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9-11-14 | 《經濟日報》

微軟日本試行四天工作周 香港可以效法嗎?



「1234567,多勞多得,星期一至星期七,多勞多得」,曾經是某些打工仔的勵志口號。但在不少較富裕的經濟體,打工仔一般都會愈發注重工作與生活平衡,期望減少一天工作時間,令上述口號顯得不合時宜。配合這種潮流,五天工作制在商業社會已不算罕有,近年甚至有外國企業試行或改行四天工作制[1],讓員工每周多一天假期,當中更有跨國企業微軟。某些國家的政黨,甚至考慮以此作為選舉議題。[2]五天工作,四天完成,究竟是虛幻的期望,還是切實可行的搵食方程式?

四天工作制,顧名思義,就是一周只工作四天。這不是甚麼新鮮事物,過去外國也有政府機構及私人企業試行,其中在2008年,美國猶他州政府成為當地首個落實該項措施州政府。當時美國正面對經濟衰退的挑戰,猶他州政府決定逢周五停止服務所有非緊急服務,取而代之是周一至周四的服務時間延長,員工每日工作10小時。[3]政府寄望此舉可以減少能源消耗兩成,以及節省政府開支。[4]至於私營企業,最新有微軟日本分公司在今年8月試行四天工作周,為期一個月,旗下2,300名全職員工每逢周五可享一天特別有薪假。微軟發現,其間員工的生產力提升了四成,公司用紙量和電量分別減少58%及23%。另外,有92%的員工表示喜歡四天工作制。[5]

新西蘭企業:員工工作效率、生活滿意度上升

新西蘭企業信託公司Perpetual Guardian,也是落實四天工作制的例子。該公司創辦人Andrew Barnes閱讀數份有關生產力的國際研究後,決定於去年3月在公司試行四天工作制,為期八周,旗下240位員工每周須在四天內完成原訂工作,每周總工時由37.5小時減至30小時,每人休假的日子均不相同,取決於當時團隊的工作情況,但薪水維持不變。[6]

為了驗證新工作制的成效,該公司請來奧克蘭大學和奧克蘭理工大學的學者,在八周試驗完成後,分別進行質性和量性研究。[7]兩個研究均顯示,員工的在守時、創意、客戶服務態度等表現均有所提升。[8]主管給予下屬的工作表現評分,雖跟試行新制前分別不大,但基於員工工作時間大減,仍能維持同等水平的表現,反映員工更有效率地工作。[9]是次改變,激發員工採取新措施去提升工作效率,如將人手程序自動化、團隊多用即時通訊軟件溝通,以及舉行必要、更簡短及更專注的會議。[10]

另外,員工感受到工作與生活更為平衡,新制令他們處理個人事務時不再匆匆忙忙、有更多時間與家人及朋友相處、重拾個人興趣、進修以至參與義工服務。[11]他們對個人生活、健康、休閒時間及社區參與的滿意度均有所提升,當中以休閒時間滿意度提升最多,由63.3%增至74.2%。[12]

惟員工的看法也並非一面倒,部分員工表示工時緊迫令他們承受更大的工作壓力,特別是一眾因工作旺季或工作要求而工作量較大的員工,有部門的工作量甚至大得無法參與是次實驗。[13]不過,由於整體成效良好,Perpetual Guardian自去年11月起已正式落實四天工作制度。[14]

美國猶他州政府:因市民反對計劃告終

這場四天工作周實驗有人成功,亦有人失敗。上述猶他州政府的四天工作計劃已在2011年「壽終正寢」。部分僱員因延長工作時間,令他們錯過子女的課外活動,又或要從新找一間開放時間更長的兒童日託中心,固然令實驗蒙上污點,但其「死因」並非來自僱員的不滿,而是市民。事實上七成政府僱員都歡迎四天工作的安排,有僱員表示很高興有更多時間陪伴兒子,他們亦因此減省了交通費用。[15]可是,政府周五不提供服務,對民眾,尤其是不會在網上使用州政府服務的農村居民,卻構成嚴重不便,成為議員立案廢除四天工作的主因。有支持重歸五天工作的議員認為,政府有空間實施更有彈性的工作時間表,但必須小心執行,並確保能夠滿足民眾的需要。[16]

無論實驗結果是好是壞,四天工作制已經引起某些國家政客的注意,英國在野黨工黨委託經濟學家Robert Skidelsky,以「縮短公營機構僱員工作時數」為題進行研究。[17]工黨影子財政大臣John McDonnell表示,英國人的工時冠絕全歐洲,生產力卻遜於其他國家,英國人工作五天的產出,才等同德國人及法國人工作四天,因而關注工作周的議題[18],甚至建議黨內嘗試在下次大選的競選宣言中,承諾減少一天工作日。[19]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2018的數據,英國人每年平均工作1,538個小時,而德國人為1,363個小時。[20]

