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9-11-22 | 《經濟日報》

香港基層醫療服務全面嗎?(二):地區康健中心應支援精神健康服務



現代社會生活節奏急速,壓力沉重的人比比皆是,部分更可能因情緒受困而失去工作能力,甚至自殘或傷害他人。大眾逐漸明白,要擁有美滿人生,不能忽視精神健康。

「服務全面」應包括精神健康服務

政府近年透過基層醫療,即市民求醫的首個接觸點,提升大眾「治未病」的意識。要評估其成效,探討有關服務是否「全面」,是其中一個重要準則。根據世界衞生組織(世衞)的定義,健康是生理、精神及社會層面處於完全健康的狀態[1],換言之,「服務全面」的基層醫療體系,理應有效照顧市民的生理及精神健康。

至於何謂精神健康,世衞指出,健康的精神狀態是能夠實現自己的能力,應付正常的生活壓力,有效地從事工作,以及對其社區作出貢獻。[2]而基層醫療下的精神健康服務,是指提供初步診斷服務、一般精神治療服務、管理病情穩定的精神病患者、在有需要時進行轉介等。[3]究竟本港對精神健康服務有多大需求?基層醫療在精神健康範疇可擔當甚麼角色?

每7.5人有1人患精神病 《施政報告》推措施加強早期介入

在香港,根據《香港精神健康調查2010-2013》,年齡介乎16至75歲的華裔人士中,患有一般精神病的比率為13.3%,其中最常見的是混合焦慮抑鬱症,患病率為6.9%。[4]而接受醫管局治療服務的精神病患者人數,由2011/12年度約18.7萬人[5],增至2017/18年度約25.1萬人[6],患者數目在六年間增加超過三分之一。

由於半數成年精神病患者在14歲前已開始出現病徵,故人生早期階段是促進精神健康及預防精神病的重要時機。[7]當局資料顯示,兒童及青少年近年主要確診的相關病症,包括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自閉症頻譜障礙、行為及情緒障礙等。[8]接受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服務的個案則由2014/15年度的2.7萬宗, 上升三成至2017/18年度的3.5萬宗。[9]

為加強兒童及青少年精神健康服務,新一份《施政報告》指,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已展開研究,醫管局亦試行讓專職醫療人員及兒科醫生,協助處理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人士。[10]

人口高齡化 認知障礙個案勢增

除了兒童及青少年,長者的精神健康問題也值得關注,他們不少要面對年輕時鮮有的心理壓力,包括健康退化帶來的擔憂、難以適應退休生活等。[11]此外,長者受認知障礙症困擾的機會也較高[12],政府於2017年發表的《精神健康檢討報告》,引述多項推算結果指,人們在65歲以後,每年長五歲,認知障礙症的患病率便增加一倍。[13]

香港社會正急遽高齡化,65歲或以上的人口,預計將由2017年佔全港人口約16%,上升至2041年的三分之一[14],意味在未來十數年,認知障礙症對香港的威脅將日益嚴竣。事實上,在醫管局接受治療的認知障礙症患者,早已由2015年的6.5萬人,上升至2017年的7萬人;同一時期,每年約有1.3萬宗新症。[15]

本地相關服務主要由公營機構提供

綜合前文,不難預見本港精神健康服務的需求將持續上升。未來服務能否應付所需,是社會必須正視的問題。

回答上述問題前,我們先要了解相關服務的提供模式。現時本港的精神健康服務主要由公營機構提供,其中醫管局主要負責醫療;社會福利署和非政府機構則提供教育、輔導、社會及職業康復等支援服務;衞生署則透過健康評估服務,及早識別有心理問題的人士。[16]

在基層醫療層面,精神健康服務以人口群組劃分,例如以普通科門診、母嬰健康院及學生健康服務,作為兒童及青少年的首個接觸點,提供教育及預防等服務。而衞生署轄下的長者健康中心、醫管局普通科門診、私人執業醫生等,則是最先接觸懷疑有精神健康問題長者的地方,這些機構會協助把精神病患長者及懷疑個案轉介至醫管局的專科部門或私營醫療機構,作進一步檢查、治療及跟進。[17]

地區康健中心設支援網絡 促進跨機構協調和跟進

雖然現時政府已在基層醫療層面為多個人口群組提供精神健康服務,但當中仍有不少改善空間,其中一項為人詬病的,是機構之間欠缺溝通,使部分個案未能獲得相應的跟進和協助。舉例,申訴專員公署曾指出,部分家長未有陪同學童接受學生健康服務計劃的心理健康評估服務,故衞生署不能確定家長是否知悉子女的精神健康評估結果,導致部分有心理健康問題、已獲轉介的學童,沒有接受跟進服務,學生健康中心又只會在評估後下一個學年,才再次檢視個案,有可能令學生錯過適當治療的機會。[18]

