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9-12-16 | 《星島日報》

數碼健康不只穿戴智能手環



今時今日互聯網無遠弗屆,加上科技飛快發展,人們足不出戶不但「能知天下事」,甚至能遙距視像隔空向醫生求診。[1]數碼科技正不知不覺改變醫療服務,就連市民在持續醫護過程當中的首個接觸點――基層醫療健康――面貌也時刻變化,如今不少市民已習慣佩戴智能手環監測個人心跳、紀錄運動數據,這不但有利人們管理個人健康,也有助實現注重健康促進、疾病預防的基層醫療健康。不過,關乎人命與健康,數碼健康技術和產品必須確保質素與安全,政府應如何評估及監管?

從幫助人們管理個人健康,到更佳的疾病診斷方法,再到監測政策對人口健康的影響,應用在醫療健康的數碼科技已悄然進入我們的生活。根據世界衞生組織(世衞)《數碼科技:塑造基層醫療健康的未來》(Digital technologies: shaping the future of primary health care),數碼健康的範疇包括電子健康(eHealth,即在衞生保健領域使用資訊及通訊科技[2])和流動健康(mHealth,屬電子健康的一種,即利用手提電話、病人監測設備、個人數碼助理及其他支援醫療或公共衞生的無線設備[3]),例如遙距醫療、電子健康紀錄和可穿戴感應器等,以及一些發展中領域,諸如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領域中使用先進計算科學。[4]

數碼科技提升基層醫療健康意識與服務

世衞認為,數碼科技已成為基層醫療健康必不可少的資源,過去十年迅速融入支援基層醫療和基本公共衞生功能的領域,普遍用於搜索醫療知識資源、加強臨床支援、監測護理質素、繪製及監測傳染病傳播情況,以及追蹤藥物及疫苗供應,其使用率正不斷增長,世衞更相信數碼科技將塑造基層醫療健康的未來。[5]

數碼健康對基層醫療服務可帶來兩個好處。首先,是改善收集、分析、管理及互通數據與信息的能力,以記錄病人個人健康、醫療狀況、用藥紀錄的電子健康紀錄系統為例,數碼健康可以加強醫護服務提供者的溝通,令病人避免接受重複護理;也有助透過科技及時和準確收集公共衞生數據,以監測疾病,使相關部門能夠就衞生危機迅速回應。[6]

其次,數碼健康可以支援公眾自我管理健康。市面有不少工具讓病患在家監察血壓、血糖,管理慢性病,或透過手機短訊提示患者服藥和覆診、發放健康資訊;並提供滿足健康需求的方法,如透過視像遙距診症,方便住處遠離醫療服務的民眾求診。[7]

醫管局發展數碼健康 一App預約繳費復康訓練

在本港,數碼健康科技於基層醫療健康服務上的應用愈發常見。政府於2016年設立電子健康紀錄互通平台「醫健通」,讓公私營醫護提供者在得到病人同意和授權後,閱覽和互通病人的健康紀錄,[8]截止今年中已有約106萬名市民登記參加。[9]惟平台的使用與互通至今未普遍,原因包括市民和醫生對醫健通欠缺認識、欠缺參加誘因和有私隱憂慮及技術障礙。[10]智經早前發表的《治未病之病:發展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研究報告,已就此提出多項建議。[11]

醫管局近年大力發展流動健康創新,推出「HA Go」一站式應用程式,綜合醫管局現時多個獨立應用程式,現階段為病人提供多個功能,病人可經程式預約專科門診新症、查詢過去一年和未來的預約紀錄、繳付醫療費用及查閱賬單、根據程式中的康復訓練方案隨時隨地進行康復練習。[12]日後程式會變身為電子醫療護理日誌,供病人自行記錄血壓、血糖指數、體溫等個人健康紀錄,於覆診時予醫護人員查看並適時調較藥物及治療方向。[13]

政府亦鼓勵市民應用數碼健康科技促進個人健康,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資助多個非牟利機構,利用虛擬實境遊戲(Virtual Reality,VR)或訓練的應用程式,改善長者的身體協調能力、認知能力,又或教導長者使用智能手帶,運用流動應用程式追蹤生命表徵及監察健康狀況等等。[14]

港府應制訂數碼健康指引和法例

數碼健康聽起來優點多多,不過口講無憑,如何令人信賴有關技術,至為關鍵。有醫生向智經表達憂慮,認為某些數碼健康產品或技術,未必準確或成效有限,不能夠取代與病人面對面的診症,故應審慎檢查其質素與安全。[15]要讓大眾安心,數碼健康科技在大眾應用前,應經過仔細研究及評估其好處、可接受性、不可預料的後果及風險。[16]此外,一旦這些產品和技術出現問題,而導致病人受到直接或間接損害,也應考慮由誰人負責。[17]

