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20-03-11 | 《經濟日報》

接過爛攤子 站在玻璃懸崖的女性領袖



經歷長達半年的社會動盪,再加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的打擊,本港經濟陷入寒冬,不少企業的業務面對斷崖式的萎縮,相繼傳出有更多公司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期、減薪、裁員、甚至倒閉的消息。[1]面對着前所未有的逆境,一個意想不到的現象或會出現——更多女性晉升成管理層,冀助公司渡過難關,但她們也可能隨時被推下「懸崖」。這看似假設情境,卻有一定的實證研究依據。

女性在職場,長久以來面對「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須抗衡各種男性不會遇到、卻令她難以晉升為最高管理層的無形障礙。[2]但即使成功登上一國或一企業之首,接下來的路仍然崎嶇難行。如2016年文翠珊接下英國首相之位時,英國已經陷入脫歐困局,有不少評論都預言她或要面對「玻璃懸崖」(glass cliff)的困境[3],最終也似乎不幸言中。

「玻璃懸崖」是指當企業、組織出現危機時,女性特別有可能被擢升為領導者,接手一個爛攤子,危立於玻璃懸崖之上,隨時因未能化解危機而「墮崖」。[4]美國通用汽車CEO Mary Barra可被視為「玻璃懸崖」的經典例子。她於2014年1月上任後,公司隨即要收回數百萬輛懷疑有問題的汽車,令她要出席國會聽證會解釋事件。但有證據顯示,公司決策層在任命Barra為CEO前,已經知道公司即將爆發危機,這個特殊的任命時機,反映Barra是被擢升去應對一場危機。[5]

企業面臨危機 傾向起用女性任管理層

「玻璃懸崖」一詞由兩位英國學者Michelle Ryan及Alexander Haslam創造。事緣2003年英國《泰晤士報》刊登的一篇文章,指愈來愈多的女性在企業董事會擔任重要職位,但這些女性領袖對公司的業績產生負面影響。文章作者Elizabeth Judge分析了當時富時100指數(下稱指數)上市公司的股價表現及其女性董事成員比例,發現那些女性董事比例最高的十間企業中,有六間的股價表現均跑輸指數;反而五間董事全為男性的企業,表現則優於指數,因而得出結論「沒有女性出任董事,英國企業會表現得更好」。[6]

不過,Ryan及Haslam仔細分析上述的研究後,認為當中的論證有問題,包括文章作者未能交代其中兩間只有男性董事的企業的業績表現,而經他們覆查後,發現這兩間企業實際表現亦是跑輸指數;另外,二人認為作者單純考慮女性在董事會的比例,而未有考慮女性董事人數的變化及她們服務的年期,亦屬思慮不周。[7]兩位學者於是再檢視指數企業的董事組成,量度企業2002年12月至2003年12月的股價變動,以及在董事成員變動前後六個月的每月平均股價。[8]

結果發現,當整體股票市場下滑時,那些新任命女性董事的企業,在任命前的兩至五個月,其股價已經持續疲弱[9];而在任命女性加入董事會後,其股價是明顯上漲,與Judge的結論正好相反。[10]簡單來說,他們認為女性管理層並非導致企業表現不濟的原因,反而是因為企業表現差,才造就女性領袖上場的機會。

Ryan及Haslam指出,在普遍經濟下行及企業表現下滑時,女性更大可能被推上領導位置,而她們在組織面臨危機的環境中上場,情況更加岌岌可危,有如置於「玻璃懸崖」之上。[11]

原因一:性別刻板印象 男性人際關係技巧遜女性

「玻璃懸崖」一詞誕生後,不少學術研究嘗試尋找現象背後的原因,其中一個說法跟社會大眾對性別的刻板印象(gender stereotypes)有關。該研究設計了一個實驗,測試人們對男性和女性在領導能力方面的刻板印象,如何影響人們選擇合適的領袖。[12]結果發現,人們預期企業身處危機時,其領袖需要擁有更多想當然的女性特質,即良好溝通技巧、願意合作、能夠與團隊合作,以及鼓勵他人的能力;相反當企業處於順景時,領袖應有更多的既定男性特徵,例如獨立、有競爭力、充滿活力、追求權力、果斷及理性。[13]

