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9-12-13 | 《經濟日報》

手機高清多倍變焦拍攝 法律還管得了偷拍者嗎?



手機鏡頭技術愈趨專業,部分更標榜做到50倍變焦[1]及支援4K影片拍攝[2],但與此同時,這些高科技產品卻被不法之徒利用,變成偷拍「神器」,方便從遠處針對特定部位拍攝。當科技愈來愈發達,本港的法律是否也要與時並進?

偷拍裙底普遍 手機成慣用工具

女士被偷拍裙底不時發生,根據民建聯今年8月公布的「偷拍罪行意見調查」結果,615名18歲以上的女性受訪者中,超過一成曾被偷拍或目撃有人被偷拍。[3]

隨着時代轉變,偷拍者不再需要將手提攝錄機收藏在公事包,或將針孔相機安放在鞋頭[4],只需一部隨身的手提電話便能犯案。警方數字顯示,今年首六個月共接獲176宗涉及偷拍猥褻照片的案件,當中165宗利用手提電話犯案,去年全年接獲的301宗案件中,涉及手提電話的案件佔288宗[5],反映手機已成為偷拍者慣用的犯案工具。

現有法例欠針對性 舉證困難窒礙執法

偷拍行為可恥,但要「告得入」卻非易事。本港目前沒有就偷拍裙底訂立針對性法例,過往控方只循「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罪」及「遊蕩罪」控告偷拍者;如果有關行為涉及使用電腦(不論是在公眾或私人地方),則會根據「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的罪行」作出檢控。[6]但由於以上條例並非專門為偷拍裙底的罪行而設,在執行上有一定限制。例如「遊蕩罪」和「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罪」的構成,都必須有「公眾」的元素,私人場所並不適用。至於「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的罪行」亦因今年初的協和小學教師洩露試題案[7],被裁定只要不涉及取用另一人的電腦,則不會違反該項罪行[8],令有關法例不再適用於偷拍行為。

另外,在法律的限制下,控方若要引用上述法例,通常要按照刑事檢控的標準,在無合理疑點的情況下掌握有關「時」、「地」、「人」的資料方可成功檢控,例如偷拍者在操作電話偷拍時當場「斷正」,或受害人在得知被拍後,出面指認事發地點時間,再由執法機關蒐證,揪出狂徒。這在實際執行上十分困難。過往曾有女申訴人透露,當她們將網上流傳自己被拍的圖片或影片拿到警署時,警方往往以證據太少及圖片來源難以追蹤為由不作檢控。[9]

手機攝錄技術進化 舉證更困難

科技進步亦大大增加舉證難度。現時不少手機鏡頭標榜高清和長焦距,意味偷拍者未必需要「埋身」拍攝,在遠距離亦能進行偷拍。加上各式偷拍Apps應運而生,部分在拍攝時,手機屏幕會變成待機狀態,只要輕按屏幕便可拍照,其間不會發出快門聲或顯示任何信息,有些則會保持黑屏[10],令受害人完全不會察覺被偷拍,要當場「斷正」可說是難上加難。

偷拍Apps成行成市,安裝在手機是否違法呢?據傳媒報道,有執業律師認為,由於程式本身並非犯罪工具,可作正當用途如拍下伴侶偷情的證據、拍下疑似對自己不利的人等,故單單安裝這些Apps不屬違法;也有執業大律師認為,近年手機內的相機鏡頭質素大幅提升,並設有前後鏡頭,加上偷拍Apps的出現,料成為相關罪行上升的誘因。[11]

法改會研訂窺淫罪 偷拍裙底刑事化?

偷拍者犯案手法層出不窮,坊間不少聲音批評現有法例未能與時並進。有傳媒引述熟知法律的人士指出,無論是普通法或不同的成文法,都是在智能電話尚未普及,甚至連電腦也未出現的時代訂立,未有考慮應對科技資訊發達年代的惡棍歹徒。[12]有關注婦女性暴力的團體亦批評,香港現行法例落後網絡技術太多,也沒有處理文化的改變,例如目前仍沿用50年前訂立的強姦法例,性侵犯的法例亦無更新。[13]

為規管拍攝裙底,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於今年4月發表《窺淫及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報告書,在參考加拿大、英格蘭及威爾斯、澳洲新南威爾士及新西蘭的窺淫法例後,建議參照《英格蘭法令》第67條新加入一項特定的窺淫罪,將在未經同意下為了性的目的而對另一人進行觀察或視像記錄(例如以照片、錄影帶或數碼影像形式)的行為刑事化。[14]