數碼健康產品的成效,需要有清晰框架分辨,惟現時用於審批一般醫療產品及藥物的規則,未必適用於數碼健康科技。現時外國一些醫療機構和監管組織,正嘗試為數碼健康科技訂立合適的評核方案,英國負責就改善醫療及社會護理提供全國性指引及建議的國家健康與照顧卓越研究院,便聯同包括英格蘭國民保健署在內的機構訂出框架,按各數碼健康技術的功能及風險,分為四種等級,要求有不同種類及程度的證據來衡量其效用。[18]

除了確保技術可靠,數碼健康的發展也取決於數據收集和分析的質素。本港政府和公營醫療機構主要擔任數碼健康創新的數據提供者的角色。醫管局坐擁全面而龐大的健康數據,所提供的數據,對訓練人工智能、臨床研究,以至是宏觀數據研究極有參考價值。[19]

在開放數據上,醫管局一度備受質疑,首先它公開的數據非常有限,其次是所公開的資料很多均是採用PDF、圖像等機器不可直接讀取的格式,窒礙外界轉化數據作分析。[20]不過,有關情況近年已略有改善,食物及衞生局及醫管局都增加了以機器可讀格式的醫療數據集。[21]

另外,醫管局今年初推出「數據實驗室」試點計劃,為本港六所大學學者的研究計劃提供數據發展人工智能[22],惟計劃僅接受學術研究人員申請。雖然局方也讓外界申請索取醫療數據供研究之用,但申請者必須來自本地大學、政府部門或根據《稅務條例》獲豁免繳稅的慈善機構及慈善信託等非商業機構。[23]私營機構未符上述兩項計劃的資格。

其實,要推動醫療科技創新[24],鼓勵公私營研發百花齊放,政府及公營部門也應該擔當數碼健康產品和技術的規管者,從開放數據供研發用途,到為相關產品和技術應用的過程,對外、對內給予清晰指引、規管框架和法例,以釐清有關責任,從而令更多市民獲取安全且易達的健康服務[25],而私營研發者或初創亦可更安心投入研發。

開放申索敏感醫療數據 有規可循

從安全地開放高質素的醫療數據說起,參考有「歐洲矽谷」之稱的愛爾蘭,當地負責所有公營醫院及社區醫療服務的醫療服務執行局(Health Service Executive,簡稱HSE)[26],在2016年已經制定一套公開健康數據守則,為愛爾蘭發展電子健康開放數據定下整體框架和原則,所有HSE數據生產者和用家必須遵守守則,希望通過開放HSE數據,同時保護病人個人資料,達到改善病人護理及支援創新的願景。[27]

守則的內容指示HSE開放數據的形式、清單、分類、安全與保護、質素評估、取得與共享等範疇。當中列明,需發布高質素的數據,即準確、完整、一致、可信和最新等,公布數據集的來源和完整版本歷史紀錄,以及建立審查數據集的程序,以確保數據的質素。[28]另外,開放數據必須符合歐盟、愛爾蘭以及HSE特定的數據保護法例及政策,HSE會制定一套程序去評估收集及解密機密資料的公共利益及成本,再去決定是否公開數據,但只要不違反數據保護法例及政策,HSE會盡力公開數據。[29]

有時研發機構或需要較為敏感的醫療數據作研發用途,英國國民保健署(National Health Services,簡稱NHS)受到數據保護法例監管,不能公開病人個人層面的醫療數據。不過官方有提供其他方案,協助公眾尤其是臨床醫生、研究人員和政府衞生保健專員,取得一般以至敏感醫療數據,用作改善NHS服務[30],而商業研發只要可清楚解釋其研發對健康與社會照顧系統帶來的好處,則同樣可申請。[31]NHS提供數據索取申請服務,會審查申請者或組織是否符合由信息管治聯盟制定的嚴格數據管治標準[32],有否適當的數據保安措施,以便安全可靠地儲存和處理數據,而數據的用途是為了改善健康和護理服務,才會獲官方提供敏感數據。[33]

以數據信託推動公私營醫療數據開放

當然,擁有市民醫療健康數據的不單只公營部門,私營醫療機構以及數碼健康技術或產品企業亦管有這些數據,不少國際科技巨頭更從此入手,暗中蒐集病患資料。如Google早前收購智能健康穿戴裝置企業Fitbit,又被揭去年秘密與美國第二大醫院系統供應商Ascension 簽訂雲端服務合約,蒐集並分析5000萬名美國病人健康資料,患者卻毫不知情,有侵犯私隱之嫌。[34]這些問題亦是政府需要考慮應對以保障病人。

為鼓勵公私營機構以安全方式分享醫療數據,港府長遠可考慮研究數據信託機制的可行性。數據信託是提供獨立數據管理的法律架構,負責決定數據的存取權誰屬、存取的條件及何者可從存取數據受惠。設立具認受性的董事局,是決定數據信託是否可信賴的關鍵因素[35],故政府研究有關機制時,可考慮推動將公私營醫療數據以安全、公平、合法和合乎道德的方式,交由第三方、獨立人士或獨立組織管理。[36]