此外,參與實驗的122名大學生在企業順景及逆境時作出截然不同的選擇,企業順景時,67%參與者會選擇男性候選人,而逆境時則63%會選擇女性候選人,出現「玻璃懸崖」現象。[14]需注意的是,參與者並非認為女性候選人在逆境時遠比男性合適出任管理層,而是覺得男性候選人欠缺一些幫助企業應對危機的人際關係特質,即溝通技巧、團隊合作等典型女性強項,因而選擇女性候選人。[15]

原因二:為突破「玻璃天花」 自願踏上懸崖

另一個造成「玻璃懸崖」的原因,與當事人有關。受限於「玻璃天花」,女性在職場晉升機會上通常比男性少,為了向上爬,一些或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自願出任無人願接手的高危職位。美國猶他州立大學兩名學者Christy Glass及Alison Cook分析,2014年《財富》500強企業中52位女性CEO的職涯發展軌跡,以及訪問12位來自多個行業、不同種族的女性領導層,談及其晉升過程中所遇到的障礙。[16]

研究除了證實《財富》500強企業的女性CEO,的確更大機會在公司面對危機時獲任命,亦發現不少受訪的女性高層,儘管很清楚晉升後會面對極大挑戰,但為了證明自己可勝任領導角色,因而積極接手這些「高危」職位,將之視為一個機會。[17]這批成功帶領公司度過危機的女性領袖,在過程中發展出強大的領導技能,從而得到公司認可和重視,建立有效帶領變革和轉型的聲望。其中一名受訪者表示,在她工作生涯中,每一次參與公司重大改革均成為她事業的轉捩點,又指自己不會視困境為危機,反而只着眼可以做的事。[18]

姑勿論女性到底是「被擺上枱」,還是自願成為領袖,但上場後若無法得到團隊中的男性同僚支持和尊重,便會令她們陷入困境,進行改革時難上加難。Glass及Cook的研究發現,女性領導人往往被排除在男性主導的專業和社交網絡,甚至在最高層對公司策略的討論之外;男性下屬亦對抗她們,不承認或挑戰其權威。[19]當企業面對重重挑戰,女性領袖的行動卻陷入被動,對她們可謂極為不利,因根據過往的學術研究,在傳統領導思維中,往往會將企業的失敗,歸咎於領袖的性格及個人能力,例如是他們的領導風格,多於企業周遭環境的因素。[20]就像歷來不少企業「出事」都會認為CEO要負上最大責任,選擇撤換CEO來挽救[21]。女性在企業逆境時成為管理層,尤其是若公司表現未有改善,會被認為「還是要讓男人來」。[22]

本港上市公司董事 僅一成多為女性

前文所述的種種情況,反映突破「玻璃天花」、擔起領袖之職的女性,仍然面對很多衝着性別而來的不平等,值得社會關注和設法改善。

有研究指出,「玻璃懸崖」現象不適用於有由女性領導歷史的機構,反映當人們愈習慣見到女性身居要職,女性才不會僅於危機時被委以重任,並有更多機會去經營前景看好的組織。[23]

由此可見,要避免女性立於「玻璃懸崖」,長遠應推動企業建立更性別平等的領導文化。例如企業董事會應盡量達至性別平衡兼多元化,多元觀點有助企業減少偏見及公正地評估領導者;企業亦可使用數據分析工具,去分析在招聘、晉升決策、績效評估和決定工資的過程中,會否不自覺地存在偏見。[24]

本港職業女性有否面對「玻璃懸崖」,目前難以評論。不過,本港女性領袖數量遠少於男性,相信是不爭的事實。以上市公司女性董事為例,根據非牟利機構社商賢匯今年1月的統計,恒生指數企業的594名董事中,只有13.6%、即81人為女性。[25]再者,所有上市公司的女性董事席位比例亦相若,前年10月時逾1.8萬個董事席位中,只有約2,400席女性董事,而且當中有不少名人如羅范椒芬、何超瓊等,同時兼任多間上司公司女性董事。[26]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2018年《施政報告》發言中,亦呼籲上市公司多委任女性出任董事局成員。[27]