智經於2017年發表有關工作與生活平衡的研究報告時,已建議政府以社區為本,設立「職業健康支援及協作清單」網絡,結合社福機構和家庭醫生,以便整合各區的情緒及精神健康服務,檢視及確保各區的服務足以支援有需要人士。[19]當局不妨參考上述建議,以地區康健中心作為平台,強化其支援及協調的角色。例如當地區康健中心把個案轉介給家庭醫生後,由中心的護理統籌主任定期致電病人,跟進他們的最新情況,並在有需要時給予適切的支援,改善協調不足的問題。

專科門診求醫惹負面標籤 轉移至基層醫療跟進穩定個案 

除了改善跟進個案的工作,讓合適的個案留在所屬社區接受服務,當中對病人有不少好處。事實上,現時社會不少人仍對精神病患者及康復人士抱有偏見。於2011至2016年,平等機會委員會共收到444宗基於精神病而作出的殘疾歧視投訴,佔該六年間根據《殘疾歧視條例》作出的投訴的20%。[20]過去也曾有立法會議員聲稱,有在職精神病患者因前往公立醫院精神專科門診覆診,被其上司及同事知悉後遭受歧視及排斥。[21]

不難想像,部分精神病患者及康復者或因害怕被負面標籤,以致諱疾忌醫,拒絕到精神科專科門診覆診和治理。因此,智經建議當局進一步在社區層面加強對精神病患者的支援,例如讓他們從普通科門診接受精神健康服務,無需前往專科診所求診,以減低病者因憂慮被鄰里標籤或歧視的機會。[22]

再者,留在所屬社區跟進,在某些情況下也有助管理病情。大學生梁先生接受智經訪問時指,他就讀中學時,因承受巨大的學業壓力而患上燥鬱症,更曾有輕生的念頭,一度被送至醫院接受治療。出院後,他仍有定期前往家庭醫生診所覆診。他表示,公營醫院的專科門診遠離其住所,而且輪候需時,家庭醫生卻不用排期,他服藥後感到不適時,也可到診所接受檢查。醫生又會每一至兩星期致電詢問其身體狀況,以及提醒他定期覆診。他認為由家庭醫生跟進,能有效協助他管理病情。[23]

當然,並非所有精神健康問題均適宜在基層醫療層面治理,嚴重精神病便不應包括在內。[24]此外,《精神健康檢討報告》提及,基層醫療服務處理一般精神病患者的能力,仍有待提高,建議加強普通科醫生培訓,以協助處理病情穩定的個案,減輕專科服務的壓力。[25]

每個人都會遇上不同程度的壓力,情緒亦難免起伏,也有機會患上精神病。社會固然須從根源入手,去除市民精神健康的威脅。與此同時,當局在積極增加資源、提供適切醫療服務之際,也應構建有效的地區支援網絡,以確保資源用得其所,提升本港預防、評估和治療精神健康問題的能力,讓更多人得享健康人生。

1 “Mental Health Action Plan 2013-2020,”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May 2013, p. 7.
2 同1,第38頁。
3 “Integrating mental health into primary care: a global perspective,”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and World Organisation of Family Doctors, 2008, p. 17.
4 「精神健康檢討報告」,食物及衞生局,2017年3月,第3頁。
5 同4。
6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九至二零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s://www.legco.gov.hk/yr18-19/chinese/fc/fc/w_q/fhb-h-c.pdf,查詢日期2019年10月22日,第296頁。
7 同4,第4頁。
8 同6,第25至26頁。
9 同6,第25至26頁。
10 「行政長官2019年施政報告:附篇」,行政長官辦公室,2019年10月16日,第69頁。
11 「精神健康」。取自衞生署長者健康服務網站:https://www.elderly.gov.hk/tc_chi/healthy_ageing/mental_health/mental_health.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7月26日。
12 世界衞生組織指出,患者在心智、行為、生理和社交方面都會有所改變,包括感到抑鬱和焦慮。資料來源:同4,第130頁。
13 同4,第127頁。
14 同4,第132至133頁。
15 同6,第1,187頁。
16 《治未病之病:發展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31頁。
17 同16。
18 「主動調查報告:政府當局對學童心理健康評估的跟進機制」,申訴專員公署,2019年3月,第24至28頁。
19 《工作與生活平衡:由推動彈性僱傭措施做起》,智經研究中心,2017年1月,第33及67頁。
20 「精神病患者需要的不只是藥物和治療」。取自平等機會委員會網站:https://www.eoc.org.hk/EOC/Upload/UserFiles/File/thingswedo/chn/twdpwm0078.htm,查詢日期2019年11月5日。
21 「立法會一題:精神科專科服務」。取自政府新聞公布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6/28/P2017062800635.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28日。
22 同16,第32頁。
23 智經於10月23日透過電話訪問梁先生。
24 「嚴重精神病」由三項因素界定–診斷結果、持續期間及殘障程度,某些病例,如精神分裂及其他重性精神病,一般會自動歸類為嚴重精神病;但所有精神障礙均可能對患者有極端
影響,而被界定為嚴重類別。資料來源:「醫院管理局2010-2015年成年人精神健康服務計劃」,醫院管理局,2011年,第13頁。
25 同4,第121、122及16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