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9-12-30 | 《星島日報》

電話亭不一定荒廢 留低都可有發揮



現今社會幾乎人人都擁有手提電話,大眾對於公眾收費電話的需求減少[1],但電話亭似乎仍隨處可見。通訊事務管理局兩年多前開始就公眾收費電話機數目及分布情況進行檢討,初步確認在十個地區剔除共472個電話亭,佔總數約三成。[2]有關檢討預計在今年年底前完成。對於電話亭的去留,社會上眾說紛紜,其實除了拆除和保留,我們還有其他選擇。

電訊商無利可圖 補貼費轉嫁用戶?

曾幾何時,電話亭是不少人與親朋戚友聯絡的主要工具,高峰時更大排長龍。[3]在1999至2000年度,公共收費電話機數量曾高達11,710部[4],後來隨着流動電話逐漸普及而大幅減少[5],在2018年3月底僅餘約2,800部[6],使用率更持續低企。根據通訊辦從全面服務供應商[7]獲得的資料,在2014和2015年間,該公司所營運的電話機中,約56%平均每天收入不多於一元。[8]

由於在「全面服務責任」[9]下,所有固定與流動服務營辦商,須共同承擔營運公眾收費電話機的淨成本[10],又稱「全面服務補貼額」。這筆補貼在2012、2013和2014年的補貼費分別為2,720萬,2,760萬和2,160萬元[11],反映公眾收費電話機幾乎無利可圖,有人擔心電訊業界會將相關費用,透過調整服務收費,轉嫁給本港固定和流動服務用戶[12],又或者已經轉嫁,市民卻不得而知。

影響公共衞生兼阻街 市民籲拆除

另一方面,部分無人光顧的電話亭更已「佔領」。有傳媒報道,尖沙咀星光行對外的兩個電話亭掛滿環保袋,成為派傳單職員的「倉庫」及休息點,而近天星渡輪碼頭平排的三個電話亭則成為「白鴿亭」,遍布白鴿排泄物,影響街道衞生。[13]

通訊局亦表示,不時有市民要求移除公眾收費電話機,理由包括公眾收費電話機阻擋行人及駕駛人士的視線,或佔用原已狹窄的行人路空間等。[14]例如新蒲崗爵祿街因附近食肆林立,加上鄰近小巴上落位,人流暢旺,但該路段卻設有兩個電話亭,有區議員反映街坊希望遷移或清拆電話亭,以增加行人路空間。[15]

有見及此,通訊局計劃針對使用率極低的公眾收費電話機進行檢討,但檢討並不涵蓋設於郊野公園的緊急求助電話,並建議在每個現時設有室內電話機的地點,保留最少一個室內電話機,以應付市民不時之需,而在沒有流動網絡覆蓋而附近亦沒有其他電話亭電話機的偏遠地區,亦建議保留一個電話亭電話機。[16]

因應時代變遷,電話亭的存廢,無疑受到關注,但在去與留之間,社會其實還有其他選擇。針對各種現有問題,坊間不少人提出建議,冀透過新增功能、改變外形等方法,活用電話亭本來佔據的空間。

改變方向一:調整電話亭大小

無論是殖民時代的英式電話亭,或現時立於街上的「膠箱」電話亭,體積都不小,頗佔用街道位置。但參考外國例子,其實電話亭可以不同面貌呈現。例如德國有部分電話亭的設計較為簡單,只有一塊玻璃蓋頂和一面玻璃牆(見下圖),既能遮雨,又能騰出街道空間;而美國有些電話亭只有路牌大小(見下圖),佔用道路的面積也較少。

改變方向二:發掘新用途

現時,香港電話亭的功能較為單一,但若能善用鋪設在地底的電線和光纖等現有設施,或能為其注入新生命。另有區議員指出,現今世代在危急時需要的是一部有電的電話,故提議在電話亭內增設手機充電功能;又建議加入八達通增值服務,方便居住偏遠地區、附近沒有便利店的市民。[17]

也有區議員建議將電話亭改建成吸煙房,認為雖然本港政策不鼓勵人吸煙,卻沒有良好的規劃配套,令很多人在商場出入口、天橋、主要街道上吸煙。他因此提議,將位於人流較旺、較多人吸煙的地區的電話亭,加建成備有空氣過濾器、按分鐘收費的吸煙房,有助將吸煙者與非吸煙者分隔,減少吸入二手煙。[18]

