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9-11-11 | 《星島日報》

香港基層醫療服務全面嗎?(一):以中西醫門診、口腔及眼睛健康服務為例



每個人都希望身體健康,但並非每一位都懂得箇中關鍵,例如主動實踐防病意識。雖然政府近年投放不少資源,推動基層醫療,即市民在醫療護理過程中首個接觸點的發展,期望提升市民「治未病」的意識[1],但怎樣的服務才算完善?市民評價服務時,除了空泛地說「好」與「不好」外,還能以甚麼作為評估基礎?

全面的基層醫療服務 須照顧多種健康需要

智經參考逾百份國際文獻,選出六項具理論基礎的評估原則(6-A)作為框架[2],以便大眾理解基層醫療的發展情況。其中一項原則,是「服務全面」。試想一下,人一生總會出現不同症狀,也需要預防多種疾病,而這些健康問題往往不能單靠個別醫護人員處理,例如一名有乳癌家族史的人士患上牙周病,她除了需接受家庭醫生診治和觀察,也要接受牙科治療。由此可見,能夠涵蓋各種需要,即「服務全面」的基層醫療系統,才可周全地照顧市民健康。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去年發表的報告,「全面」的基層醫療是指能提供多項服務,例如婦產科、兒科、傳染及非傳染疾病、精神健康等,以應對大多數市民的健康需求。[3]另有多名美國學者早年發表研究文章,認為「全面」是指能直接或間接地採取全人方式,照顧市民的生理、情緒和社交等方面的健康。[4]本文將以中西醫門診、口腔及眼睛健康服務為例,審視本港的基層醫療服務能否稱得上「全面」。

中西醫門診網絡發展成熟 成基層醫療服務重心

根據政府統計處2017年公布有關市民就醫情況的調查,詢問受訪者在統計前30天內的就醫次數(不包括牙醫),發現當中49.5%是向私家西醫求診,另有31.1%及18.1%則分別向公營西醫及私家中醫求診。[5]由此可見,西醫在本港市民醫護過程的首個接觸點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現時本港西醫門診服務體制的發展相對成熟,主要服務提供者為私家醫生,包括私人及聯合執業的醫生,以及12間私家醫院附設的門診服務。[6]這些診所的地點一般尚算方便,市民可在所屬的社區找到相應服務,予人「總有一間喺左近」的感覺,但服務收費則相對較高。[7]公營服務方面,醫院管理局則提供73間普通科門診診所[8],服務對象主要為經濟上有困難的市民,包括無法負擔私營醫療服務的人,以及需要負擔長期治療費用的長期病患者。[9]

至於中醫門診,也可分為公營資助及私家服務。其中醫管局在全港18區設立的中醫教研中心,由非政府機構以自負盈虧的模式營運[10],去年總求診人次近120萬。[11]但政府統計處調查顯示,受訪者在統計前30天內的就醫次數,私家中醫由2008年的佔13.0%,增加至2016至2017年間的18.1%。而同時期使用醫管局轄下中醫服務的次數,分別只有0.6%及0.7%[12],可見私家中醫為本港主要的中醫服務提供者。

而根據當局草擬的投標合約,早前正式投入服務的葵青區地區康健中心,需與該區及鄰近地區,至少10名西醫及10名中醫組織網絡,提供健康評估及慢性疾病管理服務。[13]

有中醫有西醫 未稱上「服務全面」

綜合以上資料,當局的基層醫療發展藍圖,已涵蓋市民最慣常使用的中西醫服務,而且這些服務已發展得頗為成熟。不過,「要中醫有中醫、要西醫有西醫」是否等於能完全照顧市民的健康需要?

