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9-10-18 | 《明報》

逆權青年2019(一):遊走物質和後物質之間



這個夏天,反修例風波鬧得沸沸揚揚,數以萬計青年人為逼使政府回應訴求,走上街頭參與遊行和集會,聲嘶力竭高叫口號,甚至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站在政治光譜的不同位置的市民,對年輕一輩抗爭的畫面有不同感受,有「和理非」願當青年示威者的最強後盾,聲言「核爆都唔割蓆」,但也有不少人對激進青年的行徑不以為然,斥其擾亂社會安寧、目無法紀,更有人形容他們為「買唔起樓嘅廢青」、「no stake in society」。

抗爭的背後,社會到底有多了解這些「逆權青年」?當然,「一種米養百樣人」,要確切地描述所有青年人的想法,近乎不可能,但我們不妨透過回顧近年的相關研究,窺探這個群體的價值觀和特質,看看能否在不同世代之間,尋找出最大公約數。

本地生產總值一代勝一代 青年置業能力一蟹不如一蟹

其中一個了解青年的方法,是從他們的物質生活入手。上世紀50年代,適逢戰後內地資金、技術和人才流向本港的輕工業,帶動香港經濟起飛。至70年代,本港經濟走向多元化,成為了亞洲四小龍之一。[1]雖然本港其後經歷亞洲金融風暴、爆發「沙士」、全球金融海嘯等,但亦能及時復甦。[2]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人均本地生產總值於1971年至2018年增加逾55倍,其中於2001年至2018年上升94%[3],反映經濟過去一直穩步向上。

在經濟增長的過程中,很多市民能從中受益,但同時衍生一些問題和矛盾。新世紀論壇及新青年論壇,於今年初發表有關擁有大學學歷人士及住屋承擔能力的研究報告,以五年為一代,把香港人劃分為多個世代,第一代為1958至1962年出生、第二代為1963至1967年出生、第三代為1968至1972年出生,如此類推,至第七及八代分別為1988至1992,以及1993至1997年出生。[4]

報告以新界約430呎單位的平均呎價,除以大學學歷勞工收入,得出每呎價錢佔不同世代大學學歷勞工月入百份比,發現第二代及第三代20至24歲初入職者的有關比例為19.1%和33.9%;第七代和第八代則分別升至52.5%及75.3%。而當第二代及第三代到了25至29歲,樓價與他們收入的百分比,則分別為25.5%及27.6%;遠低於第七代的56.5%。[5]簡言之,現今年輕一輩承擔樓價的能力,已遠遜於他們長輩的少年時。

就業艱難 不再盲從傳統觀念

就業方面,政府統計處數據顯示,本港15至19歲及20至29歲青年,去年全年失業率分別為10.2%及5.5%,較其他年齡組別介乎1.9%至2.5%為高。[6]年輕一輩未能就業,或因遇到各種困難,也可能是與他們對工作的取態轉變有關。香港集思會曾於2013年發表報告,發現「90後」普遍不再盲目跟從上一代「搵錢至上」、「多勞多得」的傳統觀念,反之重視工作生活平衡,亦覺得應隨心所欲及活在當下;但在上司的角度,則覺得年輕一輩怕辛苦、隨時會辭職等。[7]但無論站在甚麼位置解讀,青年難以在傳統經濟模式下生活,是不容否認的現實。要他們全數按照傳統定義安分守己,恐怕是緣木求魚。

然則,有市民標籤部分年輕示威者為失敗者、「廢青」,認為他們上街只是因為「買唔起樓」。[8]這說法是否「鐵證如山」?換個說法 ,一些年輕人投身社會運動,期望藉群眾力量改變現況,是否純粹因為物質生活及社會結構未能滿足他們所需?[9]香港民意研究所今年8月公布一項有關逃犯條例修訂的民意調查結果,或許可以稍作補充。

不信任當權者、不滿政制、追求民主 才是抗爭主因

參考該次調查,在14至29歲受訪年齡組別中,認為令年輕人最不滿的頭五個原因依次序為「不信任中央」、「追求民主」、「不信任一國兩制」、「不信任特首」、「追求自由」,而以上五個選項均有80%或以上受訪者選擇,其餘「受住屋問題困擾」及「受經濟環境困擾」則分別有58%及44%受訪人士選擇。[10]