服務行業、工作量大較難實行

由上述的例子可見,並非每個行業及工種均有條件實行四天工作周,僱主除了照顧不同崗位的員工,同時也要平衡客戶的需要。四天工作能否有效實施,實受行業或崗位的性質、其工作量和人手等因素影響。

有分析認為,以服務為主或着重面對面溝通的行業或工種,或較難實行四天工作。要薪金不變下削減工時,在任務導向的行業較為可行,因僱主不需要僱員全天候在辦公室,但像零售業需要員工在店內親身向客人推銷、解答其問題般,必須員工現身的服務行業,就不太可能。[21]另一邊廂,現今自動化科技發達,部分行業如製造業,可利用機械人替代部分工序以至人手[22],都較容易實行四天工作周。

當然,以上只是一些大概的原則,即使在一些需要員工經常露面,暫時又難以被機械人替代的工種,同樣可以落實四天工作,只是僱主卻可能要作出了很大「犧牲」――放棄利潤。以挪威米芝蓮三星餐廳Maaemo為例,其不但安排員工四天工作,每月更有一周是三天工作。為此,餐廳改變服務時間,聘請更多人手,以及添置更多餐具,讓員工在落場時段可以休息而不用拭擦餐具。東主坦言,開支因而大增,僅能收支平衡,但他願意犧牲。[23]

員工的工作量和承受能力也是能否落實四天工作的其中一個因素。前面提及Perpetual Guardian有部分僱員因工作太多,以至未能做到四天工作。Skidelsky項目研究員指出,法國將標準工時定為35小時後[24],上班族的常見投訴是公司將工作增加到讓人不快的水平,令員工工作壓力更大,因此員工的工作量及僱主有否增聘人手,將會左右員工在縮減工作天數後的生活是否過得更好。[25]

另有專家憂慮,如果只有部分行業落實推行四天工作,有機會對整個勞動市場產生不良後果。英國皇家藝術學會經濟總監Asheem Singh擔心,如果部分行業縮減工作周,而另一些行業沒有,將會形成「雙層勞動力」(two-tier workforce)——精英白領享有四天工作生活,但其他從事較厭惡性工作的人則要五天工作。[26]全球第二大研究捐助者、英國慈善基金惠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今年經過多月研究後,終決定不試行四天工作,理由是發覺計劃執行起來非常複雜,部分後勤職位如科技支援、人力資源等難以實行四天工作,怕衍生不公。[27]

香港情況:難以普及但可試行

四天工作周在香港是否可行呢?香港經濟以服務業為主,服務業對以基本價格計算的本地生產總值的貢獻,於2008至2017年期間介乎92.2%至93.1%之間。[28]當中要面對客戶的前線職位,不容易被自動化取代,較難實行四天工作。更重要是香港正面對勞工短缺,失業率長期處於低位,為20年來最低,不少行業招聘都面對困難。[29]為了不影響公共服務的水平和效率,連政府自2006年花十多年時間推行五天工作制以來,至2018年9月仍有約25%的公務員未能五天工作。[30]如此看來,在香港要普及四天工作制猶如天方夜譚。

雖然如此,香港也有個別私人公司正實行四天工作周,有影視製作公司讓員工自由在星期二至星期四之間選擇一天放假,團隊成員要互相協調放假的日子,以免影響客戶,據僱主的觀察,四天工作制並未有對工作進度和客戶造成負面影響。[31]在其眼中,各類彈性工作模式興起,不論是減少工作天數、減工時還是遙距工作,均是在回應員工的需求,特別是迎合工作方式似乎有別於前幾代人的千禧一代。[32]

近日香港經濟前景欠佳,部分打工仔開工不足,或要迫於無奈每周工作四天,甚至更少,現時討論四天工作,可說頗為離地。但撇除眼前困局,現代人對工作生活平衡的追求,營造友善的職場環境,建立體諒互信的僱傭文化,已是難以忽視的潮流。僱主推動彈性僱傭措施,將有助在職人士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取得平衡,長遠達至僱主、僱員及社會三方共贏。

