經過計算處理後,再分析得出結果。資料來源:同1,第4903頁。
4 同1,第4902頁。
5 同1,第4911頁。
6 Jaclyn Jeffrey-Wilensky, ” Heavy rains are on the rise around the world. Here's why,” NBC news, June 13, 2019, https://www.nbcnews.com/mach/science/heavy-rains-are-rise-around-world-here-s-why-ncna1016961.
7 “Downpours of torrential rain more frequent with global warming—USask-led study,” Global Institute for Water Security, https://water.usask.ca/news-items/2019/rain-frequency-warming.php, last modified June 6, 2019.
8 同1,第4908頁。
9 同1,第4911頁。
10 同6。
11 「自1885香港錄得的降雨量大過或等於50.0毫米報告日數(不包括1940-1946)」。取自香港天文台網站:http://www.hko.gov.hk/cis/statistic/rf_500_uc.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8日;「自1885香港錄得的降雨量大過或等於100.0毫米報告日數(不包括1940-1946)」。取自香港天文台網站:http://www.hko.gov.hk/cis/statistic/rf_1000_uc.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8日。
12 「香港氣候變化:極端天氣事件」。取自香港天文台網站:http://www.hko.gov.hk/climate_change/obs_hk_extreme_weather_uc.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2月12日
13 同6。
14 〈「超級黃雨」大水浸 天水圍三條村重災〉,《頭條日報》,2019年5月28日,P02頁。
15 「立法會三題:新界的防洪工作」。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6/26/P2019062600588.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6月26日。
16 「土地大思考系列:氣候變化怎影響填海造地」。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770,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4日;「當『50年一遇』的風暴潮不是偶遇……」。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43,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9月25日
17 「【防災零距離】洪水當前,前行定掉頭?」。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341103/,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6月17日。
18 同7。
19 S. Y. Zhou, L. M. Zhang and P. Shen, “Predicting Multiple Hazards under Extreme Rainstorms,” Geotechnical Special Publication 313 (2019), pp.193 and 194.
20 註:研究模擬的三種極端雨量情況分別是24小時最大可能降雨量的44%、65%及85%,分別對應2008年6月7日風暴期間香港19個雨量觀測站的雨量紀錄、香港歷史中的最高降雨量,以及本地水分最大化的雨量。資料來源:同19,第193至194頁。
21  同19,第194頁。
22  同19,第193頁、196頁。
23  同19,第197頁。
24  同19,第198頁。
25 註:一個標準泳池的容量為2,500立米方。資料來源:「年度大事 重點輕描」。取自渠務署網站:https://www.dsd.gov.hk/Documents/SustainabilityReports/1617/tc/the_years_highlights.html,查詢日期2019年9月24日。
26  同19,第198頁。
27 註:維多利亞公園佔地約19公頃,而1平方公里即等於100公頃,即模擬泥石流面積最大可達320公頃。資料來源:「簡介」。取自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維多利亞公園網站:https://www.lcsd.gov.hk/tc/parks/vp/intro.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月1日;「平方公里 到 頃 轉換器」。取自Metric Conversions網站:https://www.metric-conversions.org/zh-hant/area/square-kilometers-to-hectares.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22日。
28  同19,第198頁。
29  同19,第198頁。
30 張嘉敏,「去年253宗山泥傾瀉報告較前一年增三分二 土力工程處料風險續增」。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314387/,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4日。
31 同30。
32 同30。
33 「立法會二十題:資助出售房屋屋苑範圍內或毗連的斜坡/擋土牆的維修和保養」。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5/22/P2019052200219.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5月22日。
34 「公用地方維修資助」。取自市建局樓宇復修平台網站:https://brplatform.org.hk/tc/subsidy-and-assistance/integrated-building-rehabilitation-assistance-scheme/schemes-for-buildings/common-area-repair-works-subsidy,查詢日期2019年9月5日;「樓宇更新大行動2.0」。取自市建局樓宇復修平台網站:https://brplatform.org.hk/tc/subsidy-and-assistance/operation-building-bright-2-0,查詢日期2019年9月5日;「樓宇安全貸款計劃」。取自屋宇署網站:https://www.bd.gov.hk/tc/safety-inspection/financial-assistance/index_bsi_loanscheme.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7月11日。
35 「樓宇更新大行動2.0」。取自市建局樓宇復修平台網站:https://brplatform.org.hk/tc/subsidy-and-assistance/operation-building-bright-2-0,查詢日期2019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