英格蘭及威爾斯於今年4月實施《2019年窺淫(罪行)法令》[15],在英格蘭《2003年性罪行法令》第67條(窺淫)之後加入新的第67A條,內容列明甲方在未經乙方同意下,在乙方的衣服下面操作設備、觀察或記錄其生殖器官或臀部(不論是暴露或是以內衣遮蓋的),或遮蓋乙的生殖器官或臀部的內衣的影像,以意圖使甲方或另一人(丙)能夠得到性滿足,或使乙感到受侮辱、驚恐或困擾均屬犯罪,一經循簡易程序定罪,可處為期不超過12個月的監禁或罰款,或兩者兼處;若循公訴程序定罪,則可處為期不超過兩年的監禁。[16]

截至9月26日,當地至少四名男子在新例實施後因偷拍裙底被定罪,首名被捕者被警察發現在音樂節的出入口利用手機拍攝超過兩小時,搜查後發現他的手機中藏有16條偷拍女士裙底的影片;有犯案者被閉路電視拍下偷拍過程,其後供出曾拍下過百張裙底照;有犯人在巴士站偷拍期間被當場「斷正」;亦有人以「在乙方的衣服下面操作設備」被控。[17]

但法改會指出,由於《英格蘭法令》新加入的第67A條,有關罪行的其中一項元素是被控人作出有關行為,目的是為了得到性滿足或使受害人感到受侮辱、驚恐或困擾,考慮到犯案者可能有其他犯案原因,故認為應就目的是為了得到性滿足的行為訂立一項罪行,同時另外訂立一項不論行為目的為何的罪行,增加法例的全面性,又建議法例應適用於公眾或私人地方[18],冀藉此堵塞現時的法律漏洞。

報告指出,刻意強調「不論行為目的為何」,是希望將受僱於第三者的人所作出的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行為刑事化。理由是考慮到這些人干犯罪行,不一定為了得到性滿足或為了使受害人感到受侮辱、驚恐或困擾,而可能是為了得到金錢回報。[19]不過,有關條文以「大包圍」方式列出,也令人關注會否製造灰色地帶,使人無意中墮入法網。

散佈私密影像行為 同樣不容忽視

但在現實中,偷拍行為對受害者而言只是開端,後續的威脅及散佈行為同樣需要正視。去年有人揭發通訊軟件Telegram出現一個名為「街拍谷」的群組,內有大量偷拍街頭少女的照片,當中包括穿着低胸衫少女以及裙底的偷拍照片[20],引發爭議。

除了偷拍照到處瘋傳,「影像性暴力」行為同樣值得關注。性暴力危機中心「風雨蘭」去年6月至今年4月共收到23宗影像性暴力求助個案,涉及偷拍性愛過程、被對方威脅散佈性愛影像(例如要脅發生性行為或勒索)、私密影像在未取得同意下被散佈或分享給第三者;當中七成受害人有選擇報警,但截至5月初,案件全部仍停留在落案起訴的階段。[21]

團體認為,法改會的建議未能涵蓋其他類型的「影像性暴力」行為,包括未經同意下散佈私密影像,例如上載至網絡、分享給第三者;以私密影像要脅、勒索威逼對方發生性行為;以及未取得同意下販賣、印刷私密影像等[22]。認為有關行為同樣需要立法規管。[23]

在澳洲昆士蘭,任何人在未經對方同意下,要脅散佈其親密照片或私密影像,並令其在所有合理情況下感到困擾或驚恐,即觸犯刑事法例,最高可判監三年。[24]法案並允許法院發出「糾正令」(Rectification order),要求犯事者在指定時間內刪除、收回、復原、移除或銷毀有關照片或影像,否則最多可面臨兩年的監禁。[25]

雖然現時本港設有《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但有關法例多年來被部分人指內容空泛[26],官方亦曾經表示,由於互聯網上的資訊繁多且瞬息萬變,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及警方只採取投訴主導的方式,即在接獲有關涉嫌屬淫褻的互聯網資訊的舉報或投訴後才會跟進[27],處理手法較被動,令人關注市民能否得到足夠的保障。

偷拍行為防不勝防,加上新科技的「加持」,犯事者只會更容易逍遙法外。雖然各國已陸續就偷拍行為訂立法例,但法律始終追趕不上科技發展,要遏止偷拍歪風,或需由教育着手,加強公民教育。市民如發現有不當行為,也要適時伸張正義。女士亦應保持警覺,例如在上落樓梯或坐着時適當遮掩有可能走光的位置[28],以免不法之徒有機可乘。

