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9-10-21 | 《星島日報》

病歷跟人走 貫通基層醫療健康服務



不論是多麼健康的人,在生老病死過程中大抵與醫護服務結下不解之緣,不少港人在醫院出生,在母嬰健康院及學校接種麻疹、乙型肝炎等多種疫苗[1],小病到診所看普通科醫生,大病跑去醫院看專科醫生。當被醫生問及病史時,事隔太久,大多數人對服過的藥、打過的疫苗記憶模糊,不懂得回答,結果有可能得到一些不適合的藥物、需重複檢查,影響治療效果。

以上問題,其實只需一份齊全的電子醫療紀錄就能幫得上忙。因為只要做到「病歷跟人走」,不同機構的醫護人員便可按照最新、最準確的資料,為求診者作出診斷,並安排適切治療。[2]不過,目前市民和私營醫護界別,均不太踴躍參與公私營電子病歷中央平台「醫健通」。要做到「病歷跟人走」,政府必須作出改革。

醫健通是政府於2016年啟用的公私營電子紀錄互通系統,讓公私營醫護提供者在得到病人同意和授權後,閱覽和互通病人的健康紀錄[3],包括個人資料、敏感及藥物不良反應、診斷及手術資料、出生及防疫接種紀錄等等,以達至「病歷跟人走」。[4]政府相信,醫健通有助病人避免重複接受檢查和提供資料,從而加快治療時間,亦減少醫護人員錯誤用藥的可能,提升治療的成效[5];醫護人員亦可減少因使用紙本紀錄而出現的錯誤。[6]

政府近年積極推動基層醫療服務,包括期望在地區康健中心的統籌下,由公私營、跨專業醫護團隊,包括中西醫、護士、物理治療師、藥劑師及社工等,在社區為市民提供全面護理、預防疾病的服務。[7]為確保跨專業團隊順利合作,透過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確保市民在不同機構向醫護人員求診時,都能運用準確而完整的病歷資料至為重要。[8]

要發揮醫健通的作用,市民與公私營醫療機構的參與是同等重要,若只有其中一方登記使用,也是得物無所用。惟現時大部分市民與私營醫療機構,仍未有踴躍參與醫健通。截止今年6月底,有約106萬名市民登記參與醫健通,當中約48萬為65歲或以上人士,佔該年齡組別人口的36%,與之比較,40歲以下人士約有13萬人登記,僅佔該年齡組別人口4%。[9]由此可見,較年輕人士的參與率其實不甚理想。[10]

機構方面,雖然醫管局、衞生署、12私家醫院及逾1,700家私營醫護服務提供者,當中包括1,600多家私家診所或集團,均已登記參與系統[11],但全港仍有約三分之二的私家診所未有參與。[12]

至於已登記參與互通系統的機構,其實亦不一定會活用,截止今年4月,上載至系統的資料只有不足1%來自私營界別。[13]服務提供者中數量最多的私家診所或集團,均未有積極上載和更新病歷,令病人紀錄變相只由公營通往私營,而非雙向互通,使公營醫療機構的醫生難以了解求診者過往的健康狀況,無法提高病人護理的連貫性。[14]

電子健康紀錄互通平台是實踐「病歷跟人走」的關鍵,但醫健通卻未能吸引市民及私營醫療機構登記及參與。智經深入研究後發現,箇中實關乎三大障礙,以下將逐一說明並就清除障礙提出可行建議。

障礙一:市民和醫生不了解醫健通

透過訪談,智經發現很多市民,甚至醫生也不太認識醫健通、其運作及好處。例如大多數接受智經訪問的市民,均表示從未聽過醫健通,不了解其運作模式[15];政府委託香港中文大學進行的意見調查亦有類似的結果,1,000名未有登記醫健通的市民中,有43%表示不確定參加系統的好處。[16]

 

 

此外,有公立醫院醫生向智經分享,以為系統會實時通知病人有醫護人員閱覽過其資料,但當時向其求診的病人卻沒有立刻收到通知。[17]事實上,不同醫療機構發出通知的時間不一[18],反映醫生對醫健通的運作也是一知半解。

建議:考慮規定市民、私營醫療機構參與

雖然當局已透過不同渠道宣傳醫健通,例如在社區舉辦簡介會及設置攤位向市民宣傳,亦透過舉辦專業會議、培訓講座及工作坊等,向醫護專業人士介紹系統及其最新發展。[19]但醫健通在市民(尤其是年輕一代)和私家診所之間仍未普及,政府應因應不同年齡群組及機構界別,採取更主動、互動且具針對性的推廣策略,協助市民登記醫健通,以提升參與率。[20]

智經研究加拿大、以色列、新加坡等多國經驗,發現電子健康紀錄平台國民參與率高的國家,大多實行強制參加制,或當地設有國民健康保險,要經平台才可使用健保服務;其他非強制參與國家的國民參與率與香港相差不遠。因此,當局可考慮改革醫健通自願參與的形式,將登記醫健通的安排恆常化--規定凡接受政府資助享用私營醫療服務的市民,以及提供服務的私營機構,均必須登記醫健通。政府亦可考慮在監管私家診所及日間醫療中心的《實務守則》中,加入必須參加醫健通的規定,以提升市民和私營醫療機構的參與率。[21]