改變方向三:放寬牌照規定 容許在電話亭賣廣告

在「全面服務責任」安排下,電話機供應商在興建電話亭電話機前,須先向地政總署申請集體牌照,而電話亭的運作亦需根據有關牌照而定,例如不能利用電話亭刊登廣告。[19]

有個別人士建議,如供應商日後沒有獲得「全面服務補貼」,通訊辦可考慮放寬牌照規定,讓供應商提供電話亭的功能,例容許賺取廣告收益代替業界補貼,避免其運作成本被轉嫁至消費者身上。[20]但具體的實行方法、廣告收益的分配等細節,仍有待探討。

上述建議或予人天馬行空之感,但為電話亭發掘更多用途,確是業界的努力方向。收費電話機全面服務供應商香港電訊去年與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合作,計劃推出智能電話亭,保留電話亭的原有功能之餘,還有顯示香港旅遊資訊、交通資訊、即時新聞、購買eSim、利用二維碼繳交多種帳單費用等功能,所有安裝及生產費用全數由香港電訊承擔,但鑒於項目需要多個政府部門批准,故暫未推出市面。[21]另外,通訊辦亦已推展前期工作,協助營辦商在電話亭等政府物業及道路設施設置5G小型基站,配合發展。[22]

按現時的法例規定,電話亭受地政總署發出的集體牌照規管,提供的服務有既定限制,要改變用途首要獲得地政總署批准。若電訊供應商對增加電話亭功能有興趣,亦須向通訊辦提交建議書,再由當局與各政府部門跟進及協調[23],可見要作出改變並非片刻可以做到。

案例一:英國電話亭變身手機充電站

不只本港,不少國家也嘗試運用創意為電話亭注入新生命,箇中的成果與挑戰,或能為香港帶來啟示。在英國,紅色的電話亭雖然是經典的文化標誌,卻同樣難逃時代洗禮,逐漸變成白鴿的棲息處及市民進食外賣的地方。據報道,英國電話亭的使用量每年下跌20%,在十年間下跌超過九成,在2017年,每日約有33,000個電話從電話亭打出,但有約三分之一的電話亭每月只使用一次,部分更已無人使用。[24]

早於2014年,英國已開始將部分電話亭塗上綠色,並改造成免費手機充電站。充電站依靠電話亭頂部太陽能板的儲電運作,每日可充100部電話,十分鐘可充20%電量。另外,站內除了有多種型號的手機充電器,還有一個電子屏幕播放廣告,供用戶等待充電時觀看。[25]

案例二:紐約電話亭變Wi-Fi站 卻淪露宿者之家

而在美國,紐約市政府於2016年推出智慧城市計劃「LinkNYC」,把舊電話亭改造成Wi-Fi服務站,配備可上網的平板電腦、USB充電埠、耳機插孔、可聯絡緊急服務的911按鍵,以及用來打電話的鍵盤,裝置的兩面則各裝嵌一塊55吋屏幕,用作展示廣告,廣告收益會用作支付所有服務站的安裝成本和營運開支。[26]

根據紐約市資訊科技及電訊局與營運商簽訂的合作協議,市政府可在未來15年向該公司收取逐年遞增的最低年費,並可獲得廣告收入的一半。[27]意味市政府非但不用付出,更可以獲得額外收益。

不過,計劃推行後卻遇上不少問題。例如初期發現有露宿者公然利用服務站瀏覽色情網頁,營運商只好立即安裝過濾軟件。[28]計劃試行兩年後,廣告收益亦只是僅僅過關,約為4,340萬美元(約港幣3.4億元[29]),僅超過協議中承諾的最低年費4,250萬(約港幣3.3億元[30])。另外,合約本身要求方案商在2024年前建成7,500個Wi-Fi服務站,但截至2018年紐約市內只啟用約1,771個。[31]可見成效仍有待提升。

案例三:化身藝術裝置  英日賦予電話亭新生命

除了發掘電話亭的商業潛力,部分國家更試圖另闢蹊徑,為電話亭探索更多用途。在2017年,英國最大電訊商英國電信公司便計劃拆除英國一半的公眾電話亭,然後將每個電話亭以一英鎊(約港幣10.08元[32])售予有心人,冀重新改造成其他用途,結果在計劃推出的同一年,已經約有4,300個電話亭給改造成微型圖書館、藝術中心及儲存急救用品的站點等。[33]

