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9-12-20 | 《經濟日報》

高齡社會的宗教危機



全球多個地區人口結構急遽變化,影響社會多個領域,就連宗教都要面臨信眾「青黃不接」的危機。近年不少宗教團體致力革新,在傳統宗教文化中加入科技元素,冀將傳統宗教文化推廣給年輕一代,薪火相傳。不過,有關舉措卻引發不少爭論,到底科技的應用對宗教發展有何影響?

佛教徒出生率低影響傳承 穆斯林人數料2050年與基督徒看齊

不少人討論人口結構變化時,都會關注其對經濟和社會民生的影響,然而其觸發的挑戰不止於此,就連宗教界也無從倖免。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於2015年就全球宗教趨勢發表研究報告(皮尤報告),揭示在出生率、青年人口,以及人們改變信仰等因素改變下,全球宗教佈局正步向急速的改變。[1]

皮尤報告指出,在2010至2015年間,每名穆斯林女性平均育有3.1名子女,是所有宗教信眾中生育率最高的一群,其次為天主教(2.7)、印度教(2.4)、猶太教(2.3)等,當中以佛教徒的生育率最低,平均每名女教徒僅有1.6名子女。

青年教徒佔信眾總數的比例,同樣是穆斯林最多,在2010年,15歲以下的穆斯林佔整體穆斯林的34%,反觀15歲以下佛教徒的佔比僅20%,較全球平均數低七個百分點。[2]皮尤報告由此推斷,至2050年,全球穆斯林的人數將增加至與基督徒人數相若[3],反映人口變化下,宗教版圖亦受到影響。

日本面臨人口萎縮 佛教廟宇信徒齊減

要數宗教版圖受人口變化影響的國家或地區,不得不提日本。近年當地民眾在各個宗教的信徒均大幅減少。根據日本政府統計,2007年約有1.06億人信奉神道教、8,954萬人信奉佛教、214萬人信奉基督教。[4]但在2017年,各宗教信徒人數分別跌至8,617萬、8,533萬及192萬[5],跌幅為18.6%、4.7%及10.4%。

信徒遞減對宗教發展影響甚深,以佛教為例,皮尤報告預計,日本佛教徒將會由2010年佔當地人口的36.2%,跌至2050年的25.1%,屬全球人口超過十萬人的國家或地區中,跌幅最大的一個。[6]另有研究報告指出,由於愈來愈少人願意成為僧侶,日本已經有不少佛教廟宇需要關閉,廟宇數量由1970年的96,000間,大跌兩成至2007年的75,866間,消失的廟宇中,絕大部分(約20,000間)均沒有足夠的常駐僧侶,即使有,但在欠缺繼承人的情況下,仍難以維持廟宇的發展。[7]

京都寺廟創「觀音機械人」 吸引年輕人信佛

近年,有日本佛教團體意識到信徒減少對宗教發展的威脅,開始「搞搞新意思」,期望招攬更多青年信徒。擁有400年歷史的京都高台寺,便夥拍以研究機器人著稱的大阪大學教授石黑浩,共同研發出能講道的「觀音機械人」Mindar。[8]Mindar高6呎,重70磅,主要以鋁製造,其手、臉及肩膀,均被模仿人皮的矽膠覆蓋,其身軀、手臂及頭部可以移動,左眼配置微型鏡頭。[9]Mindar目前可以用日文向信眾講解《心經》[10],遊客亦可以透過其背後的牆壁,看到中文及英文翻譯。[11]

高台寺住持後藤典生接受外媒訪問時解釋,機械人永遠不死,並會自我更新,不斷進化,可以無限地儲存知識,故希望透過有人工智慧的Mindar普渡眾生,同時接觸傳統僧侶無法觸及的年輕一群。[12]

Mindar自今年3月起擺放在高台寺供信眾參觀。有信眾認為Mindar意外地散發一種溫暖的感覺,講道的方式亦易於跟隨。[13]一名日本女士接受傳媒訪問時稱,原本以為會好恐怖,但親身到場體驗後卻覺得它很美。另一名日本男士則認為,Mindar像人類一樣說話,令他感到十分親近。[14]不過,機械人傳道的方式似乎不是人人能夠接受。大阪大學調查顯示,不少外國人批評高台寺玩弄宗教神聖。後藤典生其後在訪問中指出,有西方人將Mindar與科學怪人相提並論,但他認為西方人有此想法可能是受聖經影響,又否認此舉是褻瀆神明,強調佛教信仰不是信神,而是追隨佛陀之路,所以不管佛理是以哪種形式呈現,都沒有關係。[15]

為吸年輕信徒 香港道教革新「飛甩老土」

在人口高齡化嚴重的香港,亦有宗教因為年青信徒不足而面臨斷層危機。[16]有道教人士分析,由於現時的道教活動大多是酬神慶典或超渡法事,道士有道士做法事,觀眾有觀眾看熱鬧,青年人只視為娛樂節目,對背後的宗教意義認識不多,不少人更視道士是「喃嘸佬」,或電影中專門降魔捉妖的術士,甚或利用法術騙財騙色,令道士形象嚴重受損,青年則敬而遠之,形成道教信徒高齡化的問題。[17]