障礙二:欠缺誘因

普及醫健通的另一障礙,是其雖然可以為醫患帶來好處,卻吸引力仍不足以令人踏出登記參與的一步。在上述的中大調查中,有47%市民表示不需要醫療紀錄雙向互通,原因包括他們只會使用公營或私營其中一方的醫護服務。[22]另外,平台的一些較具吸引力的功能,暫時仍不方便使用,例如病人欲查閱個人病歷資料,要付費以郵寄、傳真或親身方式遞交申請索取[23],而不能夠透過互聯網輕易及即時閱覽,令市民覺得沒有登記醫健通的迫切需要。有受訪醫生雖然認同互通系統的好處,也指出目前沒有太大誘因令更多私家醫生參與。[24]

建議:增功能為市民管理健康添誘因

令人鼓舞的是,當局正為醫健通設立「病人平台」,讓市民透過手機應用程式查閱個人健康資料和獲得各類醫療健康資訊,又可自行輸入健康數據,方便掌握及管理個人健康。[25]這些功能,相信都有助吸引市民登記。當愈來愈多市民登記醫健通,或增加私家診所使用系統的誘因。

惟若想加快推動私家診所參與,或可考慮給他們一些「甜頭」?加拿大基層醫療醫生使用電子病歷系統的比例,由2004年的16%,大幅飆升至2017年的85%。[26]有分析指,加國政府的大力支持,包括為家庭醫生提供公共財政補貼,是推動更多醫生參與電子病歷的關鍵之一。[27]以加拿大諾華斯高沙省為例,當地政府為鼓勵醫生使用獲政府認證的電子病歷系統,提供最高3,000加元(約1.7萬港元[28])的獎金;持續使用亦會在一段時間內每月獲發補助金。[29]

障礙三:私隱憂慮及技術障礙

最後一重障礙,與資訊科技的應用相關。一份完整病歷容易惹來黑客垂涎。美國有機構估算今年上半年當地有近3,200萬份病人紀錄遭外洩,當中六成因黑客入侵。[30]醫健通存取市民大量的個人健康資料,加上曾出現負面新聞,例如有私家診所職員被懷疑利用離職醫生的醫健通帳戶和保安編碼器,共11次在未經授權下取覽七名病人的資料[31],令不少市民擔憂使用醫健通有洩露私隱的風險。在中大調查中,有48%受訪市民因擔心保安和私隱問題而未有登記醫健通。[32]

至於私家醫生們,技術問題是他們參與醫健通的一大障礙。本港不少私家診所正使用同款臨床醫療管理系統軟件,但有電子健康紀錄服務供應商及私家醫生向智經反映,因技術問題,將資料上載至醫健通的程序仍然相當繁複[33],窒礙病歷資料由私營通向公營。

建議:為私家診所提供度身技術支援

就市民對私隱的憂慮,政府計劃於2021年為系統增設「保管箱」功能,容許病人就其電子健康紀錄施加更嚴格的取覽限制,限制某些他們已給予互通同意的醫護提供者,不能取覽他們指定的健康資料,為市民提供額外的私隱保障。[34]惟當局不能掉以輕心,應繼續在系統網絡安全方面做好風險管理措施,保障市民個人資料及醫療數據保密和完整,並在這方面加強宣傳。一旦系統出現保安或私隱等風險,當局應確保有完善機制,向服務提供者和使用者、相關政府部門及公營機構(如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即時通報。[35]

要長遠提升系統安全,政府不妨參考愛沙尼亞的做法,採用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記錄所有存取和閱覽國民電子健康紀錄的活動。[36]由於區塊鏈儲存資料具有可追溯但不可竄改的特色,較傳統電子儲存方式更安全[37],或能給予市民更大的信心。

針對私家診所面對連接醫健通的技術困難,儘管當局有為私營醫護機構提供免費的臨床醫療和管理軟件及技術支援[38],但從業界回饋的意見來看,技術支援工作仍未足夠,當局有必要加強軟硬件上的支援,改善系統流程,並可考慮安排度身指導,確保私家診所能夠連接及簡易快捷地上載病人資料至醫健通,鼓勵私家醫生更多上載病人資料,促進病歷互通。[39]

實踐「病歷跟人走」理念是推動基層醫療服務、達至人人健康的關鍵之一,更重要的是,透過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收集並分析更全面的健康數據,去監察疾病和公眾衞生,以至進行研究,對社會制定公共衞生政策將有莫大裨益。[40]本港雖然擁有互通病歷的硬件,但在運作、功能、宣傳,特別是教育等軟件上仍有不足。要鼓勵更多市民和私營醫療機構登記和使用系統,還需要政府和業界共同努力。