由此可見,在反修例風波中,最能觸動年輕一輩的,是對當權者及政制的不滿,以及對理想價值的追求,而對於住屋和經濟環境的怨氣,不是沒有,卻只是較為次要的因素。值得深思的是,雖然有關調查只針對反修例風波,但對政制的看法及個人的價值觀,往往非一朝一夕所能塑造,故上述調查結果對了解本港青年人參與社會運動的想法,有一定理據和基礎。

價值觀起變化 遊走在物質和後物質主義之間

其實,年輕一輩對理想價值的嚮往和追求,是很多已發展經濟體的社會現象。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在其撰寫的報告《再看世代差異和香港青年人的後物質主義》中,引用他有份參與的一項研究,把本港市民分為傾向物質價值、混合型,以及傾向後物質價值。結果發現,年齡層和價值取向有很顯著的關係,愈年輕的市民愈可能傾向後物質價值,而本港年輕一代大幅度地向後物質主義轉向,是在「80後」一群身上才開始出現的現象。[11]

這些傾向追求非物質目標的年輕一輩,數年前已不斷把抗爭戰線由在討論區的嬉笑怒罵,伸延至街頭抗爭。2011年,政府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時,大批市民擔心學生被「洗腦」,由黃之鋒等人成立的學民思潮多次舉辦集會、包圍政總等,最後政府承諾在當屆任期內不再推動國教獨立成科。[12]此外,2014年一眾學生領袖為了力爭撤回831政改方案,衝入公民廣場,觸發為期79日的佔領行動[13],可見青年人在抗爭行動中,往往擔當重要角色。

不過值得關注的是,物質及後物質價值並非互不兼容。上述研究發現,最年輕組別18至29歲受訪者,最傾向認同自己需要頗多金錢維持現在的社交生活、希望有更多的金錢或收入令自己可以過更加充裕的物質生活、認同自己需要金錢來實現一些重要的計劃等。[14]簡而言之,後物質主義的年輕一輩,並不一定放棄追求獲取認為自己需要金錢,兩者之間也沒有必然衝突。[15]

在歐洲,主打氣候與環境危機議題的綠黨與歐洲自由聯盟(European Free Alliance),於今年5月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中,成功取得德國、英國、丹麥等國家的年輕民眾支持,奪得74個議席。[16]雖然所得議席數目不足以使綠黨成為議會中的最大多數,但已打破傳統中間派保守派和社會民主黨的壟斷,成為議會內的一股重要勢力。[17]在經濟疲弱的歐洲,仍有一批年輕選民認為在處理經濟問題之時,不能忽視和犧牲生態環境,印證了物質主義和非物質主義並存的可能。

逆權消費:對社會絕望 大灑金錢及時行樂

若然年輕一輩對社會的不滿,可以同時建基於物質主義和非物質主義的價值觀,他們作出控訴的方式,當然也可以多於一種,甚至體現於他們的消費行為。反修例風波觸發的各種杯葛、罷買、罷搭,固然是例子;一眾青年無風無浪時的消費態度,有時也可理解為他們對社會的「無聲吶喊」。

明光社2015年前委託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進行研究,以電話訪問1,022名18歲或以上的市民,發現在20至29歲的年齡組別,有61.1%租戶表示已「完全放棄置業」。[18]報告同時指出,較少受訪者願意為置業調低生活質素,包括日常飲食、旅行、進修等,反而認為樓價不合理,置業可能性低、機會成本高,倒不如選擇享受生活。有受訪者說:「不會因為要儲錢買樓而太刻薄自己,不想被人壓榨……」[19]

此外,青年創研庫上月發表的研究報告,訪問了逾千名就讀高中、大專及大學的青年,當中28.8%受訪者形容自己「不刻意計較使費」及「有幾多用幾多」;另有48.6%受訪者指曾經歷財務入不敷支的情況。[20]

儲蓄多少、置業與否,關乎消費模式及個人生活態度,沒有對與錯,但從上述現象或可見,青年人對置業及儲蓄等被年長世代視為人生目標的行為,傾向持消極態度,繼而選擇「今朝有酒今朝醉」。

