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9-11-08 | 《經濟日報》

按六大原則 全面評價基層醫療健康服務



預防向來勝於治療,在社區由跨專業醫護人員幫助市民管理健康,對於社會邁向全民健康,甚為重要。自1990年代起,政府一直推展基層醫療健康服務[1],試圖從市民與醫護制度的首個接觸點,提供全面的護理。經過近30年的努力,本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發展成績如何?智經認為,社會需要循多個面向分析,方可作出全面、準確的判斷。

因此,智經參考逾百份國際文獻,選出具理論基礎、證實有效提升醫療或健康服務水平的評估原則,並考慮國際及本港多年來基層醫療健康概念的變化、本港市民的需要,最終篩選並制訂了六項評估原則(6-A)作為分析框架,涵蓋服務全面(All-embracing care)、跨界協作(Alliance and cross-sectoral collaboration)、質素保證(Quality Assurance)、可及互通(Accessibility)、健康意識(Awareness and empowerment),以及監管有道 (Accountability)。[2]

國際文獻或學術研究一般集中研究個別原則對醫院、健康服務水平的影響,世衞評定優質基層醫療的3C原則,即全面(comprehensiveness)、持續(continuity)及協作(coordination)[3],也是針對醫療服務提供者作出評估。智經的6-A評估原則,則加入了評估公民個人及政府等不同持份者在基層醫療健康發展之中的角色。智經相信,6-A原則整合基層醫療的不同面向,能比一般的研究提供更為全面的分析,也更方便市民理解本港基層醫療發展的全局。以下將逐一解釋各項評估原則的含意。

原則一:服務全面(All-embracing care)

要保持身體健康,我們需要呵護各個器官,以至精神心靈。因此,我們衡量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是否全面時,也需要考慮身體各部分的健康,例如口腔健康會影響市民日常溝通、進食及自我形象;眼睛是人類的靈魂之窗,良好的視力為我們的生活帶來光明、色彩;而精神健康亦不可或缺,處於健康的精神狀態,人們方能夠實現個人能力,對社區作出貢獻。[4]

其實很多疾病是可以預防的,提供全面的基層醫療健康服務,從生理、心理和社會多方面照顧市民健康,做好預防、及早發現和治理,至為關鍵。[5]因此按不同醫療服務範疇,檢視本港現行基層醫療健康服務能否全面照顧市民的各種健康需要,是其中一個重要分析面向。[6]

原則二:跨界協作(Alliance and cross-sectoral collaboration)

市民尤其是長期病患者,往往需要接觸多種類別的服務提供者[7],但香港的醫療體系複雜而分化,令各類醫療服務難以協調。要提供全面、一站式的基層醫療健康服務,便需由社區內各個界別的團體,包括公私營醫療機構和社區組織協作。[8]

提升市民健康,不能忽略各社區組織,如區議會、地區社福機構的力量,它們不但有助及早識別隱遁於社區的病人,亦可協助解決市民因財政困難、交通不便等非醫療因素而抗拒求醫的問題。[9]現時在政府牽頭下,公營與私營醫療機構、中醫與西醫,以及醫護與社福界,分別有協作計劃為市民提供跨界別的醫療服務,社會有必要審視各項計劃的經驗,找出基層醫療協作的成功之道。[10]

原則三:質素保證(Quality Assurance)

本港患有慢性病的市民人數正在增加,需要充足和優秀的跨專業醫護人員協作,提供高質素的基層醫療個人護理服務。[11]以糖尿病為例,患者除了要對抗糖尿病,還需要預防有可能出現的併發症,如冠心病、視網膜疾病、糖尿腳等,需要醫生、護士、視光師、營養師等不同專業的醫護人員持續監察及控制病情。[12]故此,評價本港基層醫療的發展時,應該檢視跨專業醫護團隊合作提供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的經驗,以及基層醫療規劃是否有充足的人手、專業培訓及規管。[13]