1 “White Paper – The Four-Day Week: Guidelines For An Outcome-Based Trial – Raising Productivity And Engagement,” Coulthard Barnes and Perpetual Guardian, 2019, p. 5.
2 Dan Sabbagh, “John McDonnell shapes Labour case for four-day week,” The Guardian, November 9, 2018, https://www.theguardian.com/politics/2018/nov/09/john-mcdonnell-shapes-labour-case-for-four-day-week.
3 Jenny Brundin, “Utah Finds Surprising Benefits In 4-Day Workweek,” NPR, April 10, 2009, https://www.npr.org/templates/story/story.php?storyId=102938615; Kirk Johnson, “Testing Budget Solutions, Utah Trims the Workweek,” The New York Times, May 2, 2011, https://www.nytimes.com/2011/05/02/us/02four.html.
4 同3。
5 Rosie Perper, “Microsoft Japan trialed a 4-day workweek over the summer and says it saw a 40% increase in productivity from its staff,” Business Insider,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microsoft-japan-4-day-workweek-40-percent-increase-in-productivity-2019-11, last modified October 4, 2019.
6 "White Paper - The Four-Day Week: Guidelines For An Outcome-Based Trial - Raising Productivity And Engagement," Coulthard Barnes and Perpetual Guardian, 2019, p. 5; Robert Booth, “Is this the age of the four-day week?,” The Guardian, March 13,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mar/13/age-of-four-day-week-workers-productivity.
7 同1,第5頁。
8 Jarrod Haar, “Overview of the Perpetual Guardian 4-day (paid 5) Work Trial,” Auck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June 2018, p. 9.
9 同8,第8頁。
10 Helen Delaney, “Perpetual Guardian’s 4-day workweek trial: Qualitative research analysis,” The University of Auckland, June 2018, p. 4.
11 Jarrod Haar, “Overview of the Perpetual Guardian 4-day (paid 5) Work Trial,” Auck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June 2018, p. 3; Helen Delaney, “Perpetual Guardian’s 4-day workweek trial: Qualitative research analysis,” The University of Auckland, June 2018, p. 6.
12 同8,第5頁。
13 同10,第5頁。
14 同1,第5頁。
15 Jenny Brundin, “Utah Finds Surprising Benefits In 4-Day Workweek,” NPR, April 10, 2009, https://www.npr.org/templates/story/story.php?storyId=102938615; Jamieson Dave, “Jon Huntsman's Four-Day Workweek Experiment Comes To End In Utah,” HuffPost, August 9, 2011, https://www.huffpost.com/entry/jon-huntsman-four-day-week_n_873877.
16 Jamieson Dave, “Jon Huntsman's Four-Day Workweek Experiment Comes To End In Utah,” HuffPost, August 9, 2011, https://www.huffpost.com/entry/jon-huntsman-four-day-week_n_873877.
17 Lucy Meakin and Jess Shankleman, “Corbyn Toys With Four-Day Week to Win Over British Workers,” Bloomberg, June 3, 2019,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06-02/corbyn-toys-with-four-day-week-to-win-over-british-workers.
18 Jim Pickard, “McDonnell in talks with Skidelsky over 4-day working week inquiry,” Financial Times, November 9, 2018, https://www.ft.com/content/0ffab41c-e348-11e8-8e70-5e22a430c1ad.
19 同2。
20 “Hours worked,”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https://data.oecd.org/emp/hours-worked.htm, accessed November 1, 2019.
21 Robert Booth, “Is this the age of the four-day week?,” The Guardian, March 13,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mar/13/age-of-four-day-week-workers-productivity.
22 「協作機械人能拯救人類的工作機會?」。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67,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1月30日。
23 Lisa Abend, “Why This 3-Star Restaurant Has a 3-Day Workweek,” Vice, https://www.vice.com/en_us/article/43ybzm/why-this-3-star-restaurant-has-a-3-day-workweek, last modified June 16, 2017.
24 「【標準工時】法國每周35小時最輕鬆 大陸法定假期加班須付三工」。取自明報新聞網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國際/article/20150827/s00005/1440652922159/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8月27日。
25 同21。
26 Manuela Saragosa, “Could your firm move to a four-day week?” BBC, May 5, 2019, https://www.bbc.com/news/business-48125411.
27 Robert Booth, “Wellcome Trust Drops Plans to Trial Four-Day Working Week,” The Guardian, April 12,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uk-news/2019/apr/12/wellcome-trust-drops-plans-to-trial-four-day-working-week.
28「服務業統計摘要2019年版」,香港統計處,2019年5月,第XX頁。
29 「『多管齊下』應對勞工短缺問題」。取自勞工及福利局網站:https://www.lwb.gov.hk/blog/chi/post_16062019.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6月16日。
30 「政府實施五天工作周的情況」,立法會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728/18-19(05)號文件,2019年4月15日,第3頁。
31 Bridgette Hall, “Suite Talk: APV’s founder on its 4-day work week,” Human Resources Online, https://www.humanresourcesonline.net/suite-talk-apvs-founder-on-its-4-day-work-week/, last modified June 22, 2019.
32 同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