口腔健康:非公營服務主導 地區康健中心未有涵蓋

舉例,口腔健康也是全人健康的一部分,蛀牙、牙周病、口腔癌等疾病,不但為患者帶來疼痛、失眠、因進食困難而營養失衡,更為社會來帶沉重的醫療負擔。[14]世衞認為,減低全球口腔疾病風險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透過基層醫療系統做好預防措施。[15]

在香港,現時政府、私營機構及非政府機構均有提供口腔健康服務。根據政府統計處調查,受訪者在統計前最後一次接受的牙醫診治,在2008年有67.1%屬於非公營服務,其後此比例持續增加,到2016 至2017年更達到76.1%;與之相比,接受衞生署及醫管局轄下的牙科診所診治的受訪者,則在同時期由32.9%降至23.9%[16],反映非公營界別多年來均是牙科服務的主要提供者,而且情況愈見明顯。至於政府,其角色則是向公眾提供教育及緊急牙科服務,同時透過一系列針對性的措施,向公務員、學生、長者、綜援受助人等,提供不同程度的牙科服務。[17]

此外,根據衞生署2011年的口腔健康調查結果,49.3%五歲兒童沒蛀牙經驗,而35至44歲成年人及65至74歲非居於院舍的長者,擁有最少20顆牙齒的比例,亦較十年前有所增加。[18]但同一份調查指,部分市民出現諱疾忌醫、潔齒方式無效引致牙周病、未有定期接受口腔檢查等情況。[19]

其實,政府於2010年發表的《香港的基層醫療發展策略文件》,亦將牙科服務納入基層醫療發展的措施當中。[20]不過,智經早前向當局查詢地區康健中心會否提供牙科服務,獲回覆指未有考慮將牙科服務納入至地區康健中心。

口腔和牙齒屬於身體的重要機能,建立牙科檢查習慣是管理口腔健康的治本之道,但坊間與牙科相關的治療費用高昂,故智經認為在資源可持續的原則下,地區康健中心長遠應擴大服務至涵蓋牙科護理服務。[21]

眼睛健康:預防及治療服務只針對特定人口群組

除了口腔健康,被喻為「靈魂之窗」的眼睛也會影響市民的生活質素。在世衞的倡議下,基層醫療應教育市民有關保護眼睛健康的知識、為市民預防及治療常見的眼睛疾病,以及轉介有需要病人至專科接受進一步治療。[22]

目前本港的眼睛健康服務由公營機構、私營診所及非政府機構提供,主要服務包括由視光師提供的視覺和眼睛護理服務,例如評估視力、驗配眼鏡等;以及由基層醫療醫生及眼科專科醫生提供的問診、眼睛檢查、眼科手術和治療眼疾服務,例如糖尿病引致的眼病變、白內障等。[23]

而政府的眼睛健康服務政策,乃針對特定的人口群組提供預防及治療服務[24],例如透過長者醫療劵,資助長者到私營市場接受視光服務[25];以及透過學生健康服務中心服務計劃,為學生提供視力檢查服務等。[26]

至於市民的眼睛健康狀況,根據當局提供的資料,2005/06至2014/15學年,患有近視的小學生比例一直維持七成半以上,當中2013/14及2014/15學年更超過八成[27],可見本港學童的近視問題嚴重。雖然坊間有不少私營眼鏡店的視光師,可提供驗眼及配眼鏡服務,但深近視患者日後出現視網膜脫落、青光眼等問題的可能性亦相對較高。[28]此外,隨着年齡增長,眼睛組織會逐漸退化,中高齡人士出現老花、老年性黃斑病變等問題的機會也會增加。[29]

由此可見,現時政府僅為特定人口組別提供基本的檢查服務,對於提升整體市民眼睛健康意識的措施實在不足。政府有必要加強眼睛健康教育,鼓勵市民培養保護眼睛及維持良好視力的習慣。剛投入服務的首間地區康健中心,雖已為糖尿病患者提供視光檢查服務,但對於其他有眼睛健康風險的長者及高血壓人士,當局亦應思考如何有系統地為他們提供眼睛健康服務。[30]

總括而言,現時本港口腔及眼睛健康服務,因資源所限只能在社區層面,為特定群組的市民提供公營基層醫療健康服務。[31]在「服務全面」的評估原則下,現行的服務模式大有改善空間。當局應考慮以社區人口健康數據為基礎,檢視服務內容,並在資源上全力配合,務求有效規劃和持續推行預防性護理服務。[32]