原則四:可及互通(Accessibility)

擁有高質素的醫護團隊,也需要市民能享用團隊的服務,才能發揮作用。這關乎服務的可及性,即任何人在有需要時均能獲得適切的基層醫療護理,條件包括求醫地點位置易達、預約診治及時、費用可負擔等。這些經濟及非經濟因素,都會影響本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的可及性。[14]

另外,利用資訊科技提升醫療水平,已是全球趨勢,在香港也有醫療科技企業研發人工智能軟件,運用普通的眼底攝影機拍攝一個人的視網膜影像,經軟件分析,僅十秒便可得出糖尿病眼疾的診斷結果。[15]本港如何應用數碼技術,以提升基層醫療健康服務可及和互通程度,同樣值得社會討論。[16]

原則五:健康意識(Awareness and empowerment)

守護健康,人人有責,市民也需要學習預防疾病、促進健康的知識,培育良好的生活習慣,為個人健康負責。1986年世衞公布《渥太華健康促進約章》,提倡全球健康推廣和教育,以提升市民健康意識,讓他們更了解個人健康需要及更有能力管理身心與社交健康。[17]故要勾劃出本港基層醫療發展的全貌,其中一個面向應從食衞局、衞生署及醫管局的健康推廣措施出發,看看能否深化市民的健康意識,從而探討值得發展及有待改善的地方。[18]

原則六:監管有道 (Accountability)

香港發展基層醫療健康仍在摸着石頭過河,近十年才陸續落實更多基層醫療的措施和服務[19],相關措施和服務能否切合市民所需、是否安全,資源是否運用得當、公平,均需評估與監管,否則服務水平將難以提升。其中評估是指透過衡量各種服務指標,並進行檢討,藉以持續改善服務質素;監管則是透過政府或第三方機構監察,如立例規管、設立罰則等措施,從而確保衞生服務的問責性。[20]本港現行制度能否有效監察公私營服務的質素、評估指標有何遺漏之處,均需要深入探討。[21]

近年本港正逐步落實基層醫療健康概念,智經認為社會各界應以上述的6-A評估原則,審視各項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的現況,這樣方可全面剖析當中的挑戰和障礙,找出有利市民健康的發展路向。

1 《治未病之病:發展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11頁。
2 同1,第3頁。
3 “A Vision for Primary Health Care in the 21st Century: Towards 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 and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nd 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 https://www.who.int/docs/default-source/primary-health/vision.pdf , accessed October 16, 2019, p. 13.
4 《治未病之病:發展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29、33及35頁;"Mental health action plan 2013-2020,"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ccessed October 10, 2019, https://apps.who.int/iris/bitstream/handle/10665/89966/9789241506021_eng.pdf, p. 38.
5 同1,第21及23頁。
6 同1,第23頁。
7 「香港的基層醫療發展策略文件」,食物及衞生局,2010年12月,第13頁。
8 同1,第40頁。
9 「凝聚醫社力量 踏上健康人生路」。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901,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0月10日。
10 同1,第40頁。
11 同1,第23及56頁。
12 「香港糖尿病參考概覽成年糖尿病患者在基層醫療的護理」,基層醫療概念模式及預防工作常規專責小組、基層醫療工作小組、食物及衞生局,2018年10月,第1、3、17及21頁。
13 同1,第56、59及61頁。
14 同1,第74頁。
15 「香港初創趨勢:醫療保健領域」。取自香港貿發局網站:http://economists-pick-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article/研究文章/香港初創趨勢-醫療保健領域/rp/tc/1/1X000000/1X0AARDE.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7月17日。
16 同1,第83頁。
17 "Health Promotion: The Ottawa Charter for Health Promotion,"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ccessed October 10, 2019, https://www.who.int/healthpromotion/conferences/previous/ottawa/en/index1.html.
18 同1,第94頁。
19 同1,第16頁。
20 同1,第107頁。
21 同1,第110及11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