為了提高年輕人對道教的興趣,本港著名的道教廟宇嗇色園黃大仙祠,近年加入不少新元素,例如新增月老銅像和佳偶天成男女金漆銅像,吸引年輕善信入祠求姻緣[18],又加插嶄新科技,務求擺脫「老土」形象。[19]在2008年推出的「免費網上祈福服務」,由嗇色園機構傳訊專責組主席柯偉順負責推行,他在傳媒訪問中憶述,自己當年在海外留學,不時聯絡在港家人為他祈福,故想到推出「網上祈福」服務,讓身在海外者都能祈福。[20]祠方其後又與AlipayHK合作,讓善信用QR Code添香油[21],追上無現金支付的潮流。

此外,為了吸引更多年輕新血,黃大仙祠自2006年起,一改父傳子或兄弟朋友介紹的招募方式,以公開招聘吸新人,成功吸納不少年輕人加入成為道長。[22]剛於今年7月舉行的正式道長入道儀式中,最年輕的只有19歲,是一名大學生。他在接受傳媒訪問時稱,由於家人信奉黃大仙,自小受薰陶,對道教典故十分感興趣,加上父輩也是道長,故自幼已有慕道之心,並希望透過入道深悟道理,普善濟世。[23]

革新不會一帆風順 需爭取管理層和信眾支持

當然,革新不保證會一帆風順,既要找對方向,也要爭取教派領袖和信眾的支持。柯偉順接受媒體訪問時透露,最初他建議把資訊科技融入嗇色園的時候,也未能獲得一批資深委員支持。[24]除了內部意見,信眾的接受程度同樣影響革新的成果。以2011年啟用、以電子方式拜神的「太歲元辰殿」為例,便有善信質疑過程如同玩電子遊戲機,擔心「這樣拜神靈唔靈?」亦有善信對於要收入場費及收錢「上表」大感不滿,直言「互聯網有許多虛擬求神祈福服務都是免費,為何元辰殿要收錢?」[25]

根據《香港年報2017》,本港信奉佛教和道教的人數,為各宗教之首,各有約100萬信眾[26],人數仍十分可觀,但面對人口急遽變化,各宗教若要薪火相傳,除了要堅持宗教背後理念,在弘揚愛、善、包容和尊重的前題下結緣、果報外,可能要因時制宜,在弘揚傳統之餘,也要懂得與現代文化結合,例如基督教、天主教透過辦學從小灌輸宗教知識,或由傳道人為年輕人解惑,方可走進更多年輕一代的內心。

1 “The Future of World Religions: Population Growth Projections, 2010-2050”, Pew Research Center, April 2, 2015, p. 5.
2 同1,第10頁。
3 同1,第6至7頁。
4 「宗教組織,如全國的神社和教堂,教師和追隨者的數量」,《平成20年度宗教統計調査》,政府統計總合窗口,2009年9月30日。
5 「宗教團體/教師/信徒的數量」,《平成30年度宗教統計調査》,政府統計總合窗口,2019年1月7日。
6 同1,第234至245頁。
7 Ian Reader, “Buddhism in Crisis? Institutional Decline in Modern Japan,” in Buddhist Studies Review. Vol. 28, No. 2, 2011, 233-263, p. 242.
8 「日本京都高台寺亮出機器觀音普渡眾生」。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inews.hket.com/article/2427716/日本京都高台寺亮出機器觀音普渡眾生【有片】,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15日。
9 Peter Holley, “Meet ‘Mindar,’ the robotic Buddhist priest”, The Washington Post, August 23, 2019,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technology/2019/08/22/introducing-mindar-robotic-priest-that-some-are-calling-frankenstein-monster/?noredirect=on.
10 同8。
11 同9。
12 同8。
13 同9。
14 “Japan's buddhist robot preacher”, DW New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10&v=_XdQugsDz8E, last modified March 14, 2019.
15 同8。
16 林漢標,〈如何使道教信徒年輕化〉,《香港道訊》第150期(2015年12月),第4頁。
17 同16。
18 洪藹婷,〈黃大仙祠供奉月老吸年輕人 善信結紅繩祈求好姻緣〉,《星島日報》,2011年9月17日,A12頁。
19 林碧儀,〈擺脫老土 吸引年輕新血〉,《頭條日報》,2016年9月9日,P70頁。
20 林碧儀,〈資訊科技結合傳統建品牌〉,《頭條日報》2016年9月2日,P86頁。
21 「黃大仙祠都收AlipayHK」。取自明報財經網站:https://www.mpfinance.com/php/instantf2.php?node=1518594652906&issue=20180214,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2月14日。
22 同19。
23 伍軒沛,〈黃大仙祠有志入道者趨年輕化〉,《大公報》,2019年7月25日,A17頁。
24 同20。
25 〈電子拜神 劣評如潮 黃大仙祠搞出大頭佛〉,《東周刊》,2011年1月19日,A058頁。
26 「宗教和風俗」,《香港年報2017》,政府新聞處,2018年7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