1 蔡浩騰,「Huawei P30 Pro 全焦段詳測:0.6 倍 Zoom 到 50 倍細緻位冇走樣」。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數碼生活/314763/huawei-p30-pro-全焦段詳測-0-6-倍-zoom-到-50-倍細緻位冇走樣
,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5日。
2 「iPhone 11」。取自蘋果網站:https://www.apple.com/hk/iphone-11/,查詢日期2019年10月9日。
3 「偷拍罪行意見調查」。取自民建聯網站:http://www.dab.org.hk/post/偷拍罪行意見調查,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22日。
4 麥樂賢周綽瑩司徒悅律師行,〈裙底偷拍–這項罪行受何法例涵蓋?〉,《香港律師》,2019年5月,第35至36頁。
5 「婦女事務委員會偷拍罪行意見調查附件」。取自民建聯網站:https://static.wixstatic.com/ugd/560b29_70c4713a0c6f4f9f8a22646460add9eb.pdf,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22日。
6 「窺淫及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報告書》,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2019年4月,第7至8頁。
7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3名女教師,涉向另一學校教師洩露學校小一入學面試試題,4人被裁定不誠實取用電腦罪名不成立,律政司不服上訴至終審法院,惟終院最終頒下判詞,裁定律政司一方終極敗訴,並對4名教師維持無罪判決。資料來源:「協和小學女教師涉洩試題案 律政司終極敗訴」。取自TOPick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317463/協和小學女教師涉洩試題案%E3%80%80律政司終極敗訴,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4日。
8 同6,第8頁。
9 「速立新罪 遏止偷拍惡行」。取自香港獨立媒體網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9027,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20日。
10 譚敏聰,〈手機偷拍Apps 不動聲色難舉證 可喬裝變黑屏 婦團籲安全下阻止〉,《香港經濟日報》,2011年5月9日,A27頁。
11 同10。
12 同9。
13 李慧筠,「遊蕩、有違公德不適用 私人地方偷拍無皇管?」。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區專題/302565/不誠實取用電腦-遊蕩-有違公德不適用-私人地方偷拍無皇管,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4日。
14 同6,第9至12、13、15及19頁。
15 Katie O'Malley, “WHAT IS UPSKIRTING AND WHEN DID IT BECOME A CRIMINAL OFFENCE?”, Independent, April 12, 2019, https://www.independent.co.uk/life-style/women/upskirting-illegal-definition-crime-uk-sexual-harassment-a8864636.html.
16 Section 1, Voyeurism (Offences) Act 2019 (United Kingdom), Version 2019, http://www.legislation.gov.uk/ukpga/2019/2/section/1/enacted; 「窺淫及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報告書》,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2019年4月,第15至17及20頁。
17 Maya Oppenheim, “Four men convicted so far under new upskirting law”, Independent, September 26, 2019,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uk/home-news/upskirting-law-convictions-legislation-cps-gina-martin-a9120481.html.
18 同6,第19至20頁。
19 同6,第19頁。
20 「Telegram萬人群組『街拍』為名偷拍少女 警方:正了解事件」。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0820/58585065,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20日。
21「法改會報告書填補法律漏洞 唯部份受害人仍被忽略 憂慮無法得到保障」。取自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網站:https://rainlily.org.hk/chi/news/2may2019/lrcibsa,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5月3日。
22 同21。
23 「立法規管未經同意散佈私密影像」。取自香港獨立媒體網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4038,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5月9日。
24 Section 229A, Criminal Code (Non-consensual Sharing of Intimate Images) Amendment Act 2019 (Queensland Australia), Version 2019, https://www.legislation.qld.gov.au/view/html/asmade/act-2019-001#sec.9.
25 Section 229AA, Criminal Code (Non-consensual Sharing of Intimate Images) Amendment Act 2019 (Queensland Australia), Version 2019, https://www.legislation.qld.gov.au/view/html/asmade/act-2019-001#sec.9.
26 方鈺鈞,「回顧淫審制度的荒謬」。取自香港獨立媒體網站:https://www.inmediahk.net/回顧淫審制度的荒謬,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6月20日。
27 「關於淫褻及不雅物品的網上罪行執法情況及網上保安事宜」,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立法會 CB(2)1179/07-08(02)號文件,2008年2月29日,第2至4頁。
28 「地下鐵碰著CAM?女子偵探教你防偷拍」。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71211/20241349,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