人生踏入不同階段,均可能會因年齡、生活習慣、壓力等因素,增加患上各種疾病的風險。構建「服務全面」的基層醫療網絡,在中西醫服務以外,涵蓋口腔、眼睛健康等服務,方能協助市民預防疾病,並降低病情惡化的風險,邁向「全民健康」的目標。

1 「地區康健中心的背景資料」。取自地區康健中心網站:https://www.fhb.gov.hk/dhc/tc/background_information.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9月20日。
2 《治未病之病:發展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3頁。
3 “A vision for primary health care in the 21st century,”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and 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 October 2018, p. vii.
4 Jeannie L. Haggerty et al., “Comprehensiveness of Care from the Patient Perspective: Comparison of Primary Healthcare Evaluation Instruments,” Healthcare Policy 7 (2011), pp. 155 and 157.
5 「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63號報告書」,政府統計處,2017年12月,第41及49頁。
6 「醫院連結」。取自香港私家醫院聯會網站:http://www.privatehospitals.org.hk/b5/hospitals.htm,查詢日期2019年10月16日。
7 同2,第26頁。
8 「醫院聯網、醫院及醫療機構」。取自醫院管理局網站:http://www.ha.org.hk/visitor/ha_visitor_index.asp?Content_ID=10036&Lang=CHIB5&Dimension=100&Parent_ID=10004,查詢日期2019年10月16日。
9 「普通科門診診所的服務」,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2086/04-05(03)號文件,2005年6月28日,第3頁。
10 「中醫教研中心的角色及運作」,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258/17-18(02)號文件,2018年4月24日,第1至2頁。
11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九至二零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答覆編號:FHB(H)005)」。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s://www.legco.gov.hk/yr18-19/chinese/fc/fc/w_q/fhb-h-c.pdf,查詢日期2019年10月16日,第12至14頁。
12 「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63號報告書」,政府統計處,2017年12月,第41、49頁;「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41號報告書」,政府統計處,2009年9月,第72及80頁。
13 “Tender for the Provision of Services to Operate the Kwai Tsing District Health Centre,” Food and Health Bureau, September 2018, p. 96.
14 Richard G. Watt, “Strategies and approaches in oral disease prevention and health promotion,” 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83(9) (2005), p. 711.
15 “Oral health,”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https://www.who.int/oral_health/strategies/cont/en/, accessed October 17, 2019.
16 「增資源 拓渠道 強化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智經研究中心,2019年4月,第8頁。
17 「牙科服務」。取自衞生署網站:https://www.dh.gov.hk/tc_chi/main/main_ds/main_d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0月1日;「牙科護理服務」,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632/18-19(03)號文件,2019年6月17日。
18 「2011年口腔健康調查」,衞生署,2013年12月,第30、92及129頁。
19 同18,第214至215頁。
20 「香港的基層醫療發展策略文件」,食物及衞生局,2010年12日,第33至34頁。
21 同2,第35頁。
22 “Eye care service assessment tool,”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2015, p. 12.
23 「彩橋通訊」。取自衞生署學生健康服務網站:https://www.studenthealth.gov.hk/tc_chi/newsletters/newsletter_64.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12月15日。
24 「立法會二十題:推廣眼睛保健」。取自政府新聞公布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711/28/P200711280122.htm,最後更新日期2007年11月28日。
25 「醫療服務提供者」。取自醫療券網站:https://www.hcv.gov.hk/tc/pub_service_area.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6月26日。
26 「學生健康服務中心服務計劃」。取自衞生署學生健康服務網站:https://www.studenthealth.gov.hk/tc_chi/resources/resources_forms/appendixb.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30日。
27 「立法會十五題:學生視力健康」。取自政府新聞公布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5/11/P201605110681.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11日。
28 「深近視 患三高 青光眼高危」。取自晴報網站: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288044/,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8日;郭詩詩,「深近視或飛蚊症患者 視網膜易脫落」。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468769/,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0月10日。
29 同2,第38頁。
30 同2,第38至39頁。
31 同2,第39頁。
32 同2,第3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