在日本,大阪市中之島公園的一個電話亭,更化身成行為藝術品。一名日本藝術家將電話亭變成巨型水族箱,原有的公用電話仍放在裏面,但同時放有數百條金魚。該名藝術家希望透過水族箱,讓民眾反思金魚的存在意義,以及牠在人類文化中的地位。[34]

英國劍橋郡一座舊電話亭亦被改裝成社區藝術館,電話亭由地方政府以一英鎊從英國電信公司購入,當地的平面設計師Nick Edell,將它變成街頭的藝術展示空間,為藝術家、手藝人、畫家、攝影師或學生提供開放的藝術空間。[35]

香港關於公眾收費電話機的檢討,初步建議剔除使用率極低的電話亭。但如前所述,在檢討電話機的數量及去留之外,局方也不妨跳出框框,參考海外的做法,賦予電話亭新的意義,活用空間之餘,也讓這些曾經服務幾代港人的工具不至被人遺忘。

1 「公眾收費電話機數目檢討」,《電訊服務用戶及消費者諮詢委員會文件第4/2018號》,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2018年7月19日,第5頁。
2 「公眾收費電話機數目檢討」,《電訊服務用戶及消費者諮詢委員會文件第4/2018號》,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2018年7月19日,第5頁;陳筠怡、羅尹彤,〈全港電話亭「大屠殺」 逾五成無得留低 西貢成重災區 叮走達86%〉,《星島日報》,2019年3月18日,A02頁。
3 〈英式電話亭 僅存西港城〉,《明報》,2015年3月2日,A10頁。
4 「一九九八/九九至二零一七/一八年財政年度的香港電訊指標」。取自通訊事務局辦公室網站:https://www.ofca.gov.hk/filemanager/ofca/tc/content_297/hktelecom-indicators_summary.htm,查詢日期2019年11月19日。
5 截至2018年9月,超過650萬(96.6%)的十歲及以上人士擁有手提電話。資料來源:「資訊科技使用情況和普及程度」,《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 67 號報告書》,政府統計處,2019年6月,第54頁。
6 「營運基金報告書2017/18」,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2018年10月24日,第21頁。
7 全面服務供應商,有責任遵照牌照條款,合理地向所有在香港境內的人士以不高於公佈的收費提供基本服務,當中主要包括基本的固網話音電話服務及公共收費電話機。現時,香港電話有限公司及Hong Kong Telecommunications (HKT) Limited為本港唯一的全面服務供應商。資料來源:「全面服務責任及服務覆蓋」。取自通訊辦網站:https://www.ofca.gov.hk/mobile/tc/consumer_focus/education_corner/guide/advice_lfs/uso/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13日;「公眾收費電話機數目檢討」,《電訊服務用戶及消費者諮詢委員會文件第4/2018號》,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2018年7月19日,第2頁。
8 同1。
9 全面服務責任指由負有責任的傳送者牌照持牌人向所有在香港境內受該責任保障的人提供良好、有效率和持續的基本服務。資料來源:香港法律第106章《電訊條例》第2條,版本日期:2019年4月11日。
10 「立法會九題:香港的公眾收費電話機服務」。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6/07/P2017060700442.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7日。
11 同10。
12 「通訊事務管理局檢討按《電訊條例》(第106章)全面服務責任提供的公眾收費電話機數目」。取自通訊事務管理局網站:https://www.coms-auth.hk/tc/media_focus/press_releases/index_id_1464.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29日。
13  陳筠怡,〈部分淪「白鴿巢」或雜物迷你倉〉,《星島日報》,2019年3月18日,A02頁。
14同12。
15 呂諾君,「行人路窄 新蒲崗電話亭要拆定要留?」。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214191/再見電話亭-行人路窄-新蒲崗電話亭要拆定要留,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24日。
16 同1,第5、7頁。
17 徐嘉蓴,「過半電話亭冇人用建議拆除 區議員倡『增值』:同時代一齊進步」。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區專題/226269/過半電話亭冇人用建議拆除-區議員倡-增值-同時代一齊進步,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30日。
18 「荃灣區議會第十七次(二/一八至一九)會議記錄」。取自荃灣區議會網站:https://www.districtcouncils.gov.hk/tw/doc/2016_2019/tc/dc_meetings_minutes/TWDC_17_Minutes_20180731.pdf,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31日,第11頁;徐嘉蓴,「過半電話亭冇人用建議拆除 區議員倡「增值」:同時代一齊進步」。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區專題/226269/過半電話亭冇人用建議拆除-區議員倡-增值-同時代一齊進步 ,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30日。
19 「第十六次會議記錄」,電訊服務用戶及消費者諮詢委員會,2018年7月19日,第6頁。