1 「兒童健康 - 免疫接種」。取自衞生署家庭健康服務網站:https://www.fhs.gov.hk/tc_chi/main_ser/child_health/child_health_recommend.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21日。
2 「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的好處」。取自醫健通網站:https://www.ehealth.gov.hk/tc/about_ehrss/electronic_health_record/benefits_of_ehrs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30日。
3 「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第二階段的發展」,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386/16-17(08)號文件,2016年12月19日,第4頁;「何謂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取自醫健通網站:https://www.ehealth.gov.hk/tc/about_ehrss/electronic_health_record/what_is_ehrs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30日。
4 「電子健康紀錄可互通資料 (第一階段)」。取自醫健通網站:https://www.ehealth.gov.hk/tc/about_ehrss/electronic_health_record/scope_of_ehr_sharable_data/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1月9日。
5 「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第二階段的發展」,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386/16-17(08)號文件,2016年12月19日,第2頁。
6 同2。
7 「葵青區地區康健中心」,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立法會CB(2)1864/17-18(01) 號文件,2018年7月16日,第1至2頁。
8 《治未病之病:發展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86頁。
9 註:根據電子健康紀錄統籌處於2019年6月28日回覆智經的書面回覆。資料來源:同8,第88頁。
10 註:全港約有322.7萬40歲以下人口,而當中有登記醫健通的為約13萬人,即只有4%人有登記;相比,本港有約133.2萬名65歲或以上長者,48萬登記醫健通,此年齡組別的登記比率高達36%。資料來源:《治未病之病:發展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88頁;「表002:按年齡組別及性別劃分的人口」。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s://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150_tc.jsp?tableID=002&ID=0&productType=8,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13日。
11 「審核二零一九至二零二零年度開支預算 管制人員的答覆」。取自食物及衞生局網站:https://www.fhb.gov.hk/download/legco/replies/190410_sfc/fhb-h-c.pdf,查詢日期2019年10月2日,第158至160頁;《治未病之病:發展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88頁。
12 註:全港在2016年約有5,000間私營診所。資料來源:「私營醫療機構條例草案」,食物及衞生局,立法會FH CR 3/3231/16文件,2017年6月14日,第2頁;《治未病之病:發展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119頁。
13 「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的發展」,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432/18-19(03)號文件,2019年5月20日,第2頁。
14 同8,第139頁。
15 同8,第91頁。
16 同13,第3頁。
17 同8,第91頁。
18 註:根據電子健康紀錄統籌處於2019年8月7日回覆智經的書面回覆。資料來源:同8,第91頁。
19 註:根據電子健康紀錄統籌處於2019年8月7日回覆智經的書面回覆。
20 同8,第141頁。
21 同8,第140至141頁。
22 同13,第3頁。
23 「病人」。取自醫健通網站:https://www.ehealth.gov.hk/tc/ehr_related_information/faq/patient.html#q33,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30日。
24 同8,第120頁。
25 「加入醫健通百萬登記行列」。取自食物及衞生局局長網誌網站:https://www.fhb.gov.hk/blog/cn/2019/post_20190317.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17日;「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的發展」,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432/18-19(03)號文件,2019年5月20日,第9頁。
26 Chad Leaver, “Use of Electronic Medical Records among Canadian Physicians 2017 Update,” Canada Health Infoway, https://www.infoway-inforoute.ca/en/component/edocman/3362-2017-cma-workforce-survey-digital-health-results/view-document?Itemid=101, accessed October 3, 2019.
27 “Position Statement: Supporting access to data in electronic medical records for quality improvement and research,” The College of Family Physicians of Canada, https://www.cfpc.ca/position-statement-supporting-access-data-electronic-medical-records-quality-improvement-research/, accessed October 3, 2019.
28 按2019年10月4日的匯率,即1加元等於5.88港元計算。
29 “Amendment to how Nightingale on Demand (NOD) Migration Incentive is applied,” DoctorsNS, https://doctorsns.com/sites/default/files/2018-10/Amended-EMR-migration-announcement-FAQ.pdf, accessed October 4, 2019.
30 Christine Fisher, “32 million patient records were breached in the first half of 2019,” engadget, https://www.engadget.com/2019/07/31/32-million-patient-records-breached-2019/, last modified July 31, 2019; ” 32 Million Breached Patient Records in First Half of 2019 Double Total for All of 2018,” PR Newswire, https://www.prnewswire.com/news-releases/32-million-breached-patient-records-in-first-half-of-2019-double-total-for-all-of-2018-300894237.html, last modified July 31, 2019
31 〈醫健通病人紀錄被擅自取覽 莊柏醫療職員疑未經授權 涉7病人〉,《明報》,2019年4月17日,A06頁。
32 同13,第3頁。
33 同8,第92、120及140頁。
34 同13,第5至7頁。
35 同8,第141頁。
36 吳珈毅,「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取自香港立法會網站:https://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essentials-1718ise09-electronic-health-record-sharing-system.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22日。
37 「『無紙』即無敵?從排版到電子病歷的安全保衛戰」。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495,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16日。
38 同13,第2頁。
39 同8,第141頁。
40 同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