數碼健康正逐步改變基層醫療的面貌,讓市民更容易得到基層醫療服務、更好管理個人健康,但實際能否發揮作用與是否安全,需要官方從研發到推出市面前提供助力,包括就開放數據及驗證或監管數碼健康產品,制定相關指引和法例。當局應考慮盡早行動,使市民可在數碼健康的支援下走向健康人生路。

1 「互聯網醫院升級智慧醫療」。取自新華網網站:http://www.xinhuanet.com/info/2019-08/28/c_138344083.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28日。
2 “eHealth at WHO,”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www.who.int/ehealth/about/en/, accessed November 26, 2019.
3 “mHealth: New horizons for health through mobile technologies: second global survey on eHealth,”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1, p. 6.
4 “Digital technologies: shaping the future of primary health car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8, p. 1.
5 同4,第2頁。
6 同4,第2及4頁。.
7 同4,第3及5頁。
8 「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第二階段的發展」,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386/16-17(08)號文件,2016年12月19日,第4頁;「何謂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取自醫健通網站:https://www.ehealth.gov.hk/tc/about_ehrss/electronic_health_record/what_is_ehrs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30日。
9 註:根據電子健康紀錄統籌處於2019 年6 月28 日回覆智經的書面查詢。資料來源:《治未病之病:發展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88頁。
10 「病歷跟人走 貫通基層醫療健康服務」。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906,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0月21日。
11 《治未病之病:發展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9年9月,139至142頁。
12 「HA Go」。取自Apple網站:https://apps.apple.com/hk/app/ha-go/id1469340861,查詢日期2019年11月7日。
13 「『HA Go』一站式管理病人健康」。取自醫院管理局網站:http://www3.ha.org.hk/ehaslink/issue103/tc/news-01-tc.html,查詢日期2019年11月7日。
14 「2018-19 兩年長者數碼外展計劃」。取自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網站:https://www.ogcio.gov.hk/tc/our_work/community/ict_programmes_for_elderly/2018-19/,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9月30日。
15 同11,第93頁。
16 同4,第5頁。
17 同11,第93頁。
18 「為數碼健康科技把關」。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837,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20日。
19 張毅翔,〈醫管局數據實驗室 善用「大數據」發展人工智能〉,《信報》,2019年4月3日,C02頁。
20 吳婉英,「港府開放數據落後 民間數據分析困難重重」。取自眾新聞網站: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6128/醫療-開放數據-醫管局-6128/港府開放數據落後-民間數據分析困難重重,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8月15日。
21 「食物及衞生局2018年年度開放數據計劃」。取自食物及衞生局網站:https://www.fhb.gov.hk/download/opendata/c_2018_annual_open_data_plan.pdf,查詢日期2019年12月3日。
22 同19。
23 “Application Procedure,” Hospital Authority, https://www3.ha.org.hk/data/Provision/ApplicationProcedure,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5, 2019; “Submission Requirements,” Hospital Authority, https://www3.ha.org.hk/data/Provision/Submission, last modified August 8, 2019.
24 「500億元支援創科發展 聚焦4大範疇」。取自TOPick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019633/,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2月28日。
25 同11,第93頁。
26 “About Us,” Health Service Executive, https://www.hse.ie/eng/about/, accessed November 7, 2019.
27 “Open Health Date Policy,” Office of the 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 Health Service Executive, June 2016, pp. 2 & 5.
28 同27,第5、10及11頁。
29 同27,第9至11頁。
30 “Request data access,” NHS Digital, https://digital.nhs.uk/data-and-information/request-data-access, accessed November 7, 2019.
31 “Data Access Request Service (DARS): pre-application checklist,” NHS Digital, https://digital.nhs.uk/services/data-access-request-service-dars/data-access-request-service-dars-process/data-access-request-service-dars-pre-application-checklist, accessed November 27, 2019.
32 “Information Governance Alliance (IGA),” NHS Digital, https://digital.nhs.uk/data-and-information/looking-after-information/data-security-and-information-governance/information-governance-alliance-iga, accessed November 7, 2019.
33 “Data Access Request Service (DARS),” NHS Digital, https://digital.nhs.uk/services/data-access-request-service-dars, accessed November 7, 2019; “Data Access Request Service (DARS): process,” NHS Digital, https://digital.nhs.uk/services/data-access-request-service-dars/data-access-request-service-dars-process, accessed November 7, 2019
34 〈Google又涉侵私隱 暗蒐患者資料〉,《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11月15日,B10頁。
35 「勘探『新石油』 以數據信託推動數據分享」。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873,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7月11日。
36 同11,第14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