20 「第十六次會議記錄」,電訊服務用戶及消費者諮詢委員會,2018年7月19日,第6頁;徐嘉蓴,「過半電話亭冇人用建議拆除 區議員倡「增值」:同時代一齊進步」。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區專題/226269/過半電話亭冇人用建議拆除-區議員倡-增值-同時代一齊進步,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30日。
21 馬健彰,「香港電訊推Smart Kiosk取代舊式電話亭 惟須過政府一關」。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財經快訊/262841/香港電訊推smart-kiosk取代舊式電話亭-惟須過政府一關,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1月23日。
22 「早著先機 迎5G新時代」。取自政府新聞網:https://www.news.gov.hk/chi/2018/05/20180523/20180523_142715_692.html?type=ticker,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23日。
23 「荃灣區議會第十七次(二/一八至一九)會議記錄」。取自荃灣區議會網站:https://www.districtcouncils.gov.hk/tw/doc/2016_2019/tc/dc_meetings_minutes/TWDC_17_Minutes_20180731.pdf,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31日,第12頁。
24 Maev Kennedy, ‘BT to scrap half of UK's remaining phone boxes after usage falls 90%,’The Guardian, August 15,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culture/2017/aug/15/bt-to-scrap-half-of-uks-remaining-phone-boxes-after-usage-falls-90.
25 “Phone boxes turn green to charge mobiles,” BBC, October 2,2014, https://www.bbc.com/news/technology-29455992; “London's iconic phone boxes go green to charge your mobile for free,” euronews, https://www.euronews.com/2014/10/15/london-s-iconic-phone-boxes-go-green-to-charge-your-mobile-for-free, last modified October 15, 2014.
26 “Key Features,” LinkNYC, https://www.link.nyc/, accessed November 21, 2019;「紐約電話亭變身Wi-Fi站問題多多:露宿者紮營,仲有人上鹹網?」。取自經濟通網站:http://www.etnet.com.hk/www/tc/lifestyle/officetips/larryleung/57683,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1日。
27 Rich Calder, “NYC’s free public Wi-Fi kiosks aren’t making much money,” New York Post, May 1,2018, https://nypost.com/2018/05/01/nycs-free-public-wi-fi-kiosks-arent-making-enough-money/.
28 Philip Messing, Matthew Allan and Reuven Fenton, “Horny homeless men use Times Square Wi-Fi to watch porn,” New York Post, June 19, 2016, https://nypost.com/2016/06/19/horny-homeless-men-use-times-square-wi-fi-to-watch-porn/.
29 按2019年12月24日的匯率,即1美元等於7.79港元計算。
30 按2019年12月24日的匯率,即1美元等於7.79港元計算。
31 Rich Calder, “NYC’s free public Wi-Fi kiosks aren’t making much money,” New York Post, May 1,2018, https://nypost.com/2018/05/01/nycs-free-public-wi-fi-kiosks-arent-making-enough-money/; 「紐約電話亭變身Wi-Fi站問題多多:露宿者紮營,仲有人上鹹網?」。取自經濟通網站:http://www.etnet.com.hk/www/tc/lifestyle/officetips/larryleung/57683,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1日。
32 按2019年12月24日的匯率,即1英鎊等於10.08港元計算。
33 同24。
34 「日本電話亭變身金魚缸」。取自NOW新聞網站:https://news.now.com/home/international/player?newsId=16520,最後更新日期2011年11月2日。
35 「廢棄電話亭變身街頭藝術館」。取自BBC中文網網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uk/2010/10/101013_ent_phonebox,最後更新日期2010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