女性打破玻璃天花板並不容易,若其後又遇上玻璃懸崖,道路其實依然難行。社會應摒除性別成見,用人唯才,讓每個人都有機會盡展所長。

1 「赤字預算」。取自香港特別行政區財政司司長網站:https://www.fso.gov.hk/chi/blog/blog20200216.htm,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2月16日。
2 Susanne Bruckmüller snd Nyla R. Branscombe, “The glass cliff: When and why women are selected as leaders in crisis contexts,” British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49 (2010), p. 433.
3 Julia Yates, “Are women party leaders set up to fail? What business tells us about the ‘glass cliff’,” The Conversation, https://theconversation.com/are-women-party-leaders-set-up-to-fail-what-business-tells-us-about-the-glass-cliff-62242, last modified July 12, 2016; Jena McGregor, “Congratulations, Theresa May. Now mind that ‘glass cliff,’ The Washington Post, July 12, 2016,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on-leadership/wp/2016/07/12/congratulations-theresa-may-now-mind-that-glass-cliff/?noredirect=on.
4 Michelle K. Ryan and S. Alexander Haslam, “The Glass Cliff: Evidence that Women are Over-Represented in Precarious Leadership Positions,” British Journal of Management 16 (2005), p. 87.
5 Christy Glass and Alison Cook, “Leading at the top: Understanding women's challenges above the glass ceiling,” The Leadership Quarterly (2015), p. 6.
6 同4,第82頁。
7 同4,第82頁。
8 同4,第84頁。
9 同4,第86頁。
10 同4,第85至86頁。
11 同4,第87頁。
12 註:實驗找來122位大學生閱讀有關一間連鎖超級市場的文章,其中一個版本描述超級市場營運得非常成功,在另一版本則正在掙扎求存。而在兩個狀況中,企業均要聘請新行政總裁。學生分別閱讀一名男性和女性候選人的介紹,就十種典型男性和女性領導特質為他們評分,並選擇一位出任行政總裁。資料來源:同2,第440至441頁。
13 Susanne Bruckmüller snd Nyla R. Branscombe, “How Women End Up on the ‘Glass Cliff’,”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https://hbr.org/2011/01/how-women-end-up-on-the-glass-cliff, accessed August 6, 2019; Susanne Bruckmüller snd Nyla R. Branscombe, “The glass cliff: When and why women are selected as leaders in crisis contexts,” British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49 (2010), p. 442.
14 同2,第440 及442頁。.
15 同2,第447頁。
16 同5,第2及 5頁。
17 同5,第7頁。
18 同5,第7頁。
19 ’同5,第8至9頁。
20 Michelle K. Ryan and S. Alexander Haslam, “The Glass Cliff: Evidence that Women are Over-Represented in Precarious Leadership Positions,” British Journal of Management 16 (2005), p. 87; Clara Kulich and Michelle K. Ryan, “The Glass Cliff,” Oxford Research Encyclopedias, https://oxfordre.com/business/view/10.1093/acrefore/9780190224851.001.0001/acrefore-9780190224851-e-42?print=pdf, accessed August 8, 2019, p. 17.
21 〈國泰地震換主帥 何杲接替朱國樑 為業績負責 調太古中國〉,《星島日報》,2017年4月13日,B02頁;吳映璠,「3大致命錯誤!波音CEO慘被炒」。取自中時電子報網站: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91226000006-260408?chdtv,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2月26日。
22 DG McCullough, “Women CEOs: Why companies in crisis hire minorities - and then fire them,” The Guardian, August 8, 2014, https://www.theguardian.com/sustainable-business/2014/aug/05/fortune-500-companies-crisis-woman-ceo-yahoo-xerox-jc-penny-economy.
23 Susanne Bruckmüller snd Nyla R. Branscombe, “How Women End Up on the ‘Glass Cliff’,”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https://hbr.org/2011/01/how-women-end-up-on-the-glass-cliff, accessed August 6, 2019.
24 “Which is the bigger issue for women leaders: the glass ceiling or the glass cliff?,” EY, https://www.ey.com/en_gl/diversity-inclusiveness/which-is-the-bigger-issue-for-women-leaders-the-glass-ceiling-or-the-glass-cliff, last modified March 13, 2019.
25 “Women on Boards Hong Kong 2020: Q1,” Community Business, https://www.communitybusiness.org/women-boards-2020-Q1, last modified January 2, 2020.
26 李曉佳,「增加女性董事 難解管治癥結」。取自明報財經網站:https://www.mpfinance.com/fin/daily2.php?node=1539199750050&issue=20181011,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0月11日。
27 「行政長官向立法會發表《行政長官2018年施政報告》的發言」。取自行政長官2018年施政報告網站:https://www.policyaddress.gov.hk/2018/chi/speech.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0月10日,段45。