類似的消費心態,並非香港的「逆權青年」獨有,在南韓,部分年輕人偶爾也會揮霍在沒必要的地方,以作心靈上的自我獎勵,例如下班後選購貴價壽司、拒絕乘搭地鐵而改坐的士回家等,這種行為在當地被稱為「使他媽的錢」(shibal biyong)。[21]當地有銀行數據顯示,由2014年起,生於80年代初至90年代中期的千禧世代,其消費支出增長率是嬰兒潮世代的兩倍,並推算即使千禧世代擁有的財富遠不及嬰兒潮世代,但前者的平均消費支出將於2020年超越後者。[22]

根據南韓國家統計局數據,當地每十個青年便有七個認為存在社會不平等問題。有學者分析,「使他媽的錢」是國民對絕望情緒的一種表達,因為他們已無法忍受當下的生活,同時不滿被擁有財富的人操縱。[23]就香港和南韓兩地的情況,可見社會的流動性,與青年對前景的態度不無關係,也令他們的消費態度有所改變。

綜合全文,年輕一輩的價值觀及消費取態,也許因時代和環境變遷而與年長一輩有所不同。不過,今天的青年人,將是社會未來的主人翁,不論是決策者,或是處於「收成期」的年長一輩,都不應對青年人的追求視而不見。年輕人某些看來橫蠻無理的舉措,背後其實反映着社會的深層次問題。與此同時,青年人也要多思考制度上的局限,切記適當的「妥協」,不等同遭受「挫折」,別讓隱性偏見淹沒理智,做出傷害社會及自身的事。

1 「財政司司長致辭全文」。取自政府新聞公布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406/29/0629148.htm  ,最後更新日期2004年6月29日。
2 「香港回歸20年成就一覽」,香港經濟民生聯盟,2017年6月,第2至3頁。
3 「2018年本地生產總值」,政府統計處,2019年2月,第12頁。
4 「香港各世代大學學歷勞工(1987-2017)住屋承擔能力研究報告」,新論壇、新青年論壇,2019年1月,第2頁。
5 同4,第7至8頁。
6「2018年香港失業人口概況」,政府統計處,2019年5月,第4頁。
7 「第5代香港人—『90 後』的自白」,香港集思會,2013年1月,第32至33頁。
8 曾俊華,<我們都是香港人>,《明報》,2019年8月21日,A19。
9 阮穎嫻,「有樓無示威?」。取自明報新聞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文摘/article/20180213/s00022/1518438151406/,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2月13日。
10 「『修訂逃犯條例』民意調查結果簡報」,香港民意研究所、公民實踐培育基金,2019年8月,第15頁。
11 李立峯,「再看世代差異和香港青年人的後物質主義」,2016年,第7頁。
12 「【學民停運作】反國教而立4年前號召逾12萬人圍政總」。取自蘋果新聞網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60320/54871162,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3月20日。
13 林祖偉,「『雨傘運動』四週年:反思轉化行動 中國陰影下香港未來的迷茫」。取自BBC中文網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5648699,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27日。
14 同11,第21頁。
15 同11,第22頁。
16 “European Parliament 2019 – 2024,” 2019 European election results, https://www.election-results.eu/, last modified July 2, 2019;閻紀宇,「保歐盟、抗極右、救地球 綠黨進軍歐洲議會 歐洲『綠潮』方興未艾」。取自風傳媒網站:https://www.storm.mg/article/1343847,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6月4日。
17 「綠黨掀起微型革命 團結歐洲指日可待?」。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01觀點/364627/,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16日。
18 「香港人置業行為與態度研究 (調查報告)」。取自明光社網站:http://www.truth-light.org.hk/nt/statement/香港人置業行為與態度研究-調查報告#t16,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6月29日。
19 同18。
20 「『青年創研庫』公布『改善青年理財教育』研究報告」。取自香港青年協會網站:https://hkfyg.org.hk/wp-content/uploads/2019/09/青協青年創研庫新聞稿_公布「改善青年理財教育」研究結果.pdf,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9月26日。
21 Jeongmin Kim, “Why Young Koreans Love to Splurge,” Foreign Policy, July 4, 2019, https://foreignpolicy.com/2019/07/04/why-young-koreans-love-to-splurge-shibal-biyong-millennial-fuck-it-expense/?fbclid=IwAR1HX5UPyL0zV8xs5rh7LmHGmItDK1ewq-CLoe4UpzNiK0URCn7CZrUYOr0.
